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归来

0归来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行程,珏来到了版南国的王宫。

珏回来后先直奔自己的房间去看看欧阳踏雪怎么样了。欧阳踏雪身体里有禁断的力量,所以对珏来说欧阳踏雪的用处要远超现在已有的任何东西。

“欧阳踏雪!”珏一下子推开了门,但是当他推开门的瞬间就尴尬了。

“诶?”诺晓依见到珏破门而入,就呆愣愣地跟他四目相对。

珏也像是没有考虑到这般情况一样看着面前的人发呆。

珏在开门后,看到的是正在给欧阳踏雪擦身子的诺晓依,所以珏把欧阳踏雪的身子看了个大半。

“……珏大人,欢迎回来,但是您在回来的时候能不能敲一下门呢?虽然没有在锁门是我的错,但是既然您在一进门的时候就呼唤了欧阳踏雪的名字的话就应该考虑到欧阳踏雪在这里面吧,所以为什么您不敲一下门呢?就算是平日里您和身为奴隶的欧阳踏雪没羞没臊,但是现在欧阳踏雪可是没有恢复意识啊,所以您这么做有些不妥吧。”

听这诺晓依连珠炮般的质问,珏只得将门轻轻关上。

这就是女生会跟女生站在一起吗?感觉在欧阳踏雪的主权上,诺晓依的话语权要比我大啊……

过了一段时间后,诺晓依从房间里出来了。

“久等了,珏大人。”诺晓依一行礼。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没什么……现在欧阳踏雪怎么样了?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吗?”珏问。

“是的,在您走后的半个月中,欧阳踏雪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珏点了一下头,然后他就走进了房间里。

走到一半的时候,珏说:“这段时间中,有什么人进来过吗?或是除了你以外的人过来接触她?”

“丞相大人曾过来看望欧阳踏雪,太子殿下也得知了欧阳踏雪的这件事情,欧阳寻大人曾经派人过来打听过欧阳踏雪的状态。”

“太子也知道了?他什么反应?”珏问。

“太子殿下对这件事情表示很悲痛,同时他也打算将奴隶的未来待遇作为他登基后的一个政策方针。”

“欧阳寻的人准备做什么吗?”珏问。

“就目前来看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动态,但是不能不考虑欧阳踏雪在您的庇护下得到了安稳这种可能。”

“碍于我的存在而不敢对欧阳踏雪动手吗?”珏说。

但是珏明白,照先前柯恩的话来说,欧阳寻应该是知道欧阳踏雪在他手里。但是欧阳寻既然挑他出去的时候进行对欧阳踏雪的调查的话,就说明欧阳踏雪现在依旧在欧阳寻的排除名单中,一旦珏结束了对版南国的帮助后,欧阳寻和有可能想办法将欧阳踏雪给留下来。

……算了,只要不妨碍我对禁断的获取就行。

对于欧阳踏雪最后的解决方式珏并没有多想。卖给柯恩或是妓院?亦或是为了后期能够与版南国有一个好的交情而将欧阳踏雪送给欧阳寻?

珏一边考虑着一边走到了欧阳踏雪的身边。

诺晓依这几天将欧阳踏雪打理的不错,她的身上也干干净净的。

珏轻轻捏了一下欧阳踏雪的腰间。

“都半个月过去了,体重没有减轻吗?再说了,诺晓依是喂给欧阳踏雪什么东西吃的?”珏有些疑惑,然后他看向床边。

有些衣服?

珏走过去捡起了那些衣服。

这些一副质感上很好,而且材料的构成就连珏也无法搞清是什么,同时这件衣服本身的时尚型以及可看性都是珏前所未见的。

到乡翻似烂柯人啊。

珏在心中感叹道。接着珏就用手按住欧阳踏雪的额头。

情绪和精神……很平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这时候,诺晓依过来了。

“珏大人,丞相大人找您有事情。”

珏听后看着门外的诺晓依,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来到柯恩所等待的房间后,柯恩立刻就让周围的闲人清场。

“出什么事了?”珏问。

“情报机构说周围的国家要组成联军过来攻打我们这边。”柯恩紧张地说。

珏听后心中“咯噔”一下。

周边国家会发动攻击这一点珏并不是不知道,那一次珏去抓捕噬刃的时候他到过边境,也知道边境那边是什么状况,所以珏能够推测出来周边国家有发动战争的意向。但是珏并没有想到周边的国家会这么快地准备联军。

版南国在整整一千年间都位于百越洲最强国家的地位,所以要是有国家想要挑战版南国地位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快,至少要等版南国内部发生极大的动乱或是有一个和版南国一个等级的国家前来攻击才行。

那些国家的脑子都有问题吗?!

