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见父母

0见父母

“我靠!可算是找到你了!”赢宁用力敲了敲牢门。

里面的珏突然冲向了牢门,如同一只被囚禁已久而发狂的野兽一样狠狠地冲击着铁铸的牢门,将牢门冲击的凹凸不平。

“喂喂喂,是我!赢宁!”赢宁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珏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珏将头移向赢宁,那空洞虚晃的眼睛看向了他。赢宁试着在手中点燃了一团火焰,然后让火焰的光照向珏。

火焰的光线照到珏的眼睛上空洞的眼睛仿佛一个深渊一般将那火焰的光给吞噬,丝毫没有反射的光从珏的眼中出现。看不到一丝的色彩甚至是轮廓,珏的眼睛就如同两个黑洞。

这时,赢宁才意识到珏这时还处于深度的睡眠状态。

珏的眼球开始转动,意识开始接管这个可怕的身体。

“赢宁啊……你来干什么?”珏坐到地上问。

“我还想问你呢,你又来这干什么?你不是已经被释放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要不我也没地方去啊,所以就回来睡了一觉……你来干什么?”

“走,”赢宁打开了有些变形的牢门,“冰家的人来接你了。”

“冰家?冰千鸟那边的人?”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然呢?人家派的人找了你一上午,愣是没找到。后来还动用了天音大人的力量,但是只能确定你就在龙城,所以我也被动员了。”

“原来如此……看来做一波是免不了了。”

“可不,兴师动众的。对了,你是怎么逃过天音大人的搜查的?天音大人对龙城的掌控应该可以轻易地将你给找出来……”

“或许,”珏站起身来,“我太高阶了吧?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探知到的领域了吧?”

“银白之灾就是在开外挂啊。”赢宁摇了摇头。

两人走到地面上,这里早已经有人在等候了。

“行动够快的啊。”赢宁感慨了一句。

“那里,毕竟对方是珏大人,我们也不敢怠慢。”看上去像是领头的人说。然后,这个人向后面的侍从们使了个眼神,后面的侍从们就拿出了好几套衣服。

“珏大人刚从地牢那种潮湿之地出来,想必身上的衣服早就脏了吧?还是换上一身干爽洁净的衣服为好,不然就像是被泥土所掩埋的钻石一样,再耀眼也难以被注意到啊。”

听了侍从官的话后,珏扫了一眼那些衣物,然后随便抓了件就又进了地牢里换了下来。

“如何?”换好衣服的珏问。

“西服吗?不错,很适合你。”赢宁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车,“那你走吧,就不送你了。”

“成,那你那鸡婆的行为我会在冰家人面前说到说到的。”珏也开玩笑似地回了赢宁一句,然后他就上车走了。

珏走后,有人架着另一辆车来到了赢宁的面前。

“赢宁大人,这是您的专车,我们会绕一段路将您送到冰九重大人的宅邸附近。”

“连这种事情我都要监视吗?”赢宁问。

“虽然我们不清楚这么做的目的,但是既然吾王说过要让您看住珏大人,那我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侍从说。

“进不去,只能远看吗?……也好,那是属于珏的地方。”赢宁说完就进了车里。

珏经过了一路,来到了一处宅邸前。

“呵,够气派!”珏透过车窗看到了外面那宏伟的建筑群。

“这里就是冰千鸟大人的住处。”随车的随从说。

“哦?我怎么记得冰千鸟是住在凌云呢?”

