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海祭(拿到驾本了!好开心!)

0海祭

海祭对龙族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日,这个节日将会持续近一周的时间。在此期间,人们可以进入龙族在很久以前建立的龙宫的部分外围区域,还可以与海中的种族进行交易。可以说现在的海祭已经变成了传统文化与旅游商业合为一体的特殊节日了。

在龙城的东侧有一个像是码头一样的东西,在那里人们接受安保检查,检查通过后就可以通过一个垂直的隧道近入水中。

但是今天,珏看到自己身边的女生们都有种怪怪的感觉,比如说今天她们的眼睛全部是龙的眼瞳,不像平时是那样带着化人瞳。

“行啦,你也别闹别扭啦,谁叫我们的保密工作没做好呢?”娜尔在气呼呼的冰千鸟的身边说。

“我也不算是生气,只不过……总感觉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很不爽。”冰千鸟看着和夏尼以及敖丽在一起的珏。

本来,在娜尔的计划下应该是让冰千鸟和珏在海祭的时候加深一下感情的,但是不曾想这件事情竟被敖丽知道了。于是敖丽就带着夏尼直接来到了往水下走的关口处等着珏。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一定是算计好了的!一定是的!娜尔看着敖丽想。但是有一点倒是令娜尔很是疑惑:根据先前敖丽的表现来看,她对于珏好像是抱有什么情感的,但是如果是男女之情的话,那她应该是不会带着夏尼来的,可是为什么她又带着夏尼呢?是不小心与夏尼姐遇到了吗?不对,真要是敖丽打算介入的话,以她的智商应该会努力回避与夏尼姐相遇的情况的。啊!真是的!真是该说不愧是公主殿下吗?!

“你们今天穿的衣服都有些怪呢。”珏先看了看夏尼和敖丽,又看了看冰千鸟和娜尔。

冰千鸟见到珏的视线过来后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想是想要把她的腿藏起来一般地躲到了娜尔的身后。一旁的娜尔倒是尴尬的看着冰千鸟的举动。

其实,在早晨的时候珏和娜尔以及冰千鸟就在金龙幕府中见过一次,那时候珏就一直看着冰千鸟的腿。

“嗯?有什么问题吗?”冰千鸟坐在椅子上问。

“不……怎么说呢?你的腿和皮肤的颜色相差很大啊。”珏说。

冰千鸟看了看自己的腿。然后就笑着说:“啊,丝袜啊。这是一种衣服罢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诱惑力?要不要摸摸看?”冰千鸟抬起了她的脚像是在挑逗一般地对珏说。

娜尔在一旁倒是呵呵一笑,心想“金毛先前攒下的对付男性的经验可算是有用了,这一举动还不能让珏着木头娇羞一会儿?”

可谁知,珏倒是走到冰千鸟的身边直接拿住她的脚,像是在调查什么一样地在她的腿上摸来摸去,还时不时地揪其一部分布料捻一捻或是弹一弹。

“嗯,这种布料很光滑,而且弹性很好……像是丝绸但又不是……有意思……”珏在那边忘我地调查着冰千鸟腿上的丝袜,完全没有注意到包括其他幕僚在内的人的那种怪异的眼光。

虽然珏没有说,但是他还是被冰千鸟足部那完美的形状给惊到了,怎么说呢?单单用漂亮已经无法形容了,这简直就是被技艺极高的工匠精雕细琢出来的艺术品才对!而且冰千鸟身上的体香将人对足部的内心抵触给完美地抵消掉了,倒不如说是让人更加得神魂颠倒才对!

至于冰千鸟则像是一个见到什么不该见得小姑娘一样捂着脸,羞得要命。

最后还是在娜尔的拉扯以及海莲华的训斥下才让冰千鸟脱离了珏本人并没有意识到的性骚扰。

“嘿嘿,珏,要不我回去后让金毛儿把今早晨的你感兴趣的东西脱下来给你?”娜尔说。

“行啊,我对那种材料挺感兴趣的。”珏说。

“嘿嘿,放心吧!保证是刚出炉的新鲜货!”娜尔刚一说完就被冰千鸟给捂住了嘴。

敖丽这时候凑到了珏的身边问:“什么啊?”

“啊,就是冰千鸟腿上穿的东西好像叫丝袜来着……”

“啊?”敖丽听后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像是在看垃圾一样地说;“珏,你,腿控?”

