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这是什么课啊?!

0这是什么课啊?!

“所以……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凛雪梅拍着临时的课程表说。

“班长,这公开课我们都知道。但是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学生授课展示实验课’啊?”一名学生问。

“嗯……听教导处的人说这个就是让学生来授课啊,”凛雪梅说,“让学生来展示自己所学的东西,来教给其他的学生……像是头脑风暴一类的东西吧?听老师说这种课程还属于实验课,所以大家就算是不报名的话也可以。”

“班长一定会报名吧?”有学生问。

“嗯,毕竟要个大家起表率作用啊。”凛雪梅点了下头。

“啊!班长要讲什么课呢?”

“嗯……像是这几天学的法术法器回路构成吧?虽我看大家对这样的可的内容都不怎么明白,所以就由我来帮助一下大家吧。”

“那真是谢谢啦!”学生们一听,都有些开心。

“对了!”凛雪梅看向了在一旁打瞌睡的珏,然后朝他大喊:“喂!珏!”

听到喊声后的珏立刻挺起身来四处张望了一下。

“珏!还没醒吗?!”凛雪梅又喊道。

“班长,那家伙醒了吧?”有同学说。

凛雪梅要摇头,然后指着珏,说:“你们自己看!”

只见珏的眼神空洞,眼珠都不转了。很显然,他的起身只是神经的反射而已,自身并没有苏醒。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啊,班长看得好仔细。”

“看来班长很会观察呢……”

同学们见凛雪梅说对了,就很是佩服。

“啊!”过了几秒的间隔,珏突然震了下身子。他看向凛雪梅,一脸的不满,“啊!怎么了?!”

同学们见到珏的态度不同于从前,就都向后退了一下。

今天的珏确实很吓人。他一脸疲倦,眼上有淡淡的黑眼圈,眼白处还有很重的血丝。总的来说就像是刚从坟墓中爬出来的东西一样。

这还是拜昨天的事件所致。那一次,珏感受到了与自己相近的存在。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与自己是如此相似的个体,但是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回是什么东西的开始。虽然那个力量还有很多的疑点,但是他想要将那东西揪出来问个究竟。

也正因为如此,珏感受到了来到龙城的第一次愁眠。

再加上早朝时空和崩在珏的面前好好地批了对方几顿,什么空当众秀恩爱,崩带着姬芸去海祭,一股恋爱的腐臭什么的。珏只得一一应对阿这俩货。

这也使得了珏的精神状态更糟了。

凛雪梅也是向后退了一下,但是还是又站出来说:“道龙大人说了,你必须参加这次的实验课!而且,道龙大人以及其他的教导处的老师都会过来旁听,所以你最好快点准备一下。下午就要展示了!”

“啥?下午?”珏像是没睡醒一样地说:“你开什么玩笑?你是想让我累死吗?再说了,下午能拿出什么课啊?”

凛雪梅哼笑一下,说:“这时候就要考研我们的学习基础啦,所以你就努力吧!还有,我是上午的课,我这边要更紧的好不好?”

珏听后一屁股顿在椅子上,然后有趴在座子上说:“请便……”

见到珏这个样子,凛雪梅有些担忧地说:“这次可是关系到了二班的名誉问题,你可别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

“好好好……”珏说着就又睡着了。

上午的课很是精彩,凛雪梅对课堂内容的把握以及课堂气氛的带动都很好,引得学生以及老师的啧啧称赞。

而下午的课就有些令人担忧了……

珏用手支着桌子,他的眼睛时睁时阖,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倒下的感觉。

而下面的学生们也都纷纷议论着。

“喂!那个金发美女不会是……”

“是啊,她一定是金龙将军!”

“哇!好漂亮!那身边的那个黑长直呢?”

“你没听说个她吗?!她可是嬴家的千金啊!当时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那那个紫发帅哥呢?那又是谁?”

“听说是刚来的电龙将军,长得挺秀气的,而且好像还是个娘娘腔。”

“还有那个呢?带着兜帽的那个,是个女的吧?”

“不知道,但是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人!能够跟这几位同席的话一定不一般吧?”

“他们都是来听那家伙的课吗?!这个珏到底是什么来头?!”