“出于一些家庭原因,小姐搬到了凌云出住了……”

“我猜猜,是因为那些事情而离家出走了吧?”珏说。

“与您所想的一样。”

车子在宅邸的前停了下来,然后由正门进入。

珏正坐在车子里,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笑容。但是那笑容重视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尤其是向他这样长相出众的人在露出这样的微妙的情态的时,会给人一种人面兽心的感觉。

珏被带到了一个房间中被告知要在这里等待。

珏看着周围,然后坐到了地榻上。

“啊呀!你在这里啊!”一个女性的声音从珏的背后传来。

珏会头望去,果然有一名十分美丽的女性站在珏的身后。

那女性穿着一身算得上是交际场合用的衣服,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展现她那丰满的身。她的长相甜美妖艳,令人陶醉。一双紫色的眼眸像是捕食者发现猎物时的眼神一样看着珏。金色的长发被盘了起来,编织成了美丽的发髻。各式各样看起来相当贵重的装饰物点缀着她,为她的美丽疯狂加分。

冰千鸟?珏想。但是当考虑到以前冰千鸟的态度的时候就有些疑惑。而且这名女性身上的气质也不像是冰千鸟。

“你,是谁?!”珏偷偷准备着致死的法术,准备随时都能取了对方的性命。

“啊呀!好可爱啊!”这名女性一下子就把珏抱在了怀中。

哈?!珏被这名女性大胆的行为给杀了个措手不及,原本在准备的法术也在一瞬间被打断。脸上传来的柔软的感觉让珏在一瞬间在心中感慨“这就是女人啊”。

“你是谁?!”珏轻轻推开了将自己抱住的女性。

“哎呀……啊,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女性没有生气,反倒笑了起来。

“我可是你未来的妻子呢。”

“未来的妻子?!”珏一愣,“不可能!时空级的法术……”

穿越时空是不可能的!珏在女性说出的瞬间就做出了否定。法术是基于对时间线的影响而产生的回应,所以可以认为法术本身就依附于时间的流动。但是如果要穿越时空的话,就必须向更加远古的时间基点进行影响,也就是说从时间的本质进行影响。可是这也意味着法术可以不再依附时间而进行工作。

除了虚无级的法术就没有人可以完成这种操作!而虚无级的法术只有造世者掌握着!

等等!造世者?!珏在心中一个回转。萍……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要是未来我的妻子真的向造世者提出了请求,回到了现在又会怎么样?珏在心中假设着。

(喂!混蛋!出来!我有事找你!)珏在心中呼唤着暗影。

(……)

可是没有人回答。

(混蛋!你死哪儿去了?!)

(……哔——!亲爱的我,接下来的话都是我提前说的:咳咳,额……那个……我这儿有事儿要忙,情况危急,所以不能与你进行亲切的交谈了……对了,破铜烂铁现在也处于掉线的状态……再见了!好好活下去哦!爱你呦!我几天后就回来哦!)

额……珏被心中的另一个声音给搞的彻底无语了。不知道暗影是出于一种开玩笑呢还是真事儿,但是珏可以确定的是暗影还存在在他的心中。

他又看向眼前的女性。就算是未来的妻子,要是向造世者进行交易的话,就很有可能成为了造世者的走狗!想到这儿,珏又开始了致死法术的准备。

“我未来的妻子?你到底是谁?”

“既然我在这儿那我还能是谁?我当然是你最最最喜欢的千鸟了啊!”自称千鸟的女性说。

“冰千鸟?”珏皱了下眉。确实,从感觉上可以探究出面前的女性和冰千鸟的气场很相近。

“是啊,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儿,叫什么我就先不说了。然后他会继承我的位子。当然啦,退休后的我们会游历三界,可好玩了!”那个千鸟自我沉醉地说。

我,最后和冰千鸟成亲了?!而且她还活着?!珏愣在那里。

“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问一下,那时的你,幸福吗?”

见到一脸认真向是要哭出来的珏,那个冰千鸟撇了下头,“哦,好像玩大了……”

“诶?妈?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外面又传来了熟悉的女性的声音。

珏和那个女性都看向外面那个一脸懵逼的女子。

“妈?”珏看了看外面的冰千鸟,又看了看面前的自称千鸟。“你是冰千鸟的母亲吗?”

