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相见

0再相见

幽暗的地牢中,有人的脚步在回响。

少芸走在地牢的台阶处。他今天的目的,是要见一见久违的珏。

他回忆着昨天冰千鸟说的话——

“少芸,我……可能要嫁人了。”

“好事啊,”少芸说,“那么,男方是……”

“是珏。”

少芸陷入了沉默,“……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冰千鸟于是就把她父亲所说的话以及其决定都告诉了少芸。

“也就是说,您的父亲为了能够让冰家早早得有个后,所以要让百兵阵的第一位去与你成亲?……有些欠考量。”

“是吧。”

“没错……对方要是女的怎么办?对方要是有喜欢的人的话怎么办?”

冰千鸟的脸一阴,说:“你在考虑的是这些吗?”

“从实际出发是我的为人观念。”

“你啊……”冰千鸟看着天空。

那昏暗的天空在繁星的点缀下变得模糊且诡异,零星的残云随意的移动,令人无法看清天空中的风向,但是又可以发现风的去向。

“呐,少芸,你信命吗?”

“那是我最不相信的东西……”少芸摇摇头,然后又突然叹了口气,“可是你又没发违背它……天命难违啊……”

“是吗?”冰千鸟那双紫色的眼眸看着少芸。她的那双紫色的眸子在星辰的映射下反射着光芒。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我啊,不相信这东西呢。”冰千鸟转了一圈,如同童话中午夜起舞的布偶一样。

“所以呢?”少芸用一种满是兴趣的眼光看着冰千鸟。

“我想违背,”她说,“而你,则是我唯一的办法。”

“您是说让我赢吗?”

“不是让,是必须!”冰千鸟看着少芸,“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想?”

少芸听后闭上了眼。周围都静悄悄的,甚至连躲在一处的娜尔他们都不敢出动静。

“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复您……”少芸扭过头去。

“为什么?!”冰千鸟不解。

“我靠!这个少芸!老娘要掐死他!”娜尔气冲冲地说。

“且慢,”空说,“先让我打断他的腿。”

“那我负责治疗,好让你多打断几次。”海莲华应和着空。

少芸看着冰千鸟,说:“请问,您是看上了我的那一点?”

“你很强。”

“那是迫于生存而磨练出来的。”

“你很专一。”

“那是对我的工作的负责。”

“你很体贴。”

“那是因为您是我上司。”

“你……你……”冰千鸟咬着嘴唇,“你就是个混蛋!”

少芸点了点头,说:“没错,我就是个混蛋。”

冰千鸟流下了眼泪。那泪珠映着星光,就如同坠落的流星一般从冰千鸟的脸颊上滑下。冰千鸟眼眶红红的。她抽泣着,女孩子的软弱与无力在她的身上展现出来。没有造作,没有轻浮,单纯的性格在冰千鸟的身上第一次表现了出来。

少芸看后苦笑了一下。不愧是被“魅惑之瞳”所选中的人,就算是哭,也是如此的娇滴,如此的美丽。那种一点防备都没有的表情是如此的有诱惑力。

少芸闭上了眼。

“别这样……你是我最后的救星了……”冰千鸟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在祈求。

“一定非要让少芸去打吗?”娜尔小声问。

“这是冰将军的事情,这也自然要让冰将军在意的人来处理!”空小声说。

“您……”少芸无意间睁开眼,发现冰千鸟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不想嫁给别人!我也想向故事中的幸运女主一样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所以我心仪的对象必须要由我自己选!所以,所以你一定要赢!如果你还认我这个上司的话,就把它当做命令!”冰千鸟一边流着泪,一边指着少芸说。她样子,就像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女孩儿一样。

“是,如果这是您的命令的话。”少芸一点头。

但是冰千鸟还是在哭着,她说:“呐,少芸,我可以借你的肩膀一用吗?”

“没事,这是件黑色的衣服,脏了也没有关系。”

冰千鸟扑到少云的怀中哭泣着;少芸则像是一个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突然,冰千鸟用手直接抓住少芸的脸颊,然后将他的头向上抬起并直接吻到了少芸的咽喉处。

少芸一愣,娜尔他们倒是惊得不轻。

“靠靠靠靠靠靠!这操作!没谁了!”空瞪大了眼。

“金,金毛可以啊……这,这……”娜尔也吓得说不出话来。

“哎呀!千鸟也是长大了呢……”海莲华随是这么说,但是看起来也相当的慌张。

少芸不解地看着冰千鸟。

“吻回来!”冰千鸟仰起头,将自己的咽喉展现出来。

“为什么?”

“你没有反抗或是发火,所以你应该吻回来,要不然你就会被当做是为人虚伪的人。”

“那个……我对龙族的习俗不是很了解……这个有那么严重吗?”

