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关系刷新,从头再来

0关系刷新,从头再来

就在珏走后的第二天,冰九重和道龙在冰九重的家中聊天。

“什么啊,看来你女儿入不了银白之灾的法眼啊。”道龙呵呵一笑。

“你滚啊!那小子!当初!就应该能死他!”冰九重干了一口酒,一拳打在石台上。

珏的回答是什么?当然是回绝了冰九重啦。

【“那么,我就说了吧。我对冰千鸟不感兴趣,你还找个更好的人家做为她的归宿吧。”

“为什么?!我家千鸟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冰九重十分地气愤。

“你说呢?”珏倒是一脸正经地看着冰九重,“我是什么东西你也知道吧?银白之灾!我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兽性大发的东西!要是你想要让你家的千鸟变成我发泄后再被当成食物的东西的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听了冰九重地复述后,道龙点了点头,“真是个贴心的……家伙啊。”

“贴心个卵子!那是人话吗?!这种屁话就要早说啊!害得千鸟白准备了一场!”冰九重大声抱怨着,“再说了,千鸟那是谁啊?可是被称为‘倾国’的美女啊!他怎么能没兴趣呢?该不会喜欢男的吧?!”

“呵,真是,你应该猜出来的啊,那种东西要是对女的感兴趣的话那世界不早就大小银白之灾满地跑了?”

“所不定他是属于我们王种这种欲望不强的生物啊,毕竟他什么生物的特性都有。”

“说的也是。”道龙点点头,“我们也研究过他的身体,发现他的体内所含有的东西太多了。”

“是吗?哎,你说这银白之灾是怎么来的?”

“天知道,”道龙耸了一下肩,然后他小声说:“说不定是造世者派来消灭我们的,我们做了太多的缺德的事情,遭得了造世者而使他们不满,以后还是积点阴德吧。”

“积阴德那也轮不到你啊。”一个声音传来,一名独臂的人走了过来。

“什么啊,雷公啊。”冰九重看着面前的雷比翁。

“什么雷公啊!”雷比翁一个手刃打在了冰九重的头上。

由于两人看上去年纪相差很大,刚才的场面就像是父亲在教育儿子一样。

“呵呵,都这么老了,你还不放弃一部分力量保证青春吗?”冰九重说。

“我不像你,我经历过与怪物作战的经历,这会让我时刻都准备着战斗的准备。”

“还战斗呢,就你这手,你说,你还能打败那东西吗?”冰九重指了指雷比翁的胳膊。

“起码妖邪还是能杀几只的。”

“没劲儿。”冰九重摆了一下手。

“说说吧,你年前见到珏了,对吧?”

“是。”

“情况怎么样?”

“把我气得够呛。”

“哈哈哈,没治啊。当初我和他谈话的时候他也一副欠抽的德行。”雷比翁笑了笑。

“你找他?找他谈什么?”冰九重问,“对哦,说起来他好像是在你那里过的年……你该不会是把他当做你女儿的男朋友了吧?”

大过年的带个陌生男子回家,是个父母都会认为这是女儿带过来进行鉴定的未来女婿。

只听雷比翁呵呵一笑,他说:“当然了,不过我那时还不知道他就是银白之灾,所以我竟单纯地认为他就是女儿带回来的男朋友。我当时就想要刁难一下他,打算要是他能成为精钢派的下一任掌门的话就看看将夏尼许配给他,没想到他还真的接替了我!”

听到这儿,冰九重坐不下去了。

“喂,你该不会是和他谈了有关夏尼的婚事吧?”

雷比翁点了一下头。

“当然了,我……喂,该不会你也找珏谈了这件事吧?”

“这不废话吗?千鸟也好嫁人了。”

一听冰九重的话,雷比翁用他仅剩的手臂敲了敲桌子。,他说:“我已开始还以为外面说的什么比武招亲是假的,没想到你这混蛋竟然真的玩这一套啊。亏我还特意找到你,说了珏就是银白之灾的事情,我真是白说了!”

听了雷比翁的话后,冰九重的眼都瞪起来了。

“呵!你是明白了不想让千鸟嫁人是的了?!我是一开始对珏就是银白之灾的身份有些排斥,但是那又如何?千鸟要是喜欢的话,能让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也是很好的啊!但是,谁让她就是喜欢那个银白之灾假扮的人族啊?!而且那家伙身上的龙气很不纯!感觉很不健康啊!”

面对喋喋不休的冰九重,雷比翁和道龙只能相互看看然后笑笑。

“哎,当父亲的也就这样了,女儿喜欢就行了。女儿要是想要嫁人的话,你拦也拦不住啊,没治没治!我当时也是考虑了很多,一开始我也想偷偷找到珏,然后劝他早点偷偷地走就行了,别来纠缠我家夏尼。但是当我想到了笑靥的时候,我就改变了想法——谁叫她看上了别人了呢?要是她们恋爱的话,智商什么的就全没了,到时候你说什么她们都不能听。”

“你心真大。”冰九重抬起头来说。

“没办法啊。要是将我放到我岳父的角度来看的话,应该也是这样吧……对了,不知道要不要和我爸(岳父)说夏尼有男朋友的事情……”

“说的也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和我家里的长辈们说我未来的女婿是银白之灾……说不定我爸会撕了我……”冰九重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

气氛变得怪异了起来,道龙终于看不下去了。

“额……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

冰九重和雷比翁都看向了道龙。

“珏,他没说要娶你们的女儿啊。”

“啊,是啊,确实……”雷比翁陷入了沉思。或许他也发现自己太急了。

但是冰九重却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说让千鸟结婚吗?”