“哎呀!暴露了!”那个自称千鸟抓了下头。她的头发由金色变为了黑色,她的眼眸由紫色变成了黑色。

“不是未来人吗?……真是……”珏像是舒了口气一样。

“你好,我是冰九重之妻,冰千鸟的母亲——震边芳……你要是可以叫我一声岳母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妈!”冰千鸟一下子冲了过来,捂住了震边芳的嘴。

珏倒是看着这两个看上去就像是姐妹的人。

“那个……少,珏……抱歉啊……我妈就是这样……”冰千鸟红着脸扭扭捏捏地说,“我们见你一直没有到指定的地方,于是就找你,后来发现你被我妈给扣下了……她没怎么着你吧?”

“额……那倒没有……”

“是,是吗?那太好了……我们就先走吧……妈!你先回去吧!”冰千鸟一会儿回答珏,一会儿和震边芳说话。

“行吧。”珏说后就走出了房间。

受到女儿简单斥责的震边芳就跑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冰千鸟则负责带着珏到指定区域。

一路上,冰千鸟瞥了珏几眼,但是都在珏察觉到的时候都回正了视线。

“你要是感觉不自在的话可以说。”珏开口了。

“啊!”冰千鸟就像是因为被电到了而微微跳了一下一样,“不!不是觉得不自在……而是……有些不太适应……”

“是吗……”

“那个……以前在你还是珏的时候真是抱,抱歉了……”冰千鸟突然说。

“啊,没事。”珏歪了下头。

“所以……我不想让你讨厌我……虽,虽然我个人还是对你珏的身份很排斥的……”

“你这人真是很怪啊。”珏苦笑了一下。

“我,我都说了!我不希望你讨厌我!”冰千鸟像是在嘶吼一样突然大声对珏宣言。

珏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女孩,然后说:“是,如果这是命令的话。”

“不!这不是命令!一个人的感情是无法命令的!”冰千鸟说,“你,叫我什么?”

“冰……不,千鸟。”珏十分冷静地说。

冰千鸟一笑,然后说:“我们有约定哦!你先进去吧!”然后她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珏看了看面前的屋室,然后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来了?”面前的帘幕将珏和另一边的珏给隔开。

珏坐在了冰九重的对面。

“真是长漂亮的比赛啊,你说是吧?”冰九重从帘幕内说。

“确实,那种能够让我真正认为是战斗的比赛真是令我向往和怀念。你很强。”珏回应道。

“多谢夸奖,说实话,跟你打过后我的自信心可是大减啊。”冰九重自嘲道。

“没有的事儿,说吧,这一次你有事要搞什么?”

“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应该知道吧?”

“我猜猜,女儿大推销?先把你闺女好好吹一顿后在问我有没有心动?对吗?”

“正是,”冰九重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情愿,然后他拍拍手。只见从后面走来了一个人,像是一名女性的身影。

这女性慢慢地坐在了冰九重的身边,然后中间的帘幕缓缓升起。

不用多说,那女性就是冰千鸟。她披着一身金色的长袍,长袍下穿着鲜红的汉式衬衣看起来非常的搭。她的脸上化有不同于当时夏尼的浓妆:被勾勒的细眉,涂有胭脂的嘴唇,被粉霜修饰过的脸颊以及一个画上的花钿更是点睛之笔!一种浓厚的东方女性的端庄之美从她的身上展现出来。或许这幅浓妆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但是冰千鸟本身高雅的气质以及她的美丽,令她成为了与其说是这次见面的参与者,更不如说是装饰物的地位。或许这样的形容有些不恰当,但是这是最贴切的表述。

冰千鸟见到珏后,先是有些慌张,但是随后又做了个跪拜礼,就像是早就排练好了一样。

“怎么样?我养了近两千年的女儿?”冰九重看上去十分的满意,他骄傲地问珏。

“嗯,很好看,很令人心动。”珏像是一个审美家一样上下打量着冰千鸟。

“你的反应可真是平淡啊。”或许是不太满意珏摆出的那种“还行”的态度,冰九重有些不爽地说。

“啊,抱歉啊,我这个人并不是会摆出那种‘我靠!真漂亮!’的表情的人,当然了,这仅限于我对生物而已……”

“真是个怪胎。”冰九重说,然后他又指了指身边的冰千鸟,说:“这么样?我女儿?想娶她吗?”

