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麻烦事

0麻烦事

“让我教课?!那是什么?!”珏端着茶杯,一脸疑惑且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想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教几个学生吧?而且你也厌倦了当学生了吧?”道龙说。

“不是!你要是让我当老师的话,我的工作怎么办?我还要处理海祭的事情,不能随便撂挑子啊。”

“海祭不已经办妥了吗?你还要干什么?”

“货物的清点,安保的安排,以及在退朝后躲避冰千鸟。”

“最后的那一点不属于工作吧?”

“只要我没出凌云,就算是工作。”说着,珏喝了口茶。“好烫!”

“冰千鸟又怎么了?是应为她和你的婚约?”

“算是吧?有或是不是。”珏对着茶杯做了个鬼脸后就将它放到了一边,“不知道那妮子是怎么了突然变得热情了,搞得我一愣一愣的。”

“哈?”

“怎么说呢?就像是听了某些恋爱咨询的骗子一样,变得有些怪,总是想要抓怪异的时机来找我谈话。”

“……你是根本不知道女人心还是故意这样的?”

“后者。”

“那你真是个……”

“人渣,我知道。”珏甩甩手。

“先前给你的文献你翻译的怎么样了?”道龙问。

道龙之所以不让学院的老师管珏的原因就是因为珏要帮他翻译由太古文书写的古代文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而今天,珏拿着道龙所想要的翻译文本来校长办公室交差。

“喏。”珏拿出了一叠纸。

“哦!太棒了!”道龙拿着觉翻译完的纸张说。

“真是的,当初为什么不好好学字啊?”珏在一旁发着牢骚。

“没办法啊,谁叫当初天下太乱了。”道龙看着珏翻译好的文字,“什么?!亚特兰蒂斯还有一个藏宝库?!你能在翻译几个相关的文书来推出藏宝库的位置吗?!”

“你想要去藏宝库干什么?”珏一脸鄙夷地问。

“太古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法器以及重要的文献!这些都是能够为现在提供研究的重要资料啊!”

“哦。是吗?那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东西了。”

“没有东西?!”

“嗯,所有的法器都被人拿走了。毕竟当时太乱了。”

“是吗?”道龙听后有些失落,“我本以为那里面能有一些与传说有关的东西呢……太古时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冈格尼尔’‘狮子王的黄金面具’……”

“额……刚才最后的那一个并不在藏宝库中,那是在亚特兰蒂斯毁灭后才被人治做出来的,所以……”

“那你知道是谁造的吗?!有什么用?!什么材料做的?!”

“你能别这么激动吗?还有,你干嘛这么激动?你和亚特兰蒂斯有仇吗?”珏看道龙激动成那样自己也觉得有些不舒服。

道龙深吸了一口气。他说:“知道青龙吗?”

“知道,四大神兽之一,同时在神域也被认为是‘灾龙’。它能够招来无尽的风暴与雷霆,能够让酷暑变为严冬。明明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并不帮助当时正在与魔族和神族对抗的龙族,被当时的龙族誉为‘离群者’。可是那家伙被人给猎杀了。”

“不……那家伙不算是完全死亡。”道龙突然说。

“莫非!你就是青龙?!”珏露出了稍微吃惊的表情。

“哦?你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轻。”

“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发觉出了你没有本体。对你来说,你的意识的集中表现都是由你的禅杖来控制的。你的身体并不是龙一般的身体。”说着,珏突然从袖中甩出一根细针。那细针直接打到道龙的心脏处。但是道龙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被你看出来了吗?”

“果然,你把你的灵魂封存在了你的禅杖中!你的身体并不存在!”

正在珏进行断定的时候,道龙的身体看成了一滩水。

“原来如此!那么,这和你找太古法器有什么关系?”

