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处理中

0处理中

“哦?亏你还能找到这里啊。”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骸看向了不请自来的人。

“差不多能猜到你的位置。”珏走了过来,“很久以前你的脑回路就是这么简单。只不过当初的放羊的家伙到现在开始放人了。”

珏没等骸回话就坐了下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一次又有什么请求?”

“你认识什么商人吗?最好是信得过的,肯出钱出货的。”珏说。

“你还没说什么样的商人呢。”

“粮食。”

“……你也真是会问,”骸指指自己的脸,“我这样你觉得会有什么人敢跟我接触呢?”

珏又向后指了指那些奴隶。

“那么请问你的这些东西是吃什么呢?”

“你这人啊,就算是别人不想帮忙你还要强迫别人帮忙。”骸摇摇头,“说吧,要干什么?”

“我希望能有一个运送粮食的商人过来送粮食,价格要比现在版南国的市场价第一点,但是他的实际收益要按照现在的普遍市场价进行收取。”

“那样的话岂不是很亏?一大批的钱都被收走了,明明很欣喜,但是还是拿着微薄的收入离开?”

“所以才找你啊。”

“以你的人脉找以前的那些人也是个选择办法吧?”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太想要找他们,时过境迁,我们都变了太多了……而且有些人还以为我死了,出来吓他们不太好。”珏说。

“你这人还真是难伺候啊。”骸无奈地说。

“放心,事情办好后我会给你报酬的。”珏说,“我想你绝对喜欢。”

骸看着珏,它那摇曳的双眼盯着珏看了看好一会儿。

“要不然你来当这个商人?你来出货?”珏又说。

对珏来说,现在版南国这边最值得信任的就是骸,所以如果骸乐意接手这次的交易的话对珏来说是最放心的事情,反正骸也认识几个粮食商人,当个中间商也不算什么。

“我的报酬是什么?”骸问。

珏凑近了些,说出了报酬的内容。

骸听后一震,“真的?!”

“自然,你以为我是谁?”珏微微一笑。

“……好吧,我接受了。”骸思索了一下后说。

“那就这么约定了。你的报酬我会在我走之前给你的,所以请先不要着急。”珏说完就想要走。

“对了,珏。”这时候还突然叫住了珏。

“还有什么事?”

“辅政官是拥王派的吧?”

“是啊。”

“那李江也是为辅政官工作的吧?”

“嗯。李江是绝对服从拥王派的人的命令的,所以辅政官的命令他一定会执行的。”珏说。

“我想问一下,关于我的弱点,有多少人知道?”

“多少人知道……知道的人本身就不多,而且那时候的同伴也都死得差不多了,所以应该不会有很多人知道才对。问这个干什么?”

“那个辅政官,他好像知道我的弱点。”骸用很庄重的声音说。

“知道……你的弱点?!”珏听后有些好奇,就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嗯,事情是这样的……”

骸就将它接收欧阳踏雪的过程全部告诉了珏。

“疑点很多啊……”珏听后陷入了沉思。

首先就是关于欧阳踏雪的事情——为什么对李江下达命令的人会提出那么奇怪的要求?其次就是李江当时的上司是谁?他为什么会知道关于骸的弱点的?最后就是他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他是怎么知道骸的弱点的?

事情免得麻烦了啊……珏在心中想。

李江是隶属于拥王派的人,所以他的上司也是拥王派的领导者。

目前珏接触到的拥王派的主导者就是柯恩,还有一个主导者辅政官至今没能见面。

这两人都有可能是敌人。

欧阳踏雪的事情珏有种预感——自己被人算计了,而且早在他接受到版南国的事情之前就设计好了。

关于版南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珏并不清楚,因为版南国国王遇刺的时候珏还在青龙寺,当时外界发生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

在那个时候就准备好了吗?珏有点不敢往下想了。

“对了,”珏看着骸,“你为什么觉得辅政官有问题?”

