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版南崩坏

0版南崩坏

凡域一共有九个大洲,这里是凡域最南边的百越洲。

“今年的百兵阵加封可是热闹。”马车内,一位鬓角有些斑白的男子说。

“是啊,正如陛下所说,今年百兵阵的规模要比以往的还要盛大。”在男子的对面,是另一位老人。

这老人虽然面容沧桑,但是他穿着铠甲,一副宝刀未老的样子。

那名中年的男子是版南国的国君,现在的他们正在会国的路上。

这辆马车被百骑士给包围保护着。

“臣莫青请求觐见。”马车外面有人敲了下门。

“莫青啊,进来吧。”男子说。

门被开了,一名年轻人驾驶着马匹,在确定自己与马车处于相对静止后,他从马上一跃而起,跳进了马车中,然后再落地的瞬间就摆出了一幅双膝跪地的姿态。

“这样觐见陛下成和体统?!”老人生气地说。

“万分抱歉!是在下考虑少了!”莫青低头道歉。

“好了好了,你不都退休了吗?孩子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好,不必这么较真儿。”男子倒是一脸和蔼地说。

“可是陛下!”

“你这次是以我朋友的身份与我同车的,要是按你那么说的话,你可不就是最大的失礼者吗?”

老人哑口无言。

“嘻嘻,陛下说的是!”莫青活泼地笑着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让你说话了吗?!”老人又呵斥道。

“抱歉……”莫青又低下了头。

“你对你的儿子太严格了。”男子对老人说。

“要趁现在教会他怎么说规矩,要不然,我怎么敢从骑士团团长的位子上退下来?”

“团长的定义不是看守不守规矩,而是看有没有实力。你的儿子资质很好,这才是我想让他接任你的原因。”男子摇着头说。

“真是多谢陛下的夸奖!”老人说。

“没什么……莫青,你这又有什么事呢?”男子问。

“是!”莫青一抬头,“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版南国的边境了,预计明后两天将抵达王都附近。”

“是吗?快到家了啊……”男子说。

这时,又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

“臣先告退了。”莫青说完,就从车里跳了出去。

“真是个活泼的孩子啊。”男子笑着说。

老人也老着看着男子。

“哦?怎么了吗?”

“我只是在想,陛下您的脾气可真是好啊。”

“是吗?”

“当然,您对谁都是笑呵呵的。在我负责保护小时候的您的时候您就是这样,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您会受人民爱戴的原因吧。”老人说。

这位男子是版南国的国君,在登基后的十年内就将版南国的国力翻了一番,成为百越洲最强大的国家,在他的仁政下国泰民安,万国来朝。

“我不可求人民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我能过上安稳些的日子。”男子看向窗外,“是不是起雾了?”他小声的疑惑着。

“要是想要过上安稳日子的话,以您的地位不是难事吧?”

“不,”男子立刻回绝,“正是因为我是王,我才不能让人民过得不好,因为人民一旦过不好了,你就会睡不安稳。”

“是吗?”老人笑了笑。

在外面,莫青和自己的战友正紧张地盯着周围。

起雾了,相当浓重的雾气笼罩着他们。

现在已经二月中旬了,虽说是位于湿潮的南方,但是这样浓的雾太诡异了!

人们警惕地看向四周,车内的人也察觉到了诡异。

“陛下!”老人将手放到剑柄上,“还请放心。”

“有你们在,我会的。”男子一点头。

周围静悄悄的,连鸟的声音都没有。

“喂!你觉得会是什么能营造出如此大的雾气?!”一人问。

“不清楚……妖邪吗?”莫青猜测道。

“妖邪?”一人说,“喂喂喂,不会有这种妖邪吧?”

没人回答他。

因为没有人知道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东西。他们是低阶种,面对妖邪时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妖邪宰割。所以,就算是真的有那样的妖邪,也基本不会有人把情报带回来——因为遇到妖邪的人多半已经死了。

周围寂静无比,一种昏昏沉的感觉干扰着每个人。

“法师!有查到什么吗?!”莫青问。

“没有,周围没有法术的反应!”一处传来的随从法师的声音。

“没有法术的反应?”莫青很是疑惑,“这雾是正常现象吗?”

“鬼知道,说不定正好是今天雾大。”莫青旁边的人说。

莫青回望了下四周,看上去除了大雾外就没有什么一样的了。

真的只是我们多虑了吗?莫青想。没人希望出事,莫青自然也是如此。

不过……莫青总感觉自己的心里痒痒的,十分的不安。

虽然我曾来不相信我的第六感,但是还是很慌啊……莫青想。

“那是什么?”一名弓兵指着前面说。

莫青用力看去。虽然没有弓兵那样的好眼力,但他确实是看到了。

好像是有什么……一个小点?