“‘狮子王的龙骑士’!是他杀了我!我现在还记得那一天他的脸上戴着的那个黄金的面具!以及一把太阳长枪和一根铁杵。”

“嗯,听起来像是狮子王的黄金面具、太阳神的长枪以及达摩克利斯之剑。面具可以让人没有恐惧感,长枪则可以无视敌人的防御,将炙热直接打到敌人的体内,最后的那个可以说得上是专门对付王种的武器了吧?呀!‘达摩克利斯之剑’,由从黑曜石中提取处的少量金属制成,内部背时就按了近三千多个法术回路,近五千多个法术书节点,发动快,效果明显,虽然成本上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但是只要有炼金术的话就不是问题,而且在设计上……”

“那名骑士……”道龙突然打断了珏的话,“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和一双血红的眼睛……”

珏听到到龙的话后就停住了,他看向道龙:“你是在怀疑我就是那名骑士?”

“不知道,”道龙摇摇头,“但是我看你长得和那人挺像的,而且你好像很了解太古时代的东西。我被杀的时候距今大约是一亿年吧?那时候妖邪刚刚出现,尼格霍德大闹神域,亚尔兰蒂斯灭亡,王种的秩序之争……所有该赶的不该赶的都赶上了,就算是那名骑士,也早就死了吧?毕竟他是个人族,不可能活出一亿年的寿命吧?除非……”道龙看着珏的眼睛,“他受到了永世的诅咒……”

一时间,紧张的气氛弥漫着整个校长办公室。

这时,有人推开了门。

“嗯?又来?”煞羽一见到道龙就散发出一种不耐烦的情感。

“来找珏谈一点事情罢了。”道龙说。

“这时候,真是这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珏说。

“你来干什么?”道龙问。

煞羽没说什么,而是走到了珏的面前,说:“教我。”

“教你?教什么?”珏问。

“文字。”

“太古文吗?”

煞羽点点头。

珏看向道龙,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道龙也给面子,他点了点头。

“行吧。”珏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夏尼姐。”

“她跟你说的?真是,这妮子每天没事干闲的在学院里瞎逛什么?”珏表示无语。“算啦,总之我就当了你的家教啦,明天中午图书馆找我就行啦……你怎么了?”

珏见到煞羽有种怪怪的气氛,就很疑惑。

“渣男……”煞羽冷冷地看了珏一眼,就像是刚刚甩了人的姑娘一样。

“好好好,你可以退下啦。”珏听后就如同脱力了一样摆摆手示意煞羽离开。

说来煞羽倒也怪,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十分顺从的就离开了。

煞羽走后,珏一直看着煞羽离开的方向。

“怎么了?”珏突然发现道龙有些疑惑的气氛。

“那孩子变了。”

“变漂亮了。”

“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她以前并没有那么多的情感表露的。”道龙沉浸在对煞羽的评价中。

珏到没有再理会道龙,而是收拾了一下给他的新书籍后就离开了。

可是在临走的时候珏停住了,“你应该告诉那孩子,有些东西千万不要去沾染,尤其是自认为对其很了解的东西。有时候,随意的模仿会招致反噬的恶果……”

珏走在路上,一个以前的回忆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一个小小的孩子,没有依靠;一个红发的女性,在死前向他提出了对初次见面的人来说相当过分的要求;一个该死的怪兽,在原本孤独灰白的生命中多了一分彩色。

下午,放学的珏走在通往赢宁房间的走廊上。

“哎呀,没想到是真的呢。”从珏的身后传来了冰千鸟的声音。

“千鸟?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冰千鸟拿出了一叠,说:“喏,这是海祭新的安保安排,你是负责这一块的吧?看看吧。”

“你该不会是特地为了送这个才来的吧?这种事情交给崩给我不就行了?”珏说。

“我拿来给你又有什么不满啊?!再说了,我乐意,行了吧?”冰千鸟将手中的纸像是扇在珏的脸上一样给了珏。

“不过还真是令我震惊呢。听说你没有地方住,暂住在赢宁的房间,这还是件真事呢。”

