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违约者

0违约者

“上哪里去了?!快去查!快去查!”海莲华对手下大喊。

周围的环境乱成一团,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来观看比赛的观众都在议论着。

“放弃吧,连天音大人都查不到的话,我们又怎么能找到他呢?”空倚着身后的墙,面带失落地说。

海莲华看看在比赛场地像一个木桩一样站着一动不动的珏,又看看蹲在角落里抱膝痛哭的冰千鸟。

少芸!你这混蛋该不是逃了吧!海莲华第一次露出了带有杀意的可怕表情。

让时间向后推,回到这一天刚开始的时候——

“准备好了?”空走到身边的那个面缠绷带的人的身边。

“我,不需要准备。”那个被重重铁链禁锢住的人——珏回答道。

“不不不,这只是为了营造气氛罢了,你应该配合一下我才对。”

“是吗?……好吧。咳咳,我准备好了。”

“你还真是给面子啊。”空傻眼地说,然后他走到了珏的身边,拿着法符,将铁链打开了。

得到解放的珏活动着他的身体,关节处发出了响亮的爆鸣声。

“呐,你的武器。”空将两把利刃交到了珏的手中。

珏接过了双刃,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那么……祝你……算了,你尽力吧……”空说着就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走廊中,空皱了皱眉。他有种感觉,总觉得珏好像在哪里接触过,而且还是接近于挚友的程度。

“空,你上哪儿去了?”海莲华从后面叫住了空。

“啊,去把珏身上的东西给拿下来,毕竟他是被用铁链给压过来的嘛。”

“这样啊……算了,你看到少芸了吗?”海莲华问。

“少芸?他没有来吗?”

“没有,”海莲华摇着头,“找了一顿了,都不见人影。而且我还派人在城内寻找,根本就没有发现少云的踪迹。”

“那不应该啊,他在这种事上从不迟到……有他号码吗?可以联系到他的手机吗?”

“当初那东西是千鸟给他买的,但是千鸟当时没有要他的号码啊。”

“冰将军没有要吗?”

“要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空打了个冷战。冰千鸟正站在空的身后。

“冰,冰将军……”

“千鸟,你来了?”海莲华见冰千鸟来后,连忙迎了上去。

“怎么了?看上去你们像是在找什么,要帮忙吗?”冰千鸟问。

空和海莲华彼此看了看。很明显,少芸的消失是个大问题。这会直接影响冰千鸟。可是,这件事情又不能不让冰千鸟知道。

海莲华稍微向前走了一步,说:“千鸟,有件事情呢,我们要通知一下你。”

“是什么呢?”

“少芸……失踪了。”

“诶?”冰千鸟的表情直接僵住了,“失踪了?”

“没错……”海莲华一顿,她发觉冰千鸟身上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儿,“少芸,目前处于无法联系的状态。”

“骗人的吧?”冰千鸟试图将其强行看做玩笑,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挤出一个正常的笑容。

这时,珏早已进场许久了,他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就算是少芸迟迟没有出现,他也没有任何的疑惑。而观众们倒是开始议论起来了。

这次比赛对外只是宣称这时百兵阵的补充对战,是有关钰的比赛。

观众们当然买单了,于是来了许多人。喀什比赛都开始了,也不见人的现身,所以就使人们开始对钰的事情有了疑惑。

这时,海莲华用手机与派出去的人进行了联系。

“找到了吗?!”海莲华急切地问。

“这里是南部任务区。十分抱歉,我们查遍了这里的旅店、餐馆以及一切可能有人暂住的地方,但是都没有获取到有关少芸的消息。”

“这里是北部任务区。我们并没有获得有关少芸的消息,任何记录中都没有关于少芸的情报。”

“这里是西部任务区。我们在经过调查后并没有发现少芸的情报,而且经过情报的拓展我们发现,有关少芸的记录根本就不存在……”

“这里是东部任务区。没有关于少芸的消息。我们一路问了过来,发现没有人见到过少芸,甚至连相似的人都没有……”

来回的报告总是送着同一个噩耗——少芸不见了。

冰千鸟脸上挂着明显的绝望的表情。

“骗子……”

“千鸟,先别下这样的结论嘛……龙城那么大,谁知道少芸回去那里呢?对吧?你想啊,要是有些地方我们查漏了的话呢?没事的,没……”海莲华马上过来安慰冰千鸟。

这个时候,海莲华被空给叫住了。

“怎么了?!你不会看场合吗?!”

