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哦,学习太棒了~

0哦,学习太棒了~

大清早儿,赢宁起来了。

“我的天哪,你竟然还在玩?!一宿没睡吗?”赢宁走到了珏的身边。

“啊,算是吧。”珏没有看赢宁,而是单纯的点了下头。

“快一点吧,你今天不是要上朝?然后再去学院?”赢宁换着衣服。

“嗯……没事,时间上应该没有问题。”珏以及在看着屏幕。

赢宁看着如此痴迷的珏就很好奇他这一晚上的战果,于是走到了珏的身边说:“让我看看你的战绩。”

赢宁接替了珏的控制,打开了盛放CG的界面。

“额……这就是你一晚上的成果?!全是坏结局?!”赢宁看到后彻底无语,他本以为珏会在两军阵前秀出一晚上的优秀操作,但是赢宁猜错了。

“嗯,有什么问题吗?”珏问。

“没什么……”赢宁努力保持着自己淡定的表情离开了。

珏看着屏幕,然后深吸一口气。

“算了,今天就先到这儿吧。”珏关上了电脑。

珏来到了内殿。

“哟!珏,昨天玩得开心吗?”烬锽看到珏后就一脸灿烂地走了过来。

“烬锽?既然你都来了怎么能不上朝呢?”珏有些疑惑,毕竟按照昨天的经验,应该是烬锽和冰千鸟一来就进行朝会的。

“这不为了早见你嘛。”烬锽说,“说吧,你昨晚玩的怎么样?”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挺好的,剧情不错。”珏点了点头。

“哎呀!那可是很棒的作品呢!人物做得也很唯美,而且结局都很甜呢……除了坏的……”

“啊,那个好的结局我没有走出来,全是坏的。”

“什么?!你一晚上就干了这事儿?!你不会走了所有的坏结局吧?!”烬锽很是吃惊。

“啊,算是吧。”珏倒是很平淡地说。

“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不会玩游戏啊……”

这时候,有人走到了珏的身边。

“珏,那家伙推荐的游戏的话就不要随便的玩。”冰千鸟突然出现在珏的身后。

烬锽一看到冰千鸟,立刻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马上看看自己的腕表。

“完了!迟到了!……诶?还没到上朝的时候啊……”烬锽抬起头看向冰千鸟,“你来这么早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防止你教坏珏啦。”冰千鸟一甩折扇。

“什么叫教坏啊……”

烬锽刚想反驳就被冰千鸟给挤到了一边。

“学院的生活还好吗?”冰千鸟问。

“嗯,还行吧。”珏微微点了一下头,“要比我想象的要无聊一些……”

“无聊吗?”冰千鸟想是在沉思一样,“你可别这样想。学院里的人个个都不是善茬,他们的水平可是很高的哦!要是松懈的话,就会被很大的学习压力给压垮的!”

“嗯,确实。他们那边的学习气氛越是向高年级过度就越是严肃。学院的毕业率很低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有些学生受不了那种压力而退学。”烬锽在一旁点着头。

“啊?烬锽你也是学院毕业的吗?”珏看烬锽对学员如此熟悉就才他是学院毕业的。

“哎呀~是呢。不过我在学院混得没有这位好罢了。”烬锽用手指指冰千鸟。

冰千鸟瞥了烬锽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珏,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啊。烬锽这家伙可是常年徘徊在及格的边缘啊。能毕业也是个奇迹啊。”

“谁叫当时同一级的女同学是那么得有吸引力?!”烬锽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你该不会追过千鸟吧?”珏像是在开玩笑一样地说。

“哦,你竟然叫她叫千鸟?”烬锽瞪大了眼,然后他用那种八卦脸说:“关系不一般哦~”

“要是想被抽的话请按‘1’,谢谢。”冰千鸟掐着烬锽的胳膊,阴着脸笑着说。然后她微红着脸用唇语对珏说:“谢谢。”

“额……”烬锽被冰千鸟的气场给压制住了,然后他清了一下嗓子说:“冰千鸟在那时的人气可是相当高的啊!只不过当时冰千鸟在学院里的风批评不是很好,她会答应别人的表白,然后在与其相处的时候故意让对方当众出丑。所以当时的冰千鸟被认为是‘想不开的人的最后的挽留’。”

“那是什么意思啊?”珏针对着烬锽的最后一句说。

“就是想要死的人的话可以向冰千鸟表白试试,要是她对你感兴趣的话,你就先别急着自杀,要是不感兴趣的话还是早点解脱了好。”烬锽说到后面时表情僵硬了,“那个……有哪位客官可以帮我把我身后的银针给拔出来?”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才那样的……”冰千鸟直勾勾地看着珏,像是在狡辩一样地说。

珏看着冰千鸟。你要是能把你用锻铸造出来的银针给扔掉的话会更好吧?

