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这小东西真别致

0这小东西真别致

那个是……珏看着面前,发现有个带着孩子的红发女子。

“啊,煞羽和婉莹啊。”珏走过去,“这么?来海祭玩得开心吗?”

“嗯!很开心哦!”婉莹很是有活力地点了下头。

珏笑着看了看婉莹。真是有活力呢,小孩子就是有意思。

“婉莹,你要的东西我买来了。还有,煞羽,你的那一份儿我也买了,要不……嗯?又有了一个新的朋友呢。”

珏看过去,发现了一个戴着眼罩的人。

“温德斯……是吗?”珏看着那名青年说。

“啊,是珏啊。怎么?你就一个人来海祭吗?”温德斯问。

“不,本来是和夏尼她们来的,但是不小心走散了。”珏不好意思地说。

“嗯……你给她们通过话吗?”温德斯想都没想地问。

“通话?啊!是说手机吗?!抱歉啊,我平日会忘记带这种东西,所以……今天也没带呢……”珏说。

珏本身并没有完全习惯现代的生活,虽然在努力适应,但有时还是会以以前人的眼光看待现在,有时候还经常会被赢宁给说道。

“啊,你竟然不带这么重要的东西?!”温德斯无语了,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说:“你可能认识的人里我只知道千鸟的号码,她有和夏洛特在一块吗?”

“啊,这时候应该是在一块的……大概。”

毕竟要是见到我突然不见的话并在打电话无果的情况下,这帮妮子是很有可能展开分头行动的。

“这么不确定吗?算了,试一试吧。”说着,温德斯就拨了电话。

过了几秒,温德斯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他就对珏说:“算了吧,没治。千鸟应该是忘了换供能板了。”

“就是那个给手机提供法术回路推动的东西吗?”

“嗯,换做是魂界的话来说的话就是手机没电了。”

珏听后无奈地摇摇头。手机这样的东西并不是只为高位种设计的,而是也向低阶种开放的大众性法器,所以会考虑到像是人族这种法术适应性弱的群体,所以手机并不像是以前的法器那样依靠持有者灌注能量,而是由单独的能量灌输装置进行供能的。

“那真是劳您费心了。”珏说着就要走。

“嗯?珏哥哥要是一个人的话不如跟我们一起吧!”婉莹这时候说。

“不了,那个……”

你哥哥要是在泡妞的话我在这里干什么?真是个小孩呢……

“既然婉莹这么说的话就没事的,而且你是第一次来吧?虽然听说你负责一些海祭的事情,但是我想你应该没来过吧?所以要是可以的话就跟我们一行吧,煞羽,可以吗?”温德斯又把选择权扔给了煞羽。

“嗯,可以。”煞羽点了下头。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珏好像在煞羽的口中看到了什么像是晶体一样的东西,要是找个类似的东西的话就是避水珠了。

可是珏没有时间来想那是不是避水珠。

额……珏为这俩货的思想感到头痛。你们是嫌海底不够亮吗?非要填一个灯?!真的要照出你们俩相互娇羞的表情才行吗?!真是,哪来的俩奇葩?!算了,你们不嫌我碍事我就跟着呗。

“那就感谢各位的好意了。”珏说。

一路上,珏好好观察着温德斯和煞羽。

嗯,温德斯这人虽然蒙着眼睛感觉挺奇怪的,但是人很好,对煞羽也很上心,人也挺贴心的,对他的妹妹可以说是溺爱了吧。不过从煞羽和婉莹相处的境况来看,她们应该是不会吵架的吧。嗯~挺好。

经过观察,珏对温德斯产生了兴趣,于是他就找了些机会与温德斯对话。

“温德斯,你是性斯托木吧?那么你认识桑德坎普特吗?”珏问。

“啊,你是说我的先祖吗?只是听说过罢了。好像全称是弗兰斯·桑德坎普特·斯托木来着,先前的巨龙族战将,曾经带领军队出征神域,将神族军队给压制过。也正是凭借他的战绩,使得龙族可以不用担心来自神域神族的威胁,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与魔族的战争中。”

“果然,你是他的后代啊。那你和婉莹是……亲兄妹?”

“嗯,我大她得有近九百岁吧。”说着,温德斯看向了在前面被煞羽抱着走的婉莹,同行,他的表情还有些悲伤。

“你怎么了?”

