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万事待兴

0万事待兴

“这儿!这儿就是凌云?!”嬴宁惊讶地看着四周。

“嬴宁哥,你别乱走啊,会走丢的!”夏尼在前面说。

今天的夏尼穿着一身比百兵阵加封礼还要隆重和华丽的衣服,她在对自己的打扮上也展露出了一种空前绝后的重视。

因为今天,他们要去见龙族的统治者——龙王,敖业。

百兵阵是个选拔人才的活动,要是选出了人才而不加以使用的话,就是对人才的不重视与浪费。

嬴宁他们来到凌云也是受到了龙王的征召。他们要在今天被龙王给封以一定的职位。

“哦!是夏尼姐!”远处,一个看上去像是男性的人朝这里招了招手——是娜尔。

“娜尔,你也来了?”夏尼走过去。

看来娜尔也是相当的重视与龙王的会见,所以在着装上也显出了少有的认真。不过或许是有对自己形象上的自知之明,娜尔在着装上回避了女性的打扮,而是选择了中性或是偏向于男性的装束,看起来酷酷的。

“那可是龙王哦!龙王啊!你有见到过吗?有见到过吗?!”娜尔跟个孩子一样地说。

“没有呢。”夏尼笑着说,“明明你见到敖丽时都没有这样兴奋。”

“确实是啦,但是敖丽要是想要称为龙王的话,要等很久吧?”娜尔说。

“也是,她还小。”夏尼赞同地一点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说起来,”娜尔又看向夏尼,“你说,你会不会被认可为‘武龙帝’?”

夏尼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她才说:“虽说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能够成为‘帝’的能力。再说了,现在的局势不是还算是稳定吗?至少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会维持和平吧?”

夏尼和娜尔都清楚,夏尼之所以有成为“皇帝”的原因,就是因为雷比翁失臂残疾,所以龙族高层认为“武龙皇”雷比翁的力量大不如前,所以才会有推举夏尼成为“皇帝”的呼声。

因为,需要有人来接替雷比翁成为支撑龙族不可一世的战斗力的位子。对王种来说,战争随时都会爆发,必须要有人随时都能站出来。

“难说。”娜尔望了下远方的天空,“听说,有人看到神王和魔王在谈论着什么,并且有传言说吾王和他们两人进行过私密的谈话,而且以失败告终……怕是龙族又要和神族和魔族打了……”

“真的吗?”夏尼皱了下眉。

“既然是私密的会谈,怎么会有传言呢?”嬴宁小声说。

娜尔看了他一眼。

“嬴宁哥,不要小瞧贵族的情报网,有些东西,我们是可以挖出来的。”夏尼对嬴宁说,并且将“贵族”的语气给加重了一下。

嬴宁用力地点了下头,好像是做给别人看的一样。

“你们都来了吗?”熟悉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只见一位身披金绣丝羽,身穿鲜红汉服的女性站在凌云内殿的阶梯上。

“千鸟吗?”

“呀~夏尼姐,你今天可是真的漂亮呢!”冰千鸟一笑,她那点了胭脂的嘴微微勾起,洁白的牙齿若隐若现。

“你也是呢,千鸟。果然,你才是我们中最漂亮的一个。”夏尼说。

“彼此彼此啦,”千鸟用扇子半遮住脸,然后看向娜尔说:“真是可惜了,紫毛是名女生啊。”

“是吗?”娜尔一眯眼,“我要是男的话娶你可好?”

“行啊,”冰千鸟的声音像是转了一下一样,“前提是你得是个男的。”

娜尔一摆手,有些不服气地说:“没想到金毛穿汉服这么漂亮啊……”

“朝服罢了,穿起来有些麻烦。”冰千鸟稍微摆了下身子,“先不闲聊了,进内殿吧。”

一行人在冰千鸟的指引下来到了凌云的内殿。

这里不同于先前的外殿。作为龙族行政办公的内殿,这里的气氛要更**。整个内殿的面积比起外殿来要小了不少,内殿的边缘由八根直立擎天的柱子支撑起来。这每根柱子上都刻着不同的东西:有神龙,有巨龙,也有业龙、至龙。不过,在最靠近内殿内部的两根柱子上刻着一个半人半蛇,形似娜迦,一男一女。男性手持两把长枪,女性则一手握着黏土,一手拿着七彩神石。

