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一件一件地来

0一件一件地来

早上的阳光照耀到珏的脸上,让珏睁开了眼睛。

“……靠,昨晚上忘了拉窗帘了吗?”珏慢慢地起来。

该起来了。说起来今天好像有事情要处理呢……

珏起身下床。

但是他的脚刚一着地,就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上。

欧阳踏雪为什么会在地上?珏看着脚下的欧阳踏雪。

他记得昨天晚上他先睡着了,至于欧阳踏雪怎么了他也不清楚。

欧阳踏雪身上盖着单薄的被子,穿着一件衬衣,整个人蜷缩着睡在地上,头那边还找了几本书拿来当枕头。

这丫头还真是小心呢。珏想。

应该是欧阳踏雪不想因睡在珏的床上而引发珏的反感或是她本身就不太习惯与陌生人在一块吧。

珏稍微动了动脚,将欧阳踏雪调了个个儿。

嗯……这样踩这一个人的感觉也不错啊。珏稍微用了一下力。

哦~太棒了!感觉我整个人都变得神轻气爽了!

的确,珏在内心中有偏向于虐待他人的趋势。

这时候,欧阳踏雪被珏用力的踩踏给惊醒了。

“主上?”欧阳踏雪先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看着上面那个正在踩着她的肚子的珏。

“醒了?”珏看上去有些失落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欧阳踏雪看了看现在的情况,然后马上移开身子,跪在地上说:“抱歉!主上!是不是我躺的地方不对?”

珏收回了脚,然后下了床说:“没什么,只不过是我一不小心踩到你了。”

珏起身下床,然后似瞥非瞥地看了欧阳踏雪一眼。

欧阳踏雪也起身整理着自己。

“哦,对了。”珏从不知名的地方里拿出了一些化妆品,“先前那些家伙给我的,你拿来用吧。”

欧阳踏雪拿起那些化妆品呆愣愣地看着。她并不是因为这些化妆品的高级而吃惊,而是因为珏拿出来的方式太奇特了。

“不会化妆吗?”珏见欧阳踏雪没有反应。

“啊,不,会是会,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真的好吗?”欧阳踏雪问。

“甭废话了,快点化妆吧,要不然我帮你?待会吃饭,把饭拿到我这边就行了,我就不去食堂了。”珏说着就坐到座位上进行办公了。

“那个主上。”欧阳踏雪小声说。

“怎么了?”

“食堂,是给佣人使用的,一般情况下管理者并不会到食堂吃饭的。”

听了欧阳踏雪的话之后,珏脸微微一红,然后说:“是……这样吗?是这样啊……咳!总之,你先去吧,我今早上是要在这里吃饭了。”。

“好的。”欧阳踏雪化上妆,然后很害羞地换上了衣服——因为没有换衣间,欧阳踏雪只能站在原地换衣服,不过好在珏在此期间并没有回头看。

草草地吃过饭后,欧阳踏雪将饭带了回来。

“放到我桌子上就行了。”

欧阳踏雪刚一进门,珏就探知到了她的存在并下达了命令。

珏看了眼食物,然后拿着作为早餐的土豆派边吃边看。

“您今天有什么行程吗?”欧阳踏雪问。

“要去开会。昨天柯恩已经将这几个月里版南国的国情报告给我了,今天就要看看能不能拿出什么方案了。”

“哦。”

“对了,你今天就跟着我走吧。”珏说。

“嗯?跟着您走?您的意思是要我一天全程跟随吗?”

“是的,包括出席议政。”

欧阳踏雪听后愣了片刻,然后说:“啥?!我一介奴隶,要跟着,跟着您去议政?!”

“嗯,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应该可以保证在我对版南国的国情出现误判的时候进行修正。”

“嗯……”欧阳踏雪轻声回复着。

珏明明可以完全问柯恩来获得情报,但是为什么还要欧阳踏雪来当顾问呢?或许只有珏知道。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还没等欧阳踏雪反应过来,珏就去开门了。

看起来主上不但没有演过奴隶的经验,就连雇佣佣人的经验都没有。欧阳踏雪看着珏想。

好巧不巧,这时候珏的手机响了。

嗯?主上出去不带手机吗?欧阳踏雪在桌子上找到了珏的手机。

嗯……上面写着……无脑妹?有这样给人做备注的吗?

