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决定

0决定

“大小姐,这边。”赢宁带着夏尼走进了地牢里。

本来,赢宁是不想让夏尼来的,因为他认为地牢里的空气并不是很好。再者,赢宁不想让夏尼见到被关在地牢里的珏。

可是,夏尼本身的地位和她在赢宁心中的位置使得赢宁不得不同意夏尼的要求。

“说起来……赢宁哥,你为什么会有能探监的权限啊?而且,你为什么当时会准备好了要攻击珏的准备?你都知道些什么?”夏尼问。

“当时我也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的。那天一早,就有人通知我要以护卫的身份;来参加这次的事情。但是我直到见到了珏才知道这原来是为珏准备的仪式,或许,凌云的人已经知道了珏就是……”赢宁突然刹住了话题。

“什么?”

“没什么……”赢宁咬了下牙。

还不能!还不能让大小姐知道珏的身份……要是知道了,她会伤心的……赢宁握了下拳。在与雷比翁分别的时候,赢宁曾问过雷比翁如果夏尼知道了珏就是银白之灾的话要怎么办的话题,但是雷比翁只说了句“到时候她会知道怎么办的”就离开了。虽然没有明确的回答,但是赢宁还是下定决心,不让夏尼知道珏的事情。

这时,夏尼抬起了头。

“有什么声音……”夏尼动了动耳朵。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赢宁也用用心听了听……有种像是有人在排舞是发出的“哒哒哒”的声音。

“是珏吗?!”夏尼就像是要冲刺一样。

“大小姐!您先慢一些!”赢宁拉住了夏尼,并且走到了她的前面。

珏又在搞什么?!赢宁皱了下眉,他知道珏这人十分难琢磨,所以他不希望到时候让夏尼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赢宁一步一步地移向地牢的深处。“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赢宁的心也有些不稳了。

我靠!这货在干什么?!赢宁被眼前的事情给惊呆了——珏竟然走出了牢房在外面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偶进行舞蹈。

话虽如此,但是珏和这人偶的舞姿堪称完美!简直就是贵族中的贵族才会有的步伐!珏和人偶,两人四腿,彼此交换着位置,来回地穿插,但是有互不干扰,乱中有序,既不会让人眼花缭乱,又不会让人感觉单调。

太美丽了……赢宁瞪着眼,他能从珏几乎没有变化的表情中看出一丝丝的陶醉,但是又能从他那骇人的双眼中看出藏得很深的哀伤。

……不对!这家伙在干什么?!赢宁回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于是对珏说:“快回去啊!珏!”

珏倒是继续跳着舞,丝毫没有理赢宁的样子。

怎么办啊!大小姐快来了!赢宁心中很是慌张,但是有没有办法。

“赢宁哥,你别走那么快……”夏尼喊。

正在这时,珏一个侧身,连同这人偶一同闪进了牢房中。

“你,你们男的都爱跑这么快吗……”过了一会儿,夏尼跑了过来,“珏呢?”

赢宁指了指刚才珏闪过去的牢房。

夏尼走了过去。“珏,你还好吗?”

“呵呵呵,”牢房中传来了珏的笑声,那笑声很是干瘪。“好,当然好。这里比我所呆过的任何一个牢房都要好,这里的待遇真是棒啊,我都想住在这里了……你是大贵族,能不能让他们这么样一直关着我啊?”

“珏!你别这样!”夏尼十分认真地说,“你的神志没有事吧?没有关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没有……”珏甩这手笑着说,“我的精神可是很强大的,不可能这么容易地坏掉?再说了还……”珏正要说话的时候,他停住了。

为什么我会想要说“还有人要等着我呢?”呢?珏突然感到自己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丢掉了一样……

珏一打眼,发现夏尼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儿。她整个人看上去恍恍惚惚的,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夏尼?夏尼?”珏叫了几声,但是夏尼没有任何的反应。“我靠!赢宁!快!扶住这妮子!”

赢宁一听,马上过来护住夏尼,做出一副随时都会保护她的样子。

“夏尼?夏尼?!”珏有叫了几声。

这时,夏尼的头转动了一下,然后她看向了牢中的珏。突然夏尼就像是吃了一惊一样,用所有人都未听过的语言说:“是你?为什么你在里面?我是在外面的啊……”

“啥?”珏皱了下眉。在年龄方面,珏有足够的信心,让所有人都叫他一声“祖宗”,但是他活了这么久,还真的没听过这样的语言……不,有一次……他心中的另一个自己……

“嗯?……”夏尼眯了眯眼,“我……为什么赢宁哥离得这么近?……珏?你的气氛不太对啊,像是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回来了吗?”珏松了口气,“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里太过闷湿了,而且空气也很混浊……”

“你是在关心我吗?”夏尼笑了笑。

“算是吧……你多少是龙族的大贵族。”珏说。

“嘻嘻……”

“请不要发出像是敖丽那样的声音。”珏敲了敲牢门。“喂,赢宁,先带夏尼出去吧,反正她也看到我了,我活得好好的,没什么事儿。”

“说的也是,大小姐,先回去吧。”赢宁扶着夏尼说。

“……好吧……珏,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夏尼一步三回头地边走边说。

“啊啊,一定会有办法的。”珏满不在乎地说。

回去的路上,夏尼捂着心口。

刚才是什么?夏尼听着自己快速的心跳想。

就在刚才,就在珏说话停住的瞬间,夏尼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景——

昏暗的地牢中,自己被绑在墙上,数根比胳膊还粗的铁链将她死死地控制住。她衣衫褴褛而且浑身是伤。最重要的是,她的嘴上被一个铁质的口罩给严严地盖住,使她难以说出话来,即便是说出话了,也是听上去十分模糊的语言。而在她的面前,则是一个看上去像是小男孩一样的人在用一把满是缺口,已经钝得很彻底的剑来回地砍着她身上的铁链,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那种语言她从未听过,但是夏尼可以理解其中的含义。“别放弃,要是有机会的话,哪怕一点点的希望,也要抓住它,让它属于自己,而非他人……”

这又是什么感觉呢?夏尼问着自己。是一种……类似嘲笑一般的情感,但是又满是歉意,满是感动……

我该不会是吃错了什么了吧?夏尼回忆着上一次吃的饭的内容,但是她发现自己上一次吃饭已经是好几天前了——以为珏的事情,使夏尼没有什么心情。

凌云里,敖业正在回忆着先前与道龙的谈话——

【“什么意思?你是说银白之灾就是新的一代的‘天启源业兽’?”

