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还是努力学吧

0还是努力学吧

“哎呀!真是谢谢你了夏尼!”珏一边吃着饭一边说。

“啊,没事儿。你没吃饭为什么不早说呢?”夏尼在一旁笑着说。

赢宁倒是在一旁看得很不舒服。

这个珏!明明是因为沉迷于游戏无闲暇吃饭才被饿着的!而且以他的手艺还愁没个饭吃?不过……这也算是给了大小姐一个表现得机会了。

没错,这是夏尼给珏做的饭。珏又成功地吃了一次软饭。

“哟!珏!你在这边啊!”敖丽骑着素风冲了过来。

或许是素风太过兴奋了,它一下子就把珏给扑到了。

“敖丽!你怎么来了?”夏尼被突然蹦出来的敖丽和素风的组合给吓了一跳。

“嗯?这边是凌云的公园,我为什么不能来?”敖丽一脸呆萌地说。

哈~来了个搅局的……虽说我也是个电灯泡罢了……赢宁无语地看着在那边闹的敖丽。

这时候,珏总算是将素风给从身上推开了。

“我靠!这素风……算了,乖啊。”珏摸着素风的头说。

“对啦对啦!珏!我们到时候一起去海祭吧!”敖丽突然贴近了珏。

“海……祭吧?”

“断句断错了!”赢宁用胳膊捣了一下珏。

“是冰融海祭啦。”夏尼在一旁解释道,“相传龙一前是海生的生物,终年栖息于海中。但是当时的龙族相当得弱小,而海中的环境十分恶劣,龙族并不适合再在里面生存下去了,所以龙祖就决定在清明后的第九天率领龙族离开海洋。因为现在的龙族多生存于陆上,所以为了追祖,就有了冰融海祭。而这海祭名字的由来是相传当时处于百年难遇的严冬,近海的海面已经被冰封了,而海祭的那一天正是大海刚刚解冻的时候。”

“还有这么一回儿事吗?谢谢你,真是涨知识了。”珏点了下头。

“啊,没什么。不过你真是对龙族内部不是很了解呢。”夏尼微笑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不过听说当时的龙分成了东岸和西岸两部分,目的是为了增加种族的存活率……毕竟当时会也不知道岸上有什么。但是这也使龙族在不同的环境下变成了巨龙和神龙两大分支——历史学家是这么说的。”敖丽在一旁补充了一下。

“海祭吗?”珏沉思了一会儿,“该不会是那种类似庆典一样的东西吧?”

“当然啦!我们要到海里呢!”敖丽兴奋地说。

“诶?到海里?……要在那里面一直呆着吗?”

“不然呢?”敖丽歪了一下头表示不解。对她来说,身为文官的珏应该知道海祭的流程才对。

“嗯……说起来我去年没去海祭呢。得去买衣服了。”夏尼叹了口气。

珏一脸的懵逼地看着夏尼和敖丽。

夏你好像察觉出了珏的疑惑,然后说:“是龙綃做的衣服啦,那种衣服不沾水,可以让我们在水下活动的。”

敖丽见夏尼突然解释到了龙綃的事情后,也意识到了珏为什么对到海里去而感到惊讶,她马上说:“龙族是有鳃的哦,只不过在肺里罢了,所以我们可以在水下呼吸的!”

啊,这我倒是知道的……珏将视线移到一边。

【“老师,您看这是什么?!”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人问。

那人的手被一层树脂给包裹,像是手套一般。他的手上拿着两把像是手术刀一样的东西。

“嗯……让我看看……”

面前是一个像是肺一样的器官。器官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肺泡被隐藏在里面,而肺泡的外面是多根类似鱼鳃一样的东西。

“这个是从神族与龙族作战后龙族的尸体上拿下来的吗?”

“是的老师!”

“……额……像是鳃一样的东西……原来如此,难怪魔族会在海中被龙族偷袭,是这么一回儿事啊!快!记下来!‘不要与龙族在水下作战!’”

“是!老师!”

“听说龙族以前就是生活在水中的,没想到这是真的!”另一名同样穿着的人说。

“你们都注意一些!任何与我们不一样的组织或是器官都有可能成为我们对付王种的突破口!还有就是研究龙族的人注意一些,它们的血有很强的侵蚀性,先前的惨案想必大家都还铭记在心吧?所以,一定要小心!”

“是!老师!”偌大的工作室内有上百人回应的回音……】

“诶!珏!不要发呆啊!”敖丽摇了摇珏。

“啊,抱歉……”

“你该不会是在头痛考试吧?你们快考试了吧?!”敖丽来回地问着。

“珏,你考试没事吗?不要紧吗?!我记得你好像……不怎么识字……”夏尼也在一旁用很是担忧的脸说,而且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变得很小。

珏倒是很坦白地说,“这几天我都没有上心听课呢……”

“啥?!”