“爹!请不要用这样像是黑道一样的程序来说这种事!”冰千鸟发出了抗议。

“啊,不喜欢吗?抱歉抱歉……”冰九重听后点了点头。他正过头来,说:“怎样?娶了我女儿吧。虽然是有些黑历史,但是我想她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的。至少我的妻子将该教她的都教了。”

那真愿她不要教一些奇怪的东西。珏回想起了刚才见到震边芳时的情景。

冰九重看了看珏,他的那双鲜红的双眸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他转过头对冰千鸟说:“你先下去吧,我要和他谈谈。”

冰千鸟一点头就离开了。房间中就剩下了珏和冰九重。

珏发现冰九重身上的气氛变了,变得凶狠并带有杀气。

“真是不敢相信,你还是会变成人形啊……银白之灾!”冰九重那双鲜红的双眼盯着珏。

“真是不敢相信,你已经知道了。”珏的那双血红的双眼看着冰九重。

“一开始,大概是十五之后不久吧,雷公就过来跟我说他知道了银白之灾的身份的事情,一开始我是打算很认真的听的,但是当他说出你就是银白之灾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古通跟我说的人会是银白之灾,而且我本人以及震庭对你的评价都是很高的……我有些后悔打算将千鸟交给你了。”

“所以你就在我即将被宣判无罪的时候闯了过来充当对手?”

“没错。百兵破没有赢了你,但是我觉得我会赢……可惜了……”冰九重垂了下头。

“我不知道是该谢你还是该怪你。谢你是因为你给了我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怪你是因为你给了我个活下去的机会。”

“真是个矛盾的陈述。”

“对我来说,活着即是享受也是折磨。”

“奇怪的家伙,”冰九重哼笑了一下,“怎么样?一千年后的世界?”

“你问了和道龙一样的问题。”珏看向了远方,“只能说,沧海桑田。很多没有见到过的东西:手机,电视,电脑……各种新奇古怪的办公产品,让我既兴奋又害怕。法术上也有了进步,有一些我没有见到过的法术,我很兴奋,也很好奇,像是一开始见到夏尼的时候她身上的诅咒我就没有见过……对了,说起诅咒,你可以说一下你们身上的‘攘王者’吗?我记得那不是给重臣的东西。”

冰九重看了看珏,然后叹了口气,问:“你知道龙族的历史吗?”

“嗯,现在的龙族由神龙和巨龙组成。而由于生理上的差异,龙族内部出现了矛盾——神龙和巨龙的矛盾。随着矛盾的激化,神龙与巨龙的关系也由彼此的否定演化为种族的清洗。最后由神龙族统一了龙族。”

“挺明白的。”冰九重倚着墙,说:“我们冰家在龙族统一前就一直担任着神龙的大将,手握重权。当然,同时期的神龙族还有震家掌握兵权。而那时,我们冰家并不是完全服从当时的神龙龙王,发生过几次军变,可惜我们大多在军变最火热的时候被震家给阻止了。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军变导致当时的敖家险些灭门,于是龙王大怒,本想将冰家满门抄斩的,可是震家考虑到当时与巨龙族作战的情况,于是就向龙王提议停止对我们的重刑。所以龙王就给了我们这个‘攘王者’的咒印,并要求一旦出现反叛,就会立刻被咒印捏碎心脏,而且这个咒印会永世遗传限制生育。后来出于保证冰家的血脉的遗传,就给这个‘攘王者’加了些其他的东西,使其成为保证王族的利器。”

“原来如此。”珏点点头,“所以你们与震家的世交也就在那时出现了吗?”

