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凌云那些事儿

0凌云那些事儿

在凌云的某处,嬴宁正在训练。

他手握封上蜡的飞羽银华,对着面前的人进行击斩。

飞快的攻速让人瞠目结舌,乍一看是挥了一次刀,但是却能给敌人造成三次伤害。

就在此时,又有人从后面对嬴宁发起攻击。

嬴宁扭转刀柄,照着后方袭来的敌人就是一次刀柄重击。

强大的冲击力将袭来敌人身上的铠甲击碎,碎裂的铠甲甚至被赢宁打入了敌人的体内,成为了变相的刀刃。

刚刚结束了第一波攻势的敌人有一次准备,然后发起了第二次进攻。

此时,嬴宁收回飞羽银华,一个转身换位,将他的偃月刀抽出,然后一击横扫重斩加上三段反复横扫就将敌人一一打倒在地。

在另一边,崩和震庭正看着发生的一切。

“真是强悍。”崩发出了赞叹。

“是啊,能够将重型以及轻型武器熟练地运用,而且在战斗过程中并不会出现不适应的状况,随机应变的能力也很强……那家伙,真的是中位龙吗?”震庭也感到嬴宁的实力不凡。

这时候,有人悄无声息地从后面走过来了。

“墨华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不是我第一次提醒你不要随便隐藏你的气息了。”震庭头都没回地说。

“厌烦。我明白了。”墨华韵抱着怀中的一直白色小猫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震庭回头看的时候正好发现了那只小猫。

“这东西是哪来的?”震庭问,他记得他好像在哪里加过这东西。

“不明。意外捡到的。”墨华韵轻轻的抚摸着小猫。

墨华韵慢慢走上前,看着嬴宁的战斗。

“惊讶。好强。”墨华韵在见识到了嬴宁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斗力后不免大惊失色。

“确实。”震庭无奈地一笑,“要不是他有御史的身份的话,我还真的想把他纳入我的军队。这家伙一定会是一名优秀的骑兵的!”

“没办法啊,毕竟他还有任务。”崩说。

“御史的任务我就不问了,但是愿他能够在最后的任务中获得胜利吧,毕竟他都这么努力地训练了,天道酬勤啊。”

“啊,呵呵,愿他能完成任务吧……”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简单地认同。

对嬴宁来说,他的任务最后的结果无疑是他死或是珏死,但是这两个人真的能对彼此下手吗?嬴宁和珏的交情很深,这在平日的交流中可以看出来。

这时候,有一名看上去年级比较小的人出现在了赢宁的面前。

“好奇。那孩子看上去好眼熟。”墨华韵盯着那个正面对战赢宁的人说。

“……应该是辛广的儿子辛战吧。”震庭认出了那孩子的身份。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和赢宁打?”崩问。

“好像是受到了精钢派掌门的嘱托,暂时过来接受训练的。”震庭说。

嬴宁见到辛战后并没有因为他年纪小就放松警惕,而是比刚才更加得谨慎。

对嬴宁来说,现在辛战是影袭的传承者,是相当危险的存在。

辛战手持两把匕首,他死死地盯着赢宁。

就在一瞬间,辛战突然向前冲锋,然后对着赢宁扔出了一把匕首。

嬴宁虽是受到了惊吓,但还是马上用手中的武器将匕首击落。

但是辛战此时已经接近了嬴宁的身体。

就在赢宁还在为了防御而用武器去攻击飞来的匕首的时候,辛战已经趁那个时机来到了嬴宁的身边,然后在赢宁挥刀后成功赚取了一个身位。

现在的嬴宁无疑是将自己的下怀暴露在了辛战的面前。

嬴宁的武器还没能收回,而辛战的武器已经挥起。

“锵——!”

干脆的碰撞声响起,辛战的攻击命中了。但是稍微一想就会发现这声音的不对。

没错,嬴宁将这一次攻击成功地挡了下来。

“辛战,你还是太年轻了。”嬴宁笑着说。

肩甲,嬴宁用肩甲以及护腕将辛战的攻击成功地抵挡了下来。

这下,嬴宁夺得了先机!

