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焚天凤

0焚天凤

“这里……”珏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地方。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破碎的墙壁散落在地面上,火焰的余烬,雷电的残闪,还未融化的冰块……

珏看着这里,空旷的地面上只有他一个人。

但是,珏即便是处于这样的环境也可以清楚地明白自己的所处位置。

央首!自己正在央首里!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央首被破坏成这样?!为什么这里像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一样?!

珏看着自己央首中破碎的迷宫。

这时,珏想起了暗影曾经给他的留言。

该死!那家伙就是为了这点屁事儿而对我不管不顾吗?!真是可恶!不理我也就算了,破坏央首算是哪门子事?!

就在这时,远处穿了一声能够击碎耳膜,震撼内心的爆炸声。

是在那边吗?!那个混蛋?!珏见到这爆炸后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向着爆炸地点冲了过去。

这里真是惨呢……珏看着沿途那堪称惨烈的场景想。

啊!找到了!珏的视野余光之中见到了一个闪着银光的东西,那个是阴阳两仪铠!

“喂!你们这群混蛋!”珏站在碎石堆的上面看着下方。

“啊?”那个化为恐怖形态的暗影抬了下头看了看珏。

“喂!你们这群混蛋在干什么?!”珏慢慢地走下来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额……军事机密。”阴阳两仪铠躺在地上伸了下手。

珏走到阴阳两仪铠的身边,照着它的头就是一下。

“干嘛啊?!”阴阳两仪铠捂着头,“现在我的脑子里全是回音!”

“是又怎样?”珏又照着阴阳两仪铠踹了一脚,然后他看着暗影问:“说吧,是怎么回事儿?!要是不说的话,你和这家伙一个下场!”说罢,珏就一脚踢飞了阴阳两仪铠。

“啊~如果说三界里谁最坏的话,那就非你莫属哦了吧?”暗影用像是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的脱离的语气说。

“臭小子!我和你没完!”远处的阴阳两仪铠先是站起身来咆哮了一句,然后又选择在地上躺一会儿,或许它也累得很吧。

“那,说说吧,怎么回事儿?”珏坐在了地上问。

暗影抹了下脸,然后生气地说:“还不都怪您老!”

“怪我?”珏一头雾水。

然后暗影恢复到了从前的那种虚无缥缈的状态,说:“这位先生,我想您近来应该总是失眠多梦,心中总会有莫名的悸动,总是会见到一些奇怪的场景,您说老身说的可是?”

“是啊,”珏冷眼看着暗影,然后说:“请不要一副江湖郎中的样子可以吗?”

“你当我想啊,刚才可是累死我了!”暗影照着珏的脸就喷了不少的暗气。“你不觉得这里少了个人吗?”暗影说。

“少了个人?”珏回看四周,确实有些违和感。

“啊!是那个我?!”珏想起来了那个曾经像是个半死人一样在央首方尖碑下坐着的另一个珏。

“是啊,那家伙这几天变得特别活跃,甚至开始对我们大大出手……我们没有被他的力量给消灭就很好了……”

“你们还能被消灭?!”珏听了暗影的话后大吃一惊。

按照战斗力来排的话,无论是暗影还是阴阳两仪铠都不是简单的货色,他们无论是在战斗力还是法术造诣上都是极高的存在,可以说三界内能与银白之灾五五开的存在中,他们俩足以名列前茅!

可是连他们俩合起伙来都险胜的存在是什么?!另一个自己又是怎样的存在?!想到这些,珏不禁胆寒一阵。

可是同时珏又赶到了一丝的激动——要是真的有这样的存在的话,那么消灭自己岂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不用开心,起码现在那家伙倒是被他给怼回去了,想要让另一个你消灭你的小算盘还是别打了。”暗影仿佛看穿了珏的内心一样地说。

“切!”珏听后砸了下舌头。

暗影见到珏这样,就说:“你别开心了,那家伙的力量不是任何生灵可以驾驭的,能驾驭的只有你!但是一旦要是你开始接受这股力量的话……那么你就会被另一个你所侵蚀,到时候……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三界将会面对要比银白之灾还要恐怖的存在!”

