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有罪之人

0有罪之人

珏和柯恩走在阴暗的地牢中。

此次出行的目的是为了见一下莫青。

根据柯恩的说法,是莫青杀死了版南国的国王,并且有叛乱的趋势,好在被辅政官及时抓获。

但是柯恩还说他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怪异。

在他看来,莫青是个忠诚之人,而且对他的父亲也很敬重,那么为什么莫青又要杀死自己的父亲呢?难道是因为他的父亲阻止他叛乱吗?可是这也不对,因为莫青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

并且根据辅政官的说法,莫青和布家联合起来进行的叛乱。

可是布家又是为什么要发动叛乱?即便是最激进的田家也并没有动过谋杀的想法。

出于对这件事情的好奇,珏决定去亲自见见这个叛国者。

柯恩走到了一间牢房的前面停下了。他用手中的铁棒敲了敲牢房的门。

干脆急躁的敲门声在底下回荡,来回的声音让人抓狂。

“别敲了!”牢房中有人大喊。

“哦?没睡着?那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柯恩放下了手中的铁棒。

“听这欠得要命的声音,应该是柯恩大人吧。”里面走出了一名青年,这名青年**着上身露出健硕的肌肉,他身上的汗水顺着肌肉间的沟壑流淌着。

“在这里都不注重礼仪了吗?”柯恩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里很是闷湿,要是不脱衣服就训练的话很有可能中暑。”

“这时候说中暑?你真是有意思。”

“那么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宣判我死刑的日期?”莫青问,“事先声明,我可是无罪的,反倒是那个狗屁辅政官有问题,所以你们要是抓的话还是抓他吧,就算你们不抓,我也要在我被处决的那一天逃出去抓住那个混蛋!”

“很可惜,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所以你还可以在牢中锻炼一段时间。今天我来的目的另有其因。”说着,柯恩就让开了身子,让他身后的珏出现在了莫青的视野中。

“你是谁?”摸清看着面前的珏。

“我是龙族的掌司,奉命前来版南国干政。”

“哼,干政这种事情你还正能说得出口!”莫青一脸鄙夷地说。

“对我来说,现在的你没有批评我的立场。”珏冷冷地说。

珏慢慢地蹲下身子,然后看着莫青说:“有些事情我是打算问一下的。”

“问什么?”莫青斜着眼看着珏。

“关于当时国王死时候发生的事情。”珏说。

虽然莫青说的可能是假的,但是珏认为这样也比什么赌不知道强,因为任何一个人说的话都有可能是假话。

“来了个奇怪的家伙,然后打我们,最后我输了。”

“就这样?”珏认为莫青给的情报有些稀少。

“还要怎样?陛下怎么被杀的我也不知道!我一开始昏倒了,醒来的时候就听说陛下驾崩了,而且头都被打爆了,我怎么知道敌人是用了什么妖术?!”

珏盯着莫青看了一会儿,然后问:“你记得敌人的样子吗?”

“样子?……”莫青试图回忆,但是没有办法想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袭击了他们。

“记不起来吗?”珏问。

“对啊,是谁来着?”

陷入死胡同了吗?但是这也不对啊,难道记忆被删除了?可是这种进击的法术还有几个人会啊?啊,我好像会啊……

就在珏感到头痛的时候,莫青的是一句话给了他一点线索。

珏悄悄伏到柯恩耳边,“莫青在一回来就被抓住了,是吧?”

“嗯,辅政官大人亲自抓过来的,说他看到了动乱的全部。”柯恩一点头。

“我可没听说过什么辅政官!版南国根本就没有辅政官!”莫青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并大声吼道。

珏看着莫青。

果然,这个辅政官有问题。

按照觉得推论,如果辅政官没有什么一点的话,莫青是不会突然说道辅政官的,但是莫青在刚才的对话中却强调了辅政官。

虽然不排除莫青的污蔑,但是根据珏先前对版南国的调查,不难看出这次版南国的社会危机是由辅政官引起的,所以这个辅政官由调查的必要。

可是莫青的另一句话让珏感到疑惑。

“辅政官,没有这个官职吗?”珏问。

柯恩听后看着珏,过了几秒才说:“有,当然有,为什么会没有呢?这可是为了在国王驾崩后打理国务的官职啊……没想到辅政官能正好在国王陛下驾崩的时候在他身边,真是天意啊……”