“那是什么意思?”珏歪了下头,然后又说:“我只是对一些新奇的材料感兴趣罢了……比如你们现在穿的衣服。看上去材质不是平常的啊。”

听了珏的话后,敖丽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说:“你是说龙綃吗?这东西可是进入水下用的,可以不沾衣服哦。”

“哦!虽然以前听说过,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呢。”珏一边说着一边向敖丽走去,看上去像是要研究一下的样子。

这时候,夏尼将手中的一叠衣服扣在了珏的脸上,然后没好气地说:“别在这里性骚扰了!这是你的衣服,快到那边换了吧。”

“哦!龙綃的衣服!”珏看着手中的衣服好一会儿,然后他又看着夏尼说,“你给我买的?”

“算是吧。我们领里面也有要在海祭来龙城旅游的人,所以就批发了这样的衣服。正好他们在这里定了你的衣服,于是就让我给你拿过来了。”

“定了我的衣服?”

“谁叫你是掌门呢?一点自觉都没有吗?”夏尼说。

可是这时候珏已经冲到更衣间更换衣服去了。

娜尔借这个空闲好好训斥冰千鸟了一番。

“明明那么好的机会!要是你能借早晨的契机好好勾引一下珏的话你还至于这样被动吗?!真是的!你先前的那些勾引男人的经验上哪里去了?!”

“见到珏之后就好慌啊!”

“借口啊!”娜尔一个手刃打在了冰千鸟的脑门上。“不过我差不多也能理解,毕竟你喜欢人家嘛。”娜尔叹了口气,像是放弃了似地说。

这时候,珏出来了。

“如何?”珏问。

敖丽走到珏的身边看来看去,然后双眼发放光地说:“不错呢!珏!”

但是夏尼却在一旁有些疑虑,她问:“珏,是算不上是龙吧?那么你可以在水下长时间呼吸吗?”

虽然先前在去主城的时候知道珏能够在冰封的水下游泳,但是夏尼她们并不知道珏进入水中的时长以及他能不能在水下呼吸或是存活,因为她们完全可以把珏能在冰层下游泳归咎于珏的肺活量好。

“啊,我的体内应该没有鳃的,因为在水中还是会有窒息感。”珏说。

但是就算是有窒息感也死不了啊……

“那正好。”夏尼说着就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像是水滴一样的晶体。“喏,含着。”夏尼说着就要把这水滴发到珏的嘴里。

“不是!这是什么啊?”珏避开了夏尼那类似是喂食一样的举动。

“啊,这时避水珠啊。”敖丽在一旁说。

“避水珠?就是那个由龙泪制成的东西?”珏接过了吓你递来的晶体说。

“嗯,由龙泪制成的晶体类的东西,可以完成让人能够在水下呼吸的要求。现在过来玩的不适应水的种族多在使用避水珠。”

“是啊!我还大赚了一笔呢!”娜尔说。

“大赚一笔?什么意思?”珏问,“我不记得在海祭开始前米歇尔家有什么在海祭上的收入啊。”

“避水珠是有龙的泪水制成的,所以在海祭开始的时候会有一些组织过来收集龙的泪水。”冰千鸟在一旁解释道,“我们都可以在这时候通过卖泪水来获得一些零花钱。”

“不过着泪水是得在没有感情波动的时候留下来的才有用罢了……”敖丽说。

“没有情感波动?就是干流下的泪水呗?”

“啊,是啊。”娜尔揉了揉眼睛,“往年我都是通过生吃芥末来获得流泪的效果的。

“你是靠吃芥末啊?我是靠吃辣椒。”冰千鸟说。

“是这样啊,”珏看着像是在那边耍宝的冰千鸟和娜尔,然后又问夏尼,“这是你的眼泪做的?”

夏尼无声地点了下头。气氛一些下变得青涩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赢宁过来了,“哟,你们好。珏,这是新一批的警员安排,要是可以的话就要使用了。”说着,赢宁将一个记事本交给了珏。

珏看了几眼,然后笑着说:“就这样吧,挺好的。再说了,这再过一会儿海祭就要开幕了,要想调班的话找谁呢?”

“也是。”赢宁说,然后他看到珏身后的女生们所散发出来的怪异气场后就跟珏简单地说了一句玩得开心后就离开了。

终于,通往水下的设施开始运作了。

这是个像是个吊篮一样的东西,将码头上的人带往水下。

“要是感到不适的话就说一声哦。”敖丽说。

吊篮进入水下。海水慢慢没过珏的脚,但是珏并没有感受到潮湿感,并且水的压力珏也并没有感受到,唯一感受到的只有清明时分海水的冰凉。水漫慢慢上升,即便没过了珏身体的大半,珏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潮湿或是水压。

海水没过了珏的鼻子,但是珏没有没有呛到,相反他还能顺畅地呼吸。

总的来说珏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不适,就算是水没过了他的眼睛,他也能看清楚水下的景色。

“在这里说话的话是可以的哦,只不过不要把避水珠吐出来就行了。”敖丽在一旁说。

“原来可以说话啊……你们的眼睛?”珏看向身边的女生们,发现她们的眼睛都像是蒙了一层膜一样。

“嗯?瞬膜啊……啊,珏你好像没有这样的器官吧?”冰千鸟说。

“啊,想起来了。”珏回忆了一下,好像见过这么个东西。“你们平日不用这东西吗?”