珏想要找地图拿来看看,但是没有现成的地图。

不过柯恩好像猜到了珏的想法,然后就直接拿出了一个地图放到了珏的面前。

“我就猜你可能会要用到这东西。”柯恩说。

“真有你的。”珏虽然对自己的想法被猜出来而感到不爽,但是还是以看地图为先。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是探子给的大规模军队集结的地方。”

珏盯着这些地方看着一会儿,然后说:“不得了啊,全部都是利于敌人进攻的地方……有人在故意引导他国势力进行渗透吗?”

“不清楚,根据探子的情报,他们是突然决定集结军队的,但是我怎么想都觉得有问题。”柯恩说。

“他们难道有什么很强的杀手锏吗?能够一举击溃版南国?!要不然的话他们的智商应该没有那么低。”珏说。

“总之,现在欧阳寻已经派兵前去威慑了,但愿有用……现在姬家受到调查,我们这边没有能够提供大量军队调集能力的人。”

“对了,”柯恩的话让珏反应过来,“现在调查还是由田家进行吗?”

“是的,总之我们现在是想尽办法不让一些瓜田李下的情报流向对手手里。”

“很好,”珏说:“准备拟定对于田家的不信任案,既然他想要扳倒别人,那么我们就在他扳倒他别人前扳倒他!”

“看来这次你出去并没有什么也没干啊。”柯恩说。

“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也没少动小算盘?探望欧阳踏雪吗?说,你脸上的伤是不是叫诺晓依打的?”珏指了指柯恩的脸。

柯恩脸上微微肿起,同时眼眶边还有抓痕。

“被发现了吗?……诺晓依那娘们还真是凶啊,上来就是一脚,本来以为能躲过去的,但是没办法,她踢得腿可真是高啊,照着脸划了过去,她那鞋跟子直接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真是活该。”珏看了柯恩一眼,然后又指了指一个地方说:“这边,需要有人在这边守住。”

“但是这块地方并没有太好的进攻优势啊,敌人应该不会那么傻吧。”柯恩感到疑惑。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进攻这里……”珏认真地说。

柯恩看着珏,然后用不感性新的语气问:“你该不会还精通兵法吧?喂,你还会什么?喷火变身会不会?”

“别闹。”珏一甩手。

这时候,珏看了看周围,,在用猎人眼和精灵眼确定没有什么人在监视后,就小声说:“这次货物被人偷袭的事件是由田家设计的,所以这一次田家的证据被我掌握了。”

“你查了他的账?你从那边获得的消息?”柯恩问。

珏一挤眼,然后说:“明天就对田家进行不信任案的申诉尽可能在后天就将田央城给扳下来。”

“是要杀了他吗?你应该知道他在版南国的势力吧?”

“没说要杀了他啊。”珏一摊手。

田央城掌握着和版南国有交集的大多数商人的信任,所以珏深知自己无法对田央城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这不代表他对付田央城没有办法。

柯恩看着信心满满的珏,然后说:“明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帮你就是了,谁叫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珏回去后就一直盯着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反应的欧阳踏雪。

珏摸着她的脸蛋,然后顺着她的脖子一直滑到锁骨。

这妮子还是真的漂亮啊……只能说是妓女的女儿吗?但是……

远离了欧阳踏雪,然后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他看着外面的月光,“真是期待明天啊。”

第二天,珏和柯恩同时来到了会议室。

“丞相大人,为什么对我提出不信任案?!”田央城显然是已经知道了珏和柯恩打算做的事情。

果然,我们这边混进了间谍。

珏扫视着周围。

欧阳寻是完全可以无视的,毕竟现在的他还在边境,但是其他的拥王派的人就难说了……

珏坐在椅子上,然后拿出了先前的包裹。

“先前,我这边申请了绝密押运,但是有人抢劫了我的东西。”

众人彼此看着彼此,隐约中能挺到有人说“抢劫机密级货物本身就已经很严重了”的话。

“然后,”珏拿出了一个账本,“田央城,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这边会有给赏金猎人噬刃的金币?”

“出于先前他帮我办事的报酬,是以前的事情,当初没有办法及时给他们罢了。”田央城说,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那么,你对于这件事情是不知情的了?”珏问。

“没错,对于机密级货物被偷窃的事情我感到很痛惜,但是没想我是清白的。所以在此我想要提醒一下干政官大人,您的行为很有可能达成了诽谤,还请您在做事前三思。”田央城说。

“但是如果要是我能有拿出有力的证据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而且你的地位也会出现危机,不是吗?”珏问。“对于姬家的事情我认为你在其中有舞弊的嫌疑。所以我现在对版南国现在的事件抱有不信任。”

“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那么你就会以能力问题而被我国遣返,知道吗?”田央城威胁到。

