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女子谈

0女子谈

这一天简直就是折磨与酷刑!阿克西亚这么想。

今天,被凯罗门放养的阿克西亚被魁魇的妻子们带走了。

原因很简单,一是阿克西亚现在是可能成为神族王后的女人,需要有些强大的人来保护,而且最好是可以聊到一起的,不会让阿克西亚觉得无聊的女性;二是魁魇的妻子们本身就对阿克西亚充满了兴趣。

于是,阿克西亚就被她们带走了。

而很不巧的是阿克西亚对和魁魇的妻子们一同外出十分的害怕。

因为这会使阿克西亚正处在自卑的深渊中。

大街上,人们可以看到一个由八名女性组成的大团体。

“水月姐!你看这个东西!好可爱!”一名女性对看上去像是这个团体的领导者的女性说。这女性看上去应该是所有人里最小的,她无论是相貌还是身形都要比其他的女性幼嫩一些,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展现身为女性的美丽。她那容貌虽不成熟,但是给人一种小巧可爱的感觉,而她的身体则有一种荷花含苞待放的态势。

那名被称作“水月姐”的领导的女性更是美丽无比,不说话时,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就像是在微笑一样,秀美的脸庞和她那端正而又清秀的五官拼成了一个宛如艺术品一样的脸;她身上的那一袭汉服更是将一种传统女性的阴柔美给展现出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倒是慢点啊。”另外一个长有棕色头发的女性追了上去。这女性长得虽没有领导的那名女性那样美得惊天动地,但是也是那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她的身形高高的,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她并没有穿汉服,而是穿了一身休闲装。这使得她那细长的腿展现着它的魅力。

阿克西亚对这名女性抱有好感,因为在所有人里,只有她和这名女性是有着不同的发色的,其他的人都是黑发。

“就叫她去呗,念在她是第一次来这里。”在那个被称作“水月姐”的身边的一名女性说,这名女性虽然长得美丽,但是好像并不怎么注重自己的日常生活,头发乱乱的,有些地方的毛还是翘翘着的。她身上穿着一件写有“魔族赛高”的衬衫,而且这衬衫还有些大,让她的光滑美型的肩膀露了出来。她一脸的疲惫,就像是好几天没睡一样。不过虽然她应该是不怎么注重平日的生活,但是她的身材非常的好,完全看不出赘肉。

阿克西亚又看看后面几名还在相互聊天的女性,也一个个长相美丽,身材火辣。

感觉就像是天鹅群中的丑小鸭一样……阿克西亚想。

就在这时,那个领头的女性仿佛看出了阿克西亚的想法,就靠了过来。

“不紧张,大家都只是一般的女性而已,没什么高低贵贱。”

“诶?”阿克西亚一惊,她不明白为什么魔王的妻子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自己明明在任何方面都比不上她们,理说她们应该反感和自己一同行进的。

“不是我们把你拉出来的吗?”仿佛看穿了阿克西亚的想法,那女性说,“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魅水月。”说罢,魅水月伸出了手。

“哦,我,我是阿克西亚·提亚斯。”阿克西亚伸出了手。

“原来是叫阿克西亚·提亚斯啊,可以和凯罗门一样叫你阿克西亚吗?”魅水月一笑。

“当然,可以。”阿克西亚看呆了,她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人,虽然她也听说过王种都是长相上属于那种梦幻般的美丽,但是平日她都是和其他的神族眷属在一块,纯血的女神族她没见过。

王种,就是这样的存在吗?阿克西亚想。

“嗯?原来是叫阿克西亚啊。”刚才那个棕色头发的女性回来了,“我叫魆眸,请多指教。”

“啊啊,您,您好……”阿克西亚颤抖着手去和魆眸握手。

“别这么害怕啊,”魆眸说,“我和你一样,都是女的,大家不需要这么戒备。”

“就是!就是!所以,魆眸姐,我要买那个!”那个娇小的女生跑回来了。

“怎么不自我介绍呢?!”魆眸用手轻轻拍了下那女生的头。

“不要拍我的头啦!”

“没办法啊,谁叫你长得这么‘迷你’?”魆眸略带坏意地说。

“嗯嗯嗯!魆眸姐坏!”

“快介绍啊,你这么样还算得上是王的伴侣吗?”魆眸催促着,虽然魆眸说出的话像是在教训这女生,但是她的声音并没有怒意。

“好好好!”这女生看向阿克西亚,“我叫魑家大小姐请多……”

“则不算是自我介绍吧!”魆眸说。

“抱歉啊,”魅水月苦笑着对阿克西亚说,“这孩子不是很喜欢某些方面比她强的人,但她是个好孩子。”

“某些方面?”阿克西亚看了看自己与这女生,着重比对了一下两人的身形,“这样啊……”

“是吧?”魆眸一笑,“魑佳音,你现在知道自己不行了吧?”

