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调查

0调查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一扇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好了,这里就是我们的藏书库了。”打头的柯恩说。

随后,在珏身边的诺晓依提着灯向前走着,担任起了照明的工作。

不同于龙族藏经阁那样依靠着庞大法术进行运作,版南国的书库是单纯的人族建筑,没有任何融入法术的样子。

这里的藏书库建立在地表之下,随着楼层的下降其书籍的机密程度也越发的高。而能从地面上到地下深处的唯一通道就是贴着藏书库墙壁向下旋转延伸的楼梯。

本来这里是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入的,但是柯恩深信珏这人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所以一定能将版南国带回正轨,因此柯恩就带珏来到了这里。

柯恩信任着珏。

“你要什么类型的书籍呢?”柯恩问。

“嗯……与历史相关的吧。”珏说,然后他还瞥了诺晓依一眼。

这藏书库的墙壁内带有信息阻绝的法术回路,也就是说就算是这里的人想要向外面发送信息的话,外面的人也收不到。所以如果诺晓依有向外面发送信息泄露机密的行为的话也是徒劳。

正当几人打算顺着楼梯向下走的时候,珏把诺晓依揽住了。

“你先回去吧。”

诺晓依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无声的点了下头就顺着楼梯边缘的围栏离开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紧紧盯着离去的诺晓依的一举一动,以防她有什么对珏计划不利的举动。

现在对珏来说辅政官已经是个不定性的存在了,他派来的这名女仆更是要小心。虽然不排除诺晓依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办事的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诺晓依提着灯走着。或许是因为灯光并不是很强烈,致使诺晓依摔了一跤。

“没事吧?”珏在楼梯口处喊。虽然珏和柯恩都没有拿着照明物体,但是珏极强的夜视能力以及超强的视力能够让他看清远处诺晓依的状态。

“没事……”诺晓依说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嗯?!

从地下传来了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很小但是逃不过珏的耳朵。

“你掉了什么东西了吗?”珏问。

诺晓依听后在身上拍了拍,然后说:“是的,我头上的发饰不见了。”

发饰?珏朝藏书库的深处看了眼。

“明白了,我会帮你吧发饰给捡回来的,所以你先回去吧。”

“真的吗?!那真是谢谢您了。”诺晓依朝珏声音传来的方向鞠了一恭后就离开了。

珏拍了一下在身边的柯恩,然后用法术召出了几个光球。

“走。”

珏和柯恩走到了地下的藏书库中。

来到藏书库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诺晓依掉的发饰。对珏来说,诺晓依的发饰不排除是某个法器。

“找到了。”珏走到诺晓依掉的发饰边,将其捡了起来。虽然透过精灵眼珏并没有看出里面存在法术回路,但是珏还是能感受到里面有能量的流动。

拟态——蝙蝠。珏运用拟态改变着自己体内的器官构造。

然后,珏就用变化过后的声带对诺晓依的发饰发送超声波,珏探知到了这发饰中的构造。

“你在干什么?”不明所以的柯恩这么问,但是在被珏的一声“嘘”给警告后就不在询问了。

果然,里面别有洞天!珏运用反射回来的声波推测出了发饰中藏着的东西。

……不像是法器……

珏这么判断着。他发现这发饰中有不规则的很大的空腔,空腔中更是有着很多形状不一的细小物体,和法器内部充实单一的法术回路完全不同。

但是令珏在意的就是里面材料的组成。

没见过得材料……像是……沙子?不对,这东西更像是沙子的提炼物,而且是板状的……上面附着着的东西是……铜?铁?还有一些金和银……那包裹在金和银外面的材料是什么没见过……啊!在这个类似纽扣的桶状物体就是能量的传输点吗?真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为了预防万一,珏还是在上面施加了阻断法术通讯的咒术。

“好了吗?”柯恩见到珏站起身来后就问。

“算是吧。”珏将发饰放到了自己的衣袋中。

两人开始从书架上寻找。

“这些够了吧。”柯恩将厚重的书给搬下来。真是不敢相信想柯恩这样看起来很虚的人竟然能搬动这么重的书籍。

“嗯,差不多了。”珏随手从书山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柯恩看了看四周。

“这地方真是够隐蔽的啊。”

“嗯?听上去你好像没有来过这里。”

“不算,多少有来这里处理过事情。但是还是要感叹一下这里的隐蔽啊……要是囚禁一个人什么的……”柯恩环视着周围,用一种很怪的语气说。

“你该不会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你的眼神看上去像一个饥渴的变态。”珏瞥了眼柯恩。

“啊,没什么。有些失落,你把唯一的一名女性给放回去了。”柯恩说。

“诺晓依?事先声明,她可是有已经结婚了的。”珏对柯恩感到无语。

“诶?她是**吗?……你怎么知道她是有丈夫的人的?”柯恩先是因为珏的话而感到惊讶后后又询问珏。

“……猜的。”

“喂,猜的话也应该有依据吧。”

珏无奈的放下书,然后说:“她的身上并没有纯洁之人的气味,而且我可以确定她有过生育的经验,至少是一名孩子的母亲。”

“凭气味吗?!感觉你更变态啊。”

“你还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啊。”珏摇摇头。

柯恩望着悬挂在藏书库上方的夜明珠,然后问,“诺晓依……是辅政官的妻子吗?”

