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为什么

0为什么

凌云中,敖丽在自己的房间里将自己手中的书当积木玩着。

嗯……这些书要是从上到下这么罗列的话,应该是到我要这边这么高吧,但是要是反过来罗列的话……这不还是到我腰这么高吗?!

敖丽看着这边的书本。

好无聊……

海祭那天敖丽突然被敖业叫回了凌云。一开始敖丽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时间一长她就觉得不对了,因为除了吃饭能让她见到几个人以外,其他时间她一直被要求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不就是监禁嘛!”敖丽一巴掌拍倒了自己这边的书,

不行!我要出去!我要找大家!

敖丽打开了门。

“公主殿下!”

敖丽刚一打开门,就面对迎面的卫兵。

“公主殿下,请下达您的指令。”卫兵说。

“我要出去!”

“抱歉,公主殿下,你没有被允许出去的许可,所以我们不能让您离开,但是如果您要是又想要获得的东西的话,请和我们说。”

“我就是要出去!为什么叔叔要把我关在这里?!”

敖丽大喊着,她不明白为什么敖业要将她关在这里,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种焦躁感。

“抱歉,属下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道无望的想法,所以还请您不要让我们感到为难。”

敖丽没说什么,但是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我要去见叔叔!”敖丽说。

“抱歉,殿下。现在吾王正在与人讨论事务,所以不能与您相见。”

“那什么时候?”

“或需要等到晚饭。”

敖丽听到后抱着胳膊冷眼看着卫兵,然后她没说什么就又走进了屋子里。

“啊——!”敖丽一下子扑倒在床上,“为甚么这么不爽啊?”

敖丽站起身来,走到桌子边,然后从一个被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本子。那是她的日记,记录着她的日常。

敖丽打开了日记,看着自己在里面记的内容。

说起来也真是巧呢……敖丽看着日记的内容,因为这本日记是她新换的,而换这本日记的日期正好是与珏相见的那一天,里面的内容也是她在回到龙城后补记的。

“啊!对啦!”敖丽一拍手,然后将手中海祭的照片给拿了出来,然后夹在了日记中关于海祭的那一页。

对于一些事件,敖丽会用照片加文字的方式进行记录。

“哈!是这一章!”敖丽拿着一张照片笑了起来。

那上面是珏在吃一个小吃时的表情,因为当时娜尔使坏,在食物中加入了大量的芥末,然后骗珏去吃。珏就那么信了并一口下去,之后就有了这样的崩坏的表情。

嗯……和大家一起去海祭玩的时光可真是快乐啊……也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在一起玩了……敖丽看着手中的照片。

是啊,明年的海祭还能一起玩吗?或是说大家还能向现在这样开心的在一起吗?既然夏尼和冰千鸟都明白彼此对珏有意思,那么一定不会就这么一直拖着吧,再说了,要是双方家族开始对珏施压,要求他入赘一方的话,那么明年大家还能再愉快的相处在一起吗?或许不能吧。

敖丽试着想象了一下要是珏与一个人成亲后的海祭场景——恩爱的两个人,彼此感情信物的戒指以及双方那心满意足的微笑……

……好不舒服……

敖丽摇摇头,然后将日记向前翻了翻。

这个是珏刚刚和九重叔战斗后的照片啊……虽然两人都在笑着,但是总感觉九重叔的笑容很僵硬啊。是输了的缘故吗?或是一想到千鸟姐要嫁人了而感到不爽?还是当时的珏一脸的绷带,让人看得瘆人?

哈!这是珏在精钢派的时候!敖丽看着那时刚刚从银白之灾那边死里逃生的珏正在堆积成山的食物边大吃特吃的照片,心情不禁好了许多。

要是当时你就这么挂了的话,那么现在就不会这么有趣了吧……呵呵,靠近最那边的绷带上还沾上油渍了!

后面一张则是敖丽她们这些女生的四人合照。照片上,夏尼站在中间,敖丽着抱着夏尼,冰千鸟虽然靠在夏尼的身边但是却在和娜尔拌嘴。在她们的身后,是正在训练弟子的珏和赢宁,不过由于相隔太远了,以至于那两人已经变为了背景。

敖丽继续翻看着,她看到下一张则是珏加封为精钢派掌门仪式照片。珏坐在主席上,身边是赢宁坐在的副席上,而夏尼正在笑着看着和娜尔闹的冰千鸟,但是敖丽可以看出夏尼的那看冰千鸟的举动只是个掩护,她真正在看的其实是上面的珏。

敖丽看了看自己当时在下面记的话:果然,夏尼姐对珏……虽然很为夏尼姐高兴,但是为什么会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呢?奇怪?明明是件很高兴的事情……