“啊!怎么这么多人都在于我作对?!”魑佳音气着跑开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说着,魆眸又追了上去。

“真是头痛,就不能消停一下吗?”魅水月摇着头说。

这时候,阿克西亚觉得有什么东西靠到了她的身上——是哪个看上去没什么精神的女生。

“诶?这,这是怎么回事?”阿克西亚一惊,因为这个女的就像是死了一样地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魍静!你又睡着了!”魅水月将压在阿克西亚身上的魍静移开。

“哦?!我……”魍静先是醒了一下,然后又睡着了。

“都和你说了不要熬夜打游戏,就是不听!”魅水月将对魍静施法将她变成了一朵花,然后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阿克西亚看呆了。

“诶?啊,没事的,我都习惯了。”魅水月说。

“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的哦,而且那孩子也习惯了。”魅水月的语气就像是再说家常事一样。

“是吗?……你们的关系可真好啊。”阿克西亚不由地感慨。

她们是魔王的妻子,是王的配偶,但是她们那热热闹闹并十分和谐的关系和阿克西亚平日听说的一些人族国家里的勾心斗角的后宫完全不同。

“大家都知道王是离不开我们的,而且我们都是在特殊的时期相识相结的,所以我们都建立起了羁绊,这是我们可以和谐相处的原因吧……毕竟大家都是在和彼此同甘共苦后才和王走到一起的。”

正在魅水月说着的时候,后面的人走过来了。

“我听到刚才好像在进行自我介绍。”一名看上去和魍静完全相反的,打扮的十分体面的女性说。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柔和的东方传统女子的气息,让人感觉温暖,如果说魅水月是在外游刃有余的女强人的话,那么这个女的就是那种能在丈夫背后默默支持他的美丽贤内助。

“是啊,刚才是在进行自我介绍呢,不能让阿克西亚一直担惊受怕啊。”

“是吗?额……魍静又睡着了吗?”那女的看到了魅水月头上的花。

“呵呵,对啊。”

“明明一到晚上就很亢奋的……”

“说起来,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魅水月说。

“行啊,”那女的走向阿克西亚,说:“我是魉姝文。”

“我也来~”另一侧的一名嚼着零食的女的来了。这名女性虽然脸上还沾着零食的残渣,但是耗不影响她对美丽与妖媚的阐述!而且在她的汉服的下面,藏着快要胀出的女性特征。

“天啊。”阿克西亚看着着女性的胸前。

“我是魋烨华,请多指教~”

阿克西亚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单纯地盯着魋烨华的胸。

一旁的魅水月稍微拍了下阿克西亚的后背。

“诶?!抱,抱歉。”阿克西亚见自己走神后慌张地道歉。

“很伟岸,不是吗?”魅水月笑着说。

“确……实呢。”阿克西亚说。

“别忘了我。”从两人的身后伸出一双带着洁白手套的手,那手指纤细型美,令人难以将眼睛移开。

“哎呀,轻点儿!”魋烨华提出了抗议。

“真是的!你们走的也太快了!”那手的主人说。

又是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她长得很甜美,而且单从她的脸对阳光的反射度上就能给人一种水灵灵的感觉,真是印证了“女人都是水做的”这句话。

“难得,你还会跑啊。”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女子,魅水月说。

“对啊,明明你很讨厌出汗的。”魋烨华也在旁边说。

“闭嘴啦!”那女子说。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魃沐潭。”魃沐潭一整态度,进行了自我介绍。

“好难听好难听好难听……”

“诶?”阿克西亚听到自己的耳畔传来了声音。

“你怎么这么碍事儿啊?!”魆眸不知何时回来了,而且还将在阿克西亚耳边来回叨叨的魑佳音给拎了起来。

“啊!讨厌!别这样!”魑佳音在魆眸的手中来回地折腾。

“抱歉啊,她有些太活泼了。”魅水月说。

“呵呵,确实呢……”阿克西亚笑了一下。

“是不是有些记不过来呢?”魉姝文问。

“确实,大家的名字都有些像,头有些大。”

“那,你还紧张吗?”魋烨华说。

“是的!”阿克西亚说。

“你其实也不该害怕啊,为什么要那么坐立不安呢?”魆眸问。

“其实……总觉得和大家在一起走的时候我会拉低大家的气质度……”

“为什么?你长得也不赖啊,你是人转为神族眷属的吧?那也就是说你在成为神族之前就已经长得很好看了……对人族来说能达到王种的完美度很是罕见呢。”魃沐潭说。

“总觉得……我的眼睛有些凶……”阿克西亚不好意思地说。

在以前,阿克西亚就因为自己那凶神恶煞的眼睛而孤独一人,没有人和她一起玩,也没有人乐意去关注她,这也使阿克西亚在最困难的时候连讨饭的资本都没有——因为没人会施舍一个有着一幅“我想弄死你”样子的人。

