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办法

0办法

“额……”冰千鸟趴在桌子上,一脸有人欠她钱的样子。

“你怎么了?打刚才开始就这样?你没事吧?”娜尔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地说。

她们现在在一家小酒馆里。娜尔本来在与自己的新属下沟通感情,结果冰千鸟突然过来把她给拉到了这里。本来,娜尔以为冰千鸟可能有什么不太开心的地方,让她抱怨几句就行了,但是冰千鸟倒是一个劲儿地叹气,阴着脸散发着负能量。

“姐姐啊,这已经是第九遍了,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娜尔说。

“别嘛!你电龙将军没什么好忙的吧?”

“是准电龙将军,还没经过征拜的仪式呢。”娜尔说。

“怎么样?射骑军的那群人?”

“很好呢。虽然有几个刺头儿,但是都拜服在了我的弓术下。”娜尔拍了下胳膊。

“不过啊……你个千金大小姐竟然还会这么好的弓术?”

“以前总是和我爸吵架,于是就离家出走了,正好有一次出走的时候遇到一位精灵族的人,于是就被教了怎么使弓……当时还被夸过呢。”娜尔像是害羞了一样地微红着脸笑了笑。

“真是的……对了,你爸有没有逼迫你结婚?”

“嗯……应该没有吧?”娜尔将视线移到了一边。

“应该?这不还是有的喽?”冰千鸟一听就来劲儿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算啦,他以前倒是和我提过这事情。说什么:‘娜尔啊,我想和你谈谈以后你丈夫的事情……’。”

“然后呢?”

“当时我正在和我家的卫兵比试弓术并且把他们给比到自闭了,然后我爸看到后就来回张合了几次嘴后把后半句话给咽回去了。”说完,娜尔天真地一笑,“估计他也知道,以我的性格就算是给我说这件事情我也不会答应的。”

“真是好呢,有个能理解你的老爸……”冰千鸟又趴在座子上嘟着脸说。

“也不算啦,毕竟我在家里很叛逆,而且他这个人本身也不是那种会对某些事情上心的人。再说了,我在家里不能继承什么,所以他本人是不会在意我的啦。”

“别这么说嘛,你这不也算是龙族的高层了吗?没事的。”冰千鸟见娜尔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没人要的孩子”的表情。

“先不说我了吧,说说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办?看你那样是向你爸求情失败了吧?”

“是啊……看来我爹是真心想让我嫁给那个珏。他昨天竟然去吾王的面前为珏求情。”

“结果呢?……”

“吾王说此事待定。”

“待定吗?你爸的面子可真是大啊连这种事情都能推延。”娜尔傻眼地说。

“毕竟他以前还是个功臣,而且还是当朝的元老级的人物……虽然退休了,可是在军队中也依旧流传着他的传说。啊啊啊啊!这老头儿可真是烦啊!”冰千鸟抓着她的头发大喊,引得周围的人都在看她。

“你小声点啊!……呵呵,抱歉,抱歉。”娜尔向周围的人道歉。

“真是的!我也想有个好一点的回忆啊!到时候要是孩子问起我我和他爸爸的故事的话,我也可以跟他说当时的甜蜜回忆啊……”

你还这么少女吗?娜尔傻眼地看着冰千鸟。

这时候,有人来了。

“喂,这边的小妹妹,有什么烦恼吗?不如找我们聊聊啊。”

娜尔和冰千鸟抬眼看了看面前。是几名看上去像是无所事事的野男子。

什么嘛,这不就是小混混吗?真是的,执法者在干什么啊?这样的人都能被放进龙城吗?娜尔抱着胳膊,看上去相当得不爽。

“就是啊,我们可以帮你啊。而且,小妹妹长得很好看嘛……”另一名男性靠近冰千鸟,几乎是贴到她的身边说。

“喂,这家伙的烦恼有我负责解决,你们几个就先歇歇吧。”娜尔没好气地说。

可是,那几人并没有理娜尔的发言,“不要和这样的娘炮玩了,和我们一起吧。”

额……娘炮?娜尔地太阳穴上出现了细看才能看见的青筋。

冰千鸟瞥了那几个人一眼,冷冷地说:“抱歉啊,本大小姐今天心情是糟透了,所以还不要烦我。”

