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走

0走

“快拿去吃吧。”在珏进行治疗的那段时间里,欧阳踏雪将拿来的食物递给了见到的小孩。

这孩子说来也是凄惨,在现在的经低迷的环境下,她的家族经商破产。出于无奈,她的家人只能将她拿来充当奴隶抵债。

“去把这东西分一下吧。”看上去和欧阳踏雪一般大的女生说。

这名女生和欧阳踏雪很相似,她也是被家族残忍背弃沦为奴隶的。不过对男尊女卑的版南国来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啊,王婉儿,我的就不用留下了。”欧阳踏雪说。

“嗯?是担心不够吗?没事的,我少吃些就行了……”

“不是……”欧阳踏雪轻声说,但是她还是快点调整了一下心态。

“喂,该不会是……”另一个一个年龄段的男性推测出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周围的其他奴隶都将视线聚集在这里。

“欧阳踏雪,你该不会是要别人接走了吧?!”王婉儿用满是担忧地语气说。

“……对啊。”欧阳踏雪强颜欢笑着,“起码有了个归宿了呢……”

“对方是什么人?”男性问。

“是今天打倒妖邪的人哦,怎么样还挺好的吧。”欧阳踏雪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房间内瞬间就变得安静无比了。对他们来说,白天那个突然伸出援手的银发男子确实是救了他们,但是他那凶残的处理手段以及和骸是好友的身份,然人们不免对他抱有警惕心。说不定这名男子也是个视生命如草芥的变态。

“大家别这么伤感嘛,看,多少我不用去矿场当苦工了不是吗?像我这样的人是经受不住苦头的……”欧阳踏雪竭尽全力让周围的人变得不要那么伤感,但是没有用。

“欧阳踏雪,你真的不用这么样来隐藏自己的不安,真的,你要是有什么痛苦的地方就说出来吧。”王婉儿说。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他说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整理行李,这时候正好可以睡一觉,真的,先别打扰我可以吗?我有些累了……”说着,欧阳踏雪就向自己的睡觉位置走去了——那一垛潮湿油腻的柴草堆。

人们见到欧阳踏雪这样,也都没说什么,但是这两个小时里静得出奇,就连没懂事的孩子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怎么可能没有事?!欧阳踏雪在心中呐喊着。被家族背叛也就算了,现在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真是可悲!而且,而且男的要女奴隶的话还能干什么?那家伙是什么人品都不知道。要是和那个骷髅怪物一样的话那岂不是也是个变态?!

一想起骸每天对自己做的事情,欧阳踏雪就有种强烈的恶心感。骸身上的那些小东西在她的身上来回地蠕动,还时不时地贴到她的肌肤上像是在咬着什么一样,简直就像是在她身上涂满了蜂蜜然后扔到了满是蚂蚁、蜗牛和蛇的地方一样!生理的厌恶感让她感到满满的不适。

估计这次是要失身了……但是好不甘心……

欧阳踏雪不断脑补着自己的未来和珏的身份。说不定那个白毛儿是个杀人的变态,说不定那个白毛儿是个好色之徒,说不定那个白毛儿是个禁术的术士,需要一个活祭……

也许欧阳踏雪能通过出卖自己的身体保住性命混口饭吃,但是那时候的她一定不是原来的她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会被污染吗?……欧阳踏雪无声地流下了眼泪,但是她却笑了,笑的很违心,笑得很虚伪。

“姐姐……”有一个孩子的声音小声说。

“嗯?”欧阳踏雪看向那里。

“这是我以前攒的肉干,你那上去吧。”

“诶?可是……”

这时候,有名老人将压在自己草垛下的一捆布给拿了出来,“这是有一次那怪物和商人交易时我偷来的,你可以拿上当衣服穿,毕竟现在外面也挺潮湿的,穿上吧。”

就在欧阳踏雪不知所措的时候,又有人轻轻咳了一下。

是那名男性,他递过来了一把小刀。

“要是他想对你做些什么你不愿意事情的话,就用这个吧。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所以别怕,他再厉害也挺不过你一刀子的。”

“真是谢谢了……”欧阳踏雪拿过了这些人给的东西。

这时候,王婉儿拿来了一个像是令牌一样的东西。

“诶?这是……”

“你要是能从那家伙手里逃出去的话可以用这东西,虽然我被贬为奴隶了,但是只要我们王家的势力还在,那么看到这个令牌的人就会对你抱有尊敬,起码出入关口的时候不会有人查你,到时候你完全可以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活下去。”

“但是你不用吗?”欧阳踏雪问。

“我估计是跑不出去了,而且我听说我已经被安排好了以后要被送到哪里了,所以这个对我已经没用了。但是你不一样,那家伙没有什么来历,所以你就算是把他杀了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人来追查你。”