“不清楚,”珏看着书说:“她的身上确实是有男人的味道,虽然是同一人的,但是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辅政官,毕竟我没有见过辅政官。”

“对,你也没有趴在辅政官身上嗅来嗅去。”柯恩调侃道,“想不到啊,诺晓依那么年轻,竟然已经身为人母了。”

“这世间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诺晓依的事情就先到这里吧,我劝你以后也不要对人家产生什么想法。”

“怎么?食色者性也,我不觉得我这么做有什么问题。”

“是,这一点我承认。但是我厌烦**,仅此而已。”珏说着就换了一本书。“任何违背人伦的事情我都很讨厌。”

但是……珏考虑着——好像有什么事情我可以接受……

珏翻阅着书籍。对珏来说,即便在与别人交谈的情况下他也能以一目十行的速度对书籍进行高质量的阅读。

“不过说是讨厌,你其实也在有和欧阳踏雪有什么关系吧?”柯恩又将矛头转向了珏和欧阳踏雪。

“主仆关系,仅此而已。”珏说。

柯恩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珏,然后说:“都是男人,别装了。你是人族吧?所以还是人族女性的魅力大于王种女性的魅力吧。”

“你的话全程正确但是我没办法认同。”珏说。

柯恩一脸坏笑地看着珏,“怎么样?欧阳踏雪?”

“还请你不要把我在你心中定义为一个禽兽谢谢。”珏用干干巴巴的语气说。

“我呢,是对欧阳踏雪很满意的。这人的性格以前就在朝中有过流传,说是很好,而且人长得也很漂亮。如果你不珍惜她的话,我带是希望能够接手。而且你不考虑一下吗?要是你将欧阳踏雪带到龙城的话,龙城的人会怎么看你?他们可是不认奴隶制的。”

柯恩看着珏。

“很有道理。”珏听出了柯恩的话中话,然后又换了一本书。在刚才的谈话中,珏已经将拿来的书看了大半。

“你打算给多少?”珏问。

“哦?这么说有谈判的余地?”

“先前是打算送给你的,但是后来考虑一下的话就觉得有些吃亏,所以我决定要价。”珏放下了书,“但是欧阳踏雪对我来说现在的作用还是蛮大的,所以她的价值在我这里可可是不一般的高。”

“狡诈啊,那你可要注意别让她受伤。”柯恩笑了一下。

版南国的奴隶在官方是不允许被当做物品销售的,而朝中的人都见到过欧阳踏雪是在珏的手下的了,所以如果欧阳踏雪的归属权到了柯恩的手中的话,那么柯恩就会被扣上买卖人口的嫌疑——毕竟,相比于骸这种法律边缘的人来说,柯恩的身份更危险。

这笑的真够猥琐的。

珏看着柯恩的笑容想。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对欧阳踏雪如此着迷。”

“同为男性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不仅是我,还有不少贵族打算向你收购欧阳踏雪,以前她是欧阳家的人大家都争着抢这个婚约,现在她是奴隶……”

“美丽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罪过。”珏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书山,“对于人族来说,一切美丽的东西都想要占有……哼,就算是同为低阶种的矮人或是兽人也没有人族这般丧心病狂。”

柯恩从自己的衣袋中拿出了一块像是水晶一般的石头,然后扔到地上将其打碎。

珏看着柯恩的举动。

“这是可以阻绝声音的法术,在这个领域中的声音不会传到外界……你刚刚看完了所有的书籍,应该得出结论了吧。”柯恩说。

“辅政官,是假的。”珏说,“版南国国王的死与辅政官脱不了干系。”

“刚开始我知道辅政官的时候还很好奇是什么诡异的玩笑。直到后来人们开始认可辅政官,甚至把他当做一个早就存在的官职的时候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一度认为是不是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但是在我不断地翻阅了材料后才发现我并没有错,一千年来的记忆宝藏没有出错,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一定和辅政官有关系!但是我没有证据,也缺乏盟友,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能跟那些家族的人相抗衡。我一直在等待着机会,一个盟友出现的机会。

辅政官的眼线一直在版南国中,无论什么事情他都知道。我没有办法将你叫到一个没有人的隐秘处,因为那样的话辅政官会知道这一切的。但是今天是你自己提出要来藏书库的,所以我终于找到了机会能够与你谈话了!”