欧阳踏雪一时间感到无语。

要不要接呢?有可能是什么重要的电话,但是要是个人隐私的话我接的话也有些不好啊……算了,既然是奴隶的话接了也无所谓吧,毕竟我的命都是主上的了。

欧阳踏雪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您是哪位?”

“诶?!女,女的?!”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惊讶的女性声音。

啊!对方是女的!是不是妻子或是女朋友一类的人啊?!这样的话是不是会给主上添麻烦啊?!欧阳踏雪现在慌得一批。

“额……请问您是哪位?”欧阳踏雪稳住心态,再次发问。

“啊,我是赢·夏洛特·雷比翁请问珏呢?”电话另一头的夏尼以惊人的语速完成了自我介绍。

“主上吗?他现在出去了。”欧阳踏雪望了一下门外,隐约中她好像看到了诺晓依的身影。

“主,主上?!你,你是谁?!为什么叫珏叫作主上?!”夏尼沉不住气了,但是她的话显然是被旁边的人给听到了。

“什么?有人叫珏叫作主上?”

“千鸟,你别着急啊,等我问一下。”

“夏尼姐,接电话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敖丽?你一直都在吗?对方是个女的……哎呀!你们不要这么挤啊!”

“哦,看来珏也有些奇怪的癖好嘛,是不是啊,金毛?要不要你也和珏玩一下主仆游戏?”

“闭嘴啊!紫毛!”

欧阳踏雪面无表情地听着电话里的内容,但是在心中却满是焦躁。

啊!主上原来有这么多女人的吗?!难道都是夫人?听上去好像并不像是主仆关系啊。坏了!听说要是有着种情况的话,侍女会过得很惨的!因为没有其他的女性拿来发泄心中的妒忌,所以就那侍女泻火……

“额……请问您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欧阳踏雪问。

“诶?目的?”打电话的夏尼一惊,然后她周围的女生们也停止了喧闹。

“您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要不然您是不回答这通电话的吧?”

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就快说,没有的话就再也不要打过来了。欧阳踏雪在心中说。

“事情的话……”夏尼有些尴尬。

算了,给你找个台阶下吧。

“您是想念主上了吗?”欧阳踏雪问。

“诶?想念?!什么!不是啦!”夏尼那边彻底慌了。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欧阳踏雪好像听到了电话里隐约的笑声,然后又像是被谁给打了一下停住了。

“您不是主上的妻子吗?”

“妻子?!不!不是!”夏尼干脆的否定到。

呵,是暗恋的关系吧?欧阳踏雪在心中推断着。

难怪主上会在夏洛特的电话备注上标记为“无脑妹”,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这位大姐也太笨拙了吧。一看就知道对主上有意思,但是还没有表白啊……可是她身后的女的又是怎么回事?听上去不像是在看戏的,倒像是来打探情报的。哇~主上可真是个不得了的人呢。

不过主上要是看出了那大姐的心意的话应该有什么举措吧?但是为什么看上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做一样?该不会是在特意调戏这大姐的心意吧?这也太渣了吧?

“好,谢谢,我明白了。告诉柯恩,我马上过去。”珏对外面说了几句后就回来了。

“主上!”欧阳踏雪小步冲到珏的面前。

“怎么了?”

“您的电话,现在还在通着。”欧阳踏雪将电话双手奉上。

“谁的?”珏问。

“是一位自称是赢·夏洛特·奥尼尔的女性。”

“啊,夏尼啊。”珏慢悠悠的接过了电话。

“喂?”

“啊!珏!”电话边的夏尼像是被电到了一样,声音突然变得很大。

“怎么了?听上去就像是看恐怖片的时候有人突然在后面拍你一样。”珏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将耳朵向后移了一下。

“嗯……那个……”

“我这边还有些事情,所以赢家大小姐,您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能不能快说?”珏平静的语气说。

“……珏?接电话的是谁?”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那边的声音突然换成了敖丽。

“诶?你也在啊,那千鸟和娜尔是不是也在啊?”

“嗯,大家都在呢。快回答我们的问题。”敖丽的声音同样平静,但又很又威严。

怎么感觉像是妻子正在审判出轨的丈夫?

