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审问

0审问

伴随着侧脸的一阵剧痛,噬刃醒来了。

“这是哪……”噬刃很是虚弱地说,但是当他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以及面前的珏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切。

珏在说出要购买噬刃和盾之后,他们两人都感到珏很莫名其妙,然后珏就向他们发动了进攻。

不得不说,噬刃和盾都低估了珏的实力,仅仅几秒的时间,噬刃和盾就被珏给撂倒在地。

“欢迎来到这里。”珏说,“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只要你能如实回答的话,那么我就会放了你们同时将与你们预定好的报酬给你们。”

“要我们出卖顾客的信息?!不可能!”噬刃说。

等老子从这里逃出去的话,看我不杀了你!

噬刃试图挣脱禁锢,但是没有用。

珏又走到另一边,然后将被绑在那边椅子上人头上的布袋给揭了下来。

“盾!”噬刃见到那边的盾之后大喊,但是盾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哦~看来你们俩感情还挺深的啊。”珏看了眼身边的盾。

然后珏就一下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噬刃观察着四周,这里的环境阴暗潮湿,而且还有点渗人。

“这是哪里?”噬刃问。

“这里是审问室,至于在哪里你就不要管了……我再问一次,你到底说不说你的雇主是谁?”珏问。

“不会说的,那位大人给我们的封口费要远超你给的钱!”

“是吗?”珏慢慢的站起身来,然后走向噬刃。

珏一拳打在了噬刃的腹部上。

“下一拳就会打断你的肠子!快说。”珏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噬刃。

噬刃缓了好半天才能够抬起头。他真的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看上书生气的人竟然有这么强的力量。

“呃……这是哪?”此时,珏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哦?这位也醒了?”珏慢慢地转过头去,然后走向了盾。

“你要干什么!你个混蛋!你要干什么!”噬刃凭借着这么多年为人办事的经验看出了此时的珏没安好心。

珏一边走着,还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上了一把细小的刀。

噬刃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刀——一把手术刀!

为什么在这里会有手术刀?!

噬刃不免感到惊讶,但是当他看到四周血染的墙壁和看上去像是完全腐烂的内脏堆的时候,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他的体内渗透到肌肤。

“盾小姐,你醒了?”珏微笑着走向了盾。

“你是……啊!你是那家伙!”盾迟了几秒后才认出了珏的身份。“你要干什么?还有,这里是哪?快放开我!”

珏掐着盾的脸颊,然后珏就在他们俩眼球几乎贴在一起距离下问:“告诉我,是谁派你们过来抢夺包裹的?”

盾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珏,他的眼睛空洞无神,如同死人一般,同时又像是深渊,仿佛能将一切物体吸入撕毁。

盾颤抖着喘着气,然后闭上了眼进行回避。

“盾小姐,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哦,要不然……”

珏慢慢地拿起了手术刀,然后将刀尖轻轻刺入盾的眼角处,慢慢划开了她的眼皮。

“我可是会帮你睁眼的哦。”珏看着那个刚刚露出眼白的眼球说。

“啊——!求求你!别这样!”盾害怕极了,她发出了尖叫。

“喂!混蛋!欺负女人有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噬刃在椅子上挣扎着大喊。

珏听后轻轻地拔出了手术刀,然后转头看向噬刃::“女人又怎样?对我来说男人女人都是人,没有任何的差别,所以我这么做并没有有任何的不妥,你为什么要对我有这般偏见?”

“你这混蛋!有种单挑!”噬刃大喊。

珏迟疑了一下,然后径直地走到了房间的角落,然后拿出了噬刃的那一堆武器扔给他。

“你可以把绳子给解开,但是事先警告你,你这么做是不过是徒劳。”珏相当傲慢地说。

噬刃拼尽了力气用刀割断了绳子,然后站起来深呼吸稳定了他的状态,然后一下子冲向珏。

珏看到了噬刃的动作后就微微一笑。

“影袭吗?是谁教会你们的?”珏上来一个借力打力就将噬刃撂倒在地。“而且就你这种水平的人还敢在我面前拨弄影袭的技术?”