“是的,这是非常**的仪式,是一种契约。”

“是命令吗?”

“不是,全凭自愿。”

“……好吧……”少芸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冰千鸟的咽喉。

远处,娜尔他们正紧盯着冰千鸟,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没有反抗呢……”

“很安顺呢……”

“我终于解脱了吗?可以不被欺负了吧?”空松了口气。

冰千鸟还请默默地看着少芸,“这样,我们就算是缔结契约了。”

“是的。”少芸一点头,“虽然我已经猜到了比赛的结果……”

“那谁会赢呢?”

“难以定夺。”

“你真坏!”冰千鸟将脸一下子贴在少芸的胸膛上,“那,少芸,我有个请求……”

“您说。”

“可以别叫我冰将军了吗?叫我千鸟吧……”

“如果这是命令的话。”

不知不觉,少芸已经来到了地牢的最深处。闷湿的空气让人难受,昏暗的环境让人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

少芸走到那个散发出熟悉气息的牢房的门口,里面有两个反射着微微亮光的血红色的红点从里面窥探到了他。

两人相互看着。周围的气氛变得诡异——明明多了一个人,但是这里却变得更加得死寂。

珏的那双骇人恐怖的死人眼盯着少芸,少芸则毫不畏惧地盯着珏的双眸。只见从珏的身上窜了出来,像是蛇一样缠在少芸的身上。

短短的几秒后,牢门中传来了哼笑,然后,少芸就离开了。离开的少芸就像是一只败犬,而他身上缠绕着的一团暗影也回到了珏的身边。

就在刚才,少芸和珏在心中进行了战斗。

两人都从对方的双眼中看到了一片广阔的空间,在哪里,少芸和珏交谈着。

“又是这里吗?”珏叹了口气。

周围一片混沌,看不到边缘,但是能够看到地上悬浮着的黑曜石地板。这些石板大小不一,高低不同,显然是创造出来的专门用来比试的地方。

“是啊,我们在这里玩了多少年了呢?”少芸的声音发生了改变,那不是少芸的语调和音色,而是暗影的话语。

“感谢你这么多年陪着我。”珏将手伸到一边,一下子抓出一个光球,然后猛地甩了几下,光球变成了一把长枪。

“应该的,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不那么无聊。”少芸也从周围拿出一个光球,然后将其变成一杆长枪。

“听说那妮子要我们比试啊。”少芸说。

“是啊,那么就在这里吧,毕竟我们中只能有一个人参加那场比试。”

说罢,少芸和珏冲向彼此。

少芸抓住时机,一上来是一段三联突刺,然后在一个横扫,试图将珏打到一边。

但是珏灵巧地躲过了三联突刺不说,还一个滑行绕道少芸的身后,在他打完横扫后立刻用枪捅向少芸的背后。

少芸横扫时反应到珏的消失,于是将枪插入地中,接着反推力将自己推向上方,然后收回长枪,将其变为战斧,在下落时劈向珏。

珏见自己的攻击被识破了,立刻就向后撤,并且一甩长枪,将其变为弓箭。

少芸的战斧砍到地面,将黑曜石的地板打出了一道很深的印痕。

“喂喂喂!黑曜石可是很脆的!别乱破坏啊!”珏在远处大喊,并且向少芸发射箭矢。

少芸立刻从地面中抽出战斧,将其变成一面盾,挡住了珏的攻击。

珏在远处来回地跳着,高速的移动和精准的攻击让少芸难以辨别下一刻攻击出现的位置。

这时,少芸又猛地抽动了盾牌,然后将盾牌变成了一条鞭子,将四周横扫。

看见了!少芸发现有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鞭子的末端有一个人影。

珏用弓箭化为笼手拉住了鞭子。

少芸一下子收回鞭子,然后又将其化为弓箭,照着珏就是一顿攻击。

珏考虑到两者的距离极大,于是就将笼手也化为了弓箭。

两人相隔近百米相互攻击,来回地箭矢相互穿插,彼此贴肩飞过。令人心惊肉跳的破风声在两人的耳边呼啸着,箭矢的寒芒在两人的视野中不断地闪烁。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中发生。

可是,在面对着这一看就无懈可击的攻击中,这两人就像是玩闹一样来回躲闪,继续攻击着。

“嘿,咱俩也该玩够了吧?我觉得不能跳到你脸上怼你我不舒服啊。”珏说。

“是啊,我也这么想呢……”少芸从掩体中走出来,然后又立刻向后面跳去。

三根箭矢出现在刚才少芸所站的地方。

“真是阴险啊。”少芸笑了笑。

“彼此彼此!”珏从自己所站的平台上跳下来,就在那一瞬间,剧烈的爆炸将那平台轰个粉碎。

“你是怎么在那么远的距离下施法的?”珏问。

“这个啊……以后再告诉你。”

