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强者相见

0强者相见

灾,存于世间,横行于世。它渴求着死亡,但又惧怕着消逝;愤恨这污蔑,但又诽谤着自己。它披着无邪的外衣,内在却是虚伪无比。它创造着新的秩序,也破坏着新生的秩序。一切的一切,都在创生与毁灭中不断的轮回,唯一不变的,是“灾”与“安”之间的抗衡。或许,“灾”会反抗这样的命运,但可惜,世道伦常,天命难违。——《无名法书·灾典——源之篇》

大清早,乒乓的金属撞击声在青龙寺里罕见地响起。

“嬴宁?这些日子你又锻炼吗?怎么回事?你的武技弱了不少啊?”珏一扔手上的铁杵。

“是吗?……你还真是个变态啊……明明睡了近三个月,醒来却十分的危险”嬴宁喘着粗气,将手中的偃月刀给扔到了地上。

“你还真是垃圾啊……”珏吹了声口哨,“……你是不是有在练你的那把太刀啊?你的动作有些诡异,像是练过太刀后的动作。”

“确实,我是有在练太刀。”嬴宁说。

珏看向了远方,过了一会儿,他说:“你是在提防我吗?防止我那一天发疯?”

“是的。”嬴宁说。他明白这种话在珏面前说十分的失礼,可是他不打算隐瞒。

“咻~”珏吹了个口哨,“干得好,我真应该好好奖励一下你。你随时都在准备着吗?真是个好孩子。”

“呵呵。”嬴宁笑了笑。

这时,有人来了。

“珏,你准备好了吗?”是夏尼。

“啊,算是吧。”珏说。

今天,珏要去见龙王敖业。这是由于嬴宁的请求而导致的。

“改天再看看你的成果。”珏对嬴宁说。

然后,珏就跟夏尼离开了。

“你穿的可真是寒掺啊。”夏尼笑着对珏说。

“啊,那真是太棒了。”珏抖了抖自己的衣服。

这身衣服还是珏刚从银白之灾的状态转化回来时的衣服。那个时候,刚刚变回人形的珏是一丝不挂的,要不是当时的暗影对珏进行了好一顿“思想教育后”珏才用炼金术炼化出来了一块白衣用来遮身。

“得给你添一身衣服呢。”夏尼说。

“没这时间了吧?”珏说。

“哼哼,”夏尼满是自信地笑了笑,“我早有准备。”说完,她拍拍手。只见一群侍从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他们各抱着一套衣服。

“哒哒!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就剩下你来选了!”夏尼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额……有人告诉你你是个花钱流水的女人吗?”珏看着这一圈衣服说。

珏可以看出夏尼选出来的衣服都是为了面见龙王而准备的。但是珏也可以大致估出这每件衣服的价值。

珏捏了捏夏尼准备的衣服,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衣服型号的?”

“先前我不是给你买过一套衣服嘛,那时我就悄悄记下了你的型号。”

“哦!你是变态啊。”珏蜷了一下身子。

夏尼听后摆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不过还是谢谢你啊,”珏拿了一件衣服,“就这件了。”

夏尼没有回答珏,而是有些不安地说:“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意思?……”珏看了眼夏尼,然后一挥手,从地上升起一道夹有碎石的“啊,只是觉得你花钱太大手大脚了。”珏在里面说。

夏尼叫侍从下去后,扭捏地问,“你对这样的人有意见吗?”

我靠!这妮子情商是不是很低?这不是送命的话吗?珏在冰墙中换着衣服,无语地想。

“不,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我对这样的人并没有敌对的情感。而且我也可以猜到你是这样的人,因为你是大小姐嘛。”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珏穿着一身黑色的春秋装,衣服的内侧边缘上镶有金色的丝边。加上珏的发色与衣服的颜色形成对比,使得这身衣服的帅气与霸气被更好地展现出来。

夏尼看珏看得入了迷。

“嗯?不走吗?”珏问。

“诶?!啊,走,走吧……”夏尼涨红了脸,忙走向前去。“有时候,我真的会以为你就是王种呢。”夏尼说。

“你知道了?”珏看向夏尼。

夏尼会这么问珏大致也猜到了。因为在道龙研究他的身体的时候,它的灵魂一直都在道龙的左右。当然,珏本身就对道龙的实验很是感兴趣。

他对自己的身体并不关心。

“嗯……敖丽也知道了……”夏尼小声说。

珏看了看远方,“敖丽,她在不远处吧?”

