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问题

0问题

珏看着四周,并没有发现敌人。

“行了,收起武器吧,柯恩。估计没有敌人。”珏说。

柯恩缓缓地收起了武器。

“刚才的血腥味是……”

“不清楚,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善茬。”珏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珏大人。”诺晓依进来了,“根据情报,有一批贵族封锁了自己的仓库和部分道路,现在货物已经被切断了。”

“嗯?!该死!被算计了!”珏听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贵族的领地内部有着重要的交通要道和商业供给处,一旦要是被切断了道路和供货源的话,那珏所推行的所有方案都经不复存在!

本来珏的方案是以国内商人响应,得罪国外商人为前提进行的,可这样的话就无异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国内商人身上。

怎么办?珏陷入了沉思。

要是商业崩溃了的话,那么就不再是国家没有活力这么简单了,而是整个国家动乱的开始。

或许骸会有办法,但是以它的供货种类来评价的话,这远远不够!

“贵族吗……应该是贵族派那边的吧。看来他们真的想要将国家的政权给颠覆,然后建立一个分裂的国家。”柯恩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另外,辅政官大人还准备了一些名单,他们都是疑似参加了这次活动的家族。”诺晓依拿出了一个名单。

柯恩接过了名单,然后问:“那么,贵族的理由呢?有什么理由?”

“根据他们那边的话,应该是以领地内需要物资建设,无法调动出多余的物资给予支持为由封锁了物资的流动;至于道路则是因为为了防止有人走私。”

“真是,明摆的不帮助我们啊。”柯恩无奈地笑了笑。

珏见到柯恩这般淡定,就好奇地问:“你有什么办法吗?”

“算是有。”柯恩看着名单,“这些贵族不傻,他们应该明白执行我们的政策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他们只不过是在这里强调他们是处于与我们敌对的关系罢了。只要有一人加入了我们,他们就会出现雪崩式的倒戈。”

“但是这个突破口是谁?又有谁能够成为突破口?”珏问。

“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这是我的工作。”柯恩说,“贵族间的事情还是很有意思的,所以我也掌握着怎么能把他们从内部击溃的办法。”

珏点了点头,“也是,这种事情就应该交给你们。”

“你先回去吧,想一想明天要怎么带上太子参政。”

珏看了柯恩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诺晓依恭敬地向珏行礼。

一瞬间,珏又一次感受到了那股浓烈的力量波动。

珏马上使用精灵眼看这诺晓依。

“还有什么事情吗?”诺晓依问。

没有?珏看到诺晓依身上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而且跟一名平常的人族一样。

“啊,不,没什么……你能准备一些红糖水吗?到时候直接给欧阳踏雪就行了,最好是在水中加一些红枣之类补血养身的东西。”

诺晓依先是呆愣一下,然后就微微笑着说:“明白了,这种事情就请交给我吧。”

说完,诺晓依就退下了。

珏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在版南国里四处游荡。

这里本应该是一个强大的国家的。

珏看着沿途的风景。真的,版南国的建设相当好,就算是新建起的水利工程也是一个很完美的工程。从南方的山顶直接大搭建来的空中水渠,长达万里,横贯整个国家。

真是疯狂的工程。

珏站在版南国最南边的山上俯瞰着整个国家。

珏之所以会有想要来看这个国家的冲动,是因为在他和林风眠进行意识连接的时候他回忆起了从前。

曾经,也有像是这样的国家收留过他,也有像是那样的人接纳过他……但是最后都会迎来消亡的命运。不知道是所谓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还是珏本身就有着这种难以圆满的命运,总之对珏来说,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归宿的地方。

这个国家也会继承前者们的命运吗?或是龙族也会因为我的存在而落没吗?

寒风吹过,珏回忆起了往昔。

有多少个岁月消失了,对珏来说什么才是存在的意义?什么才是真正的价值?

