0加封

0加封

嬴宁走在走廊上,他不时地看着自己的装扮。

换去武夫般的衣服后,穿上新衣的嬴宁总是对自己的样子不太适应,该怎么说呢?太过闪亮了?

周围的人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尤其是女性的目光,这让嬴宁如坐针毡。

今天是百兵阵的加封仪式,所有的百兵阵的入榜的人都被召集到了百兵阵的比赛用的角斗场里,加封仪式,将会在这里举行。

本来,嬴宁是打算就穿一般的行头就行了的,但是夏尼却个他寄来了一套衣服,还附带了张纸条,上面说这加封仪式是人生的大事,而且身为百兵阵第二位的嬴宁更应该注意一下形象,毕竟他算得上是龙族的代表了。不得已,嬴宁换上了衣服。

啊,大小姐什么时候来呢?嬴宁想。他现在巴不得夏尼能出现在他的面前,成为他的“挡箭牌”。

由于地位上的不同,夏尼和嬴宁位于不用的地方,所以在此时百兵阵加封的仪式中,夏尼和嬴宁是没有相同的时间安排的。

说起百兵阵,嬴宁又想到了珏。

他稍微碰了下腰间的那把用布包裹起来的飞羽银华。

临走时,雷比翁特地将嬴宁叫到一边,并将飞羽银华交付到了嬴宁的手中。

“即使那天晚上我是那么说了,但是我还是要你提防着珏,毕竟他就是那个疯起来恐怖至极的怪物!”雷比翁是这么说的。

飞羽银华……嬴宁稍微拨开了包裹它的布。银色的刀鞘闪着光映在嬴宁的眼中,上面所散发出来的不知道是圣洁还是罪恶的气息让嬴宁对其充满了好奇。

虽然珏做的刀鞘确实可以将刀给收好,但是雷比翁说还是把这裹尸布带着好,既可以预防可能出现的腐蚀的效果,又可以将刀给藏好。

嬴宁看着刀想:这真的是从珏身上拔下的羽毛制成的?真是神奇!而且,这真的是唯一的可以对珏造成有效伤害的武器吗?嬴宁看着刀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珏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总觉得珏的身体里还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有时候,嬴宁会想,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珏?珏那神经兮兮的性格和动不动就跳到一边的思维是天生的吗?不过只让嬴宁在意的还是珏现在的状态——依旧处于昏迷中。

已经两个月了,珏依旧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嬴宁很好奇,是什么让珏一直处于这种昏迷的状态的,那次回魂的仪式中,只有珏出现了如此剧烈的反应,只有珏在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其他人明明没有这么多的不良反应的。

说起来,大小姐还经常去看珏,嬴宁想起自己每次收到夏尼的消息是都是以珏的状况为中心。真是有些羡慕呢……

这时,嬴宁听到他的身后传来了惊叹的声音。

“你在这啊。”熟悉的声音从嬴宁的身后响起,是夏尼。

嬴宁瞪大了眼看着夏尼,他明白了为什么刚才会有惊叹的声音。

夏尼穿着一身裙式礼服,她的脖子上带有红宝石制成的项链,上面的宝石被雕刻成了武龙皇的徽标的图案;她的手上带着两串珍珠与玛瑙相间的手链。夏尼的脸上进行了淡淡的化妆,这使她在保持着自然美的同时又不显得妖艳。

在夏尼的身后是娜尔,不知道是不是不善于打扮的原因,娜尔穿着一身偏男性的服装。该怎么说呢?虽然帅气,但是完全开不出娜尔的女性的性别。想到这,嬴宁就想笑,一开始他和珏见到娜尔的时候也都认为她是个娘娘腔,要不是冰千鸟说娜尔是个女性的话,他们还真看不出来。

夏尼走到了嬴宁的面前,嬴宁突然发现一双手伸向了他的领口处。

“嬴宁哥,你应该注意一下你的马虎的性格啊,看,领口有没有正好。”夏尼一边给嬴宁整理着领口一边说。

嬴宁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一下身子。夏尼身上的谜香以及夏尼那温柔而又细腻的手让嬴宁心动。

“额……你们是两口子吗?”一旁的娜尔看不下去了。

“不!不是的!”嬴宁又退了下身子急忙说。

“瞎想什么呢?”夏尼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或许是觉得娜尔会误会吧,夏尼又说了一句:“我和嬴宁哥可以说是兄妹。”

“哦?兄妹啊……”娜尔眯着眼坏笑着说。

“你够了啊!”夏尼微怒地说。

“别这么样嘛,你听,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觉得呢。”娜尔说。

确实,周围人确实都在议论着夏尼和嬴宁,拥有强大感知能力的龙是不会听不到的。

夏尼的脸微微泛红,但是她还是努力保持住镇定地说:“不许,再说了。”

“行行行。”娜尔马上停住了玩笑。

“对了,”嬴宁问夏尼,“珏,他还好吗?”