“是的,她就在车里。”

珏深吸了一口气,说:“进车里再说吧……”

“哈!珏!你来了!”敖丽见珏来了后差点要从车里跳出来。

“哎哎哎,停,停。”珏用手抵着敖丽的前额,将她推了回去。

珏进入车里后,夏尼也跟着进来了。她直接坐到了敖丽的身边,一句话也没有说。

“有什么要说的事情吗?”敖丽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

珏看向了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呢……不算是龙……”

车内一片寂静。

“不问我为什么吗?”珏说。他发现敖丽和夏尼都没有什么反应。

“那……我就问一下为什么吧。”敖丽说。

“真是随意啊。”珏哼笑了一下。“我呢……不是龙,也算不上是人……与其说是生物,倒不如说是个生物与死者的中间体。”

一听珏的话,夏尼和敖丽都倒吸一口气。

“能问一下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夏尼的声音微微颤抖。

“什么原因吗?……”珏看向远方,“小时候呢,我被龙血给淋过,而且还是腐败的龙血。”

敖丽和夏尼都看了彼此一眼,她们都知道,腐败化的王种之血是拥有极强的侵染能力的,可以轻易地将一种生物的身体给改造,并且使其出现一些王种化的特征。不过,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被王种的腐败之血给侵染后还存活的案例,珏可能是第一个。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身上会有不纯的王种的气息。”珏解释道。

“那么,你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呢?”敖丽问。

“还童丹加上不断的治疗。”珏说,“用这种手段来回地循环治疗,这使我的身体在溃烂与新生中来回地交替。”说完,珏闭上了眼。

夏尼和敖丽目瞪口呆,她们完全不相信还可以用这么随意的方式来治疗。

其实,完全不是这儿样!珏在心中想。他深知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他。在无限的痛苦与幸福,新生与毁灭,现实与梦幻中,珏慢慢地窥探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残酷,什么叫做真正的虚妄疯狂,蔑视玩弄。

珏也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定位——一个玩具,一个被更强大的存在所摆弄的玩具。

“我有问题!”敖丽这时举起了手。

“嗯?”珏皱了下眉,“说。”

一开始,珏觉得这俩妮子是不会问问题的。要是她们问得太多我就消了她们的记忆,珏当时就这么想。

“你现在……多大啊?”敖丽的眼睛放光地说。

“啊?这个?”珏的表情崩了一下,他没想到敖丽会问这个问题。他本来以为敖丽会问他为什么当初骗她说自己是龙族人。

“呐呐,珏,你有什么未来打算吗?”夏尼也跟着起哄。

“你们啊……”

正在珏无语的时候,车停了。

“啊!坏了!到凌云了!我得赶在叔叔来抓我之前跑了!”说罢,敖丽就从车里跳出去,一溜烟跑了。

是不是比以前要精神了呢?珏看着远去的敖丽想。

“您好,请问一下您是叫嬴·夏洛特·奥尼尔大人吧?”一名卫兵来了问。

夏尼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是的。”说完,她出示了武龙皇的纹章。

“失礼了!”卫兵一行礼,然后他看向了珏,“那么您就是钰了?”

“钰?……”珏歪了一下头,“啊,是,我就是。”

卫兵又看看一旁的夏尼,见夏尼没有说什么后就放一行人进去了。

真是好奇敖丽是怎么进去的……珏想。

进了凌云后,夏尼的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珏问。

“……卫兵比以前多了,而且……检查也比以前严了,先前进凌云的时候明明贵族是不用检查的。”

“呵呵。”珏平淡地说了句。

他知道,这一定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人干的。就凭这银白之灾的身份,就足以让三界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更何况一个王种?