“对了,你是凯罗门亲自找的眷属吧?”魑佳音突然问。

“是的……”

女性们一听,相互看了看,然后就心照不宣地苦笑着。

“怎么了吗?”阿克西亚问。

“很符合那家伙的性格呢……”

“很符合他的气质呢……”女性们说。

“你们……认识主人吗?”阿克西亚问。

“认识,当然认识。”魔王的妻子们笑着说。

“对啦!阿克西亚可以说一下求婚时的情景吗?”魃沐潭说。

“哈!正好我知道一个咖啡厅!刚发现的!”魑佳音说。

就这样,阿克西亚被拉到了一家咖啡厅里。

期初,阿克西亚还很正常地说着她和凯罗门的相识相认,但或许是因为先前的对话让阿克西亚得到了放松了吧?她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气愤,于是——

“真是的!当时我差点就以为我这辈子完了呢!”阿克西亚嘟着嘴说。

“假扮成敌人吗?真是符合凯罗门的做事风格。”魅水月说。

“可是当时谁知道呢?!”阿克西亚将一块蛋糕放到嘴里,“更可气的是!连凛、烛、奢和西北都是主人的手下!当时他们虽是血淋淋的!可其实一点事都没有!”说着,阿克西亚将手重重地打在桌子上。

“这也算是考验你的一个方式吧?毕竟你要是成为神王的妃子的话,就必须要和他的手下好好相处。”魆眸说。

“话虽这么说啊,但是当时说出那么吓人的话,我还真是心里咯噔了一下了呢!”

“凯罗门喜欢说一些容易引人误会的话,这一点魁魇也受不了。”魋烨华说。

“是吗?你们对主人还真是了解呢,应该……”突然,一个银白色的东西在街上晃了过去,阿克西亚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一点。

“怎么了?”魅水月问。

“额……不……”阿克西亚看到那只是一个小孩的银白色的气球挡住了另一个人的头发而已。

说起来,珏会在这里吗?阿克西亚想,她知道珏要来龙城参加百兵阵,但是她一直没有听到过关于珏的消息。

起初她在凯罗门给她提供的百兵阵的对战名单中看到“钰”时以为是珏,但是当侍从订正了“钰”的读音后,阿克西亚也就不再深究这件事了。

可是刚才的景象让阿克西亚再次回想起了珏。

“是谁呢?”魆眸问。

其他的女性们也都注意到了阿克西亚状态的不对劲儿。

“啊,哈哈,是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刚才的是我看错了。”

“是看什么能看错了呢?”魋烨华问。

“刚才不是有个气球嘛,很像那个人的发色……”

“发色?”女性们一听,相互看了看,似乎是在用眼神交流着。

寂静压制了几人间的空间。

是我说错了什么吗?阿克西亚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怪异的氛围给吓到了,她还是第一次在魔王的妻子们中处于这样的环境。

不知过了多久,魆眸好像微微点了下头。其他的女性的眼中又好像闪过了一丝光。

“能问一下那个人的相貌吗?”魆眸问。

“诶?啊……他的相貌我不清楚,因为他的脸上缠着绷带,但是他的头发是银色的,很是罕见。”

“那!你知道他的眼睛的颜色的吗?!有印象吗?!”魉姝文一扫她那文静的形象,大声地问,引得周围的人都在向这里看。

可是她并没有管这么多,她用力摇着阿克西亚的肩。

“啊啊啊!我说!我说!”阿克西亚微微推开了魉姝文,别看魉姝文秀秀气气的,可力气是真的大。

“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看上去相当的渗人,而且那眼神就像是死了一样,没什么生气……”

寂静,又一次支配了这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谁微声问:“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推荐阅读:

去他妈的爱情 女配要种田 苏橙姬清怡二次元最棒了 开局成为保护伞公司幕后Boos 倾世医妃 我是篮球传奇 七十年代病美人甜宠日常 斗破之逆徒萧炎 退婚后我被暴君日日娇宠 都市仙尊归来莫海 诸天:从魔女开始肆虐半岛 无良宠妃:赖上傲娇王爷 万人嫌重生摆烂,她们都不乐意了 小可怜是万人嫌,反派们带她发疯 千宠百娇不如永结同好 我的技能树有点问题 修仙没有系统怎么行 进入神秘世界后,真千金全能了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三国之蜀汉振兴 刚当县令,就被女土匪绑了 杜瓦乔治 婚宠:诱妻成瘾 天眼纵横 冒名充军,女主她力能扛鼎 从零开始的都市练级生活 小可爱萌萌哒 惊人的数字 大明:兵谏逼宫,你说老朱是假死 木叶:开局转生眼,接管第七班 米虫的致富生活 仙术魔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