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转折

0转折

“咻~”空吹了个口哨,“哎,少芸啊,你听说了吗?那个珏被抓了。”

坐在空身边的少芸像是失神了几秒后,说:“嗯?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你啊,打回来后就一直这样,动不动就走神。”

“没办法啊,沉迷于写反思,无法自拔。”少芸耸耸肩。

“也是啊,你一回来就被冰将军要求写反思,咱这里,除了你就没别人了吧?你也是没谁了。”空叹了口气说,“对了,反思你还没写好吗?”

“没有。”少芸摇摇头,“第一,我得写得委婉一些,能让冰将军觉得迟到的错即在我的身上又不在我的身上。到时候让她发不起火来。第二,我不会的字太多了……现在真是后悔当初不好好学习了……”

“你这人真是……”空摆出了副无语的表情,“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你知道珏被抓了吗?”

“我都说了,我沉迷于写检讨无法自拔,哪管什么珏啊。呐,说说吧,怎么了?被抓?”少芸看着纸说。

“听说他昨天见吾王的时候说了违逆吾王的话。”

“吼……很符合他的性格啊。”少芸跟个没事人儿一样说。

“怎么样?有没有种很爽的感觉?自己的仇人要被杀了。”

“诶?有什么好高兴的?”少芸放下了纸,“报酬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来的好。”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空转了下头,他发现少芸的思想果然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不过……”少芸仰了下头,“没了他,会很无聊的。”

空愣住了:“不是!你还想要珏活着是的啦?”

“可以这么说吧……反正你们也弄不死他。”少芸说。

“弄不死他?他是不死的吗?”空表示不解。

“怎么可能呢?就算是精神不死,肉体上也是会死的。”

“什么意思?”空被少芸说的话给搞得晕头转向的。

“对了,这个‘走’字怎么写?”少芸拿着纸问。

“啊啊,这么写……说起来你连‘走’字都不会写吗?你还真是比小学还小学啊。”空给少芸写完字后说。

“嗯……你看看我写的怎么样?……”少芸把他写完的检讨给了空。

空见少芸的态度不像是想要回答他问题的样子,于是终止了话题,帮少芸看起了检讨。

看完检讨的空长叹了口气,说:“少芸,我可以说实话吗?”

“请讲。”

“我家的孩子写的都能比你好。”

“猜到了……”

说完,少芸将纸拿了回去,准备重写。

“等一下!我拍个照!”说着,空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如同板子一样的东西,水晶制的,手掌大小。

“这是什么?”少芸问。

“啊?你没有吗?这个?”空一脸惊愕地将手中的水晶板晃了晃。

“不是没有,是连见过都没见过。”少芸摇摇头。

“你是哪门子古人啊?”空感到十分脱力,“这个呢,是仿照魂界的一种多功能物件制成的,叫‘手机’明白了?”

“用来拍照的吗?”少芸指着问。

“不仅能拍照,还能联系别人……假如说我在龙城,去联系一个处于最西边的冥戎洲的人,只要有了这个,我就可以一瞬间与其取得联系,很方便的。”空说。

“还可以联系人吗?!这和我用过的不一样!”少芸说。

“你用的是什么类型的?”空问。

“嗯……像是个镜子……”少芸说。

“镜子?……啊!那个啊……早被淘汰了,这东西只能与特定的镜子进行联系,是成对的,所以限制性太大,虽然这东西有单向联系,不易被人拦截住内容的好处罢了……也就用于机密事件的联系了……”空说。

“这样啊……”少芸转了下头,“世道变化啊……”

“好啦,发给莲华啦!”空说。

“诶,你给她发过去干什么?”

“她平日在这里老是那你来教育女性们,说什么‘啊!就你们这个办事水平!连少芸的好都没有!’之类的话……我要给她看看。”空说。

“还真是对不起啊……”少芸边写边说。

过了一会儿,空的手机响了。

“啊,回信了……”空看着手机,“她说:‘开什么玩笑,少芸当初处理文件的字你也不是没看过,那是初中水平,你那个小学水平的来骗我干什么?’……对啊,少芸,你的智商下降了吗?”

“不是”,少芸摇摇头,“当时我是找别人写的……”

“呵呵,你找的哪位也就比你强那么一点点啊。”

“是啊。”少芸苦笑了一下。

这时候,空的手机又响了。空看了看,然后皱了下眉并点点头。

“对了,少芸。”空问。

“嗯?”少芸写着检讨,随意地回了句。

“你是怎么看冰将军的呢?”空试探性的问。

“怎么看?是类似评价一类的吗?”

“啊……算是吧……”

少芸放下笔,然后抱着胳膊闭着眼。

过了好一会儿,少芸开口了:“怎么说呢?……长得很漂亮,就算是穿着汉服,也可以看出她的身材很好,而且很有势力……”

“全是好话啊……”空向后瞥了眼,发现冰千鸟正站在后面。

她红着脸,见到空在看她后,就打开折扇半遮着脸。

“全是好话?不啊,就冰将军的个人作风上我觉得并不是很好……总觉得她不是什么省心的女性,总觉得要是谁娶了她的话会被直接送到‘草原’啊……”

“不不不,这不至于吧?!其实你认识她的时间还很短,就我们来看,她已经比以前收敛很多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啊!”

