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潜入者

0潜入者

嬴宁他们站在角斗场内,高台上的派别管代表正在宣读入榜的选手的名字。

嬴宁回想着在这角斗场里发生的过往。自己先是解决掉了几个对手,然后就像其他的白光选手一样处于一种闲置的状态,然后就在意外中认识了珏,再然后在和珏闲逛了一段时间后由于大小姐相遇了,之后又战胜了判别官,接着又将战胜大小姐的娜尔给击败,最后却输给了珏。

但是珏说过,他的力量不是我们所能到达的,他还说我的力量是十分罕见的,有着极强的潜力……想着想着,嬴宁就有些伤感。珏,他是银白之灾,是这个世界的最大的威胁,而拥有飞羽银华的我在未来必将有一场与珏的对战,到那时,我会将珏击败吗?或是说,珏,他会杀了我吗?

嬴宁只希望这种平静能够到永远,他本人对珏的印象还不错,他不想看到自己对珏拔剑相向的情况。但是……嬴宁又想到了雷比翁与夏尼。

他们,对我来说更重要……

这时,上面的判别管念到了夏尼的名字。

“第三位:嬴·夏洛特·奥尼尔。”

诶?!嬴宁的心缩了一下,他没有管周围的掌声,也没有注意走上颁奖台接受勋章的夏尼。

这是怎么回事?大小姐明明是第四位啊……他们……把珏给略去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从颁奖台上下来的夏尼和嬴宁对上了眼,夏尼的脸上也是一脸的疑惑。

这时候,判别官又念到了娜尔的名字,“第二位:查理·娜贝特·米歇尔。”

娜尔从嬴宁的身后走出。

“行啦,别闹别扭了,这么大的场合总不能出个没有第一到场的乱子吧?”娜尔在经过嬴宁身边时小声说。

娜尔走上颁奖台接受了勋章。

是这样吗?……嬴宁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考虑到娜尔是贵族的女儿,应该比自己懂得更多的外交规矩后,嬴宁还是稍微放了下心。

接着,终于到了自己被念到名字了!

“第一位:嬴宁!”

嬴宁一挺胸,伴随着比先前更热烈的掌声与赞叹的目光走向颁奖台。

这,就是我的实力的认可……嬴宁一步步走上台阶。

但是他却在最后的一步台阶上犹豫住了。

可是,这第一位的头衔对外界人来说就是我的啊,但这不应该属于我啊……

“您有什么问题吗?”判别官见嬴宁没有动就有些不安地问。

“啊,不,没,没什么……”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嬴宁踏上了颁奖台。

此时,冰千鸟正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她瞥了眼正在一旁试图撩魔族姑娘的烬锽。

刚才,就在冰千鸟正在想该怎么惩罚烬锽的时候,烬锽却将话题给转到了一边:“对了,我记得百兵阵的第一位应该是个叫钰的,这怎么又成嬴宁了?”

烬锽的话打断了冰千鸟的思路。

“啊,那个钰来不了了。不能让百兵阵的第一位的加封空着啊,所以我让第二位先顶着。”

“这也太胡闹了吧?”烬锽皱了下眉,“这可是大事啊!这次的加封可是要让全三界知道的!要是不提钰的话,等以后就算是钰说自己是百兵阵的第一,也没人信啊!这可是事关一个人的前途的啊!你有没有脑子?!”

冰千鸟将目光移到一边,她皱着眉,看上去挺难受的。

“……你,不喜欢九重叔的安排,是吧?”烬锽问。

冰千鸟点点头。

“所以你就借自己的权限将钰该得的给抹除了?”

冰千鸟又点点头。

“我说你啊……那个钰……被你给谋杀了吗?”烬锽试探性地问。

烬锽知道,以冰千鸟的武艺和法术造诣的话,就算是给一百个百兵阵的第一位也可以轻松解决。

冰千鸟先是点了一下头,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于是用力摇了摇头。

烬锽叹了口气,他叫来了一旁的侍者,并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侍者点了下头,退下了。

“你啊,也真是个可怜的主儿啊。”烬锽摇摇头说。

冰千鸟看着远处的烬锽,或许,在凌云里能够理解她的也就是烬锽和敖丽了。

那么,以后的我到底会何去何从呢?冰千鸟想。

在角斗场的另一处——

空正斜倚着墙。他今天的装扮有些怪异,不是平常的衣服,而是更接近于少芸战斗时穿的紧致的衣服。

在他的身边是一名披着墨黑斗篷的人。

那人的体格很纤细,从身形上看应该是个女的。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女的不是海莲华。

女的伏在空的耳边说了什么。

“哦?是吗?”空问。

女的点点头。

空长吁一口气,说:“真是的,这么多找事的人吗?……算了,去会会吧……”说着,空向一处走廊的深处走去。

就在角斗场的一角,有一群人在私下里说着什么。

“现在动手?”一个人问。

“当然!”另一个看上去像是队长的人说,“我们现在手里的东西可以说是鸟枪换炮了,正好王种的王都在这里,要是想要毁掉王种的内部秩序的话,现在可是好机会啊!”