“这一点你说过。”

“所以我们才会竭尽全力让你不与他接触……但是看来是我们想多了。你那是还是与他接触了。你一定要小心!你也是与他接触,就越有可能被他所同化,到时候,你会会想出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切记!千万不要被那些没有必要的事情给支配了内心!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一定不要太过沉迷!明白了吗?”

“好好好,谨听旨意。”珏懒散地说。

“我说的是真的!你到是上心些啊!”暗影大喊。

珏被暗影那一反常态的表现给吓住了,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

“放心吧,到时候,等着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会把你的央首给修好的……只是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还有!你平日也注意一些!不要闲的没事翻阅什么莫名其妙的古代文献了!要是一不小心又把那家伙给激活了的话,又要再闹一阵,但是要是我们输了,那就真的完了!”

“你和破铜烂铁,再加上那个我都没见过的‘他’应该可以压制住另一个我吧?”

“现在看是这样……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暗影看着珏说,“你应该发现了吧?你的力量正在变强,正在向着全盛时期的你发展。”

暗影的话让珏的每一根汗毛都立起来了。的确,自己的力量正在恢复!清明节时和赢笑靥的对话可以看出,自己的力量正在向着全盛时期迈进!

不能变强!绝对不能!那是自己最不希望的!也是自己最害怕的!力量足以洗刷一个人的存在!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意志!

“这么说……”珏顿了一下,“破铜烂铁的遏制力正在消散?!”

“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么说也不对。因为那废铁的力量并没有消减,相反再来到这里后,它的力量依靠我们有了提升。但是我们的力量你也知道。依靠我们的本源——混沌,就可以获得名为‘无限’的支持,所以对破铜烂铁来说,它应该也快撑不住了吧……”

“但是那家伙不也是依靠着混沌的力量才存在到今的吗?!它不应该也获得了无限吗?!”

“它是与我们有着相同的力量源泉不错,但是你这边还有一个人。”

“另一个……我?!”珏有些惊愕,“不对啊!无限加无限依旧是无限,那样的话破铜烂铁应该……”

“他的力量我们无法推测!”暗影说,“那一个你,并不是真正的你……那一个你曾生活在最残酷的环境中,历练出了最恐怖的力量!造就了最强大的肢体!他的力量源泉是……”

“虚空?!”珏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珏的力量源于混沌,这股力量本身就是原始而又强大的,但是混沌的出现也是源于另一股力量的分支,那股力量的纯粹程度要远超混沌,甚至对它来说混沌的力量太过渺小!那股力量只有最强大的存在才能驾驭,也就是说,只有造世者才能控制其力量,而这股力量就是名为——虚空的力量!

也就是说,另一个自己是……和造世者同一级别的?!为什么?!为什么另一个自己竟会是和自己最痛恨的造世者是同一级别的?!

“你先别这么想,”暗影说,“事情要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你只需要知道你依旧痛恨着造世者,依旧想要寻求其复仇就行了,那一个你不需要你痛恨,他和我们一样,都是被造世者玩弄的可怜人……”

“要是你都这么说了……”

“反正你现在是要担心的就是你的力量溢出的问题,现在的你正在不断地强化着,最后有可能会变成原来的你,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下,要不然会出事的……”

“明白……诶?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外面动我?”珏看向央首的上空。

“……不得了啊,看起来你先前养的那只小鸟已经被她自己给吞噬了。”

“业火反噬成邪火将她控制住了吗?真是麻烦啊……”珏皱了皱眉。

“我劝你最好快点出去,要不然那之小鸟很有可能找你借种。”

“灾的血脉不允许被流传下来!这是律大人的旨意!”远处的阴阳两仪铠爬了起来。

“切!造世者“规则——律”吗?!”珏砸了下舌头。

在现实中,此时的煞羽已经趴到了珏的身上。

“多么帅气啊。”煞羽用她那细长的手指划过珏的脸颊,“真是令人欲罢不能呢!”