学什么纷纷议论着在珏的那一排位子上坐着的人。

“什么娘娘腔啊?!”娜尔咬着牙小声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啊呀,就不要这样小气啦。”此时,带着兜帽的人对着娜尔发出了嘲笑声。

“敖丽!”娜尔瞥了敖丽一眼。

“你们几个小声些!别打扰我听课!”道龙的一声急切的命令让这几个女生瞬间失了声。

这个教室里挤满了人,不仅是道龙和教导处的人,就连火龙将军旗下的龙族法术特战队被称作“红莲队”的狱火红莲法术特战队的教官都来了。

至于这一阵容出现的原因,也是得益于道龙的功劳。

珏的那双死鱼眼扫了下面的人一眼。

他拍了下桌子,然后说:“今天呢,我们来谈一下生物战中的生理到向性。”

这是什么?老师有教过吗?在座的同学都不免感到疑惑。但是后面的军方人士倒是听得很认真。

“听好了,”珏用死气沉沉的声音说,“王种与低阶种间存在差别你们应该也知道,但是是什么让两者产生差距的?中阶种再两者间又起着什么作用呢?让我把我的经验来告诉你们。

就要从生物与法术的抗性来解释。法术的反噬效果你们都应该知道吧?法术阶级越高,对身体的反噬效果就越大。就好比你作得越厉害,时间爸爸就抽你的屁屁越狠。

而这一反噬效果就会在高阶中中表现得不那么明显。”

说着,珏就开始在黑板上画出了两块骨头,他说:“左边的是人,右边的是王种的。两者没有区别,对吧?但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两者的内部结构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王种的骨质纤维要更加得密集,这也就证明王种的身体更抗造。相较于低阶种来说王种可以干的事情很多,什么高山蹦极不系绳,现场胸口碎大石之类的。

再者就是王种的器官了。王种的器官要比低阶种的更加得精密。就那肝来说吧,在喝了几年的烈酒后,王种的肝依旧坚挺,但是低阶种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肝搞不好早就硬掉了,烂掉了。还有就是肺了,这一点我想诸位龙族都心知肚明吧?至于神族和魔族的内脏构造我就不告诉你们了,以免造成情报泄露。”珏说。

听了珏的话,那些军方的人都阴着脸叹了口气。他们把手中的小笔记本都放了下来,脸上满是“下课后老子要逼你的供”的样子。

不知道珏是不是被震慑到了,他说:“额……还有一些就是性别上的原因了。比如王种中女性对法术的适应性普遍上要强于男性。”

经珏这么一说,那些人又精神起来了。

“根据我的研究呢,这王种男性肝的下面,是有一个类似于胆的器官的,里面可以分泌出能够刺激肌肉收缩的东西,具体的成分并没有研究出来。而且这种东西还能增强人的反应力,让人在瞬间爆发出极强的体能。但是有些事情我至今没有研究明白,那就是有些人可以实时保持那种高亢奋状态。”

珏一边说着,那些人一边做着笔记。

“喂,班长,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下笔记啊?”有名学生小声问。

“不至于吧……感觉他讲的怪玄乎的。生物老师也没讲过啊。”凛雪梅说。

“生物老师当然不会给你们讲啦。”珏像是听到了凛雪梅的话一样,“你们现在神龙族的教育总是遮遮掩掩,要不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

凛雪梅平日本就看珏不顺眼,再加上个这一番话,她根本就抑制不住自己对珏的怒火,直接大喊了出来。

“那你知道你们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构造吗?!”珏回复道。

“当然!自己的身体能有什么不知道的?!”

珏听后“噗”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那你知道什么是‘灰牙’吗?”

“嗯?那是什么?”凛雪梅一愣,但是她看到周围的人都有一种难以启齿的表情。

“啊!”珏捂着头,他叹了口气捂着头说:“你们真是!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进行应有的性教育?这教育真是令人担忧啊,难道你们非要让这帮孩子从实践中学习吗?”

“什么啊?你该不会是要说什么很猥琐的东西吧?”凛雪梅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刚才珏可是直接把“性教育”放到口边了。

“啥?这就算是猥琐了?!”珏一扫刚才没睡醒的样子,他看着凛雪梅说:“你们大人就这样教育你的?这就是猥琐了?你们也太保守了吧?”