“所以珏你就不要担心啦,我是不会像你的千鸟下手的,而且我也不敢动她啊。不过当时和冰千鸟一个级别的还有两人,一个是夏洛特另一个就是煞羽了。”

“诶?竟然还有这事儿啊。”珏蛮有兴趣地说。

“当然了!你可不知道当时这三人在学院里有多大的魅力!冰千鸟就先不说。夏洛特那可是美貌与才华并存的!还有就是她人也很好,有种**的属性;煞羽则是高冷的美人儿呢!长相上身材上都很完美!只可惜话太少了。”

“那么,你对这两人下手了吗?”珏问。

“嗯,算是吧。”烬锽点了点头,“我向夏洛特表白过,然后被她发卡了。我向煞羽表白过……”

“也被发卡了?”

“那倒不。只是当我成功把她约出来的时候有一种很是被动的感觉,无论你说什么她都会用毫无情感的机短的词来回答你,根本就没有互动性。”

珏点了点头。

这时,烬锽看了一下腕表,然后拍着手走向自己的桌子处。

“好啦!上朝了同志们。”

于是,一天的朝会又开始了。

这一次,珏开始尝试介入事务处理。一开始,珏还因为自己的识字量而感到头痛。但是在崩的口头翻译下,珏成功地做出了决策。话虽如此,珏的决策还是让在场的文官们自叹不如。

朝会结束后,珏就被人给围了起来。

“你可以帮我看一下这个事情的决策怎么样吗?我来给你翻译一下……”

“就这件事而言你是怎么看的,果然我们需要对那一处的领国给予压制吗?”

“我们现在要不要准备一下应对南方变化的方案?毕竟版南国国王的死太突然了,听说现在那边已经有了些危机了……”

见识到了珏的办事能力后,人们都向珏请教起了问题。

珏倒是乐此不疲地解决着问题。

“好啦,你就不要这个样子了嘛。珏又不是被一个人给占去了,而且这里面还有男性呢,你就不要吃醋了嘛。”娜尔在气呼呼的冰千鸟的身边安慰道。

“是这样没错,但是……”冰千鸟垂了下头,“珏待会儿就要去学院了,这样的话我就没法跟他说话了……”

“哎,真不知道你那些年的风声是怎么坏下去的。现在的你明明挺可怜的……啊,走掉了……”

冰千鸟长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我觉得我这边就这样了……也不知道夏尼姐会有什么行动……”

珏来到学院的时候已经上开课了。

“……所以,现在的历史……”

正当老师讲到一半的时候,珏打开了门,什么都没有说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同学们看着珏一会儿,然后有一次投入到老师的讲课中。

绝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看得差不多了,所以珏在课上干什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老师也都在短短一天内适应了珏的我行我素,也放弃了管教。

珏先是把道龙给的纸质的书拿了出来,然后托着腮听了一会课。

可是就听了几分钟,珏又把竹简给拿了出来自己看自己的了。

但是,当老师讲了一会儿的时候珏又收起了竹简听起课来。

珏上的是专门研究古代东西的专业,所以历史课占了多数。

现在讲的内容是上都之战的事情。

在哈达瓦尔毁灭后,当时参战的人族联军又在凡域建立起了上都的政权。一开始,大家都在进行战后的恢复,所以处于多数派的上都得到了三界的认可。再加上消灭哈达瓦尔的时候王种担任主力,导致王种们在战后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引导建立一个新的世界体系,所以上都的势力越发的强大,影响国际力也越发的巨大。

可是,上都有个最大的问题——他们的信仰。上都所信仰的是哈达瓦尔的创立者堕天所创造出来的信仰——逆教。

逆教的理念与王种所信仰的理念不同,甚至是背道而驰。逆教认为,生灵的命运应该由生灵自己决定,即便是造世者也无法干预,每一个生灵都有反抗造世者暴政的权利。但是王种所信奉的理念是由造世者通过选中的传教人所推广出来的。在他们的理念中造世者是强大的,无法背叛的,永恒的,伟大的。没有人可以违逆造世者。

两种理念的不同为战争埋下了种子。

一开始,上都和王种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上都还是三界的引导者,他们可以向王种提出讨伐妖邪的请求,而王种也多会答应。但是慢慢地,上都的理念发生了改变。

“净化之夜”是王种与上都决裂的***。在上都,并不是所有的人民都信奉逆教的,还是有一些人是信奉着和王种一样的理念的。

上都在一夜中就将首都金银台内所有信奉王种理念的人全部处死,无信仰者被强迫信奉逆教。

面对这件事情,王种们提出了强烈的抗议。但是上都一直没有答复。因为上都的做法是在否定王种的信仰,这是对王种的不敬。

连续的挑衅,信徒的惨死,种族的仇恨……战争爆发了。

王种展开了堪比报复一般的战斗。虽然上都在与哈达瓦尔战斗的过程中积累出了战斗的经验,并且在战斗的时候拥有大批的超越者作为战斗的主力,但很可惜,被仇恨驱使的王种堪比野兽。

上都,一个仅仅存在了一千多年的帝国就此消失……

历史课结束了,同学们在课间又欢声笑语了起来。

但是,人们的欢笑也就在凛雪梅走向珏的时候而消散。

“我想昨天我们谈的不够彻底。”

珏看着凛雪梅,他收起了竹简,“说吧,你还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还是不认真对待学习?!今天你迟到了!”