只见嬴宁用力挥动手中的武器,然后就像是抛东西一样地将辛战给抛上了天空。

可是,天空中并没有出现辛战的身影。

“诶?那小子人呢?”震庭一惊。

“在那!”崩一下子就看到了辛战。

辛战出现在了比赛场地的角落。

原来,辛战在飞出去的瞬间将匕首给扔了出去。他的匕首上还绑着一根细线。借助细线的强大拉伸力,辛战将自己给拉到了一边。

“武器还能这么用吗?”震庭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肯定。曾经有一个武派在暗杀方面有很多的经验,他们就提倡将武器适应环境化,而非人适应环境。”

辛战凭借着匕首的带动力,对赢宁发动攻击。飞速移动的辛战略过嬴宁的身边,对他造成了微量但是有效的伤害。

“确定。那个孩子就是曾经失落的武派——影袭。”

震庭和崩看向墨华韵。

“你知道这影袭?”震庭问。

“承认。我曾参加过捣毁影袭帮派的活动,而且是早期战斗。”墨华韵说。

崩和震庭都不说话了。

对于墨华韵只能用凶狠来形容。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家庭教育的缘故,小时候的墨华韵就是一个凶残的狠角色。虽然平日里她完全是一个有点天然呆的女生,但是一旦到了战场上或是接到了命令后就会变得很认真,很冷酷。

据说,墨华韵在五百岁的时候就已经习惯杀戮了。她是墨家的天才,是从小就掌握了本源的人,但她也是危险的人,她疯起来连亲人都杀。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年纪和敖丽她们差不多的墨华韵会参加肃清影袭的战斗了——即便是年幼的她,也能将敌人消灭!

就在此时,赢宁突然抓住了飞来的辛战,然后将他对着地面就是一记叩击。

辛战也来不及喊通痛,他一个筋斗翻起来,然后一下子抓住嬴宁的手,爬到了他的身上。

“这孩子很灵活啊。”崩说。

“嗯,的确,但是有些动作破绽太多了。”

这时候,辛战的一处破绽被赢宁发现了,他一把抓住辛战,打算将他扔出去。

可是就在辛战将要被扔出去的瞬间,嬴宁停住了。

“是我赢了吗?”辛战交叉着手问。

“不算是,刚才的战法对付神族或是其他种族很有用,但是要吃是碰到了龙族的话就不一样了。”嬴宁将辛战放了下来。

“疑问,发生了什么?”墨华韵问。

“辛战的丝线将嬴宁的脖子给缠住了,所以嬴宁不敢轻举妄动。”震庭说。

“但是这也是一个致命的地方。”崩指了指场地的两边,“辛战将所有的武器都给扔到了两边进行固定,这样的话就使得他没有了保护措施,此时嬴宁要是发动攻击的话,辛战怕是必死无疑。”崩倒是将震庭要说的话的后半部分给说出来了。

嬴宁将辛战给放了下来。

这时候有人好像是在快跑着往这里冲过来。

墨华韵一回头,直接就被人给撞了一下。

“啊!素风找到了!”敖丽一下子从墨华韵身上爬起来,然后马上将还在地上没缓过来的素风给抱走了。

“震惊。没想到公主殿下竟然在这里。”墨华韵慢悠悠地起来。

敖丽抱着素风,然后看着墨华韵。

“是你抓了素风吗?”

“否定。这只猫是我在走廊中捡到的,没有进行抓捕操作。”

“这不是猫!”敖丽指了指素风身上的青色斑纹,“还有,你说话的方式很奇怪啊。”

“无奈。这就是我的说话方式。”墨华韵说。

“敖丽?你怎么来了?”震庭问。

平日里敖丽是不会来这里看人训练的,她说她不喜欢那种满是男人的味道的场合。

“第一,我是来找素风的;第二,我是来找夏尼姐的。”敖丽说。

“夏洛特?找她干什么?我记得她好像在魔导学园里复读了啊。”

“不啊,夏尼姐现在也经常来这里锻炼啊,毕竟她是练武世家嘛。”

“这样啊。”

这时候,嬴宁从训练那边走过来了。

“公主殿下,您来了?”

“啊,是嬴宁啊!我呢,是过来找夏尼姐的!你有见到她吗?”敖丽问。

“嗯……今天好像是大小姐休息,所以她应该是在训练场吧。”

“唔~去找夏尼姐喽!”敖丽听罢就让素风现出真身然后驮着她一路疯跑地去找夏尼了。

到了训练场,敖丽就听到了干脆利落的机打声。

她看到一身漆黑重铠的夏尼手持巨斧对着向她袭来的箭矢进行回击。

发出箭矢的人则是娜尔。

带有惊雷的箭矢飞向夏尼,但是夏尼毫不退缩地将箭矢打成粉碎。

“就这点本事?你要是碰不到我的话可就真的没有办法击败我咯!”娜尔边跳边说。

夏尼倒是沉住了气,然后猛地高抬巨斧,接着就照着对方劈了下去。

不得不说,精钢派的蛮力战术就是生猛。拒付击向地面时打出的气刃将对手压制,甚至都伤到了娜尔地护腕,并将护腕击碎。

“喂喂喂,这不会是闹着玩的吧。”赶来的震庭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身为近战的人竟然可以波及到远处的人,真是恐怖!