“哟,还挺凶的嘛!”那几个男的见冰千鸟这个反应,更是来劲儿了,想要对冰千鸟动手动脚。

哈?这就是人族吗?真是的,能再卑劣些吗?!娜尔想要出手,结果——

冰千鸟用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夹住那人的手指,然后狠狠地扭了一下。

“啊————!”那人发出了哀嚎。

诶?我好像听见了“咔嚓”一声……娜尔回忆着刚才冰千鸟的那一下。

“我都说了!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冰千鸟说罢,就将筷子投了出去。

那筷子如同飞矢一般,贴着另一个人的脸颊飞了出去,直接打入了酒馆的墙内。这一下让手指被折断人痛得休克,让另外的几人吓得腿软,让其他的食客们看得心惊胆战又啧啧称奇。

冰千鸟冷冷地看了那几人一眼,然后坐了下去。

这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龙城内,禁止斗殴!”那人声音富有威严,面戴钢铁面具。

“执,执法者!”挑事儿的人看见执法者闯进来后都吓愣了。

“执,执法者!她!这,这女的!她先动手的!”有个挑事儿的人指着冰千鸟大喊。

执法者看了看冰千鸟所在的地方。

食客们都为冰千鸟她们捏了把汗。虽说是那群人先挑的事儿,但是确实是冰千鸟先动的手。

“这里有人可以帮忙陈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吗?”执法者用整个酒馆都可以听到的声音问。

娜尔这时扫了周围的食客一眼,发现没有人像是要出面当证人的。哈,果然是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种族……

“没有吗?……”执法者也很快就放弃了,看来他也知道这人族的习性。

“那么,我就先从你们入手吧。”执法者看着那群挑事儿的,他问:“复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们几个吃完饭后,想要回去,但是一不小心碰到了那位小姐。然后我们就发生了口角。她就把我的同伴给打伤了。”

哇!说谎连草稿都不带打的!娜尔傻了眼。

“好的,请留在这。”执法者说。

那执法者又走到了冰千鸟的身边,问:“请你复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他们来找事儿,我心情不好,就把他们给打了。但是,是他们先找的事儿。”冰千鸟一脸的不爽。

“明白了。”执法者一点头。

“执法者大哥,那娘们儿已经承认是她动的手了,我么可以走了吧?”一个挑事儿的说。

执法者打开了他的《无名法书·伪卷》说:“走?当然,不过,你们是要进监狱!”说罢,无数的书页从法书中飞出,将挑事儿的全给禁锢了起来。

“什么?!这!”挑事儿的在里面大喊大叫。

“你们啊,还真的以为执法者全是傻子吗?”娜尔掐着腰说。

“什么?!”

娜尔用手指敲着这执法者的面具,说:“这东西叫‘真言的守护者’,是可以看破谎言的法器,所以啊,不要在执法者面前说谎啊。还有!我是个女的!老娘是个女的!不是娘娘腔!”

“那个……”执法者说:“米歇尔大人,您能不要再敲我的面具了吗?”执法者说。

“啊啊,抱,抱歉……”娜尔说。

这时,周围传出了骚动——

“喂,刚才是不是说什么‘米歇尔’啊?”

“对啊,还叫大人来着……”

“真假?!是哪个米歇尔家族?!三界内最强大的商会的家主?!”

“而且还是龙族的公爵家啊……”

冰千鸟看了看周围,然后一笑,说:“出名了啊……”

这时,执法者突然转过头来,单膝跪在了冰千鸟的面前,“冰将军,先前因公事为打招呼,还请原谅。”

“冰将军?”

“喂!那是龙族的金龙将军吧?!”

“不是吧?那个美女是……”

娜尔转过来看着冰千鸟,说:“你也是啊,出名了。”

“哼!别说了!”冰千鸟嘟起嘴撇过头去。

“哎呀,害羞了?……说起来,他们没见过我到可以理解,但是他们没见过你吗?”娜尔问冰千鸟。

“咱们龙族一个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们人族……就算是中阶种也很少见过我们,再加上你和我都带着伪装成人族的眼瞳,所以他们会把我们当作是普通的女性也是正常的。”冰千鸟指指那些挑事儿的说。

“我幺要纠正你两个错误,”娜尔指着冰千鸟的鼻子说,“第一,你是神龙,我不是,我是巨龙;第二,他们刚才只是把你当做女生了而已,把我当做了男性。”

“呵呵,那还真是抱歉啊。”冰千鸟笑了笑。

娜尔看到后也舒心地笑了一下,说:“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吗?”

“还行,比之前强了。”

“不过……”娜尔凑近了,说:“要是之前的你的话,应该是会调戏一下刚才的人吧?”

冰千鸟一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说得对……或许,我真的该变了……”

“我就说嘛!一定是有喜欢的人了!”娜尔在一旁跟个没事人儿一样。

“说!说什么呢?!”

“别否定啦,你就是喜欢少芸,对吧?”娜尔晃着冰千鸟的肩说。

过了一会儿,冰千鸟红着脸点了点头。

“哇!你还真的承认了啊!”娜尔瞪大了眼。

“那,你呢?你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吗?”

“抱歉,本小姐眼界高,还真的没什么人能入我的法眼。”娜尔一副“很遗憾”的样子摇着头说。

“那这是可怜。”冰千鸟说。

“对啊!本小姐就是可怜!不要你管!再说了,你不也一样?!你表白了吗!?看你那怂样儿就知道,你一定一点行动都没有!你就是在单相思!”娜尔以极快的语速说。

冰千鸟立刻回望四周,发现没有太多的人在关注她们,于是松了口气。

“你能不能小点声啊?!”冰千鸟压低了声音说。

“嘚,”娜尔像是脱力了一样瘫坐在座子上,说:“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做?百兵阵结束了,少芸也不该被你管了吧?”