珏这一下看似轻柔实则沉重无比,打得噬刃站不起来,就连撑在地上都是一种奢侈。

珏拎着噬刃背后的衣领,然后将他一下子扔到一旁的桌子边。

“我再问你一次,是谁雇佣的你们?”珏在噬刃的耳边低语道。

“你这个……混蛋!”噬刃拼尽了力气喊。

从业这么多年,噬刃还没曾受到过这般蹂躏,他心中的自尊和怒意促使他向珏发动无谓的反抗。

珏长叹一口气后将头转向一边,然后一把抓住噬刃的头发,按着他的头在桌子上进行来回的叩击。

珏那巨大的力气让噬刃的头在接触到桌子后还发生了反弹,他的鼻梁甚至都被这来会的重击给打断了。

珏斜眼看着满脸是血的噬刃,然后微微一笑。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珏从衣袋中拿出了巧克力棒咬在嘴里。

珏之所以喜欢吃巧克力棒,是因为巧克力棒的夹心构造很像骨骼,这正好能够缓解一下珏在内心中对敲骨吸髓的饥渴。

珏平日里已经是在极大程度上地遏制自己在内心中想对其他人虐待的变态心理了。而现在,没有法律约束的珏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了。

“好吧,好吧。”珏点着头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说:“那我换一个问题,是谁教会你们影袭的武技的?”

噬刃慢慢地移动着身子,然后说:“我们……不会对你说任何事情。”

珏叹了口气,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很讨厌人族,因为他们虚伪,因为他们并不会认可我的做法,即便是我错了。”珏缓缓地说。

“那你就是个独裁者……”

“那又怎样?对我来说,只要能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行了,没有必要一直执行对的事情。”珏说着就站起身来,“所以,在我面前,你所说的雇主信谊没有任何的说服性,马上回答我所问的问题!”

噬刃裂了一下被磕掉牙且满是血的嘴,然后说:“没门……”

珏点着头说:“是这样吗?”

他朝着是人的膝盖窝就是一脚,瞬间的力量让噬刃跪在地上。

然后珏就走到了噬刃的身边,用力一脚踩断了噬刃的小腿骨。

忽视了噬刃的惨叫,珏走向了一边的盾。

“不说别的,这么一下看,这家伙倒是蛮别致的啊。”珏走在盾的身边,一边抚摸着她的脸一边走着。

“你个混蛋要干什么?!”噬刃从身上拿出一把短剑扔向了珏。

“干什么?”珏掐着盾的下巴。

此时的盾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不停地颤抖着。

珏的手缓缓滑向盾的太阳穴,然后轻轻一按。

“啊——!”盾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就昏倒了。

“你做了什么!?”

珏瞥了眼在那边大喊的噬刃,然后解开了盾身上的束缚。

可是被松绑的盾并没有立刻醒来,而是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时不时地还发出了哀嚎。

“这是一种比较低端的幻术罢了,但是足以致命。”珏跨过地上的盾,然后又走向了噬刃,“在这个幻境中,被困住的人会不断地受到来自名为绝望的攻击,到最后,被困住的人会完全失去理智,变成一具活死人。怎样?见到自己心爱的人要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你是怎么想的?”

“卑鄙!”噬刃大喊。

“你还真有力气喊呢。”珏照着噬刃的头就是一脚。

虽然能听到明显的骨折的声音,但是噬刃并没有因此死掉——珏控制住了力道。

“到现在还在反抗我吗?真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愚蠢。”珏在噬刃的身边环绕着。

噬刃没有说话,而是呆愣愣地看着桌子,麻木地听着身后盾时不时发出的尖叫。

珏这时候拿出了一个水滴沙漏。

“当这个沙漏漏完的时候,那个女的就会彻底失去理智,到时候,你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珏说完就到一旁坐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沙漏中的水滴滴下的声音是如此的挠人。

这些时间不仅是对盾的折磨,还是对噬刃的虐待。

“还有一点点时间了哦……”珏小声说。

噬刃吃力地转过头去看着盾。不知道噬刃是不是被打得出现了头脑问题,她好像听到从盾那边发出了微弱且病态的笑声。

这就是理智快要消失的前奏吗?

沙漏里的水越来越少,噬刃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

“田央城……”噬刃说,“田央城与我们进行的交易……”

“田央城?”珏听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他,“牵线的人是谁?”