没错,一个小点,一个像是在远处正往这里来的人。

“是人吗?”莫青问。

“不清楚,也许是吧。”莫青旁边的人说。

“是在大雾中迷路了吗?”

“不,我们走的是大道,地上铺着砖,只要顺着砖走是不会迷路的。”有人否定到。

“可是一个人的话走着大路不是太诡异了吗?”有人说。

“确实。”莫青表示赞同。

那人走进了,怎么说呢?虽然有些远,但是可以看到他的穿着——一身黑色秀金的西服,白色的衬衫搭配着蓝色的领带,一个形似马蹄铁的金质胸章在微弱的阳光下闪着。

那人面前有两个白色的东西在晃动着。应该是手套吧?莫青想。

“报上你的身份!”最前面的人高声喊道。

“啊啊,”那个人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是版南国的辅政官,负责在陛下驾崩时打理国务的工作。”

“辅政官?”人们疑惑地看着彼此,他们从未听说过辅政官这样的东西。

“陛下?”老人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男子摇摇头,说:“我曾未设立过这样的官职。”

“那是怎么回事?”来人在说出疑问的同时也明白了一件可怕的事——那个人说自己的职能是在君王驾崩后?!也就是说,他是来刺杀的!

“全员听令!保护陛下!”莫青在外面大喊,看来他也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哦?怎么?这样对待辅政官吗?我可是事先声明,辅政官在执行职能的时候可以和国王一样的存在哦,你们现在这样对我,小心我处罚你们!”那个人说。

“你!”莫青十分的愤怒。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那人说,“我是雾,大雾的雾……虽然这只是个登录代号罢了。”

“把他给我抓起来!”莫青高喊。

位于前面的几名士兵冲了上去,想要将雾控制住。

“真是粗暴!”雾扫兴地说了句,然后一个过肩摔就将最先触碰到他的士兵给撩倒了。

接着,雾又一个大范围横扫,将从两侧袭来的士兵给扫到,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两把折刀,直接将这三名士兵给终结了。

莫青他们都看傻眼了。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攻击另人害怕!

这家伙,不简单!车里的老人看到了刚才雾攻击的全程。

雾的技术,是只有经历过无数次的锻炼和战场的历练才能练就出来的动作!

“小心!那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莫青对周围的士兵说。

周围的人也都觉得这个雾在战斗上有很丰富的经验,不可以轻视。

“抱歉啊,”雾向他们走来,“我呢,是要行使辅政官权限的人,所以呢,能不能拜托你们去死一下下呢?”

莫青从马上跳下来,然后对后方的士兵说:“我们前去拖住他,你们想办法让陛下先离开!”

“对方就一个人,至于吗?”

“不知道,”莫青拿着剑,“我总觉得这家伙很危险。”

“明白了!”后方的士兵接受了莫青的命令。

莫青和周围的士兵相互使了个眼色。

莫青一马当先,先向雾发起攻击。

“哦?有胆量!”雾发出了嘲笑般的声音。

莫青高举利剑,一击重劈,想要将雾劈成两半。但是雾却直接用手挡住了利剑。

怎么可能?!莫青惊恐万分。刚才雾单单用手背就接住了来自他的重击。而且莫青从剑传来的震动中感受到了剑砍到金属时的震荡。

正当莫青还在疑惑之时,他就被人一掌给打飞了。

“嗯……不错的攻击。”雾轻轻鼓着掌。

“你是在嘲讽我吗?!”莫青从地上起来,他在刚才的战斗中发现这个雾的眼睛是闭着的。

“怎么可能?!我可是……”雾说着,向两侧甩动了双臂,数把飞快的飞刀将雾两侧的士兵全部爆头。“我可是很敬重有胆识的人的。”

“别小瞧我们!”又有士兵从雾的身后出现。

“哦?能绕到我的背后却不逃吗?很好。”雾说,然后他轻盈地跳起,在空中一记飞腿,将那士兵的头盔连同头骨一同踢碎。

莫青瞪大了眼——这还是人吗?!