在一旁听的欧阳踏雪想。

“她是欧阳踏雪,”珏摸了摸在那一旁的欧阳踏雪的头,“算是我的奴隶吧。或许是没有机会给你们介绍认识的了。”

没有机会?主上真的要放了我?欧阳踏雪用带有感激的眼神看着珏,完全忘了珏还在摸着她的头。

“珏大人,时间到了,请快一点。”外面,诺晓依开始催促了。

珏对外面的诺晓依打了个手势,然后对电话里的夏尼她们说:“我还有事,过会再聊。”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路上,珏和欧阳踏雪正跟着诺晓依走着。

“主上,您已经认识诺晓依了?”

“嗯,刚才出去的时候就见过了。没想到是辅政官亲自派来的侍女,还真是令人感觉一时难言呢……”

“您是在感谢辅政官大人吗?”诺晓依回头看着珏说。

“算是吧。”珏倒是微微一笑地说。

对于诺晓依,珏并不明白她的意图。早晨的她一见到珏的时候就一脸兴奋样,然后满是活力地绕着珏,一边大喊终于见到真人了一边拍照。珏有些好奇,诺晓依身上总是有种老友重逢或是见到明星了一样的感觉,让人讨厌不起来。

可是,对于珏来说诺晓依的派遣无疑是对珏的一种束缚。

说不定,这个辅政官真的有问题!这个诺晓依也有可能是为了限制我的行动而准备的,所以我要小心些……

这时候,珏偷偷瞥了眼欧阳踏雪。

也许让着家伙来牵制住诺晓依也并非不是个办法。

“你叫诺晓依对吧?”

“嗯,有什么事情?珏大人?”

“我这几天背后有点痒啊,你能帮我找点去痱子的药吗?”珏问。

“嗯,可以啊。是不是刚刚来版南国这样的南方国度而感到不适呢?天气有些湿热是没有办法的嘛,我刚来南方的时候也有些不适呢。”诺晓依笑着说。

“你是被辅政官大人直接带到了版南国吧?”

“是呢。”

“第一次来?”珏问。

“嗯。”

“一定感到很新鲜吧,是不是和你以前待过的地方一点都不一样?”

“没错!”诺晓依很有活力地说,“这里的风光从来没有见到过呢!”

果然,着家伙是第一次来南方的国度。珏在内心中做出了判断。因为版南国和百越洲的其他地方都一样,所以诺晓依是第一次来这里!

但是这一点就可以进行一个推断!

诺晓依刚才说的是“南方”而非“版南国”。也就是说诺晓依确实来到过南方,但是并没有来到凡域的南方!可是三界中只有凡域是有“南方”这一气候概念的!

诺晓依在骗我?她是来自哪里的?除了三界中的凡域,还有别的地方能够有南方的判定吗?

珏盯着诺晓依的背后。诺晓依的女仆装看上去很是轻快,十分适合剧烈运动,宽松的短裙允许她进行激烈的运动。

难道说,这诺晓依是被派来暗杀我的?

珏死死盯着诺晓依的背后。她的衣服后背有很大的露肩区域。珏能从她的肩部曲线判断出来诺晓依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诺晓依,你以前接受过锻炼吗?”珏问。

“嗯?是的,”诺晓依说,“学过防身术。毕竟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国度中,女性并不占有优势地位。”

“真是实话呢。”欧阳踏雪小声和道。

诺晓依在一扇门前停下了,她打开了门。

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走了进去。

来吧,开始我们的“战斗”吧!

推荐阅读:

道士夜仗剑 假偶天成 无限囤货:带着亿万物资爽疯了 火影,原来是个恶毒女配 我家连着地下城 绝色鬼新娘 综武:无敌从福威镖局开始 斗罗之教皇请让我救九百次 驭香 文娱:从演配角开始 猫系如何在稻荷崎生存 女王,请踩我 恨不相逢未嫁时 龙血玄帝 边芜崛起 这个师父贼带劲 姐姐的诱惑 大汉的光芒 猴战西游 变身之最强包租婆 LOL:主播没落网,只是退网小飞棍 丑妻逆袭,年代厂长老公瞧好了 妄想打金团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新婚后,禁欲仙君每天都让我喷火 从贞子开始制作怪谈游戏 美漫:从疯人院毕业后做蝙蝠侠 藏宝密码 金榜现世,从龙虎老天师开始盘点 魔童传奇 我的狐妖大人 万灵祖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