银白色的鳞片在珏的手臂上生长出来,手部的畸变将其慢慢变成了银白之灾的利爪。

珏看着自己的手。

现在我拥有着力量,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依旧孤独,依旧没有任何的目的……根本就不像最初的我……

嗯?最初的我……

隐约中,珏最原始的记忆出现了些许的松动。

【啊……这一天又是这么开始的啊……

一名几岁的小孩被困在铁床上。

他的视野带有些模糊,眼上布满的血丝让他看到的东西泛着微微的血红。

他的面前,有多个铁床。有的上面也绑着和他一样大的小孩;有的没有人,只有沾血的床板。

在这个昏暗的房间中,有些人在行动着。

有人将一名刚刚死去的孩子像是拎垃圾一样扔到了一边。

今天……也要活下去……】

这个是……以前的事情啊……

珏稍微打了个冷战,没人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打冷战的。天气太冷?肌肉抽搐?亦或是……

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欧阳踏雪正披着一块毯子坐在椅子上,并且还在一边吹着手中的杯子一边和红糖水。

“主上。”欧阳踏雪见到珏进来后就站了起来。

“不用这样,你先坐下吧。”珏说着就将站起来的欧阳踏雪给按了回去。

珏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然后重重地坐了下去。

“主上?您有些疲惫,需要什么帮助吗?”

珏一边捏着自己的鼻梁一边说:“没什么,你现在就老实地待着。这几天的体能训练就先暂停吧。”

“……那么我明天的计划是什么?”欧阳踏雪小声问。

珏睁开眼看着天花板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就准备了一个钱袋子扔到了欧阳踏雪的腿上。

“好痛!”欧阳踏雪在被钱袋子砸中后身子一斜。

她眼里含着泪花,慢慢地将手中的杯子放到身边的桌子上,然后拿起了钱袋子。

“您是什么意思?”欧阳踏雪揉着腿问。

“你自己出去玩吧,记得每天晚上十点前回来。”珏说完就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那我不用再陪您去上朝了?”

“我说了,你自己去玩吧。等你什么时候过了这段时间再跟着我。”珏说。

欧阳踏雪又拿回了桌子上的杯子,静静地喝着红糖水。

“……谢谢您。”不知道在过了多久的沉寂后,欧阳踏雪说。

“嗯?……”珏的声音像是睡着了一样含糊地说着。

欧阳踏雪听出了珏现在的状态,但是她还是微微一笑,说:“谢谢您这么为我着想,真是感谢。或许,您和妈妈爸爸是世界上仅有的三个对我好的人吧……起码把我当做是个人……”

早上,微弱的光芒变得刺眼,珏也被照醒了。

珏抹了把脸,“又睡着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披着欧阳踏雪昨天用的毯子。

这妮子,真是有意思。

珏看着毯子想,然后他就起身收拾了一下,打算上朝。

欧阳踏雪已经不见了,可是珏能感知到她现在的大体位置。

是在商街上吗?身旁跟着……几名侍女?应该是宫殿里的侍女吧。

珏准备完毕后打开了门上朝去了。

珏来到了会议室,看见这里面已经展开了辩论。

不出珏所料,贵族的蓄意破坏的消息在传到朝政后,人们都在开始进行着谴责与怒骂。

珏看了一下身边的座位。

柯恩不在吗?是出去解决纷争了吗?真是有他忙的。

这时候,又有人走到了珏的身边坐了下来。

珏看过去,发现是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寻。

“这么?不去加入群骂大会吗?”珏说。

欧阳寻摇了一下头,“珏大人,现在态势还算是能够控制的。昨天晚上柯恩大人找到我说了这个情况,所以我就调集了欧阳家的力量来填补这贵族派的物资缺失……但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你的意思是让我想办法?”

“相信大人您一定会有解决方案的。”欧阳寻看着珏说。

珏听后抱着胳膊倚着靠背。他深吸一口气说:“你们欧阳家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是的。”欧阳寻深深地点了一下头,“欧阳家势必为了捍卫王权而存在!”

