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真相

0真相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珏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比赛后,珏被带到了冰千鸟所在的地方。

“你为什么会有那把弓?!少芸呢?!”空拽着珏的领子大喊。

少芸没有来,但是珏却拿着他手中的弓箭,怎么看都像是珏把少芸给怎么了一样。

周围的气氛紧张,所有的幕僚们都在用一种愤怒甚至是带有杀意的眼神看着珏,海莲华甚至都在手中准备好了雷电,打算随时将珏给化为灰烬。在海莲华的身后,是冰千鸟,她冷眼盯着珏,手中的铁鞭已经变为了斧钺的形状,现在的她像极了一个打算处刑的刽子手。

珏冷冷地看了空一眼,然后他讲空的手给慢慢地撇开。他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然后缓缓地将脸上的绷带给解了下来。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被珏的帅气给惊呆了,但是同时,他们也发现珏的脸型与五官和少芸长得是如此的像。

看到那些人的惊愕的表情后,珏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装着多根细针。他将这些细针扎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有用法术改变了自己的发色与瞳孔。

“少芸?……”人们发现先前的珏已经变成了现在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少芸。

“你就是……少芸?!”空瞪大了眼。他想起来了,先前为什么珏的自己好像和珏见过,因为珏就是少芸!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是少芸?!……不可能!你是怎么在被关押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海莲华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雷电。

珏从袖中拿出了一块像是银制成的鳞片,然后扔到了地上。一个与珏一模一样的个体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然后珏又对那个分身进行了同样的操作。分身变成了少芸的样子。

“还能这么玩么?!”空拍拍那个分身的肩。

“这样的话到底谁是和我们说话的人啊?十分分身吗?”海莲华环绕着分身问。

“当时我第一次说我知道娜尔是个女的的时候你吐了我一身饭,不是吗?空?”珏开口了。

“这!你还记得?!”空看着珏。

“当然,”珏翘着腿,浮空坐着,“我虽然经历过很多,但是我可是近的很清楚的,当然了,空,你的那些私房钱还有一笔藏在……”

“嘚嘚嘚!我信你说的话了!你就先停下吧!”空急忙要去捂住珏的嘴。

“哦?你还藏了钱啊……”海莲华从后面走了出来,然后抓住了空的肩。

“痛痛痛痛!说好工作家庭不混在一起的!”

“现在又不是在工作。”海莲华阴着脸笑着说,然后她又看向珏,“欢迎回来,少芸。”

“啊,我……”

这时,干脆的脚步声从人群后传来,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清脆但是急促,仿佛是在急切的心情下尽力稳住了步伐。

人们不自觉地将身后声音的源头给避让开,然后在人群的中央,一个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女子快步走来,朝着珏就是一耳光。

周围静得出奇,直到珏慢慢地转过头来。

“为什么……要骗我?!”

“骗你吗?……”珏歪着头,一副无关己事的欠揍的样子,说:“我保证能过我会出现在比赛的场地上,我也会预测到比赛的结果,所以你还想要说什么?我没有对不起你啊。我与你约定的,都已经达成了……”

冰千鸟地看着珏,一副“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的表情。

珏叹了口气,说:“我多少也要为了我自己啊,要是以少芸的身份活着的话,我会很苦恼的。”

人们都在看着珏,没有人说什么,显然他们并不喜欢珏的这个回答。

珏也发现了不对,然后站了起来,说:“抱歉……我应该先对你说的。不过起码你不用被迫结婚了,不是吗?”

冰千鸟捂了下嘴,然后抽了下鼻子,说:“没事……你回来就好……”

这不明摆要哭了吗?空看着冰千鸟想。他又看了看别的人,发现大家有着和他一样的猜想。

这时候,珏突然惊慌地看向了身后,只见一个白色的巨大物体一下子将珏扑到,然后重重地压在了珏的身上。

“啊!素风!你跑的太快了!”充满活力的声音传来,一个长有一头白发的女子跑了过来。

“哈!珏,你又被素风找到了!”敖丽说。

“我就猜嘛……”珏苦笑着说。

“对了,你的脸好了啊。”那里发现珏的脸后就蹲了下来揉着珏的脸。

“先……别卵(玩)呢(了)……囊(让)我起耐(来)……”

“啊,对啊。素风,走了!”敖丽将手伸到素风毛茸茸脖颈后,然后拽着素风脖颈上被毛给覆盖的项圈将其拉走。

“啊,谢了……”珏站了起来。然后他发现周围的人都单膝跪地,像是在迎接谁一样。

“你们别这样啦!我会感觉很不自在的!”敖丽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周围的人说。

“敖丽……你来了……”冰千鸟一会儿捂着鼻子,一会儿抹着眼。

“呀!千鸟姐!你怎么哭了?!”敖丽见到冰千鸟这样就很惊呀,但是总是有种很怪的感觉。

“千鸟,你没事吧?”夏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一脸关切的看着冰千鸟。

“没事……只是……感觉自己有些……蠢……”冰千鸟抹了下眼泪,然后又忍不住“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

“……额……没事就好……”夏尼傻了眼看着冰千鸟。

“是不是你太惯它了呢?感觉它有些重啊。”珏揉着素风的脸对敖丽说。

“诶?有吗?我觉得还行啊……”敖丽摸着素风的头。

夏尼看了看冰千鸟,发现她并没有见到素风就害怕,于是问:“你没事吗?现在不怕动物了吗?”