“牵线的人……”噬刃听后回想着。

珏知道,像是贵族在寻找杀手的时候一般都会有一个牵线的人,而这个人一般是黑白通吃没有组织的人,不过这种人所掌握的情报更多。

“好像是个穿着挺怪异的家伙……还带着手套,而且眯着眼……”

雾?!珏听了噬刃的描述后就想到了是谁。

“求求你,放过盾吧……”噬刃小声乞求着。

“别急,还有一个问题。”珏蹲下来问,“那个牵线的人,是以什么身份与你们接触的?”

“这一点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是个大官的样子求求你快放过盾吧!”噬刃以惊人的语速回答了珏。

“好吧。”珏站起来,准备走向盾给她解除法术,但是珏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下了。

沙漏中水滴的声音没有了,盾也像是死过去了一样地躺在地上。

“看来晚了呢。”珏无关己事地说。

“盾……?”噬刃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盾。

过了几秒,他才意识到盾已经被法术夺去了意识。

“你个混蛋!”噬刃抓起一把剑就想要砍向珏。

但是珏一脚将剑踩到地上,然后他冷眼看着噬刃:“不是没给你时间,只不过是你没有把握好时间。”

珏说完就抛出了手中的白金币然后说:“这是你的报酬,剩下的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打算照顾这家伙一辈子也好,或是另寻新欢也罢,你自己随便选。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了。”说完,珏就打算离开。

噬刃哭着爬向盾,试图唤醒她。

真是可悲,难道不明白我说的话吗?

珏看着噬刃想。

噬刃抱着盾,抱着那个如同死尸一般没有任何反应的盾。他不停地喊着对不起,可惜盾没有任何反应。

珏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撕心裂肺的噬刃。

感觉不错。

珏这么想。对珏来说,现在的噬刃和以前的他是那么的像,这对珏来说有一种找到集体的感觉。

对,没错,不能单单让我一个人这么痛苦,要更多的人,更多的人和我一样,品尝着和我一样的痛!

闹腾了好一会之后,噬刃终于是要认清事实了。他擦拭了一下盾的脸,然后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净。

“抱歉。”噬刃低语道,然后他俯下身子,亲吻着盾。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要是想要复仇的话随时欢迎。

珏觉得不会在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于是他转身打算离开。

正当珏打算关上门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周围的一股气息的复苏。

怎么可能?!

珏猛地回头看着噬刃怀中的盾。

只见盾那垂在地上的手指突然弹了一下,然后盾原本暗淡的眼睛慢慢恢复了神采。她的手慢慢向上抬起,然后抱住了在她身边的噬刃。

“噬刃?”盾慢慢移开了脸,然后看着面前的男人。

“盾!”噬刃见到盾复苏后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了盾。

珏惊讶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事情,然后他颤抖着手将门关上。

怎,怎么可能?!明明,明明应该死掉才对……为什么!?这!

珏用拳头猛地捶向了走廊的墙壁,他的重拳将墙壁瞬间打出了一个凹陷。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女人可以复苏?!为什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背负着丧失爱人的痛苦?!为什么!?这不公平!造世者!回答我!在你们的历史中,我就是那个一直失去的人吗?!我就不能像那家伙一样触发奇迹吗?!

内心中的嫉妒与委屈成为了珏怒火的燃料,他甚至想现在就提着刀折返回去将那两个家伙杀死。

但是……

这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将痛苦强加给别人,我依旧什么都没有……唯一获得的,只有被认同的慰藉。

珏长叹一口气,他只能缓缓的说了句:“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太无聊了……但是,太伟大了……”

珏走出了这个建筑——一个已经废弃的地下医疗所。

“好了,回去吧……”

推荐阅读:

逆天帝皇 李衍易建联榆木lee 止战之殇 超级无限充值系统 妖孽高手在都市 公子一世逍遥 总裁,别想逃 开棺发财 美剧:从薅小谢尔顿羊毛开始 异世之机械公敌 掌御九霄 群雄争霸之蚁王 末世:多子多福,开局校花找上门 造化自然 我的绝色校花老婆 妻乃古医 萌妻乖乖吻上来 空间医女成了流放权臣心尖宠江芷萝崔老夫人 雪狼传说之女狼人 重生西晋当太子 白狐天下 坏蛋老公霸道爱 修真霸主在校园 爱妻入骨之盛婚厚爱 捡个美女总裁老婆 长孙无忌程处弼 放肆[娱乐圈] 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中华小铁匠 赵飞扬 雾都孤儿 步步通天 心理罪之第七个读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