“王婉儿……”

正在欧阳踏雪还在和她的这些同病相怜的人告别时,不识趣的家伙过来了。

“欧阳踏雪在哪里?”珏打开了门。

珏现在的形象很是吓人——原本洁白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沾染,手上更是握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

见到此情此景,奴隶们都被下的说不出话来。

“我……在这里……”欧阳踏雪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

“走。”珏冷眼看着欧阳踏雪,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欧阳踏雪在同伴们怜悯的目光下离开了。

刚一走出来,深夜的冷风就吹进了欧阳踏雪的“衣服”中,寒冷直接席卷着她的身体。

她看到珏还在和骸说这些什么。好像是关于版南国的政治问题。

呵呵,版南国吗?现在还有笨蛋想要来版南国?为什么?吃饱了撑得吗?还是他就是个笨蛋?啊,一定要是个笨蛋啊,这样的话我还能跑出来。

在欧阳踏雪打着自己小九九的时候,珏过来了。

他二话不说就将手指塞入欧阳踏雪脖子上的项圈中。

欧阳踏雪被珏直接拉走了。

“那么,珏,再见。”骸会了挥手。

“啊,再见。”珏跨上从骸那里得到的马匹,然后又把欧阳踏雪放在自己的前面,“要是能在见面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回答的。”烁然,珏就策马扬鞭离开了。

“那真是令人期待啊……”

一路上,欧阳踏雪一直握着手中的小刀,打算有一个机会能够杀了珏。

这么近的距离,一定可以的!欧阳踏雪在心中盘算着时机。

这时候,珏慢慢伏到她的耳边,低语道:“想要暗杀我的话还是找个好几回吧,现在可不是时候哦。”

珏的话让欧阳踏雪从上到下打了个冷战。

她惊恐地看着身后的珏,她看到珏正在微笑地看着她。

可是,珏的微笑在欧阳踏雪的眼里是那么的虚伪,笑里藏刀的含义在珏的身上被完美诠释着。她感觉珏的眼神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怖压力,像是一名独裁者在心中盘算着该如何慢慢折磨眼前的犯人一般!

欧阳踏雪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该把刀放在那里。

“你,在怕什么?”珏又问。

“……你,你把那些受伤的人给怎么了?”欧阳踏雪问。

“哦。那些人啊……被我给治愈了。”

“不可能!你全身都是血!你一定是杀了他们!”

“……那只不过是手术罢了。至于脑子有问题的我都用法术给他们治好了,毕竟骸那个家伙说不能伤了他的商品。”

“商品?……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我们都是商品?”

“不,对我来说你们不是商品。”

“诶?”

“你们连东西都算不上。”

欧阳踏雪攥紧了手中的小刀。

果然,这东西不是人!不是个好东西!欧阳踏雪心中恨意大起。

欧阳踏雪一个回身将小刀打出,打算刺杀珏。

可是珏仅仅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欧阳踏雪的小刀。

“哦?你这只东西很有活力嘛……”珏微微一笑,但是他的笑容对欧阳踏雪莱说简直就是死神的邀约!

珏的表情慢慢改变,他开始皱着眉慢慢贴向欧阳踏雪并在她的身上闻了闻。

“呕!你身上是什么味儿啊!”珏一皱眉。

确实,欧阳踏雪身上有股子鱼腥味。

“嗯?啊!不!不是那样的!虽然我每天都被那怪物给叫走,但是我……”

“你瞎想什么呢?”珏歪了一下头,“骸的口水确实是有股子鱼腥味……当然了,你要是自己认为我把你身上的味道当做是别的味道的话就请怪你自己,谢谢。”

欧阳踏雪红着脸听了珏无情的吐槽。

这时候,珏停住了马。

他指着不远处的小河说:“去,把你的身子洗一洗。啊,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拿着你的小刀,这我不管。”

欧阳踏雪下了马,但是一直没敢走向河边。

“你就算是担心我偷窥你也没办法啊,现在你是我的物品,我想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请不要随便做出这样的无为行为。”

欧阳踏雪先是怒视地看着珏,但是她又叹了口气走向了河边。

“啊,洗完澡后吧这衣服穿上。”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堆衣服。

“这是……”欧阳踏雪看着手中的衣服,从那布料上看绝对是高级货,而且珏还为她准备了鞋子。

“啊,别问太多,这是某紫毛偷偷给我的某金毛的衣服,说是个我拿来做素材的,还说什么刚刚脱下来的……搞不懂。总之你就先洗着吧,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一步,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过来接你。啊,要是想要逃走的话欢迎,因为你是跑不过我的。”

说完,珏就骑着马走了。

欧阳踏雪见到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深林中,就看了看小河。

算了,好好放松一下吧……

欧阳踏雪脱了衣服进入水中。虽然有些凉但是她还是去适应这个温度。

好了,那么接下来该有什么打算?我又该干什么?逃跑吗?王婉儿给的通行证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但是这里有是那里?我又该向哪里走呢?