“……怕还是有些怕的……但是这孩子多少以前救过我,至少我感觉它是挺安全的。”冰千鸟擦了擦眼,然后慢慢地移向素风摸了摸它的毛。

素风看上去也不排斥,倒不如说它更喜欢与冰千鸟接触。

巨额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怎么了?诸位?”珏问。

“那个……你还认识公主殿下和嬴大小姐吗?”空问。

“嗯,算是。我就是被她们带进城的。”

听珏的话后,人们的议论的声音更密了。可以看出,他们对珏的交际圈很是惊讶。毕竟,一个王族一个大贵族,能同时认识这两种人的人一定不一般!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了。

“哈哈哈!珏还真是厉害呢!竟然能赢了姑父!”震庭突然出现在珏的身后。

“震庭啊。”珏看着面前有着和赢宁一样体型的人说。

“打得好还有就是恭喜你获救了……千鸟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啊……”震庭看了眼冰千鸟。

“如果我说刚才可能是我她给惹哭的话你会攒我吗?”珏问。

“那就要考虑一下你要不要请我一顿了。”震庭坏笑着看着珏。

不,你不是个死表妹控吗?珏看着态度大变的震庭。然后他又看了看夏尼她们,发现这些姑娘已经聊了起来。

虽然很想问一下赢宁怎么了,但还是算了吧……珏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预算,然后被震庭带走了。

“所以……珏就是少芸吗?”娜尔看着冰千鸟。

“嗯。”

娜尔看了一下敖丽给她的珏的相片,“这不长得挺帅的嘛!你现在还有什么怨言?收拾一下东西嫁了吧……不对,是让他收拾一下东西嫁过来吧。”

“冰珏……还难听的名字……”敖丽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说。

“确实很怪呢……”夏尼也努力挤出笑容说。

“可是……我喜欢的是少芸啊……”冰千鸟说。

娜尔听后一脸无语地捂着额头,然后双手一下子夹住了冰千鸟的脸,说:“珏就是少芸吧?”

冰千鸟点点头。

“珏记得少芸时发生的事情吧?”

冰千鸟点点头。

“少芸做的事情都是珏进行判断的吧?”

冰千鸟点点头。

“那不就行了?”娜尔松开了手,“那你在纠结什么?先前的少芸就是珏,你喜欢的对象只不过变成了一个比以前帅的换了名的人罢了,而且……对了,那家伙到底是什么啊?人?龙?”

“听说是一不小心变成的半龙。”夏尼说。

“诶?还有这东西吗?”娜尔略带好奇地说。

“不过这样的人应该有什么很恐怖的过去吧?”冰千鸟有些不放心地说。

“恐怖的过去?”娜尔看着冰千鸟。

“像是什么禁忌的仪式,或是被人强行改造后的产物……”

“没有啦,千鸟你就是看影视作品看多了吧?”夏尼把冰千鸟的话当玩笑看。

“说起来……”冰千鸟看向了珏离开的地方,“明天还应该让他去我家啊……”

“诶?”敖丽和夏尼都看向了冰千鸟。

“嗯?”冰千鸟见那些人再看她后就解释道,“我爹要找他……毕竟他赢了嘛……”

“是啊……毕竟珏赢了……”先前夏尼脸上的喜悦一扫消逝。

娜尔见后稍微碰了一下冰千鸟,然后小声说:“很危险哦……”

再说珏他们,被震庭带走的珏来到了一家小酒馆。

“哦!好酒量!”震庭点点头。

从刚才到现在,珏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但是他丝毫没有醉的迹象,相反,他的精神状态和先前的一样。

“我呢,挺喜欢酒的。起码可以麻痹我自己,提喜欢这种感觉得。”珏晃了晃酒杯。

“听上去有些醉生梦死啊。”震庭一笑。

珏放下了酒杯,他倚着椅子,然后深吸一空气,问:“说吧,你把我带走的目的是什么?”

震庭看了珏一眼,然后摇着头喝了口酒,说:“你就这么实际吗?才聊了几句啊,就这么想要突入正题吗?”