周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拥王派知道这是消灭贵族派头领的最好机会;贵族派也明白这是消灭拥王派主力的最好机会,而且还能摆脱龙族对国家的控制。

每个贵族都开始召集自己的部下,然后让他们搜寻证据——为了击溃对方,他们已经不顾一切了。

现在的会议室中气氛紧张,每个人都在尽可能在保存自己的的情报的同时对对方进行威胁和攻击。

大量的情报开始在珏和柯恩以及田央城的手中汇集,双方都知道今天的某一分钟内,对方就会在这个政治舞台中被瞬间消灭。

胜败在此一举。

珏开始了自己对对方的攻击,他通过手中现有的情报,从下层对贵族派进行攻击,同时加大自己在对田央城不信任案的筹码。

田央城则是通过现在手中的情报当场对拥王派近十个贵族提出了不信任案,同样用情报对其展开攻击,这令拥王派的势力开始缩小。

珏在辩论中流出了冷汗。

田央城从哪里得到的情报?他好像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干政官大人,你好像是与龙族贵族的千金有些暧昧的关系,那么可否认为你是龙族贵族此次过来占领领地的呢?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版南国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已故的龙皇战龙皇才对。”

珏一瞬间哑语了。

“竟然来这一手牌吗?”柯恩咬着牙小声说。

“运用龙族内部的贵族矛盾吗?”林风眠也看出了田央城的目的。

龙族虽然贵族间比较和谐,但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有一点是出于已故的龙皇——战龙皇,百兵破。

百兵破本应该控制百越洲的土地的,但是百兵破死后这边的土地就没有人控制了,所以龙族内部的贵族就彼此约定不侵占那块土地。但是话虽这么说,暗地中的争斗还是不能避免的。

如果珏的行为一旦是被确定为出于龙族贵族的利益而进行干涉版南国的行为的话,那么龙族的其他贵族就不会坐视不管。

届时,难受的就不仅仅是珏了,整个龙族内部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就在这时,有人敲开了门。

“大人,我这边有一些情报。”

说这话的是抱着一叠资料的孙尚。

听到这,田央城微微一笑。正好由于刚才的辩论而导致田央城手中的情报用的差不多了,而现在的情报无论是说谁的,都可以扳倒一个。

“珏大人,给您。”可是孙尚并没有将情报递给田央城,而是将其给了珏。

“什么?!”田央城见到此景后惊讶地站了起来。

珏接过了资料,然后将其亮给所有人看。

这张照片是噬刃将抢到的包裹给田央城看的照片,而这张照照片正好可以对田央城进行攻击。

“田央城大人,你有什么辩解?”珏说。

“不可能……”田央城呆愣愣地看着会议室,他知道,刚才自己输了。

其实,珏早就在贵族派中穿插了间谍,而孙尚就是珏在贵族派中安插的间谍。

工人的动乱,贵族派的计划,这一切都已经通过孙尚被珏知晓了。

罪名已经成立,珏对田央城的不信任案已经获得了胜利,而先前对田央城的激怒以及将不信任案上升为贵族间的碰撞都在珏的计划之中。

语言上进行激怒的思维控制以及法术对精神上的干涉,最终导致贵族派和拥王派向着彼此发动情报攻击这一方面演化——会议的进行如同珏的预料一样。

虽然有些贵族被打败了,但是在座的人都很清楚,只要将对方首脑“斩首”,那么一切都好说。

贵族派已经在刚才的交锋中失去了所有的谈判筹码,田央城也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优势,仅仅一下午,珏和柯恩就将田央城“斩首”了。

“太子殿下,请给田央城定罪。”珏说。

珏一开口,柯恩就看着林风眠,然后又看着珏。

在这个时候凸显出太子的无上吗?为了后期的登基?干得好。

林风眠听后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那么……”

推荐阅读:

红警之华夏崛起 团宠九宝的锦鲤人生楼十三 名门宠婚:夫人请矜持 高考后,带着种子系统去参军燕草 许安诺傅承安 悬壶济世,我只是想长生不老 儿啊,进城祸害老娘闺蜜去吧楚昊 闪婚首席:抢来的女人 悬壶济世:大夫会武很合理吧 重生天灾:我囤货虐渣称霸末世 灵舟 穿成流放男主的前妻 绝世丹武 魂出窍 宠你上瘾 浑浊 北刀南剑 婚婚欲醉:拐个前妻嫁了吧 我的漫画师女友 盛世温婉 诡秘之主:瑶光 凤逆九天:妖孽师尊太迷人 娇妻太凶勐 捡个美女总裁老婆 豪门前妻:总裁,请负责 红楼之凡人贾环 卜卦 史前男妻咸鱼翻身记 第十一根手指 猛虎离山 追凶之七罪仇杀 爱丽丝镜中奇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