“……他说过,他打算以后跟我工作。”

“可是那也不行啊!”娜尔说:“他是人族,他的寿命赶不上你。再说了,他有着他身为生物的使命——他必须要在他还年轻的时候为他的家族留下后代,所以,他必须要和一名女子结婚的,这是必须的,你要是不行动的话,他……”

“可是,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高阶种和低阶种之间可以产下后代吗?”

“难说……”娜尔摇了下头,“不过可以问一下的吧?”

“问谁呢?”

“当然是道龙了吧?”娜尔说,“听我爸说,那老家伙在我太爷爷担任家主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你太爷爷?道龙在龙族统一前就出现并活跃到现在吗?真是名副其实的老不死的啊……”

正在冰千鸟和娜尔聊天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咻~我就说这里有人打架嘛!你看,空!我的预感可是很准的!”

“我靠!嘚,我赌输了,这顿我请。”

纳尔和冰千鸟都看着那门口的两人——空和少芸。

“啊,冰将军也在啊。”少芸打了声招呼。

“还有米歇尔家的千金……不,应该是电龙将军吧?”空说。

“啊,少芸来啦!”娜尔无视在一旁像是机械一样重复单一地念着少芸名字的冰千鸟说。

“啊,是啊……”少芸看着被押出酒馆的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话说,娜尔,你也是成为大官的人啦。”

“对啊……对啦,我还有事儿,你能帮我配一下这孩子吗?”娜尔将冰千鸟一下子给推了出来。

“诶?!你,你干什么?!”冰千鸟一惊。

“现在你就试试能不能勾引道少芸吧。”娜尔伏在冰千鸟的耳边小声说。

“诶?!这……”

“好啦!我走啦!”说着,娜尔一路小跑地走了,走到少芸身边的时候还拍了一下他的肩。

“对啦,我也好到回家的点啦,我就先回去了……”空也伸了个懒腰准备走。

“喂!”少芸一把抓住空的肩说,“你不会是要跑路吧?!你要耍赖,对不对?!”

“切!”空虽是咋了下舌头,但还是笑着从身上掏出钱,“这钱给你。”

“不至于这么多吧?”少芸看着钱说。

“不不不,这不只是饭钱,还有陪冰将军的钱。”

“啥?”

“好啦!咱就走了!拜拜!”说完,空就甩开少芸的手,跑掉了。

“什么玩意儿啊!”少芸苦笑着回过头去看着冰千鸟,“抱歉啊,冰将军,接下来就由我来跟随您……”

“啊!没,没事的!”冰千鸟整个人都僵住了。

“您不愿意吗?……真是遗憾……”少芸看向酒馆的外面。

冰千鸟在脱离了少云的视线后得以恢复,她小声嘟囔了一句:“高阶中和低阶种真的能生孩子吗?……”

“嗯?冰将军说这个干什么?”少芸看向冰千鸟。

“啊?你,你听到了?!这……好,好奇罢了……”冰千鸟本以为少芸听不见的,但是还是被他给听到了。

“这样啊……虽然不知道算得上算不上是个例子,但是确实是有像是神族眷属与低阶种繁育出后代的案例,所以,应该是可以的吧?……”少芸说。

“诶?!真的可以?!”冰千鸟声音般的偏细。

“呵呵,冰将军真的是喜欢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深究啊……”

“呵呵,是啊……”冰千鸟红着脸说。

“那么,您接下来的打算呢?”少芸问。

“这样啊……”冰千鸟的心情像是变好了一样,说:“陪我逛逛街吧。”

推荐阅读:

影视:人在玫瑰,从黄亦玫开始! 农村女 毒液诸天 高手下山:徒弟太强悍,美女师父吃不消 那年,村委换届 梦回关山 关山孤客 ABCDO 我,北凉王一统九州 马丁哈里斯白色十三号 一人之下:三一门老祖归来 过继之中年危机 在超能时代种田修仙 综影视带着换装系统装神女 疯批世子总想娇养我 白月光他回国后,画风好像不太对 侯府嫡女谢君婉摆烂了 高手下山,我的替嫁女总裁 钟小艾给我生四胞胎关你侯亮平屁 我的师门是反派?别急,我先摆个烂 我在洪荒卖刮刮乐,圣人乐坏了 玄幻:系统刚绑定,我却想解绑 美漫哥谭没有蝙蝠侠 私藏情深 影综:女友从许红豆开始 F1车手:一支新车队一个传奇 全职法师之天命加身 全职猎人:我是放贷者 穿成女屠夫后,全村去逃荒 外来:白手起家 书月言希 女神的贴身高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