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被考虑在内的意外

0被考虑在内的意外

“珏!珏!”

大清早,珏就被一阵急促狂躁的击门声给吵醒了。

“嗯?!”珏爬起身来,脸上满是愤怒,看上去就像是要把谁给撕毁一样。

珏打眼看了一下地上的欧阳踏雪。

这孩子可真能睡。

见到欧阳踏雪没有醒,珏就自己下来打开了门。

“珏!”奇怪的是站在门前的人不是平常的侍从或是执行官,而是柯恩。

见到柯恩,原本还在揉眼睛的珏就瞬间认真起来了。

“出什么事了?”珏低声问。

柯恩拿着手中的文件径直走到珏的办公桌前。

珏浏览了一遍桌子上的文件后也有些不安。

“什么?贵族派把冶铁的工厂给关闭了?而且工资没有个工人吗?”

“没错,他们故意让工厂的资金出现问题,然后迫使其倒闭。”

“他们是没脑子吗?这样的话对他们对我们都没有好处!重工业要是消失,装备跟不上的话,不出三年,国家的军队就会损失半数的战斗力了!”

“他们想和我们来个鱼死网破吗?”柯恩小声说。

这时候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欧阳踏雪。

“看来你昨晚没消停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等一下我,让我收拾一下。”珏嗤笑一下后就准备更换衣服。

珏还没等柯恩出去就将身上的睡袍给脱了下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哦!你还真是开放啊。”柯恩盯着珏的背影说,然后他盯着珏的后背问:“你是这么社会的人吗?你背上的东西……”

“别在意。”珏的语气就像是不希望让对方知道一些事情一样。

听到珏是这个态度,柯恩就没有再看珏,转而观察起了地上的欧阳踏雪。

“对了,”珏突然说:“你现在回去,马上组织警卫队。”

“嗯?为什么?”

“工厂倒闭的事情现在已经演化工人的罢工成动乱了,马上镇压!”珏这样下达着命令。

柯恩听后缓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不同意。这种情报无非是你的猜测罢了,现在是应该调集出警卫队,但是其目的是为了控制还在我们这边的贵族派代表,我们需要谈判的筹码。如果因为你的决定而让我们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足够多的人手的话,那么我们的意图一旦被识破就会将这次事件上升到贵族政变的可能。”

珏停住了正在打理衣服的手,然后外头看着柯恩,“我是认真的,所以你还是快一点吧。”

“喂,你没听清楚我的顾虑吗?如果让贵族派知道了我们得动向的话,如果不安好心的人对太子殿下动手,那么睡能保护他?!近卫队可是全都被监禁了啊!”

“可是一旦工人们的罢工暴动演化成大规模叛乱怎么办?!”

“现在难道不该是殿下的生命安全为先吗?!”

“国家要是没了的话,你何来的太子?!那么你和我做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

“如果唯一能够继承王位的太子被杀了的话,那么你所维护起来的国家就会瞬间瓦解!龙族给你的任务难道就完成了吗?!”

“即便是这样,我也能在这种东西的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个国家!”

“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彼此彼此。”

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显然,欧阳踏雪是不可能感受不到这股叠叠的杀气的,所以她猛地打了个寒战后起了身。

“主上?还有丞相大人?”欧阳踏雪小声说。

珏看了欧阳踏雪一眼,“醒了吗?抱歉有些吵啊。”

“……您为什么要和丞相大人争吵?”

“这时候不需要女奴隶插嘴!”柯恩用很凶的声音说。

欧阳踏雪听后吓得缩起了身子。

珏瞥了她一眼,然后说:“喂,身为版南国的丞相,不至于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到一个身份低微之人的身上吧?”

“那要我将这次事件的火气发到你身上吗?这样对你我都不好,而且对龙族和我国也不好。”

“那么……”

“但是我是不会向警卫队下达那样的命令的!”

看到此情此景,欧阳踏雪小声说:“请问是不是需要武力人手……”

“闭嘴啊!奴隶!”柯恩大声吼道。

欧阳踏雪明显是被吓到了,她尖叫一声后躲到了床边,然后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柯恩,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应该听一下别人的意见。”珏说。

“一介女奴隶?我说珏,你对欧阳踏雪也太好了吧,看她身上的布料应该不是什么低贱的货吧?事先警告你,如果不在前期**好她的话,以后说不定她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到时候哭的就是你了。”

“我怎么管我的东西是我说了算的。再者,欧阳踏雪的建议也不是不能听取,不对吗?”