骸看着珏好一会儿,然后说:“直觉。”

“直觉吗?”珏微微一笑。

他站起身,然后打算离开。

“记得我们间的约定,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珏会着手说。

“嗯,当你将商人的证书发过来的时候,我就去找你。”

“嗯。”

珏走着,他回味着刚才和骸的交谈。

能够再见到它真是好……

对珏来说,他失去了太多了,跟随他的人也付出了太多了,一切都会变得怪异,一切都会变得悲惨。这,就是珏最后的命运。

【“你?想要什么?”造世者们曾经这么询问过珏。

“我希望能像一个正常的生灵那样,平凡地度过一生,有悲有喜,但是最后还是会被归于尘土,归于寂静。”

“……这就是你的愿望?”

“是的。我真的累了。”

“……”】

最后的答案是什么来着?珏已经忘了,但是他只知道自己应该憎恨造世者,向他们发起挑战。

珏不知不觉来到了会议厅。

这版南国的闹剧也是你们一手策划的吗?造世者?被改写的历史,被命运把玩的人,被无情愚弄的我……算了,来吧,我倒要看看最后是谁赢!

珏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珏显然是来晚了,柯恩他们已经召开了会议。

不过在此之中多了一个新的面孔。

是名青年,看上去很是帅气,而且有种年轻人的阳刚乐观的气质。

“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对商业的控制,剩下的就是何时进行珏大人的计划了。”李江进行了报告。

“很好,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更应该把握住人民对我们**的信任度。”青年说。

“另外,国债的方案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现在我们的国库里已经有了一笔收入了。”

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柯恩的身边。

“那是谁?”珏问。

“你是说那位帅哥?他是欧阳家的现任家主,欧阳寻。”柯恩说。

“欧阳家……他是欧阳踏雪的……”

“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柯恩点了点头。

珏看着欧阳寻好半天,愣是看不出来欧阳寻和欧阳踏雪长得相似的地方。

“欧阳踏雪是主要遗传了她妈的长相,所以并不是很像她的弟弟。”

“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么有能力的人要将他的姐姐给卖出去。”珏小声说。

确实,从刚才欧阳寻不断抨击贵族派上看,欧阳寻应该是个有着不小的政治天赋的人,所以就算是欧阳家卷入了政治漩涡,也不至于选择欧阳踏雪作为牺牲品吧,毕竟欧阳踏雪还没有过门。

对这么漂亮的姐姐难道没有保护欲吗?

“他家中的情况有些复杂,可以说欧阳踏雪和她的母亲并不受人待见。”

“嗯?为什么?”珏问。

“这个……你要是能从欧阳踏雪嘴里问出来的话最好,但是要是问不出来的话再来找我吧,毕竟这事情有关于你怎么看待她的……对了欧阳踏雪呢?”柯恩发现欧阳踏雪并没有来。

“嗯……听说是这几天她来亲戚。”

“嗯?欧阳家派人看她了?”

“不是,”珏摇摇头,“她今早上把我地板给弄脏了。”

“……哦……哦!这个亲戚啊……”柯恩明白了欧阳踏雪出现的问题。

“看来她这几天是来不了了。明明有了个不错的执政建议,但是消散于这一瞬间吗?真是昙花一现啊。”珏有些遗憾地说。

“但是真是个有想法的女的。”柯恩说,“竟然敢将魂界的政治体系带到这里来。”

“确实呢……”

漫长而又喧闹的会议结束了,珏终于能离开这个令人头痛的会议室了。

“您就是龙族的掌司珏大人吧?”迎面走上来了一个青年。

“你是……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寻吗?”珏看着对方。

“能被大人知道真是荣幸。”欧阳寻一行礼。

“不必多礼,我这次是过来帮助各位的,而非过来摆官架子的。”

“那真是我的荣幸!”欧阳寻起身。

出于好奇,珏就问了一下欧阳家的现状。

“嗯,现在家族虽然有些疲弱,但是还是可以坚持住的,所以不必担心,我等必定将太子殿下拥立上王位的。”

“真是忠心耿耿啊。”珏笑着说,虽然他本人是不相信世间有绝对忠心的人的。

“为了明天,我毕竟努力。啊,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还请联系我们,我们必将倾注全家族的力量给予帮助。”欧阳寻说。