会是谁呢?道龙?还是雷比翁?珏想。就雷比翁来龙城一事,珏在游离时已经知道了。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内殿处。这里的警戒更加的严密。

“咻~”珏吹了声口哨,“真是欢迎我啊……”

“珏!别闹了!”夏尼小声说。

“钰,请进。”卫兵带着珏走了进去。

“诶?我和他是同行的。”夏尼发现自己被拦了下来后就慌张地说。

“抱歉,嬴大人,您要想进内殿的话要另走一处。”另一名卫兵说。

走廊里,珏像是被押行的犯人一样。

“这里的欢迎还真是别致呢……你说是不是呢?”珏笑着对带头的卫兵说。

那个士兵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切,没意思……那么,这位小姐呢?这一套程序是每个人都这样的吗?”珏又转头对另一名女性卫兵说。

“这个……算不上是啦,听说是冰九重大人特别提醒的,要提防……”这名女性卫兵话说到一半就被带头的卫兵给瞪了回去。

珏看了一眼,“哎呀,你能不能对女性好一点呢?要不然没有女朋友呢……”

正说着,他们来到了内殿里。

“哦~这里真是不错呢……”珏环望着内殿的内部,“嗯?夏尼……嬴宁也在?!”

珏看到赢宁站在内殿的一处,他穿着一身轻甲,腰间别着飞羽银华。夏尼则站在他的身边。在龙椅的两侧是冰千鸟和另一名穿着西服的金发男子。

原来如此……珏明白了。现在,珏被孤立了。

珏站在那里,直直地瞪着敖业。

“我给你个忠告,”珏身后的卫兵说,“待会吾王来了后,一定要老实些!”

珏倒是吹了声口哨。

这时,周围的人瞬间停止了躁动。

龙王,敖业走进了内殿里。

全部的人都双膝跪地。

敖业先是像以前那样淡定的走向龙椅,但当他见到珏的时候还是停顿了一下。

其他的人都看着珏,而夏尼和赢宁则是用惊恐的眼光看这珏——因为珏根本就没有跪下。

珏身后的卫兵用手中的枪微微戳了一下珏的腿弯,提醒他跪下。

可是珏并没有理他。这让那卫兵想要把珏给强行按在地上。

敖业则是在龙椅上看着珏,他没有说太多。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算了吧,就当做是对强者的尊重吧。你们也都平身吧。”

穿西服的男性,烬锽皱了下眉。

这太不正常了!这是龙王!为什么要向一介草民做出如此大的让步?!而且,先前熬夜在于赢宁交谈时,也做出了超乎所料的决定,这又是为什么?敖业到底是和凯罗门他们谈了什么,才会让他的思维变得这么怪异?烬锽想。

在烬锽的眼中,敖业是一位时刻都能保持理智的王,能在这方面与敖业并驾齐驱的,只有魁魇。

“那么,说说吧,你想要的。”

“嗯……”珏就这么站在内殿的中央想着,“那么……我可以看一下龙族的书籍库吗?”

“就这些?”敖业歪了下头表示不解。在他看来,像珏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要这么点的东西的。

“当然了,我想,我所说的并不是你们那些那收集用来唬小孩的话本类的书籍库,而是像是在你们禁库里的书。”

敖业皱了下眉。果然,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个……”烬锽用拇指抵着额头问,“你想看的禁书……是什么样的?要是想要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些我的收藏品……”

话说到一半,烬锽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了。只见冰千鸟的指尖发出了星星点点的光,不用多说,是冰千鸟发动了法术。

“是什么呢?”珏一笑,“比如说……藏在青龙寺里的东西。”

敖业的脸色突然一变,他冷冷地说:“你,怎么知道的?!”

