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苏醒日

0苏醒日

自由!真的很自由!现在的我非常的舒服!啊,好想一直这样……

珏在半空中飞舞。

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要干什么,这些珏都不知道。

现在的珏遨游在三界之内,他可以去任何地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他——因为现在的珏是灵魂,是没有实体的灵魂。

精钢派年前的回魂仪式是将灵魂与肉体剥离的仪式,而这正好会对珏产生效果,现在,珏的灵魂被完全地剥离了下来。

已经快三个月了,珏非常享受这三个月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方式,或是说存在的方式。

没有忧愁,不必被外人所影响,可以逃离那令人作呕的腐败的肉体。珏真的希望自己能一直这样。

啊,以后要是被人杀了的话,就会是这样吧?自由、快乐、幸福!

突然,珏停止了感慨。

幸福?……呵呵,没想到我还会说出这样话呢,上一次说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呢?……忘了……

算了!不管了!珏继续游荡着。

没人能看到他,也少有人能感知到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珏能明显感受到这几天敖丽好像能够对自己的存在有些感知。珏移动到了凌云的上空。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是巧合吗?还是那孩子有成为死灵师的天赋?要是真的有的话,把她培养成死灵师也不错呢,毕竟死灵师能够有效地对付灵魂,这样的话,自己也会死的更彻底一些。珏望着天空中的满月想。

以前的珏很是怕十五十六,因为那盈满的月亮会刺激他内心的野性。可是现在的他可以正常地欣赏着天空的月亮。

珏找了个露天走廊的栏杆坐了上去,他抬着头呆望着天空。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珏想。

他受够了现在的生活了。

本来,他是打算找到儿时的竹屋里住下来的。但是那个叫敖丽的好死不死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期初,珏是不想管太多的,在他看来,就算是敖丽死了也不关他的事。

但是珏感知到了那成群的妖邪就在不远处,于是珏认清了个现实——就算是自己躲起来,它们也会找到自己的。所以,与其想办法躲起来,不如消灭自己!因为只有死亡才可以让自己得到解脱!他真的是受够了这银白之灾的肉体给他带来的痛苦了。三界中最强大的存在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会把自己给逼疯?

最好找个能够隐藏起我的存在的地方,珏是这么考虑的。珏知道,一般的生灵单单是见到银白之灾也会被吓死,所以他需要暂时躲起来寻找着有着极强潜力的个体,然后培养他们,让他们达到能够与自己对抗的水准。因此,他需要躲起来,等待着。

于是他就考虑能不能卖个人情给那白头发的女孩,然后将她当做为桥梁,让自己融入到她所在的人口聚集地中。

当珏知道自己救的女的是头龙,而且还是龙族公主的时候,别提他有多高兴了!

只要讨好她的话,就可以让自己在龙城的初期过得轻松些!

于是珏就尽可能地不触犯敖丽。

但夏尼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夏尼是女性,能够与敖丽更好地相处,可这样的话就会削弱珏的存在感。

要想个办法削弱夏尼的存在。珏当时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他得知夏尼是龙族的贵族,而且还是大的贵族的时候,珏又被迫更改了自己的计划。

不过,让珏欣喜的是他自己无意间救夏尼的举动使夏尼对自己有了好感。

真是笨啊……珏看着月亮发出了嘲笑。

现在,珏就不需要再拘束于会不会惹到别人了,因为最先坠入情网的就是输家。

珏又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夏尼会喜欢上自己。

……是当时救了她的缘故吗?

他之所以救夏尼,是因为他看上了夏尼的资质——相当有潜力的人!要是能让她变得更强的话,或许会成为当年那群封印自己的龙族一样的存在吧?

为了自己的计划,珏必须要搜罗足够多的“宝石原石”,并将他们打磨成最优秀的东西!

虽然珏对古通让他参加百兵阵这件麻烦事很是不满,但是珏在真正进入百兵阵后就有些感激古通了。这简直就是把他带到采矿场然后说这里的东西随便拿一样!