珏看着柯恩,但是柯恩却看着莫青,而莫青也看着柯恩。

珏听着柯恩的话,把玩着他话语中的意味。

要是,要是有这么一种可能——辅政官会使用清除记忆的法术,他对莫青使用了法术,致使莫青回忆不起是辅政官杀了国王……

但是辅政官的法术又是和谁学的?真的要是这样的话,莫青一旦说了根本就没有辅政官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有人怀疑这件事情背后有没有猫腻。

虽然也有可能认为莫青是疯了,但是这样的话还是有可能给相信莫青的人一个辩护的机会。这么做的话有可能会把事情给闹大……

看起来这件事情还真是要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这时候,珏看到了一旁的柯恩。

柯恩表情凝重,但是满是信任地看着莫青。

嗯?等等!要是有另一种可能的话——辅政官会使用记忆操纵法术,但是他又能使用大规模的记忆操纵,将整个版南国上下的人全部修改了记忆,然原本不存在的辅政官职位出现在版南国中,同时有一部分人还保留了原来的记忆,所以莫青才会说根本就没有辅政官这么一说……

珏又看了看柯恩。

柯恩也有可能是保留记忆的人,所以他可能站在莫青这一边。那样的话也能说明为什么柯恩没有将莫青这样罪大恶极的人给处刑了……

但是真的要是这样的话事情不就很好说了?帮助柯恩出掉辅政官,有柯恩接手版南国的国务,然后在扶持太子上位。

“走吧。”珏对柯恩说,然后他就掉头走了。

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真要是这么简单的话还好了呢。

“晚上你打算干什么?”柯恩问。

“还能干什么?睡觉啊,要是你给我些工作的话我就去干活。”

“呵呵,干活……我没那没不懂风趣,你就好好享受一下今晚吧,明天会是很累的一天。”

“明天要进入正戏了吗?真是有些期待啊。”

柯恩看了看手机,然后说:“我会在明早九点前叫醒你,到时候我会亲自推门进入,所以要把你的玩具藏好,不要让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听着柯恩的话,珏不免停下了脚步。

玩具?什么意思?我是小孩吗?

不明所以的珏看了看一旁呵呵坏笑的柯恩,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欧阳踏雪?不,我是不会动她的。”

“哦,装什么贤者啊。”柯恩坏笑着,“对我来说可是个极品的好货啊。”

“对她没兴趣,放心吧。”珏说着就拍了柯恩一下。

“喂,你该不会是不喜欢女的吧?”

“瞎想什么呢?要是实在想要给我个标签贴的话,就认为我是个禁欲主义者吧。”

说完,珏就拐了一个拐角走掉了。

柯恩望四下无人,就伸了个懒腰。

“嗯~那我回去享受一下我的新品吧。”

说完,柯恩就消失在了王宫的深处。

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欧阳踏雪已经在里面待命了。

“回来了?”珏脱下外套直接扔给了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整理着珏的衣服说:“是的,重逢了以前的好友。”

“那真是好……对了,你能过来一下吗?”珏对欧阳踏雪说。

欧阳踏雪放好了珏的衣服并愣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了珏的身边。

果然,这家伙也是个男的啊……欧阳踏雪看着珏,同时又想着诺晓依的处境。

“你到那边先坐着。”珏指着一边的椅子说。

欧阳踏雪感到疑惑,但是还是照珏说的做了。

“我问你,你以前听说过辅政官吗?”珏问。

“辅政官,是说一旦要是国王驾崩就会出来担任暂时国王的职务吧?”

“你知道?那么你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了辅政官这个职务的?”

要是找到出处的话就有可能掌握这个辅政官的背景。

“您要是问我什么时候出现辅政官这个职务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呢……”

“不知道吗?”

看来欧阳踏雪这边的线索是断了……

“但是我以前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辅政官呢.”

“没听说过?”珏看着欧阳踏雪。

有可能这个辅政官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是不对啊,多少会有国王突然驾崩的情况啊,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当这个职务呢?

珏走到了欧阳踏雪的面前,然后突然用手按着欧阳踏雪的太阳穴。

欧阳踏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她整个人都被吓得僵直了。

过了片刻,珏将手放了下来。

看来没有受到法术的影响,难道说莫青在说谎?

珏考虑着以后要做的事情。

“主上?”欧阳踏雪战战兢兢地问。

这才让珏意识到自己和欧阳踏雪离的距离太近了,于是他向后拉了些距离。

“抱歉,有些事情有点在意罢了。”珏说。

“是吗……”

珏看着欧阳踏雪,然后又看了看手机的点数。

“现在时间还早,你有空吗?”珏问。

“那个……您是没有养过奴隶吗?这种事情是不需要询问奴隶的。”欧阳踏雪小声说。

“那真是受教了。你准备一下,待会我们要出去。”珏说。

“准备?请问是准备什么呢?”