煞羽将她的脸贴到珏的脸上,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珏的脸。

“真是好呢!好棒的味道!”煞羽伸出了手指,将珏的嘴唇给拨开,然后将手指探进去搅动着。

“呵呵,这都不醒吗?睡得可真是沉呢……唉!以前的我就不敢这么做呢……记得以前你还将我含在嘴里过呢,真是个有趣的日子,不是吗?那时候我还在你的口中数着你的牙齿。真但愿你没有忘记……啊!还有呢,有一次我嫌你的口中太黑,于是点燃了火焰,记得当时你的鼻子都冒烟了呢!”

煞羽托着腮,然后微微地笑着。

“你现在是不是还把我当做小孩子了呢?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哦,已经可以自己生活了呢。而且啊,我在上学的时候就被好多人表白过呢,厉害吧?但是我并没有答应他们哦,因为那些肮脏的家伙怎么能和我站在一起呢?我呢,是只属于你的。怎么样?我对你很忠心吧?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还把我当做是你的养女吗?不过别担心!无论怎样,我都要得到你!一定要!我想这就是当初我们相见的原因吧……”

煞羽用手抚摸着珏的身体,她的脸泛起了微微的红润。

“啊!多么完美的身体啊!真是让人更想深·入地了解你啊……虽然很想要等到一个清净的地方慢慢地融入你,但是现在我有些忍不住了呢……”

煞羽慢慢地爬上珏的身上,打算解开珏的衣服,

就在这时,有人一下子把门打开了。

“煞羽!别干傻事!”道龙手握禅杖冲了过来。

敖丽在见完煞羽后就直接找到了道龙,道龙听到敖丽对煞羽的描述后加上珏对煞羽提出的“肮脏”的评价,判断出了煞羽可能已经被邪火吞噬的情况。为了稳住敖丽的心情,道龙以煞羽被选为海祭的最后一天的主持巫女而感到开心为借口帮煞羽打掩护。

在让敖丽打消了疑念后,道龙就马上冲向珏的房间,结果正好撞见了这和捉奸差不多的场面。

“死老头!都是你害得我不能喝小白相见!你还派他来当我的老师!你知道每一次与他相见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么痛苦吗?!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你毁了我!你个混蛋!”煞羽看到道龙后大喊,然后她挥动了手。

一团黑色的恐怖火焰袭向道龙,道龙马上召出大水进行还击。

火焰被道龙召出的水给浇灭了一些。道龙在龙族的战斗力排名中要远超煞羽这一辈的年轻人,所以法术上自然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煞羽,你要与我斗的话还是太嫩了。

“不可以!绝不可以!绝不可以熄灭!”煞羽发生大喊,那声音就如同一个狂叫的狗一般。

黑色的火焰仿佛在回应煞羽一样,瞬间变得狂妄了起来,将道龙的防御瞬间击破。

“这怎么可能?!”道龙的吃惊到此为止,因为下一秒他就被大火给吞噬了。

道龙的身体是由水做的,烈火开始飞速蒸发他身上的水分,他的身体正在开始快速散失,而他的禅杖也正在受到极强的消耗。

“对对对!就是这样!烧死你!”煞羽狂叫着,黑色的火焰更加疯狂地冲击着道龙。

“砰——!”

煞羽的黑炎引爆了屋子,愤怒的火焰冲向天空,妄图吞噬天空,天空中的月亮被黑炎所吞噬。天空明明被火焰所燃烧,但是天空没有一丝的光芒,就像是黑夜风暴一般大暗黑天。

糟糕!声音我这边已经通过隔音的法术进行了隔音,但是这样诡异的天空还真是没法儿解决啊!但是现在是晚上,也应该不会引得太多的人怀疑吧?

煞羽在这个绽放着黑色火焰荷花的房间中拥抱着珏,亲吻着他的脸颊。

啊……我们走吧,小白……煞羽打算抱起珏离开。

“煞羽!别在执迷不悟了!”道龙在火中大喝一声,四面八方用来的浪潮将火焰瞬间扑灭。

“什么?!”煞羽见到道龙灭了她的火后不免一惊。

道龙的身体下了一圈,然后他慢慢恢复着身体说:“没想到,凤凰的业火竟如此强大,要不是我的天水的话,估计早就化为灰飞了吧?”