对了,那家伙说我可以逃啊,那我是什么不试一试呢?欧阳踏雪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刀,还有老人给的布。

“看来生存上不是问题啊……要不去上游看看吧……”

欧阳踏雪怀着忐忑的心情向着河流的上游走去。

流水声开始充斥着她的听觉,森林越发的浓密,一股危险的气息开始靠近。

有什么声音?!欧阳踏雪冒着冷汗。

树林中确实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欧阳踏雪握紧了刀。她没有杀过生命,也没有野外求生的经验,所有的知识都是道听途说的罢了。

突然,林子中窜出一只个头相当大的蜥蜴。

“巨蜥?!”欧阳踏雪心中一惊。

这东西虽然属于动物,但是其暴躁的性格以及强健的体魄使得这家伙在各项能力上都是极好的,甚至能够将铁质的城门顶碎。

完了!欧阳踏雪意识到自己的命数将尽,要是被这东西给顶一下的话,八成就要准备投胎了。

可是突然,马声长嘶,一根像是将树枝给简单削过后制成的长枪一下子刺向了巨蜥的身体并将其打穿。

一时间,巨蜥的血液开始狂飙,内脏也从伤口中流出来。

带有血的河水顺着河流留下,红色的水浸没了欧阳踏雪的脚。

马蹄声进了,有人从马上下来了。

“嗯……看来今天的肉是有了……嗯?欧阳踏雪吗?啊!你真的逃跑了!怎么样?外面的世界?好玩吗?”珏笑眯眯地走向了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彻底放弃了,她一下子跪倒在了河里,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披在身上的衣服已经掉落了下来。

怪物,那家伙就是个怪物……无论怎样都会被掌握行踪吗?无论如何都不能跨越战斗力的鸿沟吗?

这时候,珏已经开始处理巨蜥的尸体了。

“喂,接着。”珏将一大块血淋淋的蜥蜴皮逮到了欧阳踏雪的手中。

“这是什么啊?!”欧阳踏雪一开始很是排斥,但是在珏的眼色示意下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还是接过了蜥蜴皮。

“你当是活着不要钱啊?”珏开始剃下巨蜥的肉,“这东西可以卖钱,拿着就行。”

“啊……”欧阳踏雪将蜥蜴皮上面带的血给冲干净。

晚上,珏将巨蜥的肉给处理了一下。

在珏的提醒下,欧阳踏雪穿上了衣服,但是她还是对珏将她看了个精光而感到害羞。不过珏本人对这件事情倒是很开放,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嗯……多少是把毒给除净了。嗯!可以吃了!行,欧阳踏雪,你可以吃了。”珏在尝了一下肉之后就将肉递给了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吹了吹烤熟的肉之后就尝了一下。

“好吃……”

“对吧。”珏点点头,但是他在自己并没有吃太多,而是一个劲儿地喝酒或是啃食巧克力棒。

“那个……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欧阳踏雪问。

“嗯?说吧,要是我能回答你的话。”

“你是谁?”

珏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嗨!瞧我这记性!”

珏站起身来,拿出了令牌,“我是珏,龙族掌司,现在受龙族命令前来处理版南国内乱一事。你应该叫我叫主人或是主上。”

“龙族掌司……”

推荐阅读:

宇宙边荒开仙途 相同的世界不同的你 重返86:退伍后我靠鉴宝成了万元户 花都小医神 普通人也可以在综漫当一回主角 修仙:手握仙府也得从头开始 超能觉醒,妖魔鬼怪真香 问道第一季之疯魔 小麒麟认错反派师尊后 千年恋续:重逢只为爱你 一个女人的婚姻经历 萨摩耶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洪荒:吾酆都大帝,开局建立地府 影视:从仙剑世界开始 妖妃易孕体质,绝嗣男主狠狠宠 影视:从庆国开始长生 时间停止系列,仙子们被我玩坏了 全职法师之暗夜帝皇 无妄仙君 消失20年,我归来即最强天师冷言leng语 都市太危险:我苟在村里成神 从黑云洞开始娶妻长生 绑定动物系统的我好运连连 疯了吧!神话天赋你管他叫反派? 拉文克劳是这样子的 英雄联盟之冒牌高手 少年特工王 什么!我竟然不是替身? 余辉贝利亚 地狱之门,无限逃生 我汉东的天,是你侯亮平能查的? 反派:开局帝子,母上她是天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