“可惜,这孩子没能享受到足够多的母爱。在她生后不久,妈妈就去世了。唉!可怜的孩子。”

“去世了?真是抱歉,但是她是怎么去世的呢?”珏问。

“这个……”

“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没有这个必要。”珏说。

“啊,谢谢。”温德斯说。

或许是为了转移话题吧,珏说:“这么说,你差不多也是有两千岁了吧?”

“嗯,我也一千九百多岁了。”

“是吗?真是好呢。那你父亲呢?”

“隐退了,现在我是斯托木的当家。”温德斯有些差异地看着珏,

这人怎么像是在查户口一样?不过怎么说呢?让人讨厌不起来。温德斯看了眼珏。

“对了,你看煞羽怎么样?”在沉默了几秒后,珏突然说。

“煞羽?挺好的。怎么了?”

“是啊,挺好的……”珏像是很满意温德斯的话一样地说。“你向她表白了吗?”

“诶?!”温德斯听了珏的话后一震,然后就颤巍巍地说:“什,什么表白不表白的……这……”

“有喜欢的女孩儿就大胆追求啊……虽说要是被发卡的话会很惨吧……”

这时候,有人从后面狠狠地拍了珏的肩。

“你上哪去了?!大家都很但心你啊!”娜尔狠狠地拍了一下珏。

“啊,娜尔啊。就你一个吗?”珏说。

“嗯……看来你们还有些事情,我们就先走了。”温德斯对着珏挥了挥手。

“啊,再见……”珏被娜尔拧着耳朵说。

“行,做了,煞羽。”温德斯拍了一下站在那里发愣的煞羽说。

煞羽倒像是慢了半拍一样的回过神来追上了温德斯,但是在走的时候还不忘回一下头看上两眼。

这妮子是在干什么呢?珏一边听着娜尔的训斥一边想。

于是,娜尔和珏就在一起逛海祭。

“所以呢,当时真的是让我头皮发麻呢!”娜尔一边拨弄着手中游过来的小鱼,一边说。

现在娜尔正在向珏复述自己加封为电龙将军的事。电龙将军的加封仪式是在海祭之前进行的,由于是武官那边的事情,所以在文官这边并没有邀请太多的人,而是单单把那些管事的给清去看了,所以珏并没有参加电龙将军的加封仪式。

“真是辛苦你了。”珏说,“现在,你也是为自己而活的人之一了!恭喜。”

“那真是谢谢啦。”娜尔放走了小鱼。

“这下子,你就不用一直追赶你哥哥了吧?现在你们走上了不同的路,不是吗?”

“嗯,确实……但是要怎么做呢?”娜尔说,“唉,感觉人生失去了目标……”

“嗯……要不先学会当一个女孩子?你现在还不会化妆吧?”

“是啊,不会。”娜尔无关己事地摊了下手。

“嗯……真是只能说你们是王种啊,就算是不化妆也能这么漂亮。”

“那是!”听了珏的话后,娜尔骄傲地挺起了胸。

珏看着娜尔这一个样子,就用带有调戏的话语说:“算了吧,看您这身材是没救了。”

“你!”娜尔听后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珏绕到娜尔的身后说:“也许你留长发会很不错,要是再加上一点暖色的挑染的话应该会很好吧?”

“诶?真的吗?”娜尔听到珏的建议后就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你忘了自己为什么被精钢派的那群熊孩子说是男的了?学学人家敖丽,虽然和你一样身子单薄,但是人家会把自己装扮的像个女的啊……诶?这么一说的话是不是就代表我说敖丽不是个女的了?”

“嗯……像个女的吗?原来如此。”娜尔拍拍自己的脸说。

“听好了!一定要有上进心啊!要不然你就假小子一辈子吧!”

“可是……我行吗?”娜尔还是有些缺乏自信。

“相信我!我看女人的眼光可是很准的!你要是留长头发的话一定会很好看的!再说了,你一个弓兵,就算是留长头发也不会碍着你吧?”

“诶?你前半句话很恶心诶……”娜尔缩起了身子像是在看待什么肮脏事物一样发出了嫌弃的声音。

“喂,这要是真的是个游戏的话你会很难攻略啊。”珏也给了个很头痛的表情作为回敬。

过了一会儿,冰千鸟来了。

“珏!你上哪里了?!”冰千鸟问,“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开机关,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你!后来我们还被反锁在里面,费了好大得劲才出来!”

“啊,那真是抱歉。”

“也没什么不好的啊,起码我们看到了以前没有发现的壁画,而且我们已经联系道龙了,他说他马上过来。”娜尔说。

“这样吗?那就赶快回去……”

“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娜尔用手点着珏的额头,说:“你陪了我们一上午自己没能好好玩,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可爱的金毛儿陪你逛逛吧。”然后,娜尔就将冰千鸟给推了出来。

“诶?我!”