“成。”

两人相互靠近,他们都将自己的弓箭收了起来,换为了冷兵器。

珏换成双刃,少芸也换成双刃。

两人摆出架势,然后快速冲锋。

两人的利刃相互交错,彼此制衡着,激烈的火花从双刃相接的地方迸溅出来。

“我说,你是不是变弱了?”少芸瞪着一双不亚于珏的病态的双眼问。

“有吗……”珏以同样的眼神回敬着。

“当年的锐气去哪里了?现在的你可是就比莲田死的时候强那么一点点啊……”

珏一下子弹开少芸,然后用力踹飞他。

收到如此重击的少芸飞了老远,然后调整自己的位置才勉强站着落地。

“你,也弱了不少啊……”珏俯视着落到下层平台的少芸。

“呵呵,你还会这么说吗?”少芸用一种酸酸的语气说,“你变弱了,我会强吗?我要是强了……我能强得起来吗?我还有什么动力去变强?”

“呵!你倒是去努力啊!你要是赢了的话……”

“住口!那样的话,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少芸突然凶狠的说。然后,少芸直接换上长剑,向珏攻击过去。

“你这家伙!要是你赢不了的话……我会很痛苦的!”珏同样换上了长剑击向少芸。

双锋相接,火花迸溅,剑与剑相互击打时的震音震慑着两人的耳膜。

“怎么,不用法术吗?”少芸问。

“法术?算了吧,你我要是用法术的话,就没有多少完整的土地了。”

“也是呢……”少芸等了珏一眼。

珏咧嘴一笑,说:“想起来……上一次我们好像也是以这样的姿态结束的战斗呢……”

“是吗?”少芸笑了一下,“我忘了呢……上一次对战的时候是几年前来着?”

“天知道。”珏摇了摇头,“反正当时你输了。”

“是啊,所以……”暗影的力量开始影响少芸,如同藤蔓一样的暗影缠在少芸的身上,并且开始渗透着少芸的身体。

“让我,以真正的姿态来面对你吧!”少芸说。

干枯的躯体,如同腐尸一般的内脏快要流了出来,尖锐的獠牙,锋利的爪子,狰狞非人的面孔。现在的少芸简直像极了那暗影。

“如果我是死灵的话,那你就是丧尸。”珏将少芸弹开,然后将剑插到了地上。

“彼此彼此罢了,”少芸也扔掉了剑,“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呢,起码有种优越感……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来吧。”少芸聚集着力量,法术的影响开始出现,周围的空气变得灼热,但是又让人的体内感到刺骨的寒冷。一个庞大的法阵开始覆盖着这个区域。

“‘协奏曲’吗?真是可怕,要是在外面放出来的话一定会消灭很多人吧?”珏的舌头虽然结了层冰双,但是依旧很是淡定地说。

“那,你的呢?”

“我的?”珏看着少芸,“就是这个!”

只见珏抽出一把刀,然后猛地刺向自己的胸口,并且将这把刀狠狠地搅动着。

“我输了啊……”

少芸伏着身子,发黑的血液从他的胸口处涌出,碎掉的器官的残屑掉了出来。

“‘因果反转’……”少芸看着将刀从自己胸口抽出一点事儿都没有的珏。

“没想到你会用这一招……”少芸说。

“是啊,我就用了这一招。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以这种状态与我斗法,面对这样的强化,单靠近身搏击的我是赢不了你的。”

“那个混蛋要是知道了,会很高兴的……你的……神格……”

两人停止了对视,刚才的战斗在现实中也就仅仅几秒。

珏透过牢门看着远去的少芸。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赢不了我?!珏在心中大声质问着少芸。

推荐阅读:

什么,梦中的娘子都是真的 星空舰队,从数据化开始 大宋第一侯 穿越赛博 肉身成圣,这是土地公? 捡了个老婆是女帝 亮剑之火力覆盖 植物庄园 快穿:胖妞绑定了万人迷系统 开局见死不救:我没有执法权 十倍速热恋 漂亮宝妈靠十八般武艺教全网做人 漫渡 盘点综漫童年名场面:星神阿波罗 顶级奸商:无敌从贩卖军火开始 请与死对头保持安全距离 蓄谋婚约 急!重生拿到糟糕人设怎么办? 都市:我修仙,嚣张一点怎么了 穿书女炮灰,反派秒变可怜撒娇精 全职法师之我竟重生成莫凡 皇后别回头,我真是太监 虐骨情深,病娇小叔又疯了 我养的小白脸竟是大佬 一人:炼制人皇幡,加入聊天群! 九龙神帝 虫族之重新崛起 法师领主:人在异世抽卡成神 金手指是深宫老嬷[综穿] 一人之下,全性真人 修真系统:被夺舍了 玩野了,霍总的小娇妻是真大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