空瞥了背后的冰千鸟一眼。冰千鸟半举着折扇,一副想要敲空脑壳的架势。

我知道刚才我说的不对,有损您的形象,但是冰将军!这个时候了,还请您不要再在意这样的细节了!

“说白了,以前的冰将军比现在还要过分吗?真是可怕……现在收敛了就说明她发觉自己嫁不出去了呗。哎,早这样啊……”少芸摇着头说。

不好啊!少芸!你刚才都说了什么啊!空连头都不用回就能猜出现在冰千鸟的表情。

“还有啊,你为什么要说我不用担心啊?你为什么老是爱把冰将军和我联系在一起啊?”少芸瞥了空一眼,“对了,你看我这个字对吗?”

空阴着脸给少芸看了看,“啊,写对了。”

少芸叹了口气,说:“不过……她也不是没有优点嘛。”

“啥?”空挑了下眉。

“冰将军如果有些野心的话或许还有些吸引人的地方。可惜她身上有‘攘王者’的标记,想要谋反,是不太可能了……”

“喂,少芸!”空伏下身子,小声说:“你这样可是会和珏一样,被抓起来的……”

少芸耸了下肩,“说说玩罢了……”

“呵呵,我说如果,要是如果……冰将军喜欢你的话……”

“可能吗?”少芸瞥了空一眼。

“什么意思……”空说。

“那可是冰将军啊,龙族啊!怎么可能看上我?再说了,她不是有震庭震将军吗?”

“这和震将军有什么关系?”空歪了下头。

“他不是冰将军的丈夫吗?”少芸深吸一口气,将纸上的一行字给划去了。

“谁跟你说的?再说了,如果冰将军真的有丈夫的话,还用那个样子吗?”空照着少芸的后脑勺就是一拳。

“这个……那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左一口‘我家的千鸟’右一口‘我家的千鸟’……”少芸说完,放下了笔,闭着眼说:“再者,有些有钱有势的女性都有养面首的癖好,也就是男宠。就算是她们有丈夫,只要能确保后代的血统就行……我可不想当这样的东西……”

“你这家伙啊,你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怎么看上去你的人生观怎么那么灰暗啊?”空皱了下眉。

“不是灰暗,而是见得多了……”少芸摇了摇头。

“这不还是灰暗嘛……”空叹了口气,他又说:“你是不是误会了?那个,冰将军和震将军并不是夫妻啊。”

“不是吗?”

“不是啊,冰将军和震将军是表兄妹的关系。”

“表兄妹?”少芸歪了下头。

“冰将军的母亲是震将军父亲的姐姐。冰家和震家有世代联姻的习俗。正好赶到了冰将军母亲的那一代了。”

“这样啊……”

“那么,重回正题,要是真像我刚才说的那样的话……”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也没法拒绝啊……毕竟人家有的是能耐,要是不顺人家的意的话,搞不好会混不下去的。再者,冰将军本身的样子并不会让人觉得与她在一起是件糟糕的事情。”少芸又在纸上写了几笔,“好啦!写完啦!你看看。”

空微笑着拿过少芸写的检讨。

“哦,你开挂了吧?上次写的和这次写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开挂’?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作弊啦。”

“我只是推演了你对我错误之处的点而已,然后加以修改,没什么。”

这个时候,有一只玉一般的手从后面拿过空手中的检讨。

“嗯……原来如此,你去了一趟武龙领去找人,然后又跑了趟仲日洲去找材料,最后和你找的人在北芦洲炼化的还童丹啊……你大冬天的去北芦洲干什么?”手的主人——冰千鸟挑着眉问。

“啊!冰将军,您来了。”空说。

“我靠!什么时候来的?!”少芸倒是一副被吓出魂儿的样子。

“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因为我要求这东西要快,而且还要很多的量,于是那人就加大了炼制时的火力,由于考虑到可能会很热,于是我们就到了最北边的北芦洲了……”

“你们还真能跑啊……”空傻眼地看着少芸。

“可不,那家伙也说他以后再也不敢这么蠢的事情了。嘚欠他一个人情……得让崩好好还给我。对了,崩呢?我怎么没见到他?”

“人家是文官,当然不用在这里的啦。”空一耸肩。

“他是文官啊,可是文官怎么会当判别官呢?”

“其实啊,一开始崩和空都是同一届的百兵阵选手,空第一,崩第二。后来空和崩都喜欢上了莲华姐,可是最后莲华姐跟了空,崩为了保持距离,就转当了文官。”

“还有这档子事啊。”少芸说,“这也太兄弟了吧?”