“那么!我走啦!”说完,娜尔就跑远了。

“千鸟。”珏看着远去的娜尔说:“你有个不错的朋友呢……”

“是吗?……”

“嘚,不多说了,走吧,带我去逛逛。”珏说。

于是,整整一下午珏就和冰千鸟在一块逛海祭。

“所以,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民风,而且也有不同的制度,比如说有些地方依旧会有将犯下过罪过的人贬为奴隶从事无偿的工作;亦或是有些地方是有着极强的仪式感的,他们对某些事情的计较程度要远比我们大。”珏拿着手中的东西说。

本来他和冰千鸟是在安安稳稳购物的,但是珏见冰千鸟对很多来自外面的东西都没什么了解于是就讲解起了三界的其他的地方的事情。

冰千鸟则是很沉醉地听着。

“嗯……差不多了吧?该回去了吧?”珏见到周围的人变少了之后就说。

“诶?!啊,确实呢……”冰千鸟看了看四周。

于是,两人就来到了地面上。

“呼!空气!”走在地面上的珏深深地吸了口气。

在珏身边的冰千鸟也伸了个懒腰,“啊!真是不敢相信!明明是从海中生长出来的我竟然感觉陆地要比海洋舒服……真是忘租了呢……”

珏此时又检查了一下衣服,说:“真是神奇,上来的时候竟然滴水不沾!这衣服真是方便!以后就一直穿着吧。”

“诶?一直穿着?快算了吧。”冰千鸟苦笑道,“这种衣服可不像是泳衣,要是一直穿在身上的话会感到有种麻布一的不适感,所以还是不要一直穿得好。”

“泳衣……那东西虽然听说过,但是没有见过,能问一下那是什么样的衣服吗?还有,这种衣服是不是很暴露啊?”

“哈?你没见过吗?亏你去过那么多的地方,真是白去了呢。”冰千鸟说,“嗯……要是放到我们这一代人看来的话应该算是暴露程度有些大的衣服了吧?但是要是上一辈,比如说隐退了的爷爷的话应该会比较反感那种衣服的款式吧?嗯……夏天的时候要去海滩玩吗?到时候你就看到了。”

“那好啊!”珏说,“嗯……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设计,如果现代人都认可的话……看来有助于研究一下现在这一辈人的审美观啊。”

“听你这话怎么像是老一辈的人说的?你是哪门子古人啊?”冰千鸟苦笑道。

这时候,有人从后面过来了。

“啊!珏!你死哪去了?!”敖丽站在珏的面前,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不爽。当她看到冰千鸟后,又用比先前要弱那么一点点的气势说:“还有千鸟姐!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关于珏找到的消息?!还要让娜尔姐过来通知我们?!”

“好啦,敖丽,不要那么生气嘛。”夏尼在敖丽的身边说。

“夏尼姐!你脾气也太好了吧?这时候不能放任珏这样!你应该动用你所有的立场来好好压制一下他!”

“这……这个……”

见到夏尼有些为难后,珏就说:“好,我道歉好吧?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行了吧?”

敖丽看着珏,过了好一会才像是认可了一样地说:“行吧……”

“啊呀~你可算是消气啦,敖丽。”娜尔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好不都是娜尔姐没有及时通知我们?!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你应该有夏尼姐的电话吧?!”

“啊!我错啦!”娜尔像是笑着一样跑到了冰千鸟的身边。

珏这时候看了看面前几个妹子的身形,然后举了下手说:“我有个问题。”

“问吧。”敖丽说。

“那个……龙是卵生的吧?”

“对啊,怎么了?”

“那么龙是哺乳动物吗?我看到你们女性的那个地方的发育又差别啊,像是兽人中的鸟人族的话是纯粹的卵生,所以每个女性都是平胸。我看你们龙族不是啊……”

听了珏的话之后,敖丽和冰千鸟都有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夏尼和娜尔倒是没有太大的排斥。

“啊,龙族的话应该是有婴儿哺乳的。”夏尼说,“但是龙在刚出生的时候是以幼龙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面前的,那个时候是不需要从母体上获得养分的,毕竟要是让那种小家伙咬一下的话会出事吧?所以那个时候的幼龙都是吃肉的。”

“吃肉?什么肉呢?”