“嗯。”珏点了点头,“那就怪烬锽和冰千鸟吧,他们再能拖了。”

“喂,他刚才是不是说法芙娜大人和冰将军啊?”

“他认识这两人吗?!”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既认识道龙大人又认识丞相和金龙将军?!”

同学们又因为珏的话儿议论纷纷。

“我不想听你说这样的话!全是借口!”凛雪梅拍了下桌子,“我不希望你到时候拉到了我们二班的平均分!你要是不认真学习的话你能确保自己的成绩吗?!别浪费了机会啊!”

“分分分,满脑子就知道这东西!你是学生没错,但是不能将成绩看得如重要!你们不是生来为了学分成绩而活的!成天想着这些势力的东西,真是庸俗!”

“你!是说什么?!谁庸俗了?!”凛雪梅听后火冒三丈。

珏稍微向后退了一点。倒不是因为他害怕凛雪梅,而是他感到凛雪梅身上喷发出了隐约的寒气。

“你是哪里的人?北方的?”珏问。

凛雪梅一拍桌子说:“你给我听好了!本小姐可是北方北芦洲的大贵族朔龙皇的孙女!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些!”

哪里来的龙皇啊?珏感到无语了,怎么他见到的女生全是身份显赫的人啊?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一下班级的门。

“珏在吗?”

众人看去,发现了一名黑发美女站在门口。

“啊,夏尼啊,你来这里干什么?”珏站起身来,绕开凛雪梅走向夏尼。

“听赢宁哥说你昨天在他那里睡的,而且好像还没吃饭?所以我给你送了些,给。”说着,夏尼将一个小包递到了珏的手上。

“咻~谢谢啦。”珏接过了夏尼给的便当,然后又像是在挑衅一样对夏尼说:“改天一起吃个饭吧,现在我也有了收入了,可以请人吃饭了呢。”

“真的吗?!”夏尼倒是喜出望外,“那我就好好期待一下啦!”

珏干笑着送走了几乎是一蹦一跳的夏尼。

“呐!珏!刚才的美女是夏洛特大人吧?”

“你竟然认识武龙皇的千金?!”

“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夏尼刚一走,同学们就围住了珏。

“也没什么大不了了,就是在过年的时候出了些事情罢了。”珏有些趾高气昂地走过了站在那里发愣的凛雪梅。

“过年?发生什么了?!”这个话题对班里的女生们倒是很有吸引力。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稀里糊涂地当上了竟敢拍的掌门罢了。”

珏的话就如同一个**一般,让班级瞬间炸开了锅。

珏一脸坏笑着看着凛雪梅。来啊,你再狂啊。

凛雪梅阴着脸,像是要哭了一样。

珏见到这般景象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干什么。

不妙啊……这妮子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要是惹到她的话说不定会对我不利……珏在脑中想着解决办法。在他看来,要是朔龙皇和他闹矛盾的话,武龙皇也不太可能站在他这边,如果算上夏尼为他求情的可能的话局势也不容乐观。等等……这妮子好像是姓凛来着……我记得那个讨厌鬼好像和凛家有些渊源来着……不行!还不能找那家伙,会出乱子的。

正在珏想办法的时候,老师进来了,“下节课我们进行法术训练,全班到训练场地集合。”

珏听后就拍了一下凛雪梅的肩,“让我认真学习?行啊。下节课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是为什么进了这个学校!”

推荐阅读:

农村女 可拆卸男主拼凑计划[综英美] 妻君薄情 星武纪元 魂穿女修后我搅翻修仙界 千年之恋 名侦探也要打网球! 我的完美末世人生 穿书师尊是个大反派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让你去历练,你打造天下第一宗? 被圈养的恶毒美人[快穿] 咸恒纪:恒变无极 多子多福,大明最强太子!爱吃老鸭汤 豪门假少爷装乖指南 综武:融合不良帅,反手镇压庆帝 召唤师:开局认凯因做大哥 农门医女:我带着全家致富了 重生在和上司结仇前 全球灾变:我能无限造塔 豪门儿媳不躺平 从海岛领主开始 僵尸:满级净身咒,成就仙体出山 东风那惜小眉弯 第四天灾,但柯学世界 恋爱脑NPC拿到炮灰剧本后 苍山有言 一人之下,全性真人 导演的璀璨时代 娘子娇娇,糙汉不经撩 拯救悲惨男配手册 神兵小将之北冥守护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