夏尼叹了口气说:“还能怎么样?一点要醒过来的样子也没有,整个人在青龙寺里就是个‘装饰物’,摆在地上积灰。都快三个月了,珏的衣服上真蒙了层灰了,要不是我和敖丽定期帮珏擦擦脸的话,他现在的脸上都是灰了。”

“还没醒吗?……”嬴宁将目光移到一边,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绷带怪还在睡吗?这么这么能睡?该不会是……”

“娜尔。”夏尼说。

“好,明白了……”娜尔闭上了嘴。

其实,嬴宁和夏尼的心中也想问:珏,到底死没死。从他那放了三个月都没有腐烂的身体状况来看,他应该还活着,但是他的身体机能却和死人没什么两样,尤其是在经过了道龙的一系列检查后,珏那诡异的体质就显现出了更多的疑点。

而且经过道龙的多方检查后,得出了一个更加惊人的结论——珏的体内并没有龙族那纯正的海脉,或者说,在珏的体内,海脉是存在的,但是这海脉像是被谁给强行安上的一样。而且珏体内的海脉的运行处于一种怪异的稳定状态,这就像是有两条路,一条路笔直宽阔,另一条路会在固定的地段设置一块减速带,正常的龙的体内的海脉属于前者,珏的海脉则属于后者。说白了,在珏的体内还有另一股力量在不断干涉着珏的海脉。一点让嬴宁和夏尼她们惊讶不已,他们不知道珏的体内还藏着这样的秘密。

再者,珏的身体经过多次检查后发现他的身体并没有龙族身体的完全的生理构造,也是说,龙族的一些特有的器官在珏的身上就是处于一种畸形的发育状态,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种理论上无法正常使用的畸形的器官在珏的体内不但运行良好,而且其运行的效率远超一般的龙的相同的器官!

不过,令人惊讶的事情总是会接二连三的发生,这最后一次的调查结果让所有知情的人都吓了一跳——珏,他的基础体质与人族的相当的相似。道龙曾做过让珏感染人族与龙族的疾病的实验,虽然珏对两者都产生了极强的抗性,但是矬子里面拔高个儿,珏对人族的疾病的反应要稍微大一些。

虽然敖丽等人还因为这个实验而在青龙寺里大闹了一通。

这就很是令人不解了——珏,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他又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因为,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上表明,珏与其说是一个自然生出的怪胎,倒不如说是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的生命一样。

夏尼和敖丽倒是一直都在关心着珏的最新的状况,每次去问道龙珏的新情况的时候,她们总是会顶着一副“拜托了,别再有什么新的发现了”的表情。

而且虽然没有问,但嬴宁总觉得敖丽好像在暗中做着什么。夏尼对珏的心思嬴宁是看出来了,但是敖丽对珏是什么态度嬴宁看不出来。有时候敖丽会特意到珏的身边去刷存在感,可有时候敖丽又会想办法撮合夏尼和珏在一块儿。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嬴宁想。

“说起来,绷带怪应该参加不了加封仪式了吧?现在还没醒。”

夏尼点点头。

就在这时,一名担任过判别官的人找到了嬴宁。

“您就是百兵阵的第二位,嬴宁吧?”判别官问。

“是的。”

“是这样的,过会儿的加封仪式呢,你站在前排,后面的人依照旧的顺序向前提一位……”

“等等!”嬴宁制止了要向其他人宣读新的站位安排的判别官。

“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是站位向前提一位?意思是让我站在第一的位子上吗?”

“是啊。”那判别官傻眼地回答着嬴宁。

“可是,你不是知道我是第二位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要让第一位上哪里去?”

“抱歉,我是接到了站位的改变的命令的,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而且关于这个站位我也十分地疑惑,不过我只是在奉命行事。”说完,判别官一鞠躬走了。

嬴宁愣在原地过了好长的时间才缓过来。哦,是因为珏还没有醒的缘故吗?那样的话就应该是关心一下牌面的问题了吧?……不对,这样的话要是宣读名单的话第一位的站位是不存在的,所以他们要怎么样才可以在让我们保持队形完整的同时有能将珏的名次宣读出来?嬴宁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多问一下那个判别官了。

夏尼和娜尔也是一脸懵逼。

“一定是那个金毛干的。”娜尔说。

“千鸟?为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事情是……”娜尔在夏尼的耳边说了几句。

“真的?!”夏尼相当的吃惊。

“不然呢?金毛对绷带怪的态度不好是为了什么?”

“可是,听珏说千鸟以前就对他态度不好啊。”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珏要参加百兵阵了吧,听说先前的妖邪事件里金毛亲眼看着绷带怪单刷天南。看到绷带怪的力量后金毛就害怕了吧?”

夏尼听后一愣,她小声对娜尔说:“这件事情不是被凌云给封住了消息了吗?你怎么会知道?”

“金毛自己说的,我在你家里和金毛聊天的时候金毛透露过这件事情。”

“原来是这样吗……”

这时,那个判别官又来了,他对在场的所有人说:“诸位,下面,请参加加封仪式吧,去获取属于你们的荣耀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胜者的喝彩。

嬴宁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还是站到了第一位的位置。

好吧,珏,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违背真相的,好吗?

