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相对面

0相对面

冰九重抽出了剑。他将剑尖指着珏。

珏歪了下头,但是当他注意到冰九重的那双红色的双眸后,珏的眼神一下子就犀利了。

“是谁?!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睛?!你!你又有着怎样的过去?!你!是我的同伴吗?!”珏的精神瞬间就向病态发展过去了。

怎么回事?这人是个神经病吗?冰九重十分疑惑,他觉得珏就像是个小孩一样,这脾气简直就是比翻书还快。

这个时候,裁判台上的海莲华说:“结界已经张开,那么现在,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珏就抽出了火蛇牙,并快速冲向了冰九重。

下一秒,火花迸溅,金属敲击的声音传遍了全场,钻刺着人们的耳朵。

此时,大家定睛一看,都傻住了——

珏的火蛇牙的一个刃尖点在了冰九重的心脏上;冰九重的长剑虽被珏的另一个刀刃给架住,但还是点在了珏的眉心处,而且珏的眉心上的绷带还有点点的血迹。

这也就是说,要是真的打起来的话,珏就会被冰九重给先刺穿大脑,而是去大脑的人会死亡,龙则会失去意识,要是冰九重在珏失去意识的时候就向珏的心脏刺去,那冰九重就会获得胜利!

“哦?就这点儿程度吗?”冰九重挑着眉轻蔑的问。

见到冰九重接住了珏的这一击后,场上的观众们开始称赞。

“那个金头发的人好强啊。”

“听说是上一任的金龙将军,冰九重大人。”

“什么?!是这样的人吗?!那这个钰可就危险了啊……”

发现攻击被冰九重轻易地接住后,珏马上就发起了第二下的攻击。

他挥动着一把利刃,然后向冰九重的背后刺去。

冰九重立刻察觉到了珏的意图,马上采取措施。他将自己的身体旋转,从而弹开按在自己剑上的短刃,之后又弹开袭向冰九重身后的利刃。

可是遮掩虽然能挡住珏的攻击,但是却让冰九重位于珏的怀抱之中。于是冰九重一脚踹开了身边的珏。

这突如其来违反套路的一击显然超乎了珏的预料。珏在空中飞转了许久才勉强没有躺着落地。

珏用脸上的绷带擦擦嘴角处的血。他能判断出来,刚才的一击要是打在人的身上的话,那人的身体一定会被打穿。

真是可怕!珏看着面前的冰九重想。他灵敏的耳朵早已捕捉到了来自观众台上的对话。上一任的金龙将军?当初要是你和那个戴手套的一起来就好了,说不定那时的我就这么死了。

珏摆好了架势,然后向冰九重再次发起了攻击。

冰九重不慌不忙,单手用剑,将珏的攻击悉数化解。

这家伙!不一般!珏再被压制的同时心中也出现了他以前曾未有过的感觉——紧张。

快一些!再快一些!珏在心中给自己下达着命令。

可是冰九重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他将珏的攻击在格挡的同时还给予反击,时常让珏措手不及。

所有的观众都在称赞着冰九重的武艺。除了夏尼她们。

“夏尼姐……珏会不会输啊?”敖丽不安地问,因为打刚才开始珏就一直被冰九重给压制着,几乎没有对冰九重造成有效的伤害不说,反倒被冰九重打得遍体鳞伤。

“不知道,”夏尼皱着眉摇摇头,“千鸟的父亲的武艺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据说,他是龙族中唯一能将百兵破压制的人,其战斗力之高甚至令神族和魔族都敬而远之。当时,战场上之所以没有冰九重的传说是因为身为当时金龙将军的他主要是负责指挥军队,并不会轻易地到前线去。可是曾有一次有人刺杀冰九重的事例。那时,冰九重仅用一根柳树条就打穿了来犯者的身体,并且听当时的人说,那攻击就像是用钢针刺穿人的身体一样。”

“这么厉害吗……”敖丽傻了眼。

“的确,连我父亲都说这冰九重不是一般人,”夏尼说,“听说冰九重还将百兵破按在地上摩擦过……”

“真是……可怕呢……”

再说场上。冰九重虽是压制着珏,但是心中也在打怵。

这就是那个吗?真是强大!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上都给人一种有着深不见底的感觉,而且攻击地点的精准也令人害怕!这样的人要是是龙族的话,要是再有些野心的话,恐怕就会向王位伸出手了吧?!冰九重依旧回击着珏,但是他的背后已经出现了些许的冷汗。

珏突然跳离了冰九重。

长期的作战经验告诉冰九重这里面一定有诈,于是冰九重个马上做好了迎接大型法术的准备。

果不其然,就在冰九重准备完毕的瞬间,强大的力量自上而下压制着冰九重。

重力法术吗?!真是可怕!小小年纪就会这样的法术了吗?!冰九重尽全力站立在地上。这时候,冰九重看到面前的珏正站在他的面前,并且做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那是什么?冰九重在印象中记得这个手势,像是来自妖族的在特殊兵种——忍者的手势。

紧接着,冰九重被四面八方的珏给包围了。

果然,这是忍术!冰九重在心中想。

冰九重周围的珏开始了行动,向他发起了攻击。

哼,这小子会的东西还真是多啊。冰九重想。可惜,我见过的也不少呢!