哈,当时我有这么动摇吗?敖丽看着那有点颤抖的字体,然后微微笑了笑。

在后面的一张照片是珏和敖丽她们的合照,那是拍于刚刚从主城的购物之旅中回来时照的。拍照的好像是赢宁,因为照片上只有珏一个男性。在上面,敖丽和夏尼都位于一个与珏相对来说比较近,但是又希望产生一段距离的怪异的位置,而冰千鸟和娜尔则又处于了争吵的状态,不过她们好像并不希望与珏一起照相。

“或许眼睛就是当时珏的本体了吧。”敖丽笑着指了指照片上的珏。

在照片上,珏瞪着一双冰冷的眼睛,而且他的眼神像是要透过镜头杀死人一样。

不过叔叔好像说过,不要与红色眼睛的人有太多的接触……

管他呢。敖丽继续翻阅着自己的日记。

这一张……啊是珏夺得百兵阵第一的时候拍的照片啊,那时候可真是帅啊。敖丽看着那个正在与赢宁握手的珏。

那时候的珏虽然脸上缠着绷带,但是并没有展现出什么盛气凌人的表情,相反,他还很和善地与赢宁对话。

敖丽合上了自己的日记。

再往后就是战斗时候的照片了,没什么看点了……敖丽回到床边,然后一下子躺了下去。

好想……敖丽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不行哦,明明说好了的……)心中的声音让敖丽不明所以,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

说好了什么呢?敖丽不明白,但是她总是会在心中出现悸动的时候感知到这句话。是什么时候说好了的呢?又是与谁说好了的?……

想着想着,敖丽睡着了。

【“唉……”一名白发女子坐在一处庭院里叹着气。

“怎么了?”一名黑发女子走了过来,“这几天你看上去并不开心啊。”

“哥哥这几天老是往管科研的地方跑,不来陪我。”

“这件事情吗?”黑发女子呵呵一笑坐到了白发女子的身边,“他的事请,想必是很重要的吧……”

“你还真是了解我哥啊。”白发女子的语调显然有些吃醋的味道。

“是吗?”黑发女子听后自嘲般地笑着低下了头,“你哥哥还真是厉害呢……就某种意义上讲他很有魅力。”

“是么意思?!”白发女子像是很生气地说。

“或许,我也因为他而改变了吧……”

“你!……”】

“额……诶?!”敖丽突然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梦啊……敖丽苦笑着起了身。

差不多到晚上了吧……好了,该去找叔叔了。敖丽起身走到了房间的外面,但是这一次由于吃完饭而没有被卫兵给拦下。

“叔叔。”敖丽推开了门。

“啊,敖丽啊。听侍女说你睡着了,所以就没有叫醒你。”敖业守在餐桌前。

“诶?叔叔没有吃饭吗?在等我?”敖丽问。

“是啊。”敖业长叹一口气,“一个人吃饭挺无聊的。”

“叔叔还真是个奇怪的人。”敖丽坐到桌子边,“你完全可以去找一个优秀的女性约她一起吃饭的,毕竟叔叔也应该考虑一下……”

“敖丽。”敖业突然打断了敖丽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对我的弟弟,也就是你的父亲的承诺。”

“当初的承诺是叔叔你自己要求的,并没有被爸爸要求,所以你完全可以无视的!再说了,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继承王位?!所以叔叔,你还是……”

“行了,先别说了。”敖业平静地说,“敖丽,我会信守我的承诺的,所以你就不要在劝我了。对了,你好像有事情要和我说。”

“诶?啊……”敖丽被敖业突然的话题引起搞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引话题。

算了……

“叔叔,为什么你要把我关在这里?我想要出去。”敖丽说。

“你拔起了地皇锐刺了吧?”

“你……怎么知道?!”

“这一点你不必关心,但是你确实是拔起了地皇锐刺。所以,你有资格成为下一任的王。为了龙族的未来考虑,你必须得到保护。太好了,敖家的血脉……”

“这,这不算!”敖丽说,“先祖说拔出这把抢的条件中并没有说是只有敖家的人才能拔出来的!所以……”

“只要你有成为王的资格,就证明你体内流淌着敖家的血脉,这一点你不需要再多疑了。”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珏也拔起了地皇锐刺……不对!珏也将地皇锐刺拔出了一点,他也可以……”

“你敢带着外人进入龙宫?!”敖业听后眼睛都瞪圆了。

“这……这又怎么了?珏,珏他……”敖丽意识到事情变得危险了。她的话有可能左右珏的命运。

“那种野小子不可以深度的接触。”

“可是珏他救过我!当初要不是他的话,我就死在妖邪手中了!”

“这我知道,但是你不能因此断定他就是好人。”敖业阴沉着脸,“他有可能是笑里藏刀。这样的人我见得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出来他的城府很深。说不定他正在利用你……”

“叔叔!不许你这么说珏!”敖丽猛地拍了下桌子。

敖业惊讶地看着敖丽,然后用那种藏着近乎饱和的怒意说:“这么粗鲁的动作是那个野小子教你的?!果然,他那‘不敬’的心态已经开始影响到你了。”

“叔叔!”