这时,从莫青的身后飞出了几根箭矢。

“莫青大人!快让前面的人撤回来吧!我们是对付不了他的!”后面的弓兵大喊。

“飞行道具吗?”雾说,“试试这个吧。”

说着,有五个飞行的小东西出现在了雾的面前,构成了一个正五边形的盾。

没有任何的征兆,箭矢被不明的物给挡住了。

“哎呀~看来这个世界里的金属的铁镍含量很高啊……这电阻也算是小了吧?”雾用手指动了动慢慢向下掉落的箭矢。

“法师!”莫青大喊。

“不!那是法术!”后方的法师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恐声音。

雾看了眼莫青,说:“电磁阻散装置啊,这可是连步枪的子弹都能在五厘米内拦截下来的东西……”

“啥?”莫青被雾的这句话搞得不明所以。

“啊,你们还不知道什么是‘枪’吧?”雾突然一笑。

雾将手伸向腰间,他从形状怪异的皮袋中拿出了两个有着黑色金属光泽的不明物体。

那是什么?!莫青一惊。

“adc必死原则。”雾这么说着,就将手上的东西对准了莫青身后的弓兵。

“快逃!”莫青的预感大声告诉着他危险的存在。

可惜太晚了。

只是单单的“砰砰”两声,只是发出了星星火光,莫青身后的弓兵就这么死了。

超远程、不需要吟唱、不属于法术的范畴……莫青的心中出现了不安与绝望。

周围的士兵已经开始出现了怯懦的情感。

“想逃的人!”莫青说,“可以逃,但是请带走陛下一起!我会为你们争取时间!”说罢,莫青就提剑站到了前面。

“团长……”有几名士兵站在了莫青的身后。“请让我们陪您一起!”

莫青看了他们几眼。

“感谢诸位!”莫青这么说,但是他明白,对付这样的敌人只能用牺牲来争取微不足道的时间。

莫青这时可以听到有调转马头的声音,还有扩散到四方的呼喊声。

有人逃跑了,但是这又有什么用?无谓的牺牲是愚笨的。

“请不要担心,”一名士兵说,“有人已经带陛下离开了。”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莫青说。看来,还是有人听从了莫青的最后命令。

可正当莫青在为国王已经撤离的事而感到安心时,雾开口了:“不,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说着,雾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盘子一样的东西,然后朝天上一扔。盘子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并飞行着,然后从盘子的上面发射出了许多葱绿色的光线,这些光线在雾气的影响下显现出了笔直的光路。

那是什么?!莫青心里一紧,他知道这雾手里的东西全是他没见过的。

光线来回地移动,并准确地点在出了莫青以外的所有人的身上。

还没等被标记的人发出恐惧,数道一闪而过的光斑从莫青的视野里闪过。

“不可能……”莫青瞪大了眼看着周围,因为就在光斑消逝的瞬间,所有的人都化为了爆裂的尸体。

周围一片血肉模糊的景象,惨不忍睹。

“你……干了什么?!”莫青颤巍巍地问。

“这个嘛……”

正当雾要回答莫青的时候,从大雾的深处传来了连续好几声的低沉的爆鸣声,吓得莫青打了个激灵。

“看来已经回答了呢……”雾一笑,“不杀你的原因是有的,只是……”雾看向了莫青的身后,“有别的客人啊……”

“莫青,振作起来!”苍老但是熟悉,严肃又伴有温和的声音响起——是那老人。

“父亲?”莫青看着老人。

“陛下我已经让他先驾马离开了,你与我,拦着他!”老人的声音斩钉截铁。

“是!”受到了他的父亲的鼓舞,莫青停止了颤抖。

正当飞盘要标记老人的时候,雾伸了下手,表示停止,“这两人要我来。”