“……即便是出卖家人?”听了欧阳寻的话后的珏想起了欧阳踏雪。

欧阳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还是在思索片刻后说:“是的。”

珏没有再将话题继续下去了。或许欧阳踏雪就是这么样成为牺牲品的了吧。

但是……

珏好好看着欧阳寻的脸。

“嗯?有什么事情吗?”欧阳寻问。

“没什么,发了一会儿呆而已。”珏笑着将欧阳寻的疑问给敷衍了过去。

不太像啊,欧阳寻长得和欧阳踏雪不太像啊……

珏用敏锐的观察力看出了欧阳寻和欧阳踏雪间的差别。怎么说呢,感觉欧阳踏雪更加漂亮而且还带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而欧阳寻则是单纯长得帅罢了。

欧阳寻看着面前争吵的人们,然后叹了口气。

“原本,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的。没相当竟然会从国家的内部崩溃,真是可惜……”

“这样的情况我没少见,所以你不必这么担心和惋惜。一切都会结束的,但是等结束的时候,一切都会改变。”

欧阳寻看了珏一眼,然后他小声说:“珏阁下,您觉得您在龙族里的职位适合您吗?”

“什么意思?”

“我想说……”

正当欧阳寻打算说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大喊:“有异议!”

然后他就加入了前方的唇枪舌剑中去了。

欧阳寻吗?真是个人才,即便是与我对话的时候也能分散出一部分精力去聆听前面的辩论。

珏在心中感叹着欧阳寻的能力。

珏听着前面欧阳寻的辩论,他不免露出了头痛的表情。

的确,贵族派们做的事实在是太绝了。珏的计划被彻底打乱。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次的计划失败了的话,那么珏以后在版南国的立场就要完全变为一名旁观者了,到时候干政官的身份会让他显得十分得被动。

商人由于政策而停止交易,货物和钱币的流通会变得迟钝,人民由于少量的货物而不得不囤积财产,放弃购买国债……最后会因为物资的缺乏而由小规模的抢劫上升为大规模的暴动——这个国家就这么完了。

珏根据以前的经验推测着事情的变化。

但是是谁能够有这么强大的号召力劝诱这么多的贵族囤货?贵族也不傻,他们应该知道利害关系才对。

珏看了看会议室的门外,发现诺晓依正在向他挥手。

诺晓依这家伙也很神秘,明明是才来了没几天,但是能混得这般如鱼得水。更重要的是她是和辅政官一起来的。那个辅政官又是何方神圣?他的出现会不会与版南国国王驾崩有关?

珏站起身来,走向了诺晓依。

“有什么事情?”

“抱歉,珏大人,还让您亲自过来一趟。但是对方希望能与您秘密见一下。”诺晓依说。

珏听后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会议室,在确定没有人跟着后就随手关上了门。

“请往这边走。”诺晓依为珏带着路。

在穿过了多个走廊后,他们来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口。

“那位大人已经在等您了。”说着,诺晓依敲了敲门。

“进来吧。”房间里的人说。

“失礼了。”诺晓依推开了门。

珏走进去看了看,发现有名中年男性站在房间的落地窗旁,看着整个国家。

那名男性看上去有些苍老,鬓角已经完全白了,脸上也有些许岁月留下的皱痕。

“您就是龙族的掌司——珏大人是吧?”男子问。

“没错。”珏点了下头。

“我的女儿真是受您照顾了。”男子笑着说。

“女儿?”珏有些懵,他不记得自己曾经照顾归谁。

嗯……等等,这股气息是……

“你是姬芸的家长吗?”珏问。

“正是,”男子一点头,“我就是版南国的侯爵——姬拓。”

推荐阅读:

我成了渣男怎么破? 穿成绝美反派,我在修罗场杀疯了 误带道具诊断书,合约妻子哭惨了 被逐出家门后,我成了首富的儿子 区区咳血,两天就习惯了(快穿) 鸦鹊无声 娇花藏刺[追妻] 冬约 早该让法学生整顿横滨了 全职法师:吾妻宁雪,吾母心夏 肯爱千金一笑 宠妾灭妻?主母和离后把你骨灰都扬了 神奇宝贝:逆袭 hp:和德拉科相爱相杀的那些年 盘点童年主角黑化:开局神大雄! 玄幻:成为大帝,从娘胎开始 甜妹?不,川渝暴龙 让你练体术,没让你开八门遁甲!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温柔瘾 斗罗:从被比比东骗去喝茶开始 转世轮回之大漠鸣沙 你看我像人吗 孽徒今天也想表白 帝道信仰 燕归梁 我跨今而来 你一个玩具厂,全是军用黑科技? 末日降临:我以系统挽天倾 夫人,要不咱下手轻点儿 救世狂魔 老婆,等你绿我很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