“就是啊。”空苦笑了一下,“所以他要是能和姬芸在一块的话最好了,不然的话,我和莲华就单看着他一个人就怪心痛的。”

“好啦,我也该走了。”冰千鸟放下笔。

“诶?上哪?”少芸问。

“去一趟内殿,找吾王商量一下某些人的事情。”

“加油。”空摆出了一幅“给力”的动作。

冰千鸟来到内殿,跪在了敖业的面前,在她的身边还有天音、道龙与烬锽。

“那么,说说吧,这个珏,要怎么被判刑?”敖业说。

冰千鸟歪了下头。为什么吾王会知道珏的名字是假的这件事?会不会是已经知道了这方面的情报?也罢,这样的话问题就更好解决了。

“正如陛下所说,这次的犯人共有以下几个罪状——”冰千鸟伏着身子说,“第一,他不敬王族,罪当死;第二,他谎报种族,自称龙族,妄近高贵,罪当罚;第三,他隐瞒姓名,有欺君之罪,罪当死。”

烬锽疑惑地皱了皱眉。前面的还好说,无非是一个事实与肆意接近敖丽这件事,但是这第三件事有违事实。他听说过这“钰”的名字的由来,是由于夏尼写错而造成的,这理说和珏是没有关系的。

八成是冰千鸟自己强加的吧……算啦,我也不管了,毕竟我也不太希望她不高兴呐。烬锽选择了保持沉默。

“是吗……”敖业用手指点了点龙椅,“天音,你觉得呢?”

被叫到的骸骨铠甲——天音说:“臣认为,珏当死。”

“执法者都这么说吗?”敖业看着下面的人,他那双龙瞳散发着极强的压迫力,“那么……”

“我有异议!”下面,一个如同水一般的中性的声音说。

冰千鸟用疑惑且带有怒意的眼睛看向声音的源头——道龙。

“道龙?你很少会在这里提出异议啊。”敖业也是很惊讶。

“珏并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他可能掌握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知识,所以在我们完全掌握他所拥有的知识前,我们应当保留他的性命!”

“但是珏这次做的太过分了!我们不能仅因为他有一些罕见的知识而为他破例!不然的话,岂不是在间接地昭告天下吾王的尊严还不如有些罕见的知识的人?!”冰千鸟说。

“但是无论是他的智慧,还是实力,在三界都是罕见的!他有能力夺得百兵阵第一人的荣誉,也能够独自击退天南,还会修造法器,这几点足以证明他的独一无二!”道龙说。

道龙这老不死的是怎么知道绷带怪会修法器的?冰千鸟听了道龙的话后不禁疑问,但是她还是将想反驳的理由为第一要义。

“那又如何?百兵阵十年一届,要人才还至于这么缺吗?!”冰千鸟说。

“前些日子的动乱你也不是不知道。两次的动乱无论是规模还是破坏性都是罕见的,难道现在不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吗?!”冰千鸟刚一说完,道龙就直接跟上了一句。

真是该死!你是准备好了的吗?!你个老不死的!冰千鸟咬牙切齿。的确,打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许多不得了的事情发生,现在就是需要人才的时候。

“臣有一言,还请陛下赏闻。”烬锽开口了。

“讲。”

“道龙大人说的有理,”烬锽的话让冰千鸟对他发出了阵阵压迫,“但是,世有规则,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有着非凡的才能而无视他的罪行。而且,如果因为他有才能而放任他的罪行的话,我们不能确定他真的会怀着感恩之心效力于龙族。试想,此人倘若连龙王都敢忤逆的话,那么他应该是不把龙族放在眼里的了,所以如果就此放过他的话,无异于养虎为患。最后,如果放任他的话,有损我龙族威严,难固我龙族威严。”

敖业点点头。

冰千鸟嘴角勾起,现在这里的几人中,有两人都在支持她的想法。天音是出于执法者的铁面无私,而烬锽则应该是处于对冰千鸟的同情与关照。

“那么……就判珏死刑。”敖业说。

这下赢了!冰千鸟都快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臣有异议!”这时,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人们向外面看去,发现一个长有一头金色头发,双目鲜红的男性在外面,那人长有一张帅气且足以迷倒任何一名女性的面孔。他穿着一身简易的休闲服,但这正好将他那完美的身材给展现出来。

那人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地走进内殿。但是他一进入内殿后就一下子跪了了下来。

“臣,冰九重叩见吾王。”说着,冰九重对敖业叩拜了一下。

他为什么来了?!冰千鸟心中一惊。

推荐阅读:

再给自己一点点希望 书籍1385763 万人嫌对此感到厌烦 女霸总捡的辟邪男友 玄幻:我,酒剑仙,女帝们震惊了 奴荒 重生之推手人生 我,北凉王一统九州 将军夫人种田养娃日常 捡个媳妇来种田 神级古董鉴定师 说好勇者剧本,抽象模拟器什么鬼 开局一把斩魄刀,打造最强雾隐村 废土的希望:手工博主末世英雄传 迎娶皇后,竟让我这假太监帮忙?吴忠贤周仁帝 作文无压力:中考高考原题写作 帝国的十字路口:奥斯曼 抗战雄心 书籍1383750 异界之分解万物 无敌从弑神学院开始 快穿:偏执主神又被心尖宝宠爆了 阎王神针 不过一个戏子 怎么老是你 和前任哥哥从结婚开始恋爱 乌野 被赶出娘家当天,我和首富闪婚了 我的女仆是灵尸 怪物崽崽和他的怪物监护人 综漫:从咒术日常开始 红楼:战场封侯,赐婚贾元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