珏见到了许多的人才。

但冰千鸟的妨碍让他不能更进一步地接近那些人才。

百兵阵的加封仪式珏也在场——虽说没有人看见过他。

一开始,他们宣布嬴宁为第一位,然后又有人过来说什么由于第一位的钰因故没能来,所以不会给他进行加封仪式的,但是保留其百兵阵第一位的头衔。

本想用百兵阵第一位的名义认识并吸引更多的人才的,可名字不对啊。嘚,这下什么也捞不着了,自己白忙活了一场!珏当时这么想。

珏在栏杆上微微晃动着身体,想着以后的打算。

珏是可以随时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的,但他想一直像个灵魂一样游荡。

珏原本是以为不出一个小月,龙族的那群人就会将自己的身体给扔掉的,但是没想到那群人竟那么珍惜他的身体。

哼,真不知道是该感谢那几个小妮子还是该怪她们……珏将视线从月亮上移开。

这时,从走廊的一处传来了脚步声。

珏看了过去,啊,是敖丽啊。

是错觉吗?总觉得敖丽的脸色不是很好。珏看着敖丽的脸,有些惨白,眼下也有淡淡的黑眼圈。

啊,想起来了,这妮子这几天都在做恶梦。

有天晚上,珏正在凌云游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声音不是很大的尖叫,出于好奇,珏去看了看,发现是敖丽做了噩梦。珏发现敖丽她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

不会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吧?珏想。

敖丽走近了。

晚上好。珏向敖丽打招呼,但是珏知道,敖丽是看不见他的,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诶?!”敖丽好像是听到了珏的声音,并且向栏杆处看去。

嗯?怎么回事?!她看见我了?!珏歪了下头表示不解。

敖丽慢慢的走近了,可是她却直接透过了珏的身体看向远方。

“啊~真是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大小姐,你在说什么呢?珏问。

敖丽看了看月亮,“今天是……十五吗?”

很遗憾,是十六。

“十六啊……真是过日子过痴了呢。”

嗯,你一点儿也不痴,你要是痴的话,那天下就全是比痴还痴的人了。

敖丽用手倚着栏杆,风微微吹动了她的头发。

“真美啊……”

是啊。

“哦?”敖丽突然看向了珏。

从珏的视角来看,敖丽正与他四目相对。

敖丽眨了眨眼。

嗯?能看见我吗?珏想。

敖丽疲惫地一笑,“看来我真的是累了呢……都出幻觉了。算啦,睡吧……”

晚安……珏看着离去的敖丽。

那么,接下来……

正当珏在想着以后的事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珏个狠狠地拉走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我不要回去!珏试图抗争,但是这力量太强了。

(“我”啊!快回来!)是暗影的声音。

(身体你要是想要的话就给你了!少来烦我!)

(你就这么窝囊吗?!快回来!)暗影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混蛋!快滚啊!)

(你!给我回来吧!!)

仿佛是被人从水里直接拉出来一样,珏被暗影从央首的一处垂直拎出。

那一刻,珏看清了暗影的真正的面貌——一个狰狞的,干枯的,丑陋恐怖的,长有一双畸形的血色双眼的怪物的脸!它的身形畸形,瘦的如同枯木一样;它躬着身体,当时即便是这样它也有着近两米半的身高;它的前胸上的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撕开一样,使得它的内脏直接暴露在外面。

“快连接你的身体吧!没时间耗了!”说着,暗影用它那长到怪异,如同枯树枝一样的利爪抓住了珏的脸。

珏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沉重感。

就在自己的意识快要消散的瞬间,珏看到了怪异的地方——那另一个自己不见了。

“唔!”珏突然坐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是实体。

什么嘛,还是回来了啊……珏站起身来。

随着珏动作的进行,他的关节上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珏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更多更响的关节的爆鸣声传来。

他又看了看四周。

说起来,好像真的有“嬴宪”这个人来着……珏想。但是他不敢将嬴宪的名字说出来,他知道,一旦要是自己说出“嬴宪”的名字的话,自己就会被萍的残留的力量给强行抹除记忆。

造世者,是群恐怖的家伙!

“好了,走吧。”珏推开门。

走出门的珏看了下四周。

“啊,是青龙寺啊……”珏对自己的位置做出了判断。

珏这么走着,他仿佛知道青龙寺的构造。

珏下意识地坐到了一处空地上。

突然,珏停住了脚步。

太静了,周围太静了。珏看了下周围。

“如果想要偷袭的话,我劝你们还是算了吧,但是如果想要挑战的话,尽管来!”珏说。

话音刚落,珏就听到了铁链的声音。

许多名手持铁链的武僧从周围出现,并将铁链甩向珏。

“愚笨!”珏一挥手,一股气朗将铁链吹移了方向。

想用这种低级的方式攻击我?珏在心中发出了嘲讽。

这时,从珏的两侧又出现了武僧。他们交叉着铁链甩向珏。

还来吗?不长记性啊……

可正当珏打算打开铁链的时候,一股重压出现在珏的身上。

什么?!珏见铁链由于重压的影响改变了方向后暗觉不妙。

“哗啦——”铁链绑到了珏的身上。

接着,高压的电流攻击着珏。

用不上……力气了……珏被麻痹了。

由于珏刚从沉睡中苏醒身体的机能还没有完全跟上珏的意识,所以珏现在与这群人打起来很是费力。

紧接着,熟悉的法阵出现在了珏的脚下。

啊!是这个啊。珏认出了这法阵——那个曾封印他的法阵。

珏的脸上流露出了病态的笑容,“要是你们能让我再次沉睡的话,那我就心怀感激地结果这一招了!”