“你怎么能这样?!”

敖丽和夏尼听后都表现得相当得激动。

“诶?怎么了吗?”珏这么回答着,然后向赢宁求救。

赢宁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表示自己不给予帮助。

“那可是魔导学园的考试啊!要是不及格的话可是会被强行扣留的!而且被扣留的科目大多是理论性的笔试题!你不大识字的话要怎么考啊!你这样的话要怎么办啊!”

“就算是你的实践科能全打满分,那样的话也差几分才能及格……你应该好好学习一下啊……”

敖丽和夏尼都对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训斥。

“要是你被留下的话,大小姐她们就没法跟你一块去海祭了吧?”赢宁在珏的身边小声说。

“这我知道,但是学习一门语言又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你想让我在几天内记住近三千个常用词汇我是吃不消啊!”

“那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一千年前都在深山中活着吗?不太现实吧?敖丽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你不还是穿着衣服的吗?那你找谁买的?!”

经赢宁这么一说,珏不仅产生了疑惑——他记得自己以前好像处理过有关文书的工作来着,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又把文字给忘了的原因。

总感觉现在的记忆就像是一团浆糊一样……

怎么回事儿?!现在的我是怎么了?!自从过年后自己的脑子就满是些奇怪的东西!我……不对!那家伙现在也当机了……它一定知道些什么!

“哼~真是的……我平日没法出来,被叔叔看得死死的,明明很期待能够跟朋友一起去海祭的……”敖丽嘟着嘴,一脸闹别扭的样子。

这时候,夏尼突然说:“对啦!让我教你识字吧!”

“诶?夏尼姐要教珏识字?!有些难吧?毕竟就这么点时间了……那个……是不是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夏尼姐住在武龙皇在凌云的宅邸吧?离珏住的地方有些远呢。再说了,夏尼姐的父亲会同意吗?”敖丽听后马上对夏尼的建议进行了反驳。

“哎?这也没什么吧?我想父亲应该不会说什么的。再说了,你又被吾王看着出不来,还能让谁去教?”夏尼对敖丽的发言表示不解。

“赢宁!赢宁不行吗?都是男的,这样该可以吧?”

“很遗憾,”赢宁摇了下头,“我的文化水平并不是很高,曾经想要考取魔导学园的,但是落榜了。而且我这边比较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帮珏。”

“是吗?”敖丽很不甘心的接受了。

珏看着赢宁。

喂!你刚才说的都是假话吧?!

没办法啊,我是站在大小姐这一边的。

正在珏和赢宁两人在进行内心的交流的时候,夏尼突然来了一句:“要不,我去拜托一下千鸟?现在看的话她应该不怎么讨厌珏了吧?而且她本身就是魔导学园毕业的,平日上完朝后就是闲着的状态,要是拜托她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有问题啊!”敖丽立马回应了夏尼的新提案。

“诶?千鸟也不行吗?要不娜尔?”

见到此情此次景,敖丽、赢宁以及珏都叹了口气。

“嗯?你们怎么了?”夏尼傻着眼看着这三人。

“夏尼姐,怎么说呢?你有些……嫩呢……”

“大小姐啊,求求你不要抚摸我的敌人痛击我的友军好吗?”

“你这孩子真是单纯啊,或是心太大了?”

“诶?你们都怎么了?”夏尼还是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之,就先让夏尼姐……来叫珏吧……”敖丽像是累了一样垂下头说。

珏这时候像是在做恶作剧一样慢慢俯下身,在敖丽的耳边低声说:“要不,你溜出来教我?”

“诶?!”敖丽听后先是猛地抬起了头,然后又像是闹矛盾一样地说:“那样的话你就可能会被我那愤怒的叔叔给抓起来的!”

珏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就离开了。

赢宁也跟着珏离开了。在走的同时他还一拳捣在了珏的背上并用夏尼她们听不见的声音小声说:“喂!你是人渣吗?!”

“哎呀哎呀,只不过觉得这样比较有意思罢了……对了,要不我再用很有诱惑力的声音对夏尼说‘晚上来我房间’?”珏略带调皮的语气说。

“你这人啊!这是银白之灾的恶趣味笑话吗?还有,你这几天不都住在我家里吗?!”赢宁无语地说。

就在珏入学后赢宁才知道凌云根本就没有给珏准备住处,理由则是龙族的王族在凌云居住,而且像雷比翁父女以及娜尔这样的贵族也暂住在凌云,所以就没敢让珏这种不稳定的人在这里住。但是当听说珏知道了赢宁的身份并且看透了房间的全部后,凌云高层就也默许了这一做法。

“哎呀,没什么啦,只不过我本身就是个人渣罢了……”珏说到一半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我本身就是个卑劣的人……”

赢宁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珏一脸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你还真的晚上来了。”

“诶?我是卡住时间表才来的,这时候你不是有时间吗?”夏尼有些不知所措地说。

“啊,没什么……”

看到珏默许后,夏尼就走进了房间中。

“诶~这里就是赢宁哥的房间吗?真是,和在家里一样呢,真是简约。”夏尼观察了一下房间,“珏在这里住?”