看台上,被邀请来的各国君主都已经就位,他们都在等待这两件事情——一是即将入场的百兵阵入榜者们,二是王种的君王。

突然,一名年轻人的声音从看台的后面传来,那声音简直就像是街头巷陌里小混混打架一样。

可是,没有任何一名君王用带有蔑视的眼光看向那个大吵大闹的人,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这年轻人的身份——神王,纳德比西·凯罗门·谱尼!

“喂,你不觉得那个老头儿很是失礼吗?!让我们等那么久!”凯罗门对身边的魁魇说。

“你所口诛的对象就在你的另一边,你不需要将我扯进来。”魁魇面不改色地指指凯罗门另一边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身着一身乌黑的汉袍,披着由金帛制成的披肩。他的身上没有太多的装饰品,但是他那成熟可靠气宇轩昂的面孔将这些不足都给摸消了。

“我说我们可爱的凯罗门小朋友啊,你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语气?你好歹也是个王,学学同龄的魁魇不好吗?他在做王的方面上就很得体。”中年人发话了。

“我说我们的敖业叔叔,咱能别玩别人家的孩子的游戏了吗?你这样是会破坏我和魁魇那脆弱的关系的,是吧?”凯罗门说。

“算是吧。”魁魇连看凯罗门都没看地说。

“看,我们的关系已经破裂了。”

“别贫了。”敖业说。

敖业他们来到相应的座位上。

他们的座位要比其他君主的座位要高一些,算是王种的骄傲吧。

“诸位,感谢你们的到来。”敖业说。

“那里,龙王能邀请我们才是我等的荣幸。”版南国国君说。

“是啊,能被邀请菜是我们的荣幸啊。”另一位国君说。

敖业笑了一下,“事件也差不多了,诸位,请坐吧。接下来,就欣赏一下我们的孩子们的荣耀吧!”

这时,角斗场内传来了雄壮的音乐声,引得这些君王和位于观众席上的人都看向角斗场内。

以嬴宁为首的入榜的选手们依次入场。

“啊,来了来了。”烬锽在另一个看台上说。

“激动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冰千鸟在一旁说。

冰千鸟他们所在的看台是各国使臣的看台。冰千鸟和烬锽的责任就是陪这些使臣。

“说起来……”烬锽稍微贴近了冰千鸟,虽然冰千鸟用冷眼警告他,但是烬锽假装没有看到。

现在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入场的人的身上,冰千鸟他们得以有一段时间的休息。

冰千鸟的身子突然抽动了一下,然后冰千鸟慢慢地将身体一到另一边,远离了烬锽。

“等仪式结束后看我不能死你!”冰千鸟用带有浓重恨意的语气小声说。

烬锽像是摆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笑什么?!”冰千鸟说。

刚才,烬锽用手摸了下冰千鸟的大腿的内侧。烬锽考虑到两人都是依着前面的栏杆,于是就用身体作为掩护去摸冰千鸟,这才没让其他人看见。

烬锽看了下冰千鸟,依旧保持着笑容,他说:“千鸟,你变了。”

“少转移话题!”

“不,你真的变了。”烬锽指指冰千鸟说,“你变得像个女孩子了。”

“哈?!”冰千鸟一愣,“我又不和紫毛一样雌雄难辨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的你呢,更像是个*、*……总之不是什么正经女孩,但是现在,起码你会排斥我,不是吗?而且,敖丽也和我说了,你打百兵阵结束后就变得收敛了许多,倒不如说是突然学会了女性的贞操观一样。”

“我以前……真是这样的人吗?”

“喂喂喂,当年你可是闹出过大事啊,要不是九重叔及时赶到的话,冰家的血统可就被侵染了啊!”

冰千鸟听后脸一下子阴了下来,她趴在栏杆上,现在的她现在特别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烬锽又凑了过来,小声说:“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冰千鸟听后一下子起来了。

“哎呦!你小心些啊!”烬锽由于离冰千鸟太紧而被她给撞到了头。

“你也撞到我了啊。”冰千鸟捂着头说。

“所以呢?你的答案是?”烬锽问。

“这个先不提,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关于你试图猥亵我的事情的惩罚措施……”

推荐阅读:

极品狂徒 异世之真爱无疆 残王罪妃 离婚后,陆总只对她服软许执执 冷稚千金虏酷少 火爆医少 陆仙儿 隐婚萌妻:毒舌前夫驾到 恑局 特攻首席特工妻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 影子前锋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 我,手工成圣,一件难求! 且听剑吟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情良为成觞 欲火蓝皇 浪子回头:我能预见未来 阴毒继母:暴王,妃要一纸休书 公主生存守则 冷王怪妃 逆进化 诡秘之主:瑶光 末道天尊 无良庶女妖孽大人 我记得你 玉谍边关 西游记(中国古典文学名着典藏) 新编辑部故事 陆犯焉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