“我呢……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所以你还是快一点吧。”

“呵呵,你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吗?真是大胆啊。”震庭轻轻放下了杯子。

“我这人秉持着一贯绝对的平等主义,任何的东西在我的面前都一视同仁。”

震庭看着珏的眼睛,那双血红色空洞无神的眼睛没有任何可以被窥探到的信息。

震庭敲了敲杯子,说:“你是怎么看千鸟的?”

“像个荡妇,长得漂亮,感情笨拙,还很年轻。”珏干脆利落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够快的啊。”

“我猜你的目的八九不离十就是关于我和冰千鸟的事吧?”

“聪明。你也应该知道那百兵阵对千鸟来说是什么样的活动了吧?所以你还是多余千鸟谈谈吧,估计过不了多久,冰家就会派人找到你,然后与你商量与千鸟的婚事的事情,事先声明,你要是与千鸟成亲的话,只能入赘。不过我想冰家应该不会对你不好,毕竟我们又不是人族,是不会看上门女婿不顺眼的……当然了,你们以后要是有了孩子的话,孩子就只能姓冰了。反正你也没有姓氏,所以在入赘的一开始,你就姓冰了,没差。”

珏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震庭,他说:“你是不是想得有些太远了呢?”

“这都是以后要有的事情。”震庭倒是认真地说,“你可知道这对冰家,甚至是龙族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冰家的血脉必须延续,‘攘王者’的咒痕必须要有人来继承!”

攘王者?我记得那是一个叛国的罪咒来着……珏开始注意这个攘王者。

“千鸟这一路走来不容易。她从小就不断地磨练自己,十分痛恨凭借血统或是天赋取得成就的人。或许,早点让她嫁了才是最好的解脱方式吧……”

珏这时候突然伸出了手示意震庭住嘴,然后他说:“冰千鸟怎么样,那是她的事情。她喜不喜欢嫁人,那是她的事。你们强求也不行,家庭中的女性成员并不是拿来繁衍后代就行了的,她们也是一个有着独立思维的个体,在她们成年的那一天起,她们就已经有了为自己负责的责任,所以有些事情就交给她们自己来判断吧。冰千鸟看上去还不想嫁人,所以你们还是别闹了,免得招得反感。”

震庭先是愣住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感觉上去不算很老,但是思想上倒挺民主化嘛。”

“是啊,我的年龄……是啊……”珏点着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赢宁?珏在心中疑惑着。

其实,赢宁就没有来观看比赛。他想要来的,但是他接到了来自凌云的通知,让他马上到凌云报到,而这则命令的发出人,则是敖业与雷比翁,并且,这则命令的保密系数极高,就连夏尼也不知道有这则命令的事情,所以夏尼在比赛的时候并没有联系到赢宁。

在凌云内,赢宁双膝跪在一个隐秘的房间中。

这个房间有着防止监视与隔音的结界,并且还有驱散的法术机关,可以将强入者强行退散。并且,这件房间中还有独立的武器库,里面盛放着各种各样的法器。而在这房间的门上,有一个没有人能注意到的机关——一个可以消除记忆的机关。

房间中,敖业坐在赢宁的面前,雷比翁则站在敖业的身边。

飞羽银华被挂在赢宁的腰间。银白色的刀鞘与先前相比已经出现了变化,血色的纹理开始渗透在刀鞘上,使这刀鞘如同要碎裂一样。但是这本身就由秘银打造而成的刀在光照下反射出明亮的光芒。

“赢宁。”

“在!”赢宁立刻回答了敖业的呼唤。

“这次叫你来的目的很简单,是来为你进行百兵阵的上封的。”

“可是吾王,您已经达成了我的请求,珏已经获得了比试的资格,所以……”

“那个不算,就算你不提出那样的请求,冰九重也会来找我的。”

赢宁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他本来都做好了等珏的事情都办完了后回到精钢派呆一辈子的打算。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拿来你的刀吗?”敖业问,

赢宁看向了腰间的飞羽银华。

“它是怎么来的,用来干什么,背后有什么故事……你,都知道吧?”

赢宁有些惊恐,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银白之灾,你知道这样的怪物吧?过年的时候你与它作战过。”

赢宁低下了头,说:“回陛下,草民确实是与名为银白之灾的怪物对战过,草民能活下来纯属幸运!那种怪物并非草民所能击败的。”

先切掉一切可能的隐患再说!赢宁想。

“这把武器,可以伤到那种怪物啊。”敖业说。

“根据草民的经历,是的。”

“是啊,这也是一把可以伤到那怪物的武器,一把真正意义上可以消灭珏的武器,不是吗?”

敖业的话就如同锐枪一样刺入了赢宁的心中。吾王……知道珏就是……银白之灾?!