在这两根不一般的柱子的中央,是一个由纯金铸成的奢华的椅子。

椅子下面的台阶上有一处十分平阔的平台,这平台将台阶给非分成了上下两部分。

“这里就是……内殿吗?”嬴宁瞪大了眼望着四周。

在这里,有不少人。他们大体上分成了两大部分:穿汉服的人和腰间挂着精制匕首的人。

他们的集团也分布在内殿的左右。穿汉服的在左边,穿评价的在右边。

嬴宁大致上能判断出来——穿汉服的是文官,带着匕首的则是武官。

这时,人们看到了夏尼和娜尔,然后就围了上来与她们攀谈了起来。

“她们还真是受欢迎呢。”有声音从嬴宁的身后传来。

“哦?您是?……”被挤到一边的嬴宁被突然的搭话给吓了一跳。

“哦,抱歉,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空。”嬴宁身后的人说。

“啊,您好,我是……”

“你是嬴宁吧?百兵阵的第二。我曾担任过这届百兵阵的判别官。”

“是吗?”嬴宁说,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他说:“那次!是您拦下了我的一击?!”

空摆摆手,说:“不完全正确,准确地说是我和我同事一同拦下的。还记得吗?有个人当时在我身边,黑头发的。”

“确实……”嬴宁回忆着,“他是人族的吧?身为人族能接下当时的那一击,真是个恐怖的人,生作人族,可惜了。”

“你也这么觉得啊。”空笑了笑。

“啊,对了,”嬴宁看向空,“您的职位是……”

既然能在内殿中办公,一定有着不小的官职吧?嬴宁这么想。

“啊,我是金龙将军的‘卫将’。”

“卫将?!”嬴宁一惊。

在龙族的军衔制度中,卫将的职位可不小。龙族的军队由金龙将军完全控制,在金龙将军之下的则是包括金龙将军在内的九龙将军。每位将军又拥有着名为“牙将”和“卫将”的副将。其中,牙将又拥有着“破阵”“锐军”等下属:卫将则有“参尉”“都护”。这些就构成了龙族的中央军衔,其后的其他军衔则是与人族等相似的下等军衔。

“不要那么一惊一乍啊,这没什么啦。”空说,然后他又小声接了句:“而且我是冰将军的手下,过得并不怎么好……”

见空正与嬴宁聊得正欢,其他的武官也都围了上来并于嬴宁交流起来。不得不说,龙城的上位武官就是不一样,他们对嬴宁在百兵阵的表现进行了客观且贴切的评价,这让嬴宁十分的佩服。

再说夏尼她们这边。

被文官们围起来的娜尔显然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大多数的文官是在询问夏尼有关政务管理上的事。

看来他们也深知夏尼的理政才能。

不过被晾在一边的娜尔显然是受到了成吨的暴击——因为没有多少人理她。

“哼哼,怎么?被晾到一边了就觉得不爽吗?”冰千鸟在一旁问。她的语调像是随时都能跳起来一样。

“算是吧……”娜尔一摆手,“有时候,我很佩服夏尼姐。明明差不多大,但是她却是如此的耀眼。”

“确实。”冰千鸟点了下头,“我们冰家算不上是贵族,所以我并不明白管理一方土地是怎样的感觉。不过我能明白夏尼姐从小所担负起的重担。”

“我小时候虽然尝试过追赶大人口中的‘武龙皇之女’,但可惜,我永远都没法达到那种地步,所以我就放弃了……”

冰千鸟和娜尔相顾芜尔。

这时,娜尔歪了下头,她问,“你是不是有些亮闪闪的?”

“嗯?是这衣服的缘故吗?”冰千鸟晃了下她的丝羽,上面的金丝是挺闪眼的。

“不是,是你的气氛,闪闪的……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嗯……”冰千鸟的眼睛调皮地一转,“算是吧……少芸回来了。”

“呵!猜嘛。”娜尔一耸肩,“不过这样的话,你应该可以去争取一下了吧?毕竟现在那绷带怪可是生死未卜啊。”

“不,”冰千鸟脸一阴,“那家伙也醒了。”

“珏醒了?!”