凛雪梅瞪着珏没说什么,但是可以看出她气呼呼的。

珏也没有管她,他说:“王种与低阶种中的人族长得很像,但是也仅限于长得像罢了。王种的胎儿与人族不同,比如说神族的胎儿天生就长有飞翼,魔族的胎儿有尾鞭,至于龙族孩子你们也知道,长在蛋中。这也就是对母体是个不小的负担,毕竟那些小家伙要是从身体中出来的话,不但要让母子平安,还要让那些小东西不要受到伤害或是伤害到母体。要知道,神族胎儿的飞翼非常脆弱,而魔族胎儿的尾鞭则天生就很锋利,更不用说那些刚下生就相当于成人体型的龙蛋了!就算是龙族靠真身生产,也会有些吃力,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将各位龙族的小姑娘们看作是母鸡。

所以,在女性王种的生产道内有一种类似是牙一样的东西可以帮助你们的小家伙调整位置,以便于他们安全地出来。当然了,这种东西也算是有种保护贞洁的作用吧,所以在座的男性同胞们平日不要对王种女性有什么非分之想,要不然会出事的。那玩意经肌肉密度分析来看能产生的力气应该不小,而且‘灰牙’形状类似匕首,对于某种情况来说可以认为是一个很危险的器官了……”

珏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发现那些神龙裔的女生和男生们都有些害羞;巨龙裔的人倒是没那么大的反应,除了一直受到神龙式教育的凛雪梅。

“所以,你们这些女生们要是平时开始对含有银、玉、碳制成的食物感兴趣的话,就可劲儿吃,因为那是灰牙的主要成分,也是你们开始发育的预兆……虽然说这些都晚了吧这种现象一般来说都是在你们一千一二三岁的时候,你们是十五岁的时候就差不多发育完全了……我看各位都是两千边缘的人了吧?”

珏刚一说出“两千边缘”的时候,煞羽的身子好像震了一下一样,她虽然表情上没有变化,但是在气氛上倒是散发出了害怕或是焦虑的情感。

最后,珏的课可算是落幕了。只不过在同学们近乎声讨的评价中落幕了。

回到座位上后,珏就被夏尼她们给围住了。

“珏!你说的话是不是太过了!”冰千鸟先发出了不满。

“就是啊!大庭广众之下你竟然说这样的话!”敖丽也红着脸训斥着珏。

“你们两个冷静些啊,珏也是出于教育的考虑嘛。”夏尼说。

“夏尼姐!不要为珏说话了!他这样以后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冰千鸟说。

“是啊,比如说变成腿控什么的。”娜尔在冰千鸟的身边不怀好意地一笑,搞得冰千鸟面红耳赤。

珏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说:“我问你们,你们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吗?”

听了珏的话后,夏尼和娜尔点了点头,冰千鸟和敖丽倒是将脸撇到了一边。

“看来都知道,”珏点了下头,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很小的时候吧,应该就是刚刚懂事的时候,那时候和赢宁哥一起洗澡的时候问过父亲为什么我和他不一样,父亲告诉我了。”

“嗯,我也是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妈妈们告诉我的。”

珏听了夏尼和娜尔的话后就有看向了那边的两位,问:“你们呢?”

“是……”冰千鸟见这问题是躲不过去了,就说:“是从前……烬锽给的……游戏里看到的……”

“我,我也是……”敖丽的声音越说越小。

“所以呢,你们看来男性就只是知道交配的动物?所以你们才会一直提防着他们?”珏说。

敖丽和冰千鸟在平日里对待男性的态度珏看得清清楚楚。敖丽一开始刚见到珏以及第一次与赢宁接触时的态度,都像是个担惊受怕的小动物一样;冰千鸟则是另一个极端,她对待男性的态度简直就是对男的有仇一样,平日里的“公开处刑”可都是让男性同胞们同情那个惨入冰千鸟魔掌的人。

“虽然这可能是魂界的文化入侵,但是你们也倒是注意些啊,别老是这么保守好不好?”

珏这么说着,也没有注意到煞羽的课已经开始了,要不是被夏尼提醒的话,估计他又要变成众矢之地了。

这公开课就是煞羽进行主讲的课。

但是煞羽的课堂很是安静,并没有任何的语言,只有她在白板上的书写。要是有学生问问题的话也只是在白板上写出答案。

正在珏看着煞羽书写的时候,道龙从他后面过来了。原来,在珏正用心听讲的时候,道龙和这几个姑娘调换了位子。

“怎么样?我闺女?”