“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待在珏的身边。”敖业说。

“恕草民愚笨,敢问吾王的真正的意思是……”赢宁颤巍巍地问,他大致猜出出了熬夜的目的。

但是敖业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拍了拍手。

赢宁抬头看了看,他惊住了。

从外面先是走来了一名十分漂亮的女子,她身材火辣,表情有些冰冷,一头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间。

另一名则是一位看上去沉稳的男性,他身材高大,威武雄壮。

“嗯?空呢?”敖业问。

“回答,他现在应该还在处理一些人际问题,要缺席吧。”

敖业叹了口气,说:“算了,就先不提他了。赢宁,这两位是崩和墨华韵;你们俩,这位是赢宁。”

男子崩向赢宁行了个礼,墨华韵一开始好奇的看着赢宁,但是被崩将头给按了下去。

“您的意思是……”赢宁看着敖业。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你的同事了。当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话题的所有内容,而且他们以后在工作中会尽力协助你。”

赢宁一愣。

敖业站起身来,说:“即日起,命令赢宁为龙族御史,龙族第四对魔导调查官,代号终炎!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监视珏,无论在政治还是生活上,你都有着足够的权利去跟随珏,并且你可以在珏失控的时候拥有斩杀他的权力!”

斩杀!这句话让赢宁内心一紧。对他来说,珏是重要的友人,最好的兄弟,他怎么能对珏痛下杀手呢?!

“别有顾虑!”一旁的雷比翁开口了,“现在对三界来说,银白之灾是最大的威胁!但是我们并没有对外公开珏就是银白之灾的情报。这么做是出于考虑到保护龙族,也是为了保护珏。一千年前,人们充分见识到了银白之灾的可怕,所以如果今天人们知道了银白之灾就在龙族的话,不仅魔族和神族又向龙族开战的可能,珏也会再次失去庇护之地。”

“您的意思是……龙族要庇护珏?”赢宁问。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这要在珏不会对龙族造成威胁的前提下。至于要是珏开始威胁龙族的话……”

“请问,什么时候可以认为是绝开始威胁到龙族呢?”

“到时候,我们会给予你命令。”回答赢宁的不是雷比翁,而是敖业。敖业挥了一下手,一块悬浮的令牌飞到了赢宁的面前。

“这是你御史身份的令牌,要是我们下达了对珏的绞杀令的话,你就需要向珏发动速攻,这也要求着你必须要将飞羽银华随身携带。当然,要是珏开始威胁到了龙族子爵及其以上身份地位的人或是你的生命的时候,你就有不经过许可就可以当场处决珏的权利。”敖业补充道。

赢宁一脸凝重地接过令牌。令牌上刻着他身为御史的身份以及他的名字。

“抱歉,孩子。你是里那怪物最近的人,也是可以得到他的信任的人,所以这样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敖业低下了头。

赢宁惊讶地看着敖业。王低头了?!只因为我?!

“拥有御史身份的话,你可以获得和将军或是九卿一个级别的待遇,所以,加油吧。”敖业说完,就离开了。其他人则是跟着敖业一同离场,或许,他们都认为现在应该让赢宁好好消化一下。

赢宁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中,周围静得可怕,静得令人发狂,静得恐怖……此时,他并不知道,这一天,这一个决定,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关乎许多事物的转折点!

走廊上,冰九重摸着自己的心脏处。

真是可怕,那样的人!竟是银白之灾!雷公果然没有骗我!冰九重想。

这时,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冰九重寻声望去,发现了一个戴着斗笠穿着武僧装的那禅杖的人。

“道龙?”冰九重与那个人走进了。

“有些事情我很好奇,想问一下你……”

推荐阅读:

痛吻 亘古魔帝 全球兽化:从哈士奇到恐怖魔神 骆驼公主奔现,男友家乡卷麻了! 随身兵工厂,我造反天下无敌! 斗罗:种魔唐三,恶堕千仞雪 穿成红楼短命女,我成了林黛玉的堂姐 妻君薄情 变身白毛御姐,女朋友更兴奋了 长生:从种田刷新词条开始 学霸同桌他又拽又撩 武侠:师娘黄蓉,开局多子多福! 瑶池长生密诀 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撅 春物我在侍奉部当副部长 盘点童年主角黑化:开局神大雄! 四合院:抛弃秦淮茹,何雨柱爽爆 盗墓:神级融合,从瓶山开始 大乾第一才女 平行呓语·轮转的意志 原神:被迫成为七神眷属 混沌川海 疯开癫走(系统) 成为大佬从作死开始[怪谈] 灵主宠夫一百式 恋综选她,炮灰女配她超癫 绑定动物系统的我好运连连 雨夜好眠 半岛:我真的是咖啡店社长 梦幻西游:我的仙灵店铺变异啦 综武:悟性逆天,开局洞房惊鲵 洪荒:悟性逆天,在云霄胸口摆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