“精钢派秘技——飞刃。”同样位于震庭身边的赢宁说。

“好!好厉害!”旁边的辛战已经看傻了。

“要是夏洛特早用这个技能的话,估计就不会输了吧。”震庭说。

“能打出这样级别的气刃,使用者的体力是个问题。因为当时大小姐已经使用了太多的战斗技能来攻击娜贝特,所以想要再次释放出这样的攻击并打中对手显然是没有能力的。”

“怎么样?要是打算再来的话我还能继续。”夏尼抬着斧子说。

经过了过年时的动乱,夏尼的体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与当时百兵阵的夏尼完全不是一类人了。

娜尔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崛起了手。

“是我输了。”

夏尼听后将脸上的面罩抬了起来。

“夏尼姐!娜尔姐!”敖丽轻轻一拍素风,然后就来到了夏尼和娜尔的身边。

赢宁他们则是沉浸在了对刚才战斗的讨论中。

“敖丽,你怎么来了?”夏尼问。

“嘻嘻,这不上一次给珏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嘛。所以这一次我带来了一些情报哦。”敖丽对夏尼说。

娜尔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帮助冰千鸟的机会。

“嗯……好像在版南国是允许奴隶存在的,所以有没有可能珏收养了奴隶了呢?”敖丽说。

“这!这不可能吧?!珏不像是那样的人啊!”夏尼有些慌神。

“但是人不可貌相啊。”娜尔在一边无关己事地说,“烬锽给珏的那些游戏不就是个例子吗?无论哪一个都是大尺度的游戏啊,而且有关奴隶**题材的也不少啊,所不定已经影响到了珏的内心了……哦~每天酒池肉林?并且在女**隶的惨叫声中变态的狂笑?”娜尔喘着粗气,看起来更像是个变态。

“怎么看都像是你在这么玩吧?”敖丽对娜尔说。

“额!”娜尔瞬间停顿了。

她真的不好意思说为了调查男性的喜好曾经偷偷潜入过珏的房间复制游戏以及向烬锽借游戏玩。

说起来娜尔进入珏的房间这件事情好像还被珏察觉到了——在她第二次进入珏的房间的时候她发现珏将游戏进行了分类,甚至连游戏的完后评价以及向娜尔提供了一些建议。

那个男的真是个奇怪的人啊……娜尔这么想。

“不过现在应该注意的就是要是珏真的养了个奴隶会怎么样吧?”娜尔说。

“确实,说不定他并不喜欢龙。”敖丽小声说。

“不喜欢龙?”

“是啊,夏尼姐。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对王种以外的种族来说,虽然我们王种有着完美的相貌和身材,但是他们看我们的眼光只是停留在‘好看’‘漂亮’的地步,很少游动情欲的,这也是为什么世间存在王种间的混血,但是很少有王种与其他个体的混血的原因。而且珏的前身就是人族,他很可能保留了对原来审美的评判标准,也就是说,相较于我们,人族可能对他更有吸引力。”敖丽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那也就是说……珏很有可能趁着出差寻欢?!”娜尔摆出了一副假得很的慌张的表情说。

敖丽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了娜尔一眼后就有对夏尼说:“要是珏真的有一个奴隶的话,夏尼姐你又会怎么做呢?你还能接受吗?”

“这……”

“要知道,他和我们在寿命上可能存在差距,他现在可以说是个半龙,但是他的身上并没有龙的特质,他连下水都要靠避水珠。”

“这确实……”夏尼有些不知所措。

娜尔看着敖丽。

敖丽是怎么想的?果然,她也是喜欢珏的吗?这样劝夏尼后退的话……但是你又为什么要一直帮夏尼?这人很矛盾啊……

推荐阅读:

反清:从金田起义开始 文豪:开局得罪女儿国王 以爱之名,冠以彼姓 猎户家的夫郎从天降 人鱼的我决定谈一场绝赞恋情 穿越古代,做大哥真难 结双修印后,仙君他真香了 川风送玫归 邪神系制卡:开局制卡美杜莎 原神:我,圆梦师,提瓦特崩坏 庆国四皇子,婉儿把你娘喊来! 娱乐:我和大蜜蜜互换身体 大明:开局徐达亲卫,一战封侯 原神崩铁社死盘点,开局神州平板 天生武仙!从武当第八徒独断仙古 柯学:这个世界被我玩坏了 官途:权力巅峰从纪委开始 四合院之傻柱的小日子 我一个下忍,吊打五影很合理吧 娱乐:我演渣男还行 我在兽世修仙 寡王修仙:这辈子也要寡到最后 横断虚空 拽妃宫斗上位,闲杂人等退退退 从庆余年开始签到称帝 微信连接异世界 神降葬礼:我在地狱卖艺为生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禁欲残王沦陷了 狐妖师尊她偏偏让我喂药 当同人文推到秦皇汉武面前 末世天灾,囤满亿万物资苟住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