“牛肉和猪肉之类的,总之凡是没有毒都可以吃,不过要是吃的话最好是生肉,可以锻炼一下他们的咬合力,而且对消化系统的发育也很好。等到幼龙出生后一段时间,他们会有幻化反射,自主幻化成人形,到时候就不能吃肉了,而是……”夏尼说着不自觉地捂了下胸口。

“这样吗?那么我又有了另一个问题。”珏看了看敖丽和冰千鸟,“这俩货是怎么了?一脸害臊的样子。”

“这!这种话题本身就很令人在意吧!”冰千鸟说。

“是啊!珏!你满脑子都是什么?!”敖丽也说。

“这是怎么了?”珏一时间一头雾水。

“可能是两边的价值观不一样吧?”夏尼说。

“嗯,相较于神龙族,巨龙都比较开放,这一点在我和金毛儿平日的谈话中能感觉出来。”娜尔也点了点头。

“这样啊……”珏点了点头,“看来真是学到了呢!”

“对了,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题?该不会是……”娜尔这时靠到珏的身边说。

“不是,只不过在我走丢的时候一不不小心走到了你们龙族生蛋的地方,所以就有些好奇……”

“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那可是男性禁入的!听说即便是雄性的飞禽也会被驱散甚至是被消灭啊!真亏你还能活着出来!”娜尔听后很是惊讶。

其他的女生们也都傻眼地看着珏。

“啊,不,我被海军给拦下了。”

“这样啊。”听了珏的解释后,女生们都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你不知道龙的生态吗?”冰千鸟问。

“身体构造什么的倒是知道,只是生态什么的真心不了解,毕竟以前没怎么接触过龙族,而且以前对龙族的印象也不是很好……”珏说。

“对龙族的印象不好?为什么?”敖丽问。

听了珏的话,其他的女生们也都很是疑惑,为什么珏会对龙族的印象不好。

“啊,以前还不是这样的时候要被迫战斗嘛,所以……”

“以前……你该不会是上都的人吧?要被迫龙战斗?”娜尔说。

“不是吧,要是珏变成这样经历了快一千五百年的话,那样应该是上都正盛的时候,时间上说不过去啊.”冰千鸟说。

“额……那个……咱能不谈这种话题吗?还有,我现在对龙族秉持着友好的态度,毕竟现在认识的龙都是好人嘛。”珏说。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要在背地里害我罢了……

“嗯!对啊!我们对你都很好的啊!”敖丽说。

“等等,这个不能自己说吧?”夏尼笑着推了下敖丽。

看着在相互大闹,彼此和谐融洽的女生们,珏像是突然放松了一样的笑了一下。

算了吧,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

可是突然,珏感到背后一凉,一种从未有过的发自内心的胆寒渗透了过来,他背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

珏一下子回头,希望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是什么?珏不禁会在心中问。

刚才,珏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探他一样。而且,那东西的力量构成相当的复杂,珏能从中感受到一股龙的力量,或是神的力量,也有着魔的力量!再者,珏还仿佛嗅到了一股金属味,不!一股血的味道!

更令珏为之震颤的是,在那股力量的深层,还隐藏着另一个超出了三界内所有已知力量的东西——存在于三界之外的虚空之中,孕育了银白之灾,养育着银白之灾,为银白之灾提供着名为“无限”的救命毒药以及赋予其“归一”的裂魂使命的东西,名为混沌!

推荐阅读:

谁给大明续命了? 一心成为黑月光,娘娘她步步高升 猜猜系统崩溃之后谁先倒霉 救命!刚醒就被好大儿开瓢 书籍1414751 请正确对待攻略系统 年少不知阿姨香,错拿青春插稻秧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长生从捡属性开始 闪婚后,豪门老公追妻日常 时空穿越:我是宇宙设计师 报告霍少:苏小姐不想转正 疯了吧!神话天赋你管他叫反派? 从虚空领主开始无敌 书记官他不想工作 梦幻西游:我的仙灵店铺变异啦 我直播科普精灵,缔造宝可梦时代 侯亮平查我?我祁同伟去查钟小艾 剪辑盘点国漫视频,从懒羊羊开始 综武:从范家商行开始 反派替我攻略男主 我在末世开饭店,隔壁小孩馋哭了 杨一笑江南山水 修仙家族指南 从沙漠枯木开始疯狂进化 曝光综漫角色遗言,诸天破防了 莫总,夫人离婚后偷偷生了崽 穿成农家寡妇,带闺蜜养崽致富 重生1962纯真年代 全家一起穿六零 重生之冒牌皇帝 兽世好孕:娇软兔兔被大佬们狂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