“你!”煞羽张开了手,拎起了一团火焰。

“控制着火焰的凤凰呦,现在快点放弃你身上已经化为邪火的业火!以免被我浇灭!”道龙大吼道。

煞羽见到道龙这样就咬牙切齿,脸上也出现了一道道和当时狂化的银白之灾一样的猩红纹理。乍一看煞羽的脸,就像是一个破碎的面具一般。

但是道龙心中也没底,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了煞羽。

凤凰在力量上可以归为高阶种,但是其没有脉络的支持使得他们没有成为王种的资格,但是这也使得他们有着多样化的分支——不同的凤凰可以控制不同的力量。

像是煞羽这样的可以称为是御火凤了,而道龙有一个很久以前的猜想在今天得到了证实——煞羽是一个纯血的九翎高阶凤!她体内流淌着最纯正的凤凰血统!

纯血的九翎凤凰?!那可是力量凌驾于上位龙的存在!就算是竭尽全力的冰千鸟也只能险胜于她吧?要是百兵破还活着就好了,他的话就可以对付这样的煞羽了——只有接近于王种大公以上的人,比如说皇、帝或是王的人才能与纯血九翎凤凰对抗!

但是,这里显然没有这样的人!道龙捏了把汗。

他有着强大的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由于道龙是已故之躯,所以不能释放出与生前相当的力量,这也就限制了道龙对煞羽的遏制。

“嗯!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吧!”煞羽见到道龙完全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就轻轻的放下了珏,然后走向了道龙的面前。

什么?!

道龙睁开精灵眼的瞬间就被惊住了——周围的法术扭曲很剧烈,一种堪比地裂级的高等法术正在被酝酿着!

完了!这一次差不多是要挂在这里了!道龙心中一紧。

刚才的业火要扛下来已经很吃力了,要是在来一个这样等级的火焰……

火焰,被点燃了!

狂啸的火焰席卷着一切,灼热的温度将整个青龙寺炙烤着,一切都被打上了融化再塑的烙印,此时气候的微寒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在瞬间就能蒸发殆尽的高温!永无止境的高温!以及无法被扑灭的黑色的火焰!一切的活着的东西统统消失了……

刚才的攻击本应这样——

“嗯?怎么回事儿?!”道龙见到自己还活得好好的。

煞羽也吃了一惊,她发现自己的火焰被什么力量给遏制住了,而且火焰正在迅速地减弱,消散!

“真是够闹的!”懒散的声音在火焰中响起,一个银发血眸的青年将手中的火焰给捏灭。

“珏?!”

“小白!”

珏站在道龙和煞羽的中间。他看向了煞羽。

道龙见到是珏抵消了煞羽的攻击后不免一惊。这是何等的强大?!他甚至连珏是怎么做到的都没看清!珏到底是凭借了什么样的力量江浙堪比地裂级的法术给抵消的?!这样的力量要是放到现在的话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免疫法术伤害了!

“我可爱的小煞羽,是什么让你变成了今天的样子?”珏问。

“小白!你果真是小白!”煞羽瞪大了眼看着珏,她那双浑浊的眼瞳中闪过了一丝丝理智的光。

“果然,看来你是被业火个控制住了呢。”珏挠着头说,“说说吧,你为什么要锤炼你的业火?是不是你把我那天说的话当真了?”

“当然!我知道小白是不会骗我的!所以我一直在追求你那天释放的火焰!而今天!我做到了!在我两千岁以前做到了!所以小白!你现在可以……”

“抱歉,现在不行。”珏摇了摇头。

“为什么?”煞羽显然是无法相信,她的表情变得绝望。

“你,已经被业火化为的邪火给吞噬了,所以,”珏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周围焚烧而产生的烟尘给吹散,“邪火!马上退下!”