面对海莲华的呵斥,空板着脸说:“刚才,我找了天音大人,希望鞥用他的力量来寻找少芸。结果,天音大人跟我说,根本就没有少芸这个人进入过龙城的记录,少芸在龙城的存在就像是一个谎言一样。”

“也就是说……少芸根本不存在?!这不可能吧?!”海莲华也被吓了一跳。

“我不相信,”空摇摇头,“我们还一起吃过饭,怎么可能会没有这样的人呢?再说了……诶?”空说到一半停住了,他正用不知所措的眼神看着海莲华的身后。

海莲华看向自己的身后,发现冰千鸟已经哭了。周围的侍从以及官员都很识相,见到这个场景都自己离开了。

“千鸟,你别哭啊……”

“骗子,他就是个骗子……”冰千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用手抱着头,“他说好了的,明明会帮我的……对啊,他以前就说过人族不可信的……愿来如此,他是有理由逃的啊……我真是个笨蛋,竟然相信他……我还……”

“千鸟!你别这样!”海莲华晃动着冰千鸟的身体,试图让她恢复过来。

“可是他骗了我!我明明,明明都那样向他摊牌了……他还是骗了我……人族就不可以相信!他们全是骗子!”

“别这么一枪都打死啊。”空皱着眉小声说。

“再去找!他要是走了的话也不会离开龙城太远的!找到他!把他给我带回来!他要是敢逃的话,就把他的腿给打残!”海莲华愤怒地对手下下达着命令。

“千鸟,别哭啊,你别哭啊。”海莲华将冰千鸟移到一边,让她找个地方静一静。但是冰千鸟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干脆就蹲在地上抱着双膝哭了起来,哭的更凶了。

“还要再找吗?”空问。

“找!必须给我找过来!”

此刻,另一个看台上的人正十分开心心地看着场地上一动不动的珏。

“哼哼,没有人来吗?那不正好?珏就不用处刑了。”敖丽相当开心地看着下面的珏。她身后的老虎靠近敖丽,在她的脸上蹭了蹭。

“哎呀,素风也很高兴吗?也是呢,这下珏就得救了呢……不是很好吗?”敖丽抚摸着素风的喉咙,这让素风发出呼噜声。

然后素风又望了望冰千鸟所在的位置,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你是说千鸟姐怎么办?”敖丽猜出了素风的意思,于是抿嘴笑了一下,“是啊,她好像很讨厌珏呢……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只要让她用完了珏之后,我们把珏接过来不就行了?让千鸟姐再也见不到他不就行了?”

素风用带有顾虑的眼神看着敖丽。

敖丽先是惊讶地看着素风,然后一笑,说:“没事的,千鸟姐又不是小孩子,她能知道什么叫大局的,而且……”敖丽将素风的头抱过来,温柔地摸着素风的头说:“像我们这样生长在这样环境中的女孩,本身就没有什么改变命运的权利,所以千鸟姐是会接受最后的决定的……”

听完敖丽的话后,素风用鼻子点了点敖丽的脸颊。

“没事的,我是谁啊?我可是无敌可爱的敖丽啊,想要自己决定什么的话,就要够聪明啊……呵呵,我都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呢……”说着,敖丽可爱地吐了个舌头。

“嗯……有人来了呢……”敖丽松开了素风,看向了身后,“哎呀,是夏尼姐啊。”

“敖丽,好久不见。”夏尼从后面走了进来,但是看上去并没有敖丽那么高兴。

“快!夏尼姐!快来这里坐。”敖丽拍拍自己的一旁。

夏尼坐了下来。

“要是那个少芸一直不来的话……珏就赢了呢……”夏尼说。

“你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啊。”敖丽探了下头。

“虽然能为珏获救而开心,但是还是有些担心千鸟啊……”夏尼捂着心口说。

“担心千鸟姐?”敖丽邪魅着笑着,“其实你也听说那件事情了吧?夏尼姐就是不想让千鸟姐抢得先机罢了,对吧?”

“敖丽!”夏尼红着脸说。

“哦?我说对了?”敖丽问。

但是夏尼还是摆正了脸色,说:“敖丽,你平日生活在凌云,你也应该知道。千鸟虽是那样的性格,但是要是认真起来的话就会变得很笨,不善于隐瞒……”

你不也是这样吗?敖丽端起面前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茶,并且用一种很难被发现的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夏尼。

“过年的时候我是看出来了,千鸟可能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觉得让珏获胜并且和千鸟在一起的话并不是个好的结局。”夏尼说。

“可是事实就是现在没有人要和珏打啊。”敖丽端着茶杯看着夏尼。

“确实……事实就是这样……”夏尼微微皱了下眉看着珏。

敖丽瞥了眼夏尼,然后又看向场上的珏。

其实,敖丽知道为什么夏尼会如此矛盾。这正和刚才敖丽对素风所说的一样——她们的身世使她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夏尼,冰千鸟包括敖丽在内的女生们都是生长在整个社会的上层的大小姐,配偶的存在问题是一个足以涉及血脉甚至是政治的严肃的问题。对她们来说,她们的配偶只能属于她们所以珏最后是只能跟她们中的一个的。身份地位的压制使珏这个毫无来历的野小子被监禁在一名女的身边,可是,这些女性却有着足够的自由。

龙族对家庭组成上没有明确的制度,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为了某种目的,夏尼她们可以有多个丈夫,但是这有些丈夫都只能属于她们。要想让夏尼她们都嫁给同一个人是困难的,因为那样的男性必须是地位要比夏尼她们高得多的存在,而这样的人,除了王种以上的王族外,就没有其他符合条件的人了。