“照在眼睛上的话会影响视力的。”娜尔在一旁说,“不过在水下到时会增加视力。”

“原来如此,学到了……”

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游了过来。

像是人,但是下半身是鱼,她们的耳朵是那种类似是鳍一样的东西。从体型和相貌上看应该是女性。她穿着有龙綃制成的汉服,所以并没有因为海水的原因而弄湿衣服,脸上的装束也没有受到海水的影响。

鲛人?!珏满是好奇地看着面前的生物。虽然在平日办公时都会遇到鲛人所呈递过来的文书,而且珏也听说过关于鲛人的消息。但是珏还真的没有见到真是的鲛人。

“给为游客您们好,我是此次负责引导各位前往海祭会场的协助人员。请各位来宾往这里来。”那名鲛人向珏一行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在前面引路。

“这鲛人怎么样呢?珏?有么有心动啊?”娜尔在珏的身边问。

“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珏看都没看娜尔一眼地说。

“因为不是很多男性都向往着鲛人吗?而且这东西在西方可是被称作美人鱼的!很多人都是听着关于她们的故事长大的,自然会向往她们吧?”

“哼,鲛人啊……”珏小声说。他看了看身后的其他的男性游客。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名鲛人的身上。

“鲛人,在西方又有美人鱼之称。形态为半人半鱼。种族目前全部为女性,但是有资料记载曾经有过男性鲛人,但是出于某种不明的原因消失了。现在的鲛人以善织闻名,其织出的龙綃在材料和工艺上都是未知的。并且她们的眼泪可以在离体的瞬间化为珍珠。另外就是鲛人的生态。鲛人性情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平和的,但是在捕食时会变得异常凶猛,可以认为是一种很危险的捕食者。另外由于没有雄性,所以她们可以依靠无性生殖或是异性生殖来完成繁衍。当然,这异性生殖是要依靠外种族的雄性才能进行。只不过多数非鲛人的雄性是无法在水中生活的。”说到这儿,珏看了一下能够望到屋顶的龙宫,“所以龙族在这此活动的安保工作就有保护鲛人族免受外种族的侵害以及鲛人族本身侵害外种族的工作。”

“你还真是明白呢。”敖丽瞪着眼睛说。

由于一层瞬膜的缘故,珏看到敖丽以及其他女生的眼睛都是白色的,就像是重度白内障一样。

“以前接触过关于情报收集的人,所以对鲛人有些了解。”

“那你知道吗,还有一件事。”敖丽跑到了带队的鲛人身边,然后问,“请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呢?”

“诶?!名!名字?!那个……我记得……”那名鲛人被敖丽这么一问,就有些慌乱。

“她们的记性不是很好,在某些时候会忘记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那没事吗?要是忘了海祭的事情会怎么样?”冰千鸟问。

“这一点不用担心,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比较久远的事情上的,比如名字,年龄之类的。而且平日这里位于龙族的禁海所以就算是这样的记忆也不会影响她们的生活。”敖丽说,“不过珏,你可是要注意了!那帮家伙可是在不断想着要强化她们的种族,所以会对强者感兴趣,所以你可要小心这帮家伙的勾引!”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珏说。

“嘻嘻。啊!到了!”敖丽看向前面。

这时,那名鲛人回过身来,对着人们说:“各位,请允许我介绍龙族以前的建筑群——龙宫!”

在总人的面前,有这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完全是由石头制成的宫殿,由中心的石制高塔想外辐射出来的其他建筑,总的来说像是将整个海床给挖成这样的。这也让人感叹古代龙族的创造力和毅力。

“听说,以前的龙族生于海中。由于创生之血滴到了海中,血液的力量被海水稀释,所以龙族初期并不是像现在这般强大,所以古代的龙族被迫生存于海底的底床中,与史前海洋中的掠食者战斗。”夏尼看着这龙宫说。

“嘻嘻,或许也是龙族以前太弱这个原因,使得龙族相当看重一个人实力的强大与否。也许,这也是为什么龙族的姑娘都喜欢强者的原因吧?”敖丽这么说着,然后用手指点了点珏。

但是珏的注意力全部被面前的龙宫所吸引,他惊讶于那庞大的建筑,更惊讶于龙族的力量。他仿佛看到了先古的龙族在这里建造的场景。成千上万的先古龙族开辟着这片本是荒芜的海床,为的只是能在这一片危险的海洋中获得名为生存和延续的权利。

龙宫外围的街上又来自各个种族摆出的摊位。街上是各色各样的人,加上水中的独特景色,一副洋溢着特殊氛围的热闹场景出现在人们面前。

“哇!今年我要好好玩玩!”敖丽见到这番景象后就很是兴奋,她跑到了一处摊位前看着那里面的东西,“这是什么?可以吃吗?”