“啊,这不正好当时为了玩游戏才到了他的房间嘛,然后就玩上瘾了,干脆就住下来了。”

“可别玩上瘾啊,即使在玩烬锽推荐的游戏吧?他推荐的游戏多是那种少儿不宜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太沉迷得好。”冰千鸟用一种难以启齿的态度说完了刚才的话。

刚才的话算是娜尔教她的了,因为以冰千鸟的立场场来说她是不想让珏玩这类游戏的。但是娜尔从她母亲那里得到的真传改变了冰千鸟的想法。

“诶?千鸟姐也在?”敖丽的声音响起。

此时,珏快速做好了应对素风的扑袭的准备。

“好啦,珏,别担心,素风现在被我拉着呢。”敖丽看出了珏的不安。

珏看了一下,发现敖丽的手正伸在素风的脖子里,像是在拉着什么一样。

一旁的冰千鸟用试探似的动作摸了摸素风的头。素风也没有发反抗,而是顺从地将头贴了过去。

看到这儿,珏就问了一句:“为什么冰千鸟害怕动物呢?”

敖丽听后就一脸坏笑地说:“听烬锽说,以前千鸟姐还小的时候跟着父母出去野营,然后就走丢了,结果就被好奇的动物给追了好几天,没吃没喝,睡都睡不安稳。就算是树上的松鼠也会跳到千鸟姐的脸上去闹一下,所以就留下了对所有哺乳动物的心理阴影。”

“是不是一不小心开来魅惑之瞳的能力?导致周围的动物都被吸引了?”珏说。

“就是啊,当时道龙也是这么猜的。”

“真是可怜呢……”这时,娜尔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出现在了冰千鸟的身后。

“呀!真是的!别吓我啊!”冰千鸟被吓了一跳,“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过来看一下我们可爱的金毛儿啦。”娜尔在冰千鸟的身后挑弄着她的金发。

“这里还真是热闹呢。”夏尼又在这时过来了。

“夏尼姐!你来干什么?”敖丽问。

夏尼举了举手中的小包。

“这是……便当?给我们吃的?不对,该不会是给珏的吧?”

“是啊,他一直都不认真吃饭,真是让人担忧啊。”

看到这个,娜尔偷偷在冰千鸟的耳边说:“看啊!你已经输在起跑线上啦!真是的!让别人刷什么好感度啊?!”

“夏尼姐的话……”

“要不是她的话,你的事情处理起来还不简单?”

“话是这么说……”

娜尔见冰千鸟这样也不想再劝了,于是离开冰千鸟走向夏尼那边,她说:“夏尼姐,你不能这样啊,要是惯坏了这家伙的话就不太好了吧?还是收起来比较好,要么你给我?正好我这几天也没吃什么。”

“诶?娜尔这几天没有吃东西吗?”

“嗯,我是背着我爸跑出来的嘛,所以没敢在米歇尔在凌云的房子里住。为了省下租房子的钱,当然就要减少开支啦。”

其实娜尔说的话中前半段是真的,但是后半段就是假的了。

娜尔是没敢在凌云的房子中住,但是她暂住在冰千鸟在凌云的家中。但是让娜尔有些不适应的是那里的饭菜。由于冰千鸟是神龙所以能够适应东方的菜系,也自然是会使用筷子的。但是娜尔是巨龙,从小就在米歇尔领长大的她是不会用筷子的,在武龙皇那里能够吃下饭的原因是雷比翁早就知道了娜尔会来,而且他这里也有些能够支持西洋菜系的条件,毕竟雷比翁自己就是巨龙。

“嗯……”夏尼听后沉思了一会儿,“没事的!娜尔,要不然我给你送饭?”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娜尔在心中吼道。

“诶呀,这不夏尼姐还是挺热心的嘛。”敖丽在一旁开口了,“能这么关心我们,夏尼姐还真是好呢。而且我也觉得给珏送些饭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他又要学习又要处理政务,能够挤出来的时间还要去玩烬锽推荐的游戏,真是很累呢,所以有人能帮他做好后勤保障也是最好的了吧?”