“你知道了啊?”冰九重说,然后他又摇了摇头,“后来的事。那是神龙族与巨龙族交战惨烈,震家的大家长战死,震家内部出现了崩溃的危机。为了让神龙内部军政稳定,冰家当时的少主,也就是我的太太爷爷辈吧?他娶了当时震家的二女儿,以此来表示支持震家。也是自此,冰家和震家就建立了世交。”

“这样吗?真是有趣。难怪你是红色的眼睛……也就是说,你的后代应该也是有着红色的眼睛的,只是被魅惑之瞳给覆盖住罢了。”珏点了点头,“不过看上去你和你的妻子倒是很满意这个政治婚姻啊。”

“算是吧……”冰九重看了看外面,“我呢,可以说是被她看着长大的。”

“怎么说?”

“当时震家比我们冰家多出来了一辈,而且有没有合适年龄的女性直系成员,所以就让那时的边芳等着。可谁知这一等就是七千年,直到我的出世,震家才确定了让震边芳嫁给我。听说她还抱过还在蛋中的我。让她没有获得应有的恋爱真是一种罪过。所以,我正好想要接着个说一下,你的年龄呢,我也听雷公大致说过,所以我想就我和边芳间七千年的差别应该算不了什么。”

珏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对王种来说,夫妻间的年龄差别一般都会忽略掉,是只有些夫妻间的年龄相隔都是以万年或是十万年为单位计算的。

“你的妻子使用了力量饱和吗?”

“她这种年纪的话应该是会用的,要不然早就是个老太婆了,不是吗?”冰九重说完就爽朗地笑了几声。

“确实呢,现在看上去还和千鸟一样大呢,说姐妹都有人信。”

对王种来说,他们的生命中都有一种名为“力量饱和”的生存机制。这种机制是保证他们活出极高的寿命的一种生理行为。随着王种的年龄的上升,他们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多。但是,王种又要在此时面对这一个问题——力量的增长是无限的,但是身体这个盛放力量的容器并不是无限的,力量越多,他们暴毙的可能性就越大。

所以,王种就要选择:要么放弃一部分力量,将身体恢复到年轻的时候,继续修炼;要么保留力量,让身体衰老。这样的生存机制就是“力量饱和”。

虽然王种渴求力量,但是要是不在战时状态的话他们是不太愿意陷入衰老的,虽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在老年状态释放一部分力量返老还童,但是谁都不喜欢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

不过,在所有的生灵中,不朽者就可以在永葆青春的同时积攒近乎无限的力量。至于像是造世者这样超越生灵的范畴就根本没有力量饱和一说,因为他们的力量本身就是维持存在的东西,而存在就是他们力量的附着物,以此构成了一个无限的死循环,所以造世者的力量可以说是真正的无限。

“都叫千鸟了吗?”冰九重看了看珏,他的眼睛中终于出现了一丝认可的情感,“虽然有些抵触你那银白之灾的真身,但是我还是无法违背一些东西……说说吧,你的决定。”

“那么……”

推荐阅读:

古仙飞升传 奶萌天师,团宠七宝有点甜 都重生了谁还追妻啊 京城情报作战指南 西游:人在三界,忽悠度日 大明:从教朱元璋做事开始! 缠绵不休 完蛋,我堂堂土匪成了赘婿 民间奇闻怪谈 大秦:天机楼主,紫女求放过! 影视庆余:开局召唤不良帅 手握山河,背负始皇传承,吾为帝 华娱:开局北电任教两年半 末世:女人消耗的物资,万倍返还 重生兽世,力挽狂澜 看来还是吃太饱了[穿越] 万人迷落跑后,前夫哥们竞争上位 龙珠:我能融合基因 我在古玩街捡漏,开局十万倍利润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大事不好!男主们全对我恋爱脑 魔尊:从真传弟子开始 喜欢的女主播竟然是我好兄弟 刚出狱,双胞胎姐姐走错房 全家打入冷宫?听崽心声后杀疯了 南小姐要起诉离婚,向爷他不淡定了 全网黑的我退圈当娱记后爆红了 超神辅助,我的老婆是女帝 我迪迦身份曝光,吓坏超神世界 性转后成了咒术最强 体修但惜命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腰精被宠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