“确实……”另一个人点点头。

“这样,你负责周围的卫士,你负责辅助我,至于那些王种的王,就交给我吧!”那个队长说。

“哦!”他身旁的两人轻声和道。

“为了上都的荣耀!”三人同时说。

“还上都呢,都凉了一千年了,你们还真是魔道啊。”一个声音从另一旁响起。

“是谁?!”那个队长一惊。

那个声音的主人,空,稍微震了下自己的衣服:“龙族御史,第五对魔导调查官,代号:光耀。”

“御史!御史怎么会在这儿?!”另外的两人很是惊慌,看样子他们很怕空。

“是怎么知道的?”那个队长的鬓角流出冷汗。

“这都是屁话,”空一甩手,从那群人的身后以及他自己的身后升起一堵冰墙,一下子就将空和这三人困在了冰墙的夹缝中,“今天这么大的日子你们还真敢来闹事啊。”

那队长愤怒地看着空。

“这位,能不能别这么凶啊?你看,今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不如我们比膝以论天下事,酾酒畅谈真英雄……”

还没等空说完,两发箭矢空,空立刻躲闪,让着箭矢贴着自己的衣服飞了过去。

“我靠!你们还真是没礼貌啊!我明明很心平气和地和你们谈的!”空从地上爬起来。

“少废话!我们上!”那队长发话了。

刚才的箭矢就是这队长射出来的。

那两个从者听到指令后,一下子冲了上去。

“不是!你们还真是暴脾气啊!”空向后退着。

“看招!”一名从者抽出一个东西。

那是什玩意儿?空十分疑惑——那名从者手中的东西像是一把剑的剑柄,但是没有剑身。

接着,那从这像是挥剑一样将手中的东西向下砍去。

我靠?这是什么操作?空更加的不解。

可是就在这从者将剑柄挥下的瞬间,一根光刃从剑柄的内部刺出。

空被惊到了,他立刻发动大气法术,用强风将两人分开。

这是什么?空想。他见过许多的法器,但是从没见到过这样怪异的法器。

法术的回路在剑柄中吗?空想猜测着。但是,这样的话要是想创造出一个光刃的话,就需要将类似光系的法术给发射出去……想要达成可持续保持形状的光刃的效果的话,不太可能啊。空对这个发起的构造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一股烧灼感传到了空的大脑里。

空看向烧灼感传来的地方——刚才被箭矢擦到的地方已经出现了类似被腐蚀的样子。

“切!”空看着那队长手中的弓。

刚才的箭矢吗?又是一种没见到过的东西……

突然,空的直觉告诉空有危险靠近。空一个侧身向另一处躲去。

就在空躲开的瞬间,一道气波从空刚才站的地方出现。

他看着另一个人,只见那个人的手上那个一个像是罗盘的东西,罗盘上布满了细线。

诶?这又是什么玩意儿?!空的背后凉得很。

像是在回答空的疑问一样,那个人用手指在罗盘上波动了一根线。

有一道气波从空的身边打出。

这一次空没能躲开,他被震飞了。

这!……这是什么法器?!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

“对!就是这样!龙这种种族不足为惧!我们还能赢!上都的传说将变成现实!”

“果然是……上都的残党吗?!”空从地上起来。

空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潜入到凌云的上都残党给肃清。

上都,虽然被王种消灭了,但是还是有一些上都的残党存留了下来。这一千年来,有多少上都残党的疯子想要将上都给复兴,王种也不断的缉捕和清除着这些疯子。

可是,这些疯子虽然被消灭了,可是他们的思想却被传承了下来!他们多是人族,所以受命上是比不过王种的,但是他们将自己的思想移交给下一代,不断地给他们的下一代进行洗脑,或是将其他人给牵扯进来。

即便王种不断努力,这些上都残党的人数完全没有下降,相反,还有上升的趋势。

就如同病毒一样!

“你还记得啊,那个曾经是伟大的王朝!”那队长斜眼看了下空。

“当时,我才一千岁出头,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知道你们上都的事情。”空用手掰了下自己的骨骼,使其复位。

“哼,百闻不如一见!不如加入我们吧!我们需要强者的加入!即便是弃暗投明的王种,我们也是可以接纳的!”