这个问题对夏尼来说就很是头痛——珏要是输了的话就会失去生命,但是要是赢了的话珏就不会有属于夏尼的机会了。

“真是头疼呢。”敖丽小声说。

对敖丽来说,那样的情况会比较好办。因为敖丽属于王族,地位上位于夏尼这样大贵族的上面,这也意味着她们可以从下面的阶级中掠夺许多的东西,包括人。

当然了,这样的情况在龙族内部还没有发生过。

可是,要是有必要的话,敖丽敢于做先例。

你要是不行动的话,我就动手了。敖丽看着夏尼想。

不行哦,绝对不行,明明都约定好了的……

莫名的声音从敖丽的内心深处响起,震颤着敖丽的内心。

那声音,敖丽听过,因为那就是她自己的声音,可是那语言她从未听过。紧接着,一种敖丽活到现在从未感受到的愧疚感压制着敖丽的内心。

“敖丽?你没事吧?”夏尼小声问,她发觉敖丽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夏尼姐……对不起……”敖丽捂着胸口,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

“你,你在说什么啊?”夏尼吓坏了,因为刚才敖丽用她从未听到过的语言说出了一句不明意义的话。

“……”敖丽看着夏尼,她的眼神空洞,看不出任何的情感,够了一会儿,敖丽的眼睛又一次恢复了光彩。

“嗯?夏尼姐,你怎么了?”敖丽问。

“你还好意思问我?刚才你是怎么了?吓死我了。”见到敖丽恢复后,夏尼松了口气。

“……没什么,或许是这几天看了些不该看的东西,被吓到了。”敖丽为了不让夏尼担心,就随口说了个理由。

“素风,刚才你也担心吗?”敖丽摸着素风的头,然后把脸贴到素风的脸颊上。

夏尼见道凹里没有事了,就松了口气,可是在这个时候,敖丽和夏尼都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冰千鸟的那一边。

因为她们能感受到,一股仅次于王级的力量。

冰千鸟那边,除了蹲在一旁哭泣的冰千鸟外,其他的龙族人员都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包括海莲华和空,每个人都像是在躲避一样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一名有着金色头发红色双眸的英俊男性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适合移动的衣服,要上别这一把被封存在黄金制的剑鞘中的剑。

“冰,冰九重大人……”空对着这名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人点头问候。

“我的女儿呢?”冰九重问。

空和海莲华看了一眼,然后空说:“在那里……”

冰九重走了过去,然后蹲在了冰千鸟的身边,“千鸟,爸爸来看你了。”

冰千鸟缓缓地抬起头,然后抽泣地说:“你,你来干什么……看,笑话吗?”

冰九重握着冰千鸟的手,然后以一个父亲特有的仁慈的声音说:“有些事情呢……爸爸想要改变……所以呢,这次我会想办法处理的,你就呆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好吗?”

“你,想要,怎么解决?”

冰九重轻轻地按了按自己腰间的佩剑,说:“这一次,就让我上一次战场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着冰九重。

“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冰千鸟瞪大了眼大声问。

在龙族中,与金龙将军作战是一个含有特殊意义的事情,一旦要是获胜的话,龙族内部就很有可能面临一次大换血!

“当然。”冰九重笑了笑,“我都退休了,所以没事的。”

说完,冰九重就从看台上跳了下去。

场上瞬间就安静了。

珏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你是……”

“我是来与你打的。”冰九重说。

“你……你是冰千鸟的……哥哥?”珏很是疑惑,他不曾听说够冰千鸟有兄弟,但是面前的这名男性与冰千鸟长得是如此得像。

“你别问这么多了,”冰九重抽出了腰间的剑。利剑从剑鞘中抽出的声音听的人背后发凉,被黄金剑鞘所包裹着的,是那如同镜子般闪着寒芒的剑刃。

“要是想活命的话,就尽全力攻过来!”

推荐阅读:

恐怖降临:开局举国狂烧万亿冥币 木叶:漩涡面麻想做主角 转世为魔龙,与美女领主立约 像鱼[暗恋] 岛主之无限增幅 开局变身超女,穿越诸天万界 我本秀才:开局入赘江南门阀 诡异降临,开局先烧万亿冥币 被五个总裁轮流补习的日子[穿书] 海贼:从超人系开始打造最强团 被迫走六种剧情 修仙:手握仙府也得从头开始 开局换婚,她带着药房嫁给废太子 分了还得帮前任通关游戏? 这个夫人不好惹 世间末路 综武:我天道之父,被李寒衣逆推 求生聊天群?可我人在高武啊! 同70年代假千金互换人生后 洪荒:神级选择,我成神话大罗 这个武夫好凶猛 放开我我要打游戏 灾荒年:娘子有空间,婆家宠上天 两条肥鱼 燕归梁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六零养仔仔从心开始 长生桥 重回反派黑化前 沙雕顶流和亲姐种田爆红 上门女婿是钓神 崩铁:仙舟剑魁,开创仙道修炼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