冰九重不是没有对付过忍者,他自然深知这些家伙的把戏都有些什么,而且他也乐忠于将这些就知道来回乱窜的人给揪出来狠狠地攒一顿。

这里面,一定有那小子的真身!冰九重将剑移动到腋下,就在珏靠近的瞬间,一个局合的变形动作,直接将面前的珏们给斩开了,紧接着又转动身体将后方的珏给消灭。一切的动作都在电光火石间瞬间完成。

可是,令冰九重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根本就没有打到珏!

人呢?!冰九重心中一惊。突然,他的感知警告他危险在上方。

冰九重抬头一看,发现上方有两个太阳……不!另一个不是太阳!而是个大火球!

来自上方的珏运用火蛇牙的力量将一团火焰个凝结起来,然后扔向了冰九重。

高温的火球压向地面,就算是比赛场地外面的人也能感受到来自这火球的灼热。初春时应有的寒冷此时荡然无存,气温的快速上升令人们产生疑心。

“这下,就可以了吧?”珏落到地上看着那团火焰。

火焰加热着气体使其膨胀,迸溅出的火焰烧灼着地面。飞出的火星接近珏的身边,被珏所开启的屏障给格挡住。

珏看着这火焰。这团火焰的力量尚未消散,熊熊的大火依旧在燃烧。

看台上,海莲华他们看你的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这样级别的现象是法术吗?!但是那个珏很少使用法术啊!”海莲华瞪大了眼看着下方的火焰。

“或许是某种法器。那个珏手中的东西像是能够触发这种级别的东西的法器。”空看着下面的火焰,然后又看看在一旁从未窥探过比赛的冰千鸟。

会赢吗?……空捏了把汗。

此时,在另一个观看室中有人正紧盯着这团火焰。

“哇哇哇哇哇!好强烈的火焰啊!煞羽姐姐,你觉得你能造出比这个火焰更强的吗?”天真的声音响起,一名女童正兴奋地盯着赛场上的火焰。

“煞羽姐姐?”女童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红发女子。

“咻~这火还真是凶猛啊,蛊鸩,你怎么看?”蒙着眼罩的男子问。

“怎么说呢?……不想要与其有接触……”一个看上去病怏怏的人说。

“哥哥!哥哥!煞羽姐姐呆掉了!”女童在女子的怀中手舞足蹈。

“婉莹别闹,乖,煞羽怎么会呆掉呢?”蒙着眼的男子——温德斯说。

“可是可是,煞羽姐姐没有反应哎!”小女孩婉莹拍着煞羽。或许是年幼无知的原因,她正拍着煞羽肉最多的地方。

“确实没什么反应呢……”温德斯站了起来,然后他走近了煞羽,“煞羽,你没事吧?”

“漂亮……小白……”煞羽像是恍惚了一样碎碎念着。

“煞羽?”温德斯摇晃了一下煞羽,“喂!蛊鸩!快来!救救这她!”

“我看看……”看起来随时都能病倒的蛊鸩走了过来,然后绕着煞羽走了一圈,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温德斯迫切地问。

“身体没毛病,就是有些注意力集中障碍综合征。”

“说人话。”

“走神了呗。”

“你小子!”温德斯照着蛊鸩的头就是一击手刃。

“哈哈哈,看看你,温德斯,你是有多关心煞羽啊?”后面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你说什么呢?!震庭?!”温德斯慌张地说。

“不是吗?”震庭反倒是用看小孩一样的眼神看着温德斯。

“你!”温德斯被震庭说得一脸狼狈。

震庭这时候瞥了眼一直盯着场上的娜尔,然后说:“米歇尔家的大小姐,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比赛呢?我想你被安排到我们这里的原因是为了能够与各将军好好地谈谈。”

“额?抱歉……我只是有些关心罢了……”娜尔托着腮,然后又瞥了眼冰千鸟所在的位置。

“也不知道金毛怎么样了……”

“‘金毛’……是说千鸟吧?”震庭说,“你和她的关系可真是好呢。”

“好吗?我们天天互掐。”

震庭苦笑着耸耸肩,然后他看向场地,“不过这个珏可真是厉害呢,竟然能打出这样的一击。”

“他就是个怪物。”娜尔摆摆手。

“哈哈怪物也有得看啊。想不到最后竟然是九重姑父亲自上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震庭倒是很爽朗地笑着,“不过……这一击,应该不会是终结吧?”