“敖丽!”敖业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进入过禁书库吧?”

敖丽听后瞪着眼。叔叔……怎么知道的?

“而且你为什么要为那野小子求情?他救了你是没错,但是我按照你的要求给过他一次机会了,可是你为什么还要替他求情?理说你对他的恩义已经到了才对的。”

“……”敖丽无话可说。

“总之,我不希望你再与珏接触了。而且你应该知道,现在珏在人际关系中已经陷入了冰家和嬴家的婚姻漩涡中,所以我不希望你牵扯进去。”

“你都……知道了……”

“啊,已经听人说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是什么让冰家和嬴家对珏如此得执着。我承认珏的强大,但是并不觉得他是个优秀的人。”

“你什么意思……”

“他在性格上好像有很大的缺陷,这一缺陷有可能将他塑造成一个极端的人。”敖业说,“所以在他开始牵扯到你之前,还是不要与他多接触的好。”

“叔叔!”

“听话!别再闹了!”敖业也有些沉不住性子,他用更加威严的声音震慑着敖丽。

敖丽咬着嘴唇,攥着拳。或许敖业并没有发觉敖丽的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手掌也被指甲刺破了。

“我明白了……”敖丽说,“但是我像是先告诉叔叔一句话……我,不会受制于任何人,现在是这样,将来也一样!而且我不管什么敖家的血统。如果珏是野小子的话,那我就是野丫头。先回去了。”说完,敖丽就离开了。

敖业见到敖丽这样,就倚着后面长长地叹了口气,“敖丽啊敖丽,你……你可知道那个珏就是银白之灾?你可知道他的危险……”

愤怒的敖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她把自己锁了起来。

她趴在床上大哭了一阵。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得委屈和生气,并且她还感到一种离别般的撕心裂肺。

这是因为叔叔吧,这一定是因为叔叔吧……敖丽抹着眼泪想。她想要把这种心情归咎于敖业对她那霸道的管制方式,但是她想她失败了。

突然,敖丽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地在屋内找起了东西。

此时的青龙寺内。

睁开眼睛,珏发现自己在一件看上去很熟悉的房间里。道龙坐在他的身边看书。

“醒了?”道龙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啊……”珏支起了身子,“煞羽呢?”

“第一句是关心那孩子吗?”道龙合上了在手中的书,“她现在状态挺好的,算是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了吧……不过好像不记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了。你封印了她的记忆?”

“不算是封印,”珏摇了一下头,“要是封印的话对她来说有些地方会解释不清的,所以我就单纯地修改了她的一部分记忆。”

“这样吗……”

“话说这间屋子还真是熟悉啊,还是之前的那间屋子?”

“嗯,刚修好。”

“我和这里还真是有缘啊……”

“的确……”道龙说。

说起来上一次珏出事也是来到了这个房间,上上次也是。

“那海岛的事情怎么样了?你处理好了?”

“我说当时是为了实验一个法术而将海岛作为实验场地,结果法术威力超过了控制,最终导致了岛屿的环境毁灭。所以要是拿不出什么成果的话……”

“想从我这边套出高杀伤性法术吗?你的算盘还真是精啊。成,我会给你准备一个高杀伤性的星移级的法术的,到时候你就拿去交差吧。”

“那可真是感谢了!”道龙说道,“对了,你也该说了吧,关于以前的事情。”

“是说煞羽的事情吗?”

“啊,对。”

珏深吸了一口气,“那是我刚刚以银白之灾的身份来到凡域,也就是你们刚刚见到我的时候,差不多一千年前吧……”

推荐阅读:

书籍1380320 从弗雷尔卓德开始刷好感度就变强 我老婆总想让我这个大明星吃软饭 被女总裁逼婚后我得到了系统 热血猫头鹰也会长出恋爱脑吗 我重生在死对头的白月光身上 八零养崽:清冷美人被科研大佬宠上天! 三界灵妖传 书籍1409959 斗罗:恩师云冥,我独断万古 从魔术师开始成为魔王 穿成影帝老婆后只想带女儿开诊所 大宋:穿越哲宗,打造日不落帝国 明末:从土匪到列强 平行呓语·轮转的意志 亮剑:我有无限装备 这不是克苏鲁 老朱你说啥,我跟马皇后混的 南风紧 位面育婴师 离婚后,我富了! 白幽剑雨 陆言南泓 糟糠妻穿书先退婚,权臣等着娶她 被傲娇狂缠上后 天道酬勤:医学生的成长之路 重生都市美食系统 女帝:假太监,朕的宫中让你凿光了 盖世神医,这个女婿有点狂 皇后她没有心 魔剑独尊 娱乐:夫债妻偿,杨蜜刘焘崩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