柯恩深吸一口气,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后,说:“抱歉,刚才有些失礼了。”然后他看着欧阳踏雪,“那么你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是请求贵族的话,让他们自己派出自己的警备……”欧阳踏雪越说声音越小。

珏和柯恩看了看彼此。

“你决定吧。”柯恩说。

欧阳踏雪的办法两人不是没有考虑到过,但是这样做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一旦要是请求贵族的情报被泄露出去或是被敌人猜出来的话,那么只要贵族派的胆子大一些就可以将所以参加此次镇压活动的贵族势力给全都消灭,这样一来国家的分裂不可阻挡。

如果真的要进行欧阳踏雪的建议的话,无疑是在赌博。

珏深吸一口气,然后说:“我决定赌一把。”

这次事件的发生绝对是有人在幕后操作的,而他们几乎在瞬间就得知了昨天珏和柯恩达成同盟的事情,并且为此采取了相当迅速的行动,所以如果珏下达了召集贵族的命令的话,对方也一定会知道的。

目前只能赌一把了——赌对方在动用了一定人员发动罢工暴动后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召集人手过来对珏的动员令采取进攻。

“明白了。”说完,柯恩就转身离开。

“对了,珏。”快到门口的时候,柯恩停住了脚步,“你应该好好**一下你的东西,让她知道什么是主仆。”

看着柯恩离开的脚步,珏缓缓地说:“明白了。”

珏送走了柯恩后就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这就是干政官?受到约束,不能动用自己的力量。真是,还不如以前的工作呢……

“主上?”欧阳踏雪趁珏发呆时赶忙打理好自己,然后试探性地询问。

“欧阳踏雪……抱歉,现在我情绪有点不稳定,所以你还是先找个地方出去逛一逛吧……先前给你的钱还够用吧……”

“是……”

“那就先出去吧,让我好好静一下。”

欧阳踏雪看到珏这个样子,就无声地离开了。

珏一个人静静的享受着这般宁静。

(怎么,有想要逃走吗?)暗影此时问。

(逃走吗……说起来以前好像有过这样的事情来着……)

珏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副战火连天,生灵涂炭的画面。

(呐,这样的国家,我不能将其毁掉,是吧。)

(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暗影用一种无关己事的语调说。(你永远都无法拜托你身上的戾气啊。对你来说,暴力是实行统制的唯一方法,一切违背者都会死。)

(无论是什么时代,暴力永远都是最好的谈判方式。没有什么是暴力解决不了的事情,事情的起因本就是一个或是一个团体智慧的意志,只要毁掉这个意志,一切就都好办了。)

(你真是个霸王啊。)

(你在说我的同时也是在说你自己。)珏反击道。

(那么,禁断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总之,现在能够将其取出的机会还没来。)

暗影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说,你就这么执着于死亡吗?)

珏听后整个人就像是废掉一样地摊在椅子上,然后说:(我真的是太累了,我已经厌倦了和造世者玩这场无趣的游戏了。)

(……你所知道的,仅仅是这一小部分罢了……)

(去他的屁话吧,我已经累了,我真的累了。)珏说着微微闭上了眼。

暗影没有再说话,或许身为珏的另一个意识的它也明白珏的劳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虽然珏深知现在不是该休息的时候,但是他真的有些累了。

但是俗话说得好——祸不单行,总是会出现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况。

“珏大人在吗?”门外,诺晓依敲了敲门。

“在……在。”珏用半睡半醒的声音说。

“有您的信。”诺晓依在递交完信件后就离开了。

忘了把发饰还给她了……诺晓依走后珏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珏打开信封,然后阅读着里面的内容。

“该死!”

珏在读完信件后发出了满腔愤怒的声音,他用力的双手将信纸抓碎,他的指甲甚至都将他的手掌给刺穿。

这封信件是姬拓寄给他的,里面的内容对珏来说绝对是暴击。

“贵族派对我家族的资金流动以及与其他家族的关系产生怀疑,要求对我家族进行国家调查。所以当前无法在帮助干政官了。”

珏将信件揉搓后直接放在手上将其点燃化灰。

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去找柯恩了。

“国家调查?”柯恩听后使其本就不太健康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健康了,“贵族派要用和当初一样的办法吗?”