“真是可靠。”珏和欧阳寻握完手后就去找柯恩了。

柯恩已经在走廊里等他了。

“怎么样?欧阳家的人?”柯恩问。

“很有忠心啊。”珏说。

两人在走廊上走着。

“又要去见那个太子了吗?真是没意思啊。”珏说。

“殿下终归有一天是要认识到自己位子的重要性的,所以他必须接受!”科恩时候。

“嗯?这次叫殿下不叫陛下了?”珏挑着柯恩话中的不严谨的地方。

“以前我是打算用这种方法唤醒殿下心中的责任意识的,但是现在有你了,看来就不用那么急了。”柯恩说。

“呵呵,别这么说。”珏摊了摊手,“我会害羞的。”

“真有你的,恶不恶心?”柯恩苦笑了一下。

两人有一次来到了这扇门前,然后珏推开了门。

“你们来了?怎么样?现在我们的国家还好吗?”林风眠问。

“托珏大人的福,现在国家内部一片良好。”

“是吗?那真是该谢谢你啊。”林风眠说这就弯下了腰,“谢谢你,改善了我们的国家。”

“殿下!这可使不得!”柯恩很是慌张地说。

“诶?可是我们不是应该感谢对方吗?”林风眠木木地说。

然后柯恩就向林风眠解释着一国之君应该怎么怎么样。

珏在远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说:“林风眠是吧?你现在觉得自己很好嘛吗?”

“有什么不好的呢?”

珏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问:“你可以和我去一个地方吗?”

“嗯?请问是去哪里呢?”林风眠问。

“那个地方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领导者的!”珏说着走到了林风眠的身边。

“珏!你要干什么?”柯恩问。

“我有时候就在想,是什么让你们的王位继承人变得如此羸弱?是不是他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场面。但是细一想之后我就明白了,这家伙在心中根本就没有国家的概念!他只能从书中得知外面的事情。可是从书中学到的东西都是假的!我们龙族的那些大小姐们都比这家伙强!”

“可是你打算带着殿下去哪里?现在你不能离开,殿下更不能离开!贵族派随时都有可能够要了殿下的命!”

“我不会带他去任何地方的,但是我要让他与我的意识连接。”珏说。

“那是法术吗?但是会不会对殿下的身体有影响?你的意识又怎么能改变殿下的意识?”

珏盯着柯恩看了些许的时间,然后科恩就不再拦截珏了。因为在刚才柯恩就明白了——珏不仅是一名政客,还是一名强大的法师!

珏看着林风眠。

“你,读过历史吗?”珏问。

“历史?什么样的历史呢?关于什么的历史呢?”林风眠问。

珏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抓着林风眠的脸一下子就扣到了地。

后脑受到重击的林风眠瞬间失去了意识。

“喂!珏!”

“别怕,我只是让他昏睡过去罢了,不会伤及性命的。”珏说着就将林风眠抱到了他的床上,然后用手指按着林风眠的太阳穴。

“我不希望有人打扰我们,所以请你守在这里,或是拍个可信任的人守住。当然了,就算是有人打算伤到我,我也不担心。时间可能持续一天多吧。”珏说。

“嗯,明白了。但是你要给殿下看什么呢?”柯恩问。

珏听后邪魅地一笑,“名为‘历史’的真相。”

推荐阅读:

天穹帝尊 蒸汽时代下的魔女 乌烟碧 蝴蝶效应 女子也要当自强 书籍1409959 大莫帝姬 良辰美景奈何天 捡了个老婆是女帝 我真的只是一个变戏法的 三国:我,神谋鬼算李伯川 偏执首辅命太硬,得盘! 咸鱼太后的第二春 超燃天师: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 位面大商人 我,魔尊,怎变万人迷! 疯批大师姐成了仙界黑月光 [猎人]好想当奇犽的狗 领主:我用通天神符征服大陆 穿越大宁之千年之后 目击流,夫人果然美艳 快穿:特种站姐从八卦系统开始 LOL:红温AD,主宰游戏 穿越亮剑搞援助 八零军婚,俏军嫂发家致富养崽崽 未娶妻先有子?重生后和离跑路了 九剑斗苍穹 林渊 玄门弟子修仙录 人在神诡,肝成诡神 订婚宴,被前任小叔亲到腿软 直播通古代:我带古人逛吃华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