听到这个,娜尔在心中砸了一下舌头。看来敖丽是站在夏尼姐这一边的……不好办啊……要是敖丽喂夏尼姐提供一些建议的话,以她公主的立场,我们不好改变什么啊……

“诶?嗯,是啊,敖丽,谢谢你。”夏尼听后忙向敖丽道谢,“要是可以的话,我也给你送些饭?反正都要做,多一份也差不多。”

“诶?真的吗?那太好啦!好喜欢夏尼姐的饭啊!”敖丽听后很是高兴,“要不夏尼姐也帮千鸟姐做些饭吧,这几天要处理海祭的事情一定很忙吧?”

“嗯,那千鸟,要帮忙吗?”夏尼问。

“嗯?诶……挺好的吧?行……吧。”冰千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可是这样的话……”敖丽想了想,“夏尼姐要做的饭会很多啊,一下子增添了好多人。这样一定会很累吧?要不我帮你吧?夏尼姐?”

“敖丽样帮忙吗?可以啊。”

“那好,那我就帮夏尼姐把珏的那一份儿给做了吧。毕竟娜尔姐也说了,不能一直惯着珏,所以我就打算每天给珏的那一份儿减少一部分的量,好让他在平日饥饿的时候能自己解决,以此阻止他养成是软饭的习惯,你看如何?”

娜尔一听就惊住了。我靠!不得了啊!这一棋下得可以啊!接下来就要看夏尼姐怎么回答了。从刚才到现在夏尼姐一直处于善于帮忙的形象中,要是她能够好好利用的话,就能够阻止敖丽的计划!

“嗯?可以啊,这样也对珏好。”

什么?!娜尔看着一脸笑容接受敖丽建议的夏尼。夏尼姐是怎么一回事?!故意的吗?不对啊,在场的人都应该看得出她对珏有意思吧?这样的话她就不应该打出一张“隐身牌”啊!这种假装自己不关心的态度并不能改变什么啊!夏尼姐是怎么想的?

“嗯……就是这样,可以吗?珏?”夏尼看向珏说,“那以后你的饭就由敖丽来做啦。为了不要饿肚子,你还是快点自己做饭吃吧!”

珏倒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惊讶的看着敖丽,过了还一会儿,他才对着敖丽抱了一个拳,说:“在下佩服!”

敖丽倒是也抱了个拳回敬了一下,说:“哪里哪里。以后就请期待一下公主殿下做的美食吧!”

这时候,夏尼又举了一下手,她说:“对了,正好你们都在,我想问一下大家关于煞羽的事情。”

“诶?火鸡啊。”冰千鸟听后将胳膊抱在胸前。

“煞羽姐?她怎么啦?”敖丽问。

“快到煞羽的生日了吧?我想到时候帮忙庆祝一下,可以吗?”夏尼说。

“火鸡的生日?啊,确实……她也要两千岁了。”

“我记得在我离开学院之前,煞羽都一直为了什么而努力,好像说什么和谁约定好了要在两千岁之前完成来着,现在完成了吗?”夏尼问。

冰千鸟摇摇头,“不知道,她也不说是为了什么而努力。但是,现在她好像变得更加得急切了……有点为了目的而不择罢休的样子了……你们是不知道,先前说到了银白之灾的时候,那个煞羽几乎是双眼放光啊!连着问了好几个词,记得当时她就是要贴过来地问:‘颜色、样貌、出现时间、生态特征。’哎呀~真是,第一次听到她说那么多话呢。”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人啊。”夏尼叹了口气。

“没想到还有比夏尼姐还大的人啊……”娜尔说。突然,她又看向了珏,“那个珏现在多大了呢?”