“和当初一样?”

“嗯,当初布家就是在贵族派的国家调查中没落的……是田家带的头?”

“据说是。”

“看来姬家现在也出事了……不得了啊。刚才我接到了情报,果然发生动乱了,大规模的工人罢工……你上哪里搞到的情报?”柯恩问。

珏微微一笑,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眼睛。

在敌人手中安排了眼线了吗?!珏这家伙真是恐怖啊!柯恩瞬间就读懂了珏的意思。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姬家现在不能帮我们了,说不定这次事件会是姬家没落的前奏——像布家那样。”

珏听后长叹一口气,他扶着桌子坐下来。

“大人。”这时,李江过来了。

“又有什么坏消息吗?”珏放弃了似的问。

“欧阳寻大人已经将动乱给镇压下来了。”

“什么?!这么快!”珏听后为之振奋。

“是的,欧阳寻大人动用了自己的人,成功地将动乱给镇压下来了。”李江进行着机械式的报告。

珏苦笑着说:“这家伙,真是出力不讨好啊……不过也真是多亏了他啊,要不是他的话,动乱或许会更难被镇压吧。”

“不,太子殿下也有过帮忙。”李江继续进行着报告。

珏和柯恩看了看彼此,两人干巴巴地瞪着彼此。

说起来……今天好像没有见到过林风眠来着……

“李,李江啊……殿下是不是……去动乱现场了啊?”柯恩磕磕绊绊地说。

“是的。殿下与先王那种特有的爱民如子的气氛要比任何承诺都有说服力。”

“那殿下的安全呢?”柯恩忙问。

“这一点还请丞相大人放心,殿下现在由欧阳寻大人保护,是不会出现危险的。”

珏听了李江的话之后不免陷入了沉思。

“呐,柯恩,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真巧,我也有个大胆的想法,顺带一提,欧阳家对王族的忠心可是满满的。”

“所以说嘛。”

“将欧阳家推举为版南国最大的贵族!”珏和柯恩异口同声地说。

话虽这么说,但是要怎么办柯恩还是没有数的。

“没事的,”珏轻轻拍了一下柯恩的肩膀,“就让这次的调查事件变成反击的支点吧。”

此时在田家那边——

“因此,此次事件的结果我们算是获胜了,中央应该是彻底失去了对重工业的发言权了。”孙尚完成了自己的报告。

“虽然很不想这么做,但是真的不希望我们的国家完全受制于龙族啊……”田央城好好地松了口气。

然后他看着孙尚,“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你办事办的很漂亮,竟然能在欧阳家发动反击前完成收尾工作,真是谢谢你。”

“那里,这只是一介执事该做的。”说着,孙尚就鞠了一躬,“但是有个问题想要问您。”

“说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回答你。”

“您是为了什么而与中央为敌的?”

“问这个干什么?”

“我也是中央的官员,但是只是个办事的人,所以对我来说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某种动机才行。”

“……仁慈救不了国家,那只不过是理想罢了,所以对我来说先王的仁慈并不是拯救国民的办法,仅此而已。”

孙尚看着面前的田央城,然后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和那位大人说的一样呢……

推荐阅读:

让你写奋斗,你写落榜美术生? 攻略美强狠反派[穿书] 修仙钓鱼全图鉴 小姐姐的炮灰空间 关山孤客 城隍爷靠算命爆火人间 华娱:娱乐圈羁绊系统 清冷美人的修仙笔记 妻子死后我再次上热搜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漂亮后妈要翻身,我在七零养崽崽 死神:从流魂街开始无敌的摸鱼佬 咸鱼一直想躺平(快穿) 其实我是想拒绝的 嫡女重生:浮生如梦 兼职魔法师的道士 军婚枭宠:禁欲长官诱娇妻 谍战小特务的逆袭冬天不热 北美巡警:美式居合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陆鸣至尊神殿有声听 嫁进深山当大王 绛尸 新同事竟是我爱人 雾隐门:大梦三千 死遁后嫁人生子,侯爷找上门 四合院:打猎致富,开局教训贾张氏 魔尊:从真传弟子开始 坂口警视他不想内卷 吾儿杨戬有大帝之姿 小少爷只想拿钱走人 苏长风杨蜜甜酒配汤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