对这句话做出反应的不是离冰千鸟最近的娜尔,而是被人群包裹住的夏尼。

远处的嬴宁听到了夏尼的话后也看向了而这里并走了过来。

“哦!好耳朵啊。”娜尔说。

“嗯,是的,绷带怪醒了,这是我听敖丽说的。”冰千鸟一外头,“她没跟夏尼姐你说吗?”

夏尼摇摇头。

“不应该啊,明明那家伙都醒了好几天了……”冰千鸟小声说。

“你有说什么吗?”夏尼问。

“不,不是给夏尼姐你说的罢了。”冰千鸟移开了视线。

这时,有个穿着西服的金发青年十分惊慌地冲了过来。

“我靠!快快快快!都别闹了!吾王!吾王来了!”那青年——烬锽焦急地喊,就像是自习课正在欢闹的学生得知了班主任要来的反应一样。

内殿里的人一听都焦急了起来,并且各自归位。夏尼他们也在文官与武官的中间站好。

沉着冷静脚步声从内殿的深处传来,一位身穿一身夜色汉服的男性。他做到了中间的椅子上。

然后,整个内殿的人都向那名男性——龙王敖业行双膝跪拜之礼。

“平身。”敖业说。

“谢吾王!”内殿里的人站了起来。

“那么,直接入题吧。”敖业看向了中间的三人,“嬴·夏洛特·奥尼尔、查理·娜贝特·米歇尔、嬴宁……你们就是这次百兵阵中龙族的佼佼者吗?”

话音落下,三人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向敖业深鞠躬。

“回陛下,是的。”夏尼开口回答。

“那么,也该给你们一些认同。”敖业说,“该给你们一些职位去做。”

敖业看向了夏尼。

“雷比翁之女啊,你在百兵阵中的表现十分的优异!展现出了当年被人称作‘战车’的雷比翁那横行般的力量!虽然你与百兵阵的前三名失之交臂,但是你的实力是不可否认的,所以,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承认你有成为‘皇帝’的资格。继承武龙皇的领地也好,自己再开辟一个新的天地也好,我都会承认你。”

“谢陛下!”夏尼一低头,“但是陛下,民女现在还不想涉及过深的贵族世界,民女还想要有更广阔的成长空间!”

“是吗?”敖业说,“那好吧,我对你的想法没有异议,但是我会保留认可你为‘皇帝’的意见。”

“谢陛下。”夏尼又一鞠躬。

“查理·娜贝特·米歇尔。”敖业又看向娜尔。

“民女在。”娜尔重复着夏尼的动作。

“你在百兵阵中展现出了许多精彩的东西:你的弓术、你的血龙血统、你的灵活这些都令我们耳目一新,包括神族和魔族,他们都对你的表现惊异无比。”

“谢陛下夸奖。”娜尔说。

“那么,念在你对将来龙族的影响,就先将你安排在冰千鸟的手下吧。”

“谢陛下!”娜尔立刻回答,看来她并不排斥成为冰千鸟的手下。

“报陛下!”在武官的前列,冰千鸟突然开口了。

“怎么了?冰千鸟?”

“陛下,娜尔有着龙族前无古人的弓术技巧,所以臣并不认为将她安排在臣的手下是件好事。”冰千鸟说。

娜尔瞪大了眼呆望着冰千鸟。

到现在才要报复我吗?!娜尔想。

“那你的想法呢?”敖业问。

“先前,电龙将军古通因公事撤去了其将军的职务,所以现在的电龙将军处于空位的状态。加上电龙将军本身就是掌管龙族的射骑部队的,所以,以臣愚见,应该让查理·娜贝特·米歇尔担任将军一职为宜。”

“是吗?”敖业一皱眉,“可将军一职并非轻易就任之职。”

“这一点陛下还请放心,”冰千鸟一笑,“先前的动乱中,娜尔表现出了优秀的统军能力,能够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将相识未熟的临时军队给用活,着足以见得她的能力!”

“原来如此。”敖业点了下头,他明白冰千鸟口中的“先前的动乱”的含义。

“那么!查理·娜贝特·米歇尔听命!”敖业说。

“是!”娜尔抬起了身子正视敖业。

“命你为新一任的电龙将军!即日就任!”