“挺好……没想到她的法术知识这么好……对了,她不是你亲女儿吧?”

“嗯?看出来了?”

“嗯……气息上没有相近的。”珏说。

“没错,她就是我很久以前收养的,大概是一千年前。”道龙看着珏,“这孩子打被收养的时候起就没什么情感上的波动,而且……她还一直在寻找有关银白之灾的消息……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珏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缓缓地说:“是的,我认识她……只不过她长大了,变漂亮了……没敢认。但是她以前很正常的,很乐观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你还真是作孽呢。”道龙叹了口气,“要相认吗?是你收养了小时候的她吧?”

“是……但是……算了吧,”珏说,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和孤单,“这样,对她,对我,都好……”

“是吗?”道龙也没有在强求下去。

要是珏和煞羽相认的话,煞羽有可能变得乐观。但是以珏那银白之灾的身份而言,他早晚有一天会再次消失吧,所以还是不要再伤害煞羽一次了。

这时候,煞羽的课已经结束了,学生们也将她围了起来。

“煞羽大人!是煞羽大人啊!”

“好漂亮!”

“煞羽大人!能拍张照吗?!”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

这时候,有名学生说:“煞羽大人,您能唱首歌吗?我姐姐以前是这里的学生,他说您的歌很好听!”

这句话就像是引爆了**桶一样,让要求煞羽唱歌的人越来越多。

煞羽先是愣着神看了看四周,然后还是稍微清了下嗓子,展开了歌喉。

煞羽唱着没有歌词的歌,悠扬的与旋律让人陶醉,那如同银铃一般的声音令人欲罢不能。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体会到了其中的真谛。

可是,有一人的反应却有些怪。

“珏?!”冰千鸟见到珏的身子有些摇晃,就赶忙上去扶住。

其他女生见到后也走跑过去扶住珏。

珏看上去很是疲惫,他的眼睛仿佛要闭上了一样。

虽然有失绅士的风度,但是珏还还是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来扶他的女生身上。

道龙见情况不对也走到珏的身边。

珏或许是感受到了道龙的到来,然后抓着道龙的衣服说:“我……对不起她……她……快要……将自己……”

这句话没了下文,因为珏睡着了。

“是不是太累了?”敖丽说。

“也许吧,你看他刚才不就很累的样子嘛。”夏尼说。

“先带回去让他休息一下吧。”冰千鸟建议道。

“虽然是个好主意,但是睡着的珏很危险哦。”敖丽在一旁有些担忧地说。

“没事的,你看他现在就倚着我们,也没有攻击,还是把他快点带回去的好。”娜尔说。

于是,这些女生们就达成了共识,将珏带走了。

上课结束后,煞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她看到了珏的昏倒。

【“小白!小白!”大雨中,有个小女孩在放声大哭。

“你给它唱首歌吧。”在小女孩儿的身后,是一名大着红色油纸伞的银发女子。

“唱歌?”

“对啊,唱我教会你的歌,这样的话你的小白就可以安心睡着啦。”

“真的吗?……”】

煞羽看着自己的手心,然后点燃了一团看上去有些诡异的紫红色的火焰。

“小白……等我……”

推荐阅读:

四合院:我有灵泉空间和小酒馆 快穿之神级捕快系统 快穿宿主超高冷 心剑辛剑星剑 穿成红楼短命女,我成了林黛玉的堂姐 御厨的小饭馆[美食] 唐若雪叶凡 最后一次审判 西游:我才是西天佛祖! 同时被乙骨伏黑虎杖喜欢怎么办? 季少,今晚可以打给你吗 林北钱苏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升级破败酒店后,我香香了 重生团宠,成了豪门大佬的心尖宠 斗罗:开局召唤黄泉 四合院:开局我先讹傻柱三间房 玄幻:我有本霹雳图鉴,打造苦境 潜伏在地球楚天之狐 诸天从扶持郭靖当皇帝开始 快穿:男主他追着作精女配要亲亲 如何阻止中二老板发癫 兽世种田:我靠金手指称霸大陆 玄都赋 病美人穿成作精贵妃后 结婚四年未见面,军官老公回来了 帝婿无双 困雾 三国开局抽到一颗恶魔果实 沉陷私吻 末日:开局囤积百亿物资,你成海王了? 洪荒:金乌大帝,开局打劫三清 开天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