柯恩靠近了珏,“你觉得,下一步该怎么办?”

珏站起身来,然后说:“有两个问题我想问你。”

“说。”

“你觉得,有谁的军队会是效忠于我们的?兵不在多,要精。”

“……近卫队吧,曾经是莫青直属的军队,专门负责国王的安全。同时,他们也在怀疑辅政官的正统性,但是由于莫青的事件,他们被全部关了禁闭,在莫青被处刑再立新的近卫队队长之前,他们都处于半待命状态。”

“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有谁能够更好地领导那只军队?”

柯恩认真地看着珏,“想要证明莫青是无罪的,几乎不可能。”

“那就想办法,趁现在还有处理国家的时间。而且也不一定非要用近卫队。”

“你是说动用贵族的军队吗?”

“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近卫队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也不能不考虑后路。”珏看着柯恩,他的眼神深邃幽暗,令人难以洞察。

柯恩看着珏,然后问:“如果最后的结果是失败呢?”

珏看着柯恩,此时他那双血色的双眼变得尖锐暴戾。

“那就将一切反叛者全部杀死,一个不留,即便是用记忆篡改的法术也要让所有的超越者站在我们这边,然后在用他们的力量颠覆整个国家!即便是一片焦土也在所不惜……所有反叛者都该死……”

柯恩听着珏那平静的语调不免打了个寒战。

“如果你是一位君主的话一定会是一位不合格的暴君,但同时也是一位不称职的贤王。”

珏看着柯恩一笑,“对我来说,独裁才是能够统领他人的最好办法。”

“那么辅政官就先不管了吗?”

“那个笨蛋当初说都听我们的,既然这样的话就先让他退出这个舞台吧。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发展我们的势力……你有多少财产?”

“雇佣佣兵吗?可是这样的话会扰乱国家的。”

柯恩在珏询问他个人财产的瞬间就猜出了珏的意图。

“没事,只要我们还活着,就算是版南国变成了一片焦土,我们也可以将其重建!”

“如果我要是和你相见得再早一些的话,一定会追随于你吧。”柯恩看着珏说。

珏反倒是看着柯恩好一会儿,然后说:“一千多岁的老东西说什么傻话呢。”

听了珏的话之后柯恩一愣,然后像是输了一样地说:“被你看出来了吗?”

“别想瞒过我的眼睛,我知道,你一直在用还童丹延续着你的寿命……打建国起你就存在了吧?”

柯恩慢慢站起来了,他缓缓地说:“需要有人留下来见证这一切,见证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这是必须的,据说这是保证国家昌盛的最好办法。”他看着珏,“你知道吗,据说历史上很多强大的国家都有一名守护者,人们称他为‘护国者’。他在国家诞生时存在,陷入危机时带领人民走出困境,变得浑浊时出来用暴力清洗国家……”

珏此时盯着柯恩,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柯恩。

“你说,为什么每一个被记载的护国者都是被描述成一名银发血眸的人呢?国家诞生之时他是这个国家的中心但是没有称王;国家危难之时他会突然出现;国家堕落之时他会带着不同的面具率领着军队进行清洗……”

“真是个有趣的传说啊。”珏轻轻推开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柯恩,然后走上楼梯,“但是这只是迷信罢了,一个国家的昌盛与否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内部。”

柯恩微微笑了一下,“也是呢……”

不过……

珏有一点搞不明白。

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同时将一个国家的人给洗脑并且不是在使用法术的条件下完成的呢?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戏?

此时,在宫殿的某处——

“哦~不愧是隆,已经猜出了问题的所在了吗?那么,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啊……把我的东西给拿来。”

“明白了。”房屋的角落里传来了一名女性的声音。

她将一个看上去像是头盔一样的东西给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精神干涉电波发射器——六十年前洗劫了全世界自空间时代以来最惨烈的世界大战就是由这东西在一人的意志下发动的……没想到今天我竟然会是使用这东西的常客啊……”

推荐阅读:

那依大雨将歇 大帝的挑刺日常 飞机失联后的第十五年 为你摘下满天星 我有一座假神庙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机器人导演的传奇人生 农女惊蛰 最强不死系统 反派的小祖宗她翻车了 崇祯欠了我十亿两 妖女请自重 火影战记 九龙战神 吞天剑帝 在恐怖游戏中被黑化BOSS盯上了[直播] 大汉的光芒 重生之点亮科技树 红楼品花录 横推诸天:从拜师华山开始 人在星铁成魅魔,真的一滴都没了 秦时天行者 全球星卡 出魂记 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敌 今日宜婚 太玄记 我真的不想打脸 我被一个古人教会了爱情 木叶,我体内有只千手扉间 迦娜女神,我是你的召唤师 最强老婆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