“嗯……换身衣服,最好是厚实的,耐磨的,你要训练。”珏说着就将本来叠好的外套给穿上了。

“可是我没有别的符合您的要求的衣服啊。”欧阳踏雪说。

珏看着欧阳踏雪,然后找了桌子上的一本闲书,然后一挥,就变成了一件衣服。

欧阳踏雪像是看魔术师一样地看着珏的操作。

“穿上。”珏将手中的衣服递到了欧阳踏雪的手中。

但是欧阳踏雪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单纯地接过了衣服。

“炼金术罢了,不要惊讶。”珏猜出了欧阳踏雪惊讶的原因。

欧阳踏雪半信半疑地穿上了衣服。

然后,我们可怜的欧阳踏雪就被珏给带走了。

到了一处荒地后,欧阳踏雪才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体罚。

珏一开始就让欧阳踏雪绕着整个王宫外围跑步。

绕着王宫外围跑步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几千米的路程啊!而且珏对欧阳踏雪还有时间限制,要是超过了时间,每超过一分钟,就要增加十米的距离。

欧阳踏雪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生,她的体能自然比不过像是牲口那样的男性,所以完不成珏的任务是肯定的。

“我可爱的欧阳踏雪,你超时了三十分钟,加跑三百米。”珏悠哉悠哉地在终点对欧阳踏雪说。

欧阳踏雪喘着气,冒完了剩下的三百米。

“好的,看来我们的欧阳踏雪已经完成了她的考研……的第一步,那么请期待明天的第二步吧。”珏在欧阳踏雪跑完了剩下的三百米后说。

欧阳踏雪坐在地上,她全身是汗,喘着粗气,脸色都有些苍白。

“喂,你不会这么不顶折腾吧?”珏问。

“嗯……这样的剧烈运——恶!”欧阳踏雪直接将晚上吃的饭吐了个干净。

“看来你真的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锻炼呢,本来看你的体格应该可以耐受这样的训练的,没想到还是不行吗?真是可惜,那样的话你明天就又要经历不得了的锻炼了呢。”珏若无其事地说。

“主上……”欧阳踏雪用手撑着地面,“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接受锻炼?”

“啊,因为这就是我要是用你的一个投资吧,毕竟体力是重要的。”珏说。

“您想怎样?!”欧阳踏雪感到背后一凉,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哦~好表情啊,我喜欢。”珏指着欧阳踏雪说。

“表情?”欧阳踏雪先是疑惑,可是细一想就感到背后一凉。

该不会这个人是个虐待狂吧?!

“好啦,回去吧。”珏挥着手说,“你回去后把你身上的汗给洗一洗,要是没有热水的话找我,我帮你处理。”

“是……”欧阳踏雪口中回答着,但是还是在地上休息。

“啊~好困,该回去睡觉了。”珏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去。

“主上!”欧阳踏雪突然叫住了珏。

“嗯?”

“请问,我晚上……”

“啊,是啊,你睡哪呢?”珏想着,然后他说,“随便你,睡地板也好,睡床上也罢,没人管你。”

欧阳踏雪这下犯了难,她不明白珏这句话的意思。

该怎么办呢?

推荐阅读:

斗罗:盾武魂,开局暴打昊天锤 亘古魔帝 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 [咒回]读档后杰很困惑 乡村绝品神医 网站封面制作 龙王令之渔歌 全民转职:强化师我能看到成功率 被远古病毒标记后[人外] HP独一无二 死神:冬狮郎,听劝就变强 芙莉莲:未曾逝去的苍月草之花 重生:万人嫌真少爷一心等死 诱吻月亮 救赎男主后死在他面前[快穿] 最强篮下霸王 都订婚了你背叛,谁还做你另一半 别让柯南知道我有超能力 搓酥 我问佛佛问我 暑假兼职被抓,问我歼十能改吗? 惊爆!她带着缩小版大佬杀回来了 绝世唐门之龙熊斗罗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 皇后她没有心 人鱼的我决定谈一场绝赞恋情 港片:洪门霸主回港,港督求饶! 大佬穿成假千金,马甲掉也掉不停 侯亮平欺我不够红?我国士无双! 综漫:人在基金会开局收容灰太狼 综漫:开局绿了千手柱间 作恶多年,归来仍是恶女[快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