珏苦笑一下走到了敖丽的身边,“买一下不就知道了?你好,请给我五个。”

“诶?珏你要请客吗?”敖丽看向珏。

“来这里也没少受你们照顾,而且现在有了工作,多少能够清一下你们吧。”珏边说着边付了钱。

“呵呵,那真是谢谢啦!”敖丽接过珏递来的食物。

珏又到了夏尼她们那边分了食物。

“虽然不是想要装大款,但是今天就让我包了你们的消费账单吧,就当做是我为了谢你们在这几天的照顾啦。”珏说。

“诶?可以吗?”夏尼问。

“当然。”

“你的薪水没那么多吧?”冰千鸟却像是在犯难一样地说。

“没事,我协助了道龙一些工作,所以他也给了我一些钱。”珏笑着说。

珏自然知道他的钱是不够用的,所以就把一些自己做的法器或是以前留的太古物件拿给道龙或是带到其他地方的拍卖会上去卖。道龙给的钱不算事多但是渠道安全;拍卖会给钱多但是安全性不行,因为珏参加的拍卖会的背后多是被一些黑道把控,为了强大的法器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不过两边都赚得盆满钵满。

就这样,这一上午加上中午饭都是由珏掏钱包。虽然珏担心过自己要是和这些身份显赫的千金大小姐一起走的话会不会出现什么谣言,但是娜尔做出他应该是被当做随从的判断打消了珏的顾虑。

长达几个小时的玩闹终归是有重点的,不久,敖丽她们就玩累了。

“嗯……这一上午都是珏跟着我们走呢。”夏尼说。

“确实呢……虽然这家伙看上去挺享受罢了。”娜尔瞥了眼正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吃着小吃摊买来的食物的珏。

“要不问一下他想去哪儿吧,毕竟是我们先邀请他的。”冰千鸟提议道。

夏尼走到了珏的身边问:“珏,你要去哪里呢?这一次我们听你的。”

“喂,听起来像是个能因为误会的话啊。”娜尔在冰千鸟的耳边小声说,结果被冰千鸟给打了一下。

“嗯……我想进龙宫里面看看,可以吗?”珏说。

夏尼她们听后面露难色。

“嗯?不能吗?”珏问。

“其实……在龙宫中保存着许多的重要物品,所以是不会向游客开放内部的设施的。”冰千鸟说。

“也就是说你们没有进入过龙宫呗?”

“不是,向是以我们的身份立场的话是可以进入龙宫的,而且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能进去了……只是以珏你的身份的话……”

这时候,娜尔走到珏的身边小声说:“不过呢,你要是以某个龙族高官或是贵族的亲人的身份的话就能进了哦。而且最好是现任管事的,像是未来能成为贵族的就有点小劣势呢……”

珏看了看在一处休息的冰千鸟。

“哼哼!”这时候敖丽走过来了,“别怕!以本小姐的身份进去还是难事?!正好,让我带你去看一下封存在龙宫内部的先祖遗物吧!”

推荐阅读:

秘制甜妻:柏少,要抱抱! 斗罗:开局99级,我直娶千仞雪 渣了白月光师尊三世以后 快穿:当娇软美人开启撩人模式 清穿之种地日常 六零养仔仔从心开始 青囊秘术 轻井泽2 非典型白月光 快穿:病娇反派又被宿主撩迷糊了 从邪道散修开始种田长生 孤剑夜冥萧 在蜡笔小新的平凡生活 祁同伟握大狙,谁说当警察没前途 红楼之神医 长生修仙:我有一个遗物栏 四合院之系统逼我当反派北辰默 小娇娘她不想为妾 从婴儿开始的死灵法师 舔人就变强,仙子太多遭不住了! 主角对我难以自拔 上任国企董事长三个月赚一万亿 故事大杂烩, 华娱从94开始 影视穿越诸天我盘点所有名场面 斗罗:收徒千仞雪,建立神祇学院 星穹铁道:这个毁灭令使超猛的 权霸天下 窃取情报,从魔门小卒开始截胡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 大庆:西府赵王,麾下天下第一! 顾总轻虐,薛小姐她是真白月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