场上,珏看着那团火焰。火焰看上去快要消退了。

珏望了望四周发现结界并没有消退。

就在珏想要检查一下的时候,一根闪着光芒的冰锥刺向了珏。珏虽然尽力躲闪,可还是被冰锥打中肩膀,钉入了墙内。

大意了!珏用力握碎了冰锥,但是,就在珏握碎冰锥的瞬间,一个闪着寒芒的尖锐物体已经接近了珏,并且有刺入珏的心脏之势。

珏立刻施放法术用一股气浪将两人分开,与此同时,珏又绕道冰九重的身后,打算从后面突袭。

可是,珏的动作早已被冰九重给识破,他猛地回转身体,一个上挑斩将珏击中。

珏一个踉跄勉强站在地上,但是他的一只手被冰九重的剑给斩了下去。

鲜红的血液溅了一地,冰九重却像是看待垃圾一样用剑将珏的手臂挑起,然后扔给了珏。

“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消灭你。”冰九重用带有遗憾的语气说。

珏冷着眼看着自己那正在恢复的身体,然后摆出了一个类似作呕的表情。

“下一次,一定要杀了我!”珏发出了凶狠的声音。

其实,对于这场比赛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能够躲避致命上的结界法术只施加在冰九重一人身上,珏的身上是没有任何的后期保障措施的,所以这既是一场比赛,也是一场命的赌局。

“那你倒是站在那里让我捅啊。”冰九重说。

珏却摇了摇头。

每一次,每一次珏想要接受这一致命攻击的时候,他心中总是会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甚至是命令——站起来!动起来!击败面前的敌人!我的死亡,只有光荣的战死!

正是这种奇怪的情感使珏无法寻死,只能将面前的任何敌人给击溃。

真是……烦死了!珏卯足了力气冲向冰九重。

冰九重被珏的瞬间加速给吓了一跳,他立刻回避。

“没用的!”珏在扑了个空后将手中的东西给扔了出去。

拥有着极好动态视力的冰九重捕捉到了珏扔出的东西的身份——他的利刃!

冰九重将剑猛地插向地面。利剑被刺向了坚实的地面,产生的瞬间的力量将冰九重给侧向推了出去,使其躲开了利刃移动到了利刃的左侧。

这下就可以了吧?冰九重想要检查一下。

可是他一回头,发现又有一个利刃以几乎要贴近他的眼球的距离飞来。

怎么可能?!那小子预测到了我的行动?!冰九重感觉到心脏瞬间缩了一下,上过无数次战场,见过许多令人发狂的场面的冰九重又一次重温了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

一瞬间,一堵铁墙出现在了冰九重的面前,帮助冰九重挡住了飞刀。

这下可以了吧?冰九重在十分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挡住了珏的两段攻击后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秒,冰九重就被来自背后的重击给打出了铁墙。

什么?!冰九重发现自己刚才站的地方的后面站着正把脚给收回来的珏。

这小子,什么时候来到我后面的?!而且……冰九重看着自己的面前……刚才那把躲过去的飞刀依旧在自己的面前飞行,击中他只是时间问题。

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移动速度比飞刀还快吗?!冰九重想。然后,那把火蛇牙一下子刺入了冰九重的身上,不过好在,这一击没有击中要害。

“真是恐怖,”冰九重将身上的火蛇牙缓慢地拔出,“你真是个恐怖的人。”

“那里,你能够打中我也是令人惊讶呢。”珏摇了摇头。

“问你个问题,刚才你猜出了我的动作了吗?”

“你的移动我是猜出来了,但是我并没有料到你会用‘锻铸’。”

“你还知道我的本源啊。”

“如果你是和冰千鸟有血缘的话,那这应该八九不离十。”

“确实,我用了锻铸。”冰九重将手中的火蛇牙扔给了珏。“说起来,这比赛场再有人看的情况下这么安静可真是诡异啊。”

“是吗?”珏看了看观众,发现他们都在交头接耳。但是,就算是这样,珏也能捕捉到他们的交谈内容,主要是好奇珏是怎么做到的。

珏看向了冰九重,发现冰九重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眼神相互交接,两双红色的眼眸仿佛在交流这什么。

珏那好了火蛇牙;冰九重握紧了剑。

“请指教!”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代表第二回合开始的话语。

推荐阅读:

重生之争霸娱乐圈 红楼小李探花 地球御兽师 极品邪僧在都市 始源帝尊 替身囚爱:媚擒魔鬼执行官 重生手札 植物人老公:我好爱,我装的 逆天神界 替嫁后我被大佬缠上了 情陷 综快穿系统233 全能护花仙医 国师又在跳大神 重生无欢:废后有毒 虎啸天荒 乡村修仙小农民 寻幽探异实录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 骨皇 寻龙相师 穿越之魔女倾城 男神有毒,属性闷骚 傲世刀皇 我是个丧尸 雷霆特工 玩火 贵妃的现代生活 秦羽秦子均 妇女乐园 六宫无妃:宠妾逆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