“啊,算是吧……我打地铺罢了。”

“原来是这样。”

好,对话就此结束,接下来就是十分尴尬的空白环节。珏和夏尼都失去了话题。

“对了!”两人同时说。

“你先问吧。”夏尼低下了头。

“你来教我识字的吗?”

“啊,毕竟白天答应好了。”

“那真是谢谢了……你想问什么?”

“那个……赢宁哥呢?”

经夏尼这么一问,珏想起来了赢宁曾在半小时前给过他一张便条。

那啥,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大概会在九点以前……不,十一点前回来吧。这一段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找你们的。好好学……不要对大小姐做一些过分的事!虽然我也从师父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你和大小姐的事情,但是一定要注意一个度!要把握分寸!……好吧,差不多了吧……

看完便条的珏一下子就把便条给攥在手里了。

这货在搞什么啊?!这字里行间不是明摆的让我往犯罪的路上走吗?!

“那个……赢宁出去了。”珏一脸尴尬地笑着说。

“啊……啊?!赢宁哥出去了?!”

珏立刻抓住了一个时机给夏尼拍了张照。

不错的表情,真是好笑。珏点点头,因为夏尼刚才因为过度惊讶而崩掉的表情对珏来说太有意思了。

“你也别站在那儿了,要是想要教我的话就请快点。”

“啊!明,明白了!”夏尼走到珏的身边,将准备好的材料给拿了出来。

刚开始,珏还会拿着刚从烬锽那里玩完游戏的一些老师与学生间的情节来开夏尼的玩笑,搞得夏尼措手不及,满脸泛红。但是慢慢地,珏的学习也步入了正轨。

“原来如此,这个字是这么写的啊。”

“没错,而且我们能够相互沟通就证明语法上我们没有差别,所以对你来说只要把文字给背过来就行了。”

“呵,但是时间不过了吧?”珏苦笑着。

“那也不能放弃啊!加油啊!”

珏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夜慢慢深了,昏暗的灯光下是两人在伏案书写。一人教,一人学。犯错在所难免,但是训斥也似温柔的安抚一般。

“哎呀。这边不是写错了嘛。看,应该这么写。”夏尼见到珏出错后就进行改正。

她一手将头发撩到耳后,一手提笔认真地书写。

“哦!这么样吗?真是谢谢你啦!”珏见到正确答案后也茅塞顿开。

“没事的,慢慢来。”夏尼用富有母性的笑容安慰着珏。

“真是,感谢你了。”珏也回应道。

突然夏尼和珏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抬起了头。

刚才的对话在两人的脑海中再次重演,同样的事件,但是不同的环境——在一个像是办公的地点,有两个人在桌子边挑灯夜战。

【“哎呀。这边不是写错了嘛。看,应该这么写。”

“哦!这么样吗?真是谢谢你啦!”

“没事的,慢慢来。”

“真是,感谢你了。”】

可是,虽然对话是一样的,但是能从这话语中听出两者情感上的不同。在两人脑海中的镜像里,那名女性的话语要更加得僵硬,倒像是情非得已而发出的声音一样。

这时,有什么东西从夏尼的脸上划过,那东西映射着灯光,闪耀着纯粹的光芒。那东西就如同坠落的流星一般离开了她的脸,然后打再纸上。

“你怎么了?”珏问。

“啊……没什么……只是……?诶?我什么……要哭呢?”夏尼像是在看待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情一样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刚才是什么?夏尼又一次感受到了冲击内心的不适感。

内疚?欢喜?悲哀?喜爱?还有一种仿佛谋划这什么的心机……

推荐阅读:

矩阵天王 极道天师观飞星恋晨 王爷家的后院 日暮倚修竹 抢手前妻:首席请离婚 至尊邪皇 将门贵秀 穿书七零,炮灰娇妻拿了首富剧本 偏执晏总嗜她如命 秦女潇潇 妻逢对手:老公,请接招 真仙奇缘 莫少的惹火情人 锦绣嫡女腹黑帝 若爱以时光为牢 渣攻重生手册 我家九爷要疯魔 绝品帝尊 妻纲 武极 葬天杀 天阳变 王牌校草独家笨丫头 惊!和霸总领证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逆世女王 战天武帝 教主如此多娇 小王爷的农科博士妃 网游之召唤之王 绝品少主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