“加入你们?”空一笑,“啊呸。”

“你!”

“我知道你们当初为什么被王种所讨伐!”空指着那队长说,“你们的信仰与我们不同,你们信奉着‘逆教’!你们排斥着信奉王种教的同类,你们对信奉王种的教义的人族进行名为‘异端审判’的非人般的拷问!并且将本是无辜的人给杀害!无数的人流离失所,无数的人阴阳相隔!这,就是你们的上都!你们知道自己是动不了王种的,于是就将矛头指向同类,哼,相较于你们的同类,你们简直是败类!”

“你懂什么?!”空的话仿佛触动到了那对长的逆鳞,“都是造世者!都是他们!他们对你们,对我们灌输了错误的知识!他们从来不会管我们的死活!他们只会在远处发出欢快的笑声看着我们的悲剧!他们创造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娱乐……”

那队长的表情突然变得怯懦,如同恳求般地看着空,“你还不知道吗?我们的一切,在出生时就已经被造世者给规定好了,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路,只有被安排好的命运,你明白吗?他们规定,低阶种一定要生活在食物链的底层,一定要被各种东西所压迫。而且,就算是低阶种,也是同为低阶种的兽人、矮人,也比我们人族强……为什么?你不明白吗?”

这货在说什么啊?空一脸疑惑的想。

“我们,想要创造自己的生命之章啊……”那队长说,“所以,与其相信是造世者传下来的王种的教义,不如相信堕天大人留下来的‘逆教’!上都,就是我们的梦想的果实!就是我们获得自己命运证实的结果!”

诶……这货中毒太深了吧?空想。

“所以!”那人一下子看向空,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头发遮一种诡异的心态,“为了我们的梦想,就当我们的垫脚石吧。”

“你这人啊……算了,我也该拿出真本事了。”空挠了下头。

刚才虽然窝囊,但是空还是为了从敌人手里套出情报而采取了不得已的手段。

“上!”那三人打喊。

空先是闪过了持剑敌人的攻击,然后马上用气波对那罗盘的敌人进行冲击。对空来说,那个人才是最危险的!

与此同时,持剑的人已经回过神来,向空进行了二段攻击。

空用脚猛踩大地,在持剑者和空之间出现了一连串的石笋。

持剑者用光剑将石笋给轻松的切开,直击空。

空仿佛预料到了一样,一个侧腰躲过了剑击。

此时,箭矢正飞向空。

空一挥手,天空中出现的法阵打出数到光束,将箭矢化为灰烬。

空刚一化解了剑击和飞矢,就又看见那拿罗盘的人打算拨动丝弦。

想得美!空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火苗。

我本来是不打算杀生的……抱歉……

“啊——!”一声惨叫从那罗盘的人那里发出。

烈火将那人给包裹了起来,蚕食着他身上的一切。

持剑的和拿弓的都看呆了,他们看着同伴是如何被烈火所吞噬而无能为力。

“那,到你了。”空一甩手将持剑者推开。

“诶?”持剑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数到光线所击穿。

空看了看倒地的尸体,又看着拿弓的队长。

“你呢?要是投降的话,将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们,说不定……”

“不可能的!”那人吼道,“我!绝不屈服!”

说罢,他用力将弓给掰断。

从弓里面的一副喷发出了一股黑气,黑气包围着那队长,改变着他的机体形态。

“这!”空惊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和姬芸的情况一模一样!

“来吧!龙族的走狗!”空面前的那个队长,不,那个怪物说。

推荐阅读:

倒斗 老爸,请再努力一些 沈姑娘今天成亲了吗 交换身体,但缺大德 校花倒追我不要,我只爱小同桌 魔尊:从真传弟子开始 向星星讨铜钱 易飞赵丽丽 恢复玩家记忆的我发癫了 难伺候的她 综漫:与女主们的交换人生 全民末日: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副作用词条修仙:我只会持强凌弱 暮色晚黎[追妻火葬场] 玄幻之我在未来捡属性 郁爷老婆总想回娘家 心路徘徊 拥有魔形女异能的我行走诸天 从收容怪物开始进化成神 杀怪百分百爆率,你跟我比幸运? 穿越四合院,这个傻柱有点莽 漠然回首时,终不负流芳 吞噬星空之主宰浑源 大明:多子多福八旬老汉疯狂纳妾 恋橙蝶起 绝世战王 主业剑灵,副业玛丽苏 清太子有额娘后 重生倚天之张无忌孪生兄弟张无尘 末世穿越指南 洪荒我成了先天神圣 原神:璃月天枢真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