周围的人一听,都看向了珏。

珏苦笑着在心中想这个娜尔还真是个布雷的高手呢。

见到这架势,珏知道这下是没办法转移话题了,于是说:“我是什么样的生物你们大致上都知道了吧?”

“是说你被腐败的龙血给侵染之后而造就的你吗?我听夏尼姐说了。”冰千鸟说。

“那就好了……嗯,我要是从发现自己有龙的性质开始算的话,应该是一千五百多年了吧?也许不到一千五……也差不多啦。”

珏说完后,他发现夏尼她们都用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珏。

“不可能吧?!一千五百岁?!”夏尼走进珏的身边仔细看着珏的体型。

“这也太年轻了吧?!”冰千鸟也不敢相信地喊。

“就是,也就比婉莹大一点吧?呀~这么小就这么成熟了吗?来,叫姐姐。”娜尔在珏的背后拍着。她的拍打像是故意的一样。

“怎么了?我在被侵染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啊。”

“不,正常的情况下被腐败的龙血侵染的话,被侵染者就会在身上出现‘卵化’的状态,具体的症状就是皮肤变硬,慢慢的无法行动。然后由自身的躯壳中像是金蝉脱壳一样蜕变出新的躯体,当然了,蜕变出来的躯体也都是让人看了会做噩梦的怪物。一般情况下被侵染者的寿命并不长,过不了几天就死了。但是蜕变出来的怪物倒像是幼龙一样,所以可以认为被亲然后就是一个生命的新生。”敖丽在一旁说。

“是吗?啊,好像是有这么一回儿事来着……”珏回忆起了从前。

【“长官!快来!”战场上,一名士兵跑了过来。

“怎么了?”

“他!他被龙血侵染了!”那名士兵很是惊慌。

“那又怎么了?擦掉不就行了?”

“不!在树上!我们没有看到还有一个死去已久的龙的尸体!从上面滴下了腐败的龙血!”

“什么?!快带我去!”

到了那里后,人们都看着那个从像是石化了的人的体内脱出的怪物。那东西有着枯瘦的四肢,像是腐烂了一样的内脏破膛而出。那怪物的头像是龙的样子,但是腐败严重,浓水和血水从面颊上的开裂处流下来。

“长官!快!快救救他!”面对着周围人的乞求,又能干什么?明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又有什么办法?

抢过身边士兵的武器。

“长官!”听着那怪物战友的声嘶力竭的哭喊,没有办法,没有任何的办法对那些士兵做出保证。

催动法器,让力量注满法器,然后……手起刀落——趁着那怪物还有理智控制自己……】

“珏,你很奇怪呢。”敖丽看着珏。

“啊,抱歉,走神了。”珏说。

那是什么?那是现实。那是什么?那是过去……

推荐阅读:

武道巅峰 嫁给死对头后,他天天想公开 我能随身携带宗门 都重生了就不舔了吧 爱上寂寞 重回七零,被阴戾大佬拿命宠 灵气复苏:成为校长,召唤可爱多 如何让灭世反派从嘎我到爱我 我要当星一代 开在名侦探世界的事务所 吞噬星空之无限分身 我真没想重生啊:憨憨鱼 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 大明:偷看我日记的朱元璋想砍我 娱乐:国家发老婆,夫人竟是杨蜜 大夏明镜 卧龙二当家 妻主强撩,农家夫郎吃不消 书籍1388813 重生全家齐穿越:福宝锦鲤吃瓜忙 遮天:从模拟成帝开始 不想当COSER的女仆不是好揍敌客夫人 游戏:从蜥蜴到啃噬神明之巨龙 白月光omega失忆总想钓我 天下盛宴 见鬼,反派坑我[穿书] 都有异能了,谁还低调啊 乱世再嫁 只是听到小动物们说话后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蜗蜗飞飞 穿越八零替嫁后我成了军官心尖宠 人在剑来,拿下阮秀李柳当老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