珏静静地等待着自己被法阵封印时刻的到来。

正当珏的身体开始石化的时候,珏眼中的世界突然静止了。

这!怎么回事?!珏被吓了一跳,他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

“绝不……允许……”沙哑的,像是大哭过后的声音在珏的耳畔响起。

这!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珏回忆着这声音,这绝不是暗影的声音!

“如此强大的我!决不允许……败给如此低等的生物……”

珏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震撼感,一种自豪与骄傲!

珏仿佛看到了自己站在一片残败的战场的高处,他仿佛闻到了风中的铁腥与血腥味。珏的手上好像拿着一把银白色的战戟,战戟上沾有凝固的血液,但是血迹下面的刀刃依旧闪着逼人的寒光,仿佛在想它的主人说它依旧可以斩杀敌人。

我,未曾畏惧!珏的心中传来了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但是他能明白这语言的意思。

“啊,是啊……绝不!允许!”珏回应着那声音。

然而,珏的身体已经被完全石化了。

“好了吗?”道龙问。

“是的,道龙大人!已经确认,封印完毕!”一名武僧说。

“……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姿态败在我的手里。”道龙看着雕像。

珏那病态的笑容还在雕像上。

“真是丑陋!”道龙说。

突然,雕像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都退下!”道龙大喊,然后一个人站在前面。

一双手打碎了束缚从石像中伸了出来,然后将周围的石头给捏碎。

“哈哈,哈哈哈!”尖锐,癫狂的声音传来。

“这么快就突破了吗?”道龙的语调中透着不安。

“哎呀呀,没想到我会被这样欢迎呢!”珏从石像中出来后说。

“你!”道龙的语气中满是杀意。

“哦?这也算是欢迎的一种吗?那我也来回一下礼吧。”

说罢,一道强力的波动从珏的身上打出,将除了道龙外所有的武僧给顶飞。

“看来你果然是最强的一个。”珏指着道龙说。

道龙看了下自己面前的地面——由于这股冲击而留下的擦痕。

我是最强的吗?道龙在内心笑道,我和你这怪物间的战斗力差距很明显嘛!

“不愧是你!”道龙说。

“是啊,不愧是我呢……”珏晃晃手中的禅杖。

“什么时候?!”道龙见手中的禅杖没了,就十分惊悚地说。

“我有些累了呢……能让我休息一下吗?要不然……”珏做出了一个要用手指弹禅杖的动作,“我就把它给打碎吧,你说是不是啊?”

珏并没有对着道龙说,而是对着禅杖说。

“不!把那个还给我!”道龙说,他的话语中满是害怕。

“哈,果然啊,和我猜的没错。”珏像是抚摸孩子一样摸着禅杖上的龙头。

珏盯着禅杖的龙头说:“我也不想惹事呢……”

“但愿吧……”道龙说。

“我看你有些想问的事情呢……把周围人的记忆给删除后跟我聊聊吧。”

“你会操控记忆的法术吗?!”道龙一惊。

“啊,会啊。”珏若无其事地说。

“那可是禁术!”

“那又如何?对我来说,我看到过的东西要比你想的还要肮脏。”珏一耸肩,“你到底聊不聊啊?”

“看来只能顺你的意了啊……”道龙鞠了一躬,说:“……这边请。”

推荐阅读:

都重生了谁还追妻啊 觅长生 书籍1393625 校花请自重,我只是在教你修仙! 赵灼沈雯婷 天地至劫 开局封王,我能献祭兑换奖励 开局一个小部落 侯亮平查我?我爷爷镇国大将 反派他爹佛系种田 曝光流萤星期日:崩铁原神全麻了 与杨蜜扯证,她这么主动怪我吗? 请放过我吧 神仙红包群 至尊龙帅 最强骑士 空降级一[校园] 我的金手指是无限资源背包 鸿钧元阳道君 诡秘:魔女家的二五仔 我用金手指带夫郎发家致富 被大师姐偷听心声后,剧情劈叉了 小行尸一心求死,豪门世家追着宠 疯了吧,你怎么又在跟邪神谈恋爱 华娱九六,快乐教授 纸扎匠 影视:诸天从截胡范若若开始! NBA:巅峰詹杜库,成乔丹宿敌 我高启强有亿点钱,关你安欣屁事 娱乐:败光白露小金库,她急麻了 NBA:巅峰天赋爆棚 不是吧?连梦境都要上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