“咻~对啊,我是怎么知道的呢?”珏转动了一下眼珠。

其实,珏在游离时就已经窥探到了青龙寺里的秘密。不过他之所以没能进入青龙寺并观看里面内容的原因,一是灵魂化的他是无法触动书籍的,二是由于这青龙寺禁书库的外面被施加了一层结界。

“这,我不能允许。”敖业说。

关于觉得一小部分事情,敖业已经听道龙说了。道龙说,珏有很大的可能是一名死灵师,所以藏在禁书库里的死灵书绝对不能给他看!

况且,在禁书库中,还有一个法术的记载——那是目前已知的所有法术中最强的法术!三界中最强大的诛灭级法术!

“哎呀,我说你是在干什么呢?不是说好是给我奖励的吗?”珏一下子变了脸色,“喂喂喂喂!你该不会是唬我的吧?”

“你在说什么?!”冰千鸟一下子从怀中抽出钢鞭,然后将其变成长剑的样子一下子插到地上。

“珏!”夏尼刚想叫珏的时候赢宁将她的嘴给捂住了。

赢宁对夏尼摇了摇头。

珏刚才做的,无疑是对王的不敬。可是,为什么?珏明明对身为贵族的夏尼都不会做出任何过激或是无礼的举动。虽然他对敖丽的态度又是很随意的,可是这和敖丽的性格却很契合。

但是,这次珏玩大了,这可是对王的不敬!是对龙族的不敬!

周围的卫兵全都用枪指着珏,就连文官们也都在手中聚集着法术。

面对这样剑拔弩张的局势,珏十分淡定地看着敖业。

这家伙可真是不简单啊。烬锽看着珏,但是虽是这么想,他的心中真的对珏提不起什么好感来。他手中的雷电就是个证明。

远处的夏尼几乎是在用唇语告诫珏不要在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了。

可是,珏显然没有在意夏尼的告诫。

“哦?想动手?”珏的身上环绕这光球。

远处,夏尼的心揪了一下。

“为什么会这样?”夏尼小声说。

“我怎么知道?珏对王族有仇吗?”赢宁也小声附和着。

是不是待会儿我要向吾王道歉啊?毕竟是我提出让珏来的。赢宁稍微瞥了龙椅上的敖业一眼。他惊讶地发现敖业的嘴角微微勾起,像是在笑一样。

吾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他……早就猜到了?赢宁皱了下眉。

“放肆!”冰千鸟大喊。

冰千鸟的话就像是一道指令一样,周围的卫兵一下子做出了向珏攻击的动作。

“嚯?”珏一挑眉,“真的要来吗?”

正当珏要反击时,一阵墨风吹过,一名身材丰满的女性一下子将珏按倒在地,与此同时,离着有近十米远的赢宁也抽出了飞羽银华骑跪在珏的身上。

一切的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中发生。

“把他给压下去!”冰千鸟没好气地说。

“回答,明白了。”女子,墨华韵一点头。

她向赢宁一点头,然后押着珏离开了这里。

赢宁瞪着眼看着墨华韵许久。

“陛下!真是失礼了!”冰千鸟对着敖业跪了下来。

敖业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站起了身,离开了。

“传天音过来,把那家伙给我判罪!”冰千鸟阴着脸对侍从说。

夏尼失神地呆望着被押远的珏。

是那家伙!绝对不会错!敖业在心中想。那个人!就是那天见到的人!敖业回忆着那次见到的一名没有在脸上缠绷带的男性——那名从身上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力量的人!

推荐阅读:

动漫热 联盟:我创造了历史 嚣张王妃自请下堂 快穿:炮灰的爬墙日常 邪女归来:毒医鬼妃 豪横大宋 还珠之相守 忆你当初,惜我深爱 李青古大师 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 下一次相遇还是你 时淼龙如风澜淼 穿越1862 妖狐劫 天帝诀 步步惊婚,总裁的危险新妻 王子是条狗 九焰至尊 大荒魔帝 豪门重生:傲娇首席惹不起 淬毒兵锋 简?爱 唿啸山庄 阿格尼丝?格雷 拖走霸道总裁 文体巨星 捡个美女总裁老婆 丹医 哥哥,是我的 野蛟戏傲鸟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 无端穿越 偷影子的人 人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