煞羽被珏的这股力量给吓得腿软,他坐在地上,颤抖地说:“小白……这,这是我努力的结果,你应该……”

“你走错了!你的路走错了。”珏冷眼说道,“快点恢复回来!要不然!”珏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光刃,“不要怪我……”

其实,煞羽会变成这样珏早就知道了。打珏第一眼见到现在的煞羽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有着大量杂质的业火的气息。

业火变为邪火是必然的事情!珏断定到。但是珏并没有插手过多——即使他知道煞羽就是他曾经收养的小女孩儿这一点!

对现在的珏来说,煞羽要是能够获得强大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步的话,那是最好的。

可是,现在的局势显然并不再是可控的范围了!煞羽可能威胁到夏尼她们!虽然煞羽是个极为重要的法术英才,但是为了一个人而牺牲好几个有潜力的人,这一点,不值得!

“我知道了……”煞羽慢慢站起来,“一定是……我不够强!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我模仿的还不够到位!对吧!放心小白!我!我……”

煞羽高高跳起,化为了一只巨大的凤凰。那凤凰有着一身如同鲜血凝固后的暗红色的羽毛,她的那双眼睛如同一对被泥土掩埋的玉佩一样。那只凤凰扇动着巨大的飞翼,完全展开后近十米的巨大飞翼将她的身体带向天空。九根如同艺术品一样的十几米的尾翎慢慢在人们的面前展现了其原貌。

火焰缠绕着凤凰的身体,带着她飞向了天空,消失在了云端。

“逃……逃走了?!”道龙说。

珏却摇了摇头,他说:“马上通知龙族海军,进入一级戒备。”

“嗯?为什么?”

珏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灰尘,说:“凤凰的业火自然有着名为‘业’的属性,也就是说带有双面性。业火,凡是燃烧无意义肮脏之物即为净火;凡是燃烧有意义纯洁之物即为邪火。看来那丫头在修炼的方向上出问题了。”

“她烧了什么?!”

“那丫头性格善良,估计是在林子里燃烧树木,同时也不小心燃烧了动物,导致了许多生灵色死亡……如果那丫头说她要努力提升的话,这么紧的时间,你觉得她会上哪里去寻找有意义纯洁之物?”

“有意义……纯洁……新生?!她会去圣地!”

“对了。”珏拍拍手,“你们龙族要没未来喽。”

“果然!我要向蛊鸩提出戒备申请!封锁海岸!那么海祭的事情……”

“要是这样的话,煞羽难逃一死。”珏在后面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道龙怔住了。

确实,现在要是把煞羽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龙族高层一定会判定煞羽为威胁的!到时候一定会派出军队来消灭煞羽的!而且就算是一般的士兵对付不了煞羽,也会派出像是牙将卫将及其以上的家伙的!而且要是一旦动用御史的话……煞羽是必死无疑!

怎么办?!道龙想。毕竟煞羽是他收养了一年的女孩儿啊!

可是现在还能找谁?!真要是这样的话不是没有靠不住的人,但要么是敌不过现在的煞羽的,要么就是向敖丽这样身份高贵的人,实在是没有……诶?不是有珏吗?!

道龙看向珏。珏也收养过煞羽,他应该也对煞羽有感情,所以才会提醒他要是进入戒备的话煞羽会难逃一死的事情……而且……珏也很强!

“珏,能听我一个请求吗?”

“但说无妨。”

推荐阅读:

大乾驸马爷 我欲横推此世间 惊悚游戏:戏精大佬又在暴打NPC 病态掠夺 此后余生,都是你 伏天剑狂 惊魂怪谈 上将的癖好总是我 漂亮哥哥住隔壁 我为魔帝,吞噬诸天神魔 神诡世界:我有一个未来模拟器 岁月静好,莫负青春 钟佐 疯狂炼妖系统 其实我二十 隐身之无限暧昧 无限之疯狂无极限 重生后渣了皇帝就跑路 挂机软件:我不知不觉就无敌了 我有三个神职 八零年重生日常 狗哥的神仙娱乐圈 沈鸢薄擎萌兰 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 黑化1医院 女囚代号14146[无限] 我和女儿在末世 狄仁杰:多子多福,纳妾如燕小梅 天龙任逍遥 宅男恐婚 重生上门女婿 玄幻世界的无敌作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