“有可能,但是也不像……”道龙说,“因为这银白之灾虽然强大,可是它并不是像相柳那样具有极强的破坏性的个体,而且它的身形也并不像是历代‘天启源业兽’的蛇形,虽然银白之灾确实是有一些类似于蛇一样的特征,但是我们在于它战斗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它会分密毒液。”

“可是,它的存在就是很头痛的事情吧?”敖业问,毕竟不久前他就接到了关于银白之灾的事情。

“确实……现在,那家伙……”道龙把“下落不明”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他知道,银白之灾就是珏,而这个足以威胁到三界的个体,竟然被人随意地关在了地牢中。

不过,他很好奇,为什么珏会突然摆出那个态度,简直就是故意找龙王的茬儿一样,就差把“快来关我啊”写在板子上然后挂在脖子上了。

“不过……”道龙看着敖业,“说句实话,我认为我们需要珏的力量,他比我们知道得多。听说他在精钢派的动乱时释放过高阶的法术。而且,还是太古级的……”

“你是在为他求情吗?”敖业问。

“是的,我不希望这种活的记忆库的消失,而且,就算是让他死的话,也要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技术。”】

“真是麻烦啊……”敖业长叹一口气,仰在椅子上。

“叔叔?你没事吧?”敖丽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你好像没有动你的饭……”

“啊,有些没有胃口啊……”

“因为之前的事情吗?”

“真是准呢。就是,我就是因为那个珏的事情……”

“啊,果然啊,”敖丽也像是不大高兴一样,“我呢,其实不想让叔叔杀了他的。”

“为什么呢?这是法律上所规定的,难以改变啊。”敖业说。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叔叔一起吃晚餐,到时候,龙族的内政会出现为题吧?叔叔到时候可就要被抓去相亲啦。”

“呵呵,说得有理。”敖业像是把敖丽的话当做玩笑一样。

“不,叔叔,我是认真的,”敖丽摇了摇头,“你应该放他一马。关于他救我的事情,龙族内部已经有一部分人知道了。可是你要是就这么杀了他的话,他先前的事迹就显得没有用了,所以到那时还有谁会为龙族卖命?”

敖业没有说话。敖丽说得对,需要有一个能够为臣子做榜样的人。龙族现在内部很安定,并不会有反叛的贵族或是不忠的臣子,那是因为龙族统一的时间很短,像敖业这样统治神龙与巨龙的龙王一共只有三代,其中,第二代龙王敖炽与现任龙王敖业还是兄弟关系,所以龙族统一的时间很短。

先那个辅佐魁魇的魔族高官曾预言如果龙族出现内乱的话,定将是种族分裂般的极为严重的内乱。这种话题敖业他们不是没有讨论过,而且当时的龙王敖炽也向那高官写信提问过如何才能安定种族。那官员只回了句“找个可以让所有人都能依靠的柱子”就没了。

如果说王族是凝结龙族内部的东西的话,那么珏就有可能是让维护王族人变多的催化剂。

什么嘛,敖业在内心嘲笑着,一个个的都在为那孩子说话吗?

一直想要救珏一名的道龙,突然闯进内殿要用生命作担保的冰九重,以及自己最关心的唯一的亲人敖丽。

不过……敖业转念一想,敖丽说的确实很正确……

“好吧……我知道了……”敖业说,“我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真的吗?!太好了!”敖丽一听,几乎要跳起来了。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我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可是这机会要他自己抓住。”

“什么意思呢?”

“既然他有那么强的力量,那么就让他再进行一次作战吧……从军队中选一个人与他作战,如果他赢了,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如果输了,依法处办。”

“太好了!”敖丽说,“谢谢叔叔!”

敖业看着笑得很灿烂,很美的敖丽,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心思欣赏。

敖丽啊敖丽……你是不是对珏那小子……

推荐阅读:

提瓦特的第八执政 光阴里的我 吞噬星空:本来想享受的 以身为棋胜天半子 今夕何夕 登天梯之上 网游:全民山贼,我来剿匪 见鬼,反派坑我[穿书] 给我cp当崽[原神] 四合院:傻柱充军,权势巅峰 这个宗门大有问题 穿书后恶毒女配当起了红娘 什么,我当责任神? 钟小艾给我生四胞胎关你侯亮平屁 国运之战我以妖族镇诸天蒋文明 叶北辰小说 春日新婚 三国:家父刘表,请刘皇叔赴死 不可能,我会被笨蛋小青梅套路? 修仙业务太好,将掌门送上不归路 斗罗:吾名宇智波佐助 带上空间穿七零为祖国献上资料库 完蛋,我来到自己写的垃圾书里了 血色之在下小混蛋 七十年代二婚记事 我以蛇身证道长生 重生主母不争不抢,世子爷手撕白月光 三国:袁神,启动! 穿成炮灰不慌,我供养权臣杀疯了 旷世医圣 七零年代,致富从下乡开始 兽世天降娇美人,雄性们爱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