“谢陛下!”娜尔深鞠一躬。

敖业又看向了嬴宁。

嬴宁也注意到了敖业的目光,于是向前走了走了一点。

“你是龙族百兵阵的第二位,其实力我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敖业说。

“谢陛下夸奖!”嬴宁一行礼。

“那么……”敖业看了下内殿的外面,过了许久,他说:“要成为‘皇帝’吗?”

嬴宁身子一震。

成为皇帝?!这对嬴宁来说担子太大了。他只是一介草民,和出身贵族的夏尼不一样。要是让夏尼成为龙皇的话还有血统这一托词,但是让他成为皇帝又是闹哪出?这么重要的加封就能这么随意地给吗?!

“陛下!”烬锽突然插言,“皇帝乃龙族贵族中最大的加封,这么随意给予的话,臣认为有些不妥。”

“是吗?”敖业也发觉了自己决定的错误。

“那么,封你为子爵如何?”

不是皇帝吗?太好了……嬴宁松了口气。

但是烬锽皱了下眉。子爵?吾王想要赐予那大个儿贵族的爵位?!而且还要跳过男爵直接加封为子爵?怎么回事?!注重如同小孩般的决定问题的方式不是吾王的风格……

“陛下!”嬴宁这时说。

“有什么问题吗?”

“草民想询问陛下一件事情。”

“讲。”

“陛下可知道在草民之上的百兵阵第一位?”

“是那个叫钰的吧?”

“正是。”

“那么,这和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草民不求封爵,只求那百兵阵的第一位能重获其名誉!”嬴宁说罢双膝跪地。

“哦?为了他人而放弃自己的利益?”敖业的眼睛一亮,“那人有什么能令你放弃利益的地方吗?”

“有!”嬴宁抬起头,他发觉几乎所有人都在看他。

“他很强大!拥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知识!我渴求着能够向他学习。”

敖业听到嬴宁的话后呆滞了许久,然后他嗤笑了一下,说:“好吧,要是他能来的话,我会给他他想要的。”

“谢陛下!”嬴宁对敖业叩拜了一下。

敖业像是很欣赏地看了看嬴宁。

“那么,几天的事情就先到这里吧。”说罢,敖业站起身来向内殿的深处走去。

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觉得敖业已经来开了吧。

“诶……那个……退朝,退朝啊。”烬锽随意地说。

然后人们就四散而去。

“那个紫毛,我带你去看看射骑部队吧。”冰千鸟说。

“喂!金毛!你故意的吧?!让我担这个担子!”娜尔气愤地说。

“其实你心里很高兴吧?”

“滚啊!”娜尔说。

就这样,冰千鸟和娜尔一边吵着一边向远处走去。

嬴宁看了下四周。

不会吧?!就我一个人了吗?!嬴宁一惊,他发现夏尼早就不见了,不过她也猜到了夏尼的去向。

(考生加油!)

推荐阅读:

短命老公遗产多,豪门寡妇我最强 重生后转身嫁皇叔手撕渣男 君与江山朕都要 四合院:放开那个禽兽 顾南烟陆北城 冲喜后,替嫁真千金她飒爆了 不疼[娱乐圈] 我赶海捡漏,开局一等功起手? 我的猫来自未来 我,邪神魅魔修女 亮平,工作的时候,要称书记 田园小媳妇的金手指 奥特:O50圆环之初 反派:复仇从主角的旺夫妈妈开始 王座之上 COSER构建世界进行中 我,摆烂主播,挣够两百就下播 穿越仙朝,我徐福炼丹就炸炉 见习爱神攻略手册 校花倒追我不要,我只爱小同桌 系统总想让我谈恋爱 但愿人长久 原神:这个见习执行官太屑了 狂野墨西哥,从越狱开始 世界崩坏全靠我物理缝补 联盟:这选手醉酒比赛,全网笑疯 原子战神 我才是他的白月光(穿书) 一个徒弟一种武道,我成武祖了? 崩铁:仙舟剑魁,开创仙道修炼法 南岛不见旧时风 徒儿莫慌,为师在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