飞盘像是听懂了一样,陷入了沉寂。

老人抽出利剑,莫青站在他的身边。

雾一甩双手,两把像是雷电编织而成的利剑套在了雾的手上。

老人一马当先,向雾发起攻击。

雾动都没动的就接住了老人那富有冲击力的重击,与此同时,莫青抓住机会,从侧翼向雾发起攻击。

“不错的配合!”雾咧嘴一笑,然后借老人利剑的位置一别,一下子就把莫青袭向雾的路线给切断了。

但是这样的话,雾的胸膛就毫无掩护地暴露在了老人的面前。老人抓住机会,转动剑柄,用剑柄照着雾的隔膜就是一记重击。

雾被这一击打得折了腰,他的头都快贴到了老人的手上。

可是突然,雾猛地一抬头,用他的天灵盖照着老人的下巴就是一记头击。

这老人虽看上去七十以右,但是愣是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保持了平衡。

不过雾看上去并没有受到两次攻击的影响,他一个转身,像陀螺般挥动着双臂,让莫青和老人无法靠近。

可莫青看到了雾的弱点。他从地上捡起一把剑,然后照着雾的脚就扔了过去。

但雾像是早已察觉到了一般,他突然停止了转动,将双臂猛地插到地面上,将飞来的利剑给挡住。

“小心!虽然刚才感受到了,但是还是要说一下,那家伙手上的东西,比钢铁还要硬!”老人说。

“明白了!”莫青一点头,然后像是飞矢一样地冲向雾。

只见雾手上的光剑突然消失,然后雾一个推掌控住莫青的手臂,然后一个过肩摔,将摸清狠地扣到地上。

还没等雾缓过来,老人就已到了雾的面前,并且他的剑已经开始触及雾的头了。

雾原本没有光剑的手上突然又显现出了光剑,一下子挡住了老人的攻击。

这家伙的反应好快!老人被雾的高速反应给吓了一跳。

“您的剑术很是了得!”雾十分赞叹地说。

“你这个年轻人的力量也不容小觑啊!”老人倒是有些吃力。

雾一下子弹开老人,然后用脚猛地踩了下莫青的小腿,使莫青发出了哀嚎。

“让这家伙看着吧!剑术的对决!”雾说。

“是吗?”老人摆正了姿势,“飞芒流派——锐剑十三式!”

雾同样摆正了姿势,“帝国陆军格斗式——对人战,冷兵器,剑法!”

“好长的名字。”老人哼了一下。

“看着就行!”说罢,雾冲了上去。

好快的速度!老人心中一紧,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像雾这般等级的人物了。

雾那快速的攻击是老人心中犯难,但是他还是在勉强跟上雾的步伐。

好快!老人被雾那暴雨般的攻击给逼的节节后退。

好强!老人每一次格挡雾的攻击,都会受到剑的极强的冲击。

好诡异!老人不能从雾的攻击中看出任何的规律。

“呵呵,能撑到现在的人,你算是一个了。”雾说。

“我也是很吃力啊,本来对自己的剑术还是很有信心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剑——已经被雾给砍得凹凸不平了。

雾抖了抖身子,说:“一切,终将会结束!”

老人眯了下眼,然后将剑摆在腰间,摆出一副要抽出利剑的动作。

老人的眼睛中,是比严冬还要冰冷千倍的杀意。

莫青知道,这是飞芒派的“死招”——只有在被逼无奈时放胆一搏的攻击!虽然会对攻击到的对手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有事没打中的话就会将全部的弱点暴露给对方!

雾也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架势。

雾睁开了眼,这使莫青看傻了——金色的眼瞳,如同蜥蜴般的眸子!

“以上!我的敬意!”说罢,雾冲了上去。

莫青看着,看着将剑捅在老人身上的雾。

怎么可能?!父亲,父亲输了?!莫青瞪大了眼。

“我也是……老了呢……”说罢,老人倒下了。

雾轻轻地将他放好,然后摆出了一幅祈祷的姿势,用手在他自己的头和双肩上点了一下,“上帝保佑。”雾说。

他看向了莫青,莫青倒在地上,他的视野模糊——一是由于泪水,二是由于自己的头已经开始发昏了。

这一刻,莫青才明白了为什么老人会输了——这雾气里,有毒!有能让人的反应变得迟钝的毒!

雾斜眼看了一下莫青,说:“至于你嘛……要留你一条命哦。”

远处,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莫青用混沌的头脑判断出了那声音来自国王的方向。

“干得漂亮。”雾捂着耳朵上的东西发出了笑声。

莫青的意识到此为止,将来发生了什么,会有什么风波,无人知晓。

推荐阅读:

木叶:漩涡面麻想做主角 说相声,你是最不务正业的厨子 假面骑士:混在特摄当恶役 父命成婚:嫁给首席总裁 星铁:我本仙舟一小民 挥刀亮剑:苍云岭大战,我无敌了 我在一战当财阀:开局拯救法兰西 绝世:从江楠楠助我修行开始 港片:老大基哥,听人吹牛就变强 玄门师祖三岁半 从柔弱玩家到特级邪神 无限恐怖从死神来了开始 缘起春城 被穿越女杀死?重生修仙我无敌了 在四合院里过日子 林黛玉重生后,向我求助了 大明:咱是皇帝,你喊太子万岁?水一方啊 我的徒弟不对劲 轻烟绕玉珩 灾荒年:娘子有空间,婆家宠上天 植物庄园 探案?不急,来一口(美食) 新婚夜被抄家?医妃搬空全京城 天命狂医 综影视带着换装系统装神女 柯南山田夫人 龙族:我路明非不是没人要重装火炮 快穿,大魔头她又美又飒 三国:我乃马幼常 海军:赤旗飘扬 原神: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暗恋我 天生武仙!从武当第八徒独断仙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