道龙和雷比翁看向冰九重。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像是香囊的东西。

“就在年前,古通将这东西给了我,说是司命留下来的。”

道龙和雷比翁看了看彼此,然后打开了香囊。

里面是一块冰,冰的内部封存这两根金质和银质的像是树枝一样的东西。

“当时我被告知要在温暖的地方打开它。在我打开的瞬间,这两个东西就连在一起了。”

道龙和雷比翁皱了下眉。

“冰融连理?!这!这指向性也太强了吧?!”道龙说。

“你可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的惊呀和空虚吗?司命是连千鸟要嫁谁都给我点明了,你知道吗?当报告里说有一个银头发的人在的时候我有多么得惊讶!”说到这儿,冰九重抹了把脸,然后像是自暴自弃地说:“让千鸟嫁给银白之灾?真是……有种女儿被狗给上了的感觉……”

在冰九重他们看来,司命对人命运的指引有着精准到可怕的高度。所以对他们来说,司命的提示就预示着某种结果。所以对冰九重来说,冰千鸟和珏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是珏现在满心的不情愿,以后也一定会因为命运的驱使而和冰千鸟在一起的。再加上冰千鸟生来就是女性,更是让冰九重有了种“冰千鸟生来就是为了嫁人的”错觉。

“喂喂喂,我觉得司命不会给你这么诡异的提示吧?”雷比翁突然说,“夏尼也喜欢那个珏啊。而且我也做好了要让他当我女婿的准备了!”

“哈?!你?!算了吧!虽然我不讨厌夏尼,但是她不是有赢宁了吗?!难道你白养了你的近两千年的赢宁了吗?!那也太可怜了吧?!”

“嗯?!你说什么?!我告诉你!这个是处于临时改变的!要是夏尼喜欢赢宁要嫁给他那我当然欢迎,可是她不喜欢啊。那明明有个现成的珏,我还要别的干什么?!”

“你倒是考虑一下你自己啊!你的手不是还在珏的胃中吗?!而且你算什么啊?我们冰家可是有着千鸟啊!被魅惑之瞳给眷顾的人啊!被认可的啊!”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嬴家?!我告诉你!我是龙皇,夏尼成为龙帝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我们可以确定我们在龙族的地位!我们可是龙族的最上级贵族!仅次于王的存在!而你们呢?只是一个大官罢了,你们世代无爵,知道吗?世代无‘珏’!”

“哎呦我靠!你小子成心气我的是吧?!”冰九重站了起来。

这时候,道龙用禅杖在地上磕了一下。清脆的声音响彻,这使冰九重和雷比翁停止了争吵。

“八字还没个撇呢,你们急什么?”道龙说。

“司命要是那么说了的话就应该是定下了。”冰九重说。

“的确,但是我并不认为这就意味着珏是你们冰家的。”雷比翁说。

“哈?要不让珏再娶了你们家夏尼,当个第二夫人?!”

“什么?!让夏尼当第二夫人?!你有病吧?!”

看着又掐起来的两个人,道龙叹了口气。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龙族并不限制家庭的组成,但是要是女方像是冰九重或是雷比翁这样的人,就有问题了——冰九重身为龙族重臣,雷比翁身为龙族大贵族。这两家都不是那种轻易就能惹得起的,他们后代的配偶都需要有着绝对的服从。说白了,冰千鸟和夏尼不能共享一个丈夫。要是让珏都收了冰千鸟和夏尼的话,就势必要分出个正妻旁室,。一旦要是出现了差别的话,就会出现舆论甚至是政治问题!

这两人喋喋不休地争吵着,道龙拿起禅杖照着这俩货的头就是一下。

“我说,你们都是怎么回事儿?!脑子能不能正常些?!”

冰九重和雷比翁看了彼此一眼,然后相互说了一句“下次决定谁是正妻!”

三人沉寂了一会儿,然后冰九重看着道龙,问了先前的问题:“银白之灾,到底是什么?”

道龙沉默了一会儿,说:“《无名法书·灾典——源之篇》中有些到这样的一段话:灾,其为造世者之使者,亦为造世者之叛逆者。其存在之日,即为其灭亡之序章。灾之将至,必使天下生灵涂炭,哀鸿万里,借此以显灾之逆反之态。然,必有一日灾将歇。若求此日之至,必献祭招来。”

听后,人们有一次陷入了沉默。

“这个……”冰九重说,“这次《无名法书》的语言模式有些不一样。”

道龙点了点头,“目前我们能够获得离银白之灾最近的情报就是这《灾典》了。而且我和天音怀疑还有其他的篇秩在别人的手中……要是……这源之篇是‘天启源业’的分支的话……”

再说冰千鸟。

“额……”

“我的乖乖!冰家大小姐,您怎么又这样了?”娜尔直接被冰千鸟的行为给搞无语了。

就在冰家将珏带过去后的第二天,冰千鸟把娜尔叫到了她在凌云的家中。可是明明一切都解决了,但是冰千鸟还是这么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昨天我爹找少……珏谈话了……”

娜尔喝了口手中的奶茶,问:“然后呢?”

“被珏给拒绝了……”

“嘿~还真是呢~”娜尔将奶茶放到自己嘴边,看着别处喝了一点。

“你不想说什么吗?”冰千鸟说。

“不想,”娜尔又看向了冰千鸟,“珏还是少芸的时候就没有对女性表现出太多的兴趣吧?你的魅惑之瞳不也是没用吗?”

“那他喜欢男的?!”

“怎么可能?”娜尔一耸肩,“听夏尼姐说珏好像不喜欢男的,她以前问过珏。当然了,我觉得不能排除他是个禁欲主义者。要是他真的是个禁欲主义者的话,你会很头痛吧?毕竟你结婚的目的是要给冰家带来一个继承者。”

“你能不能不要将喜欢与后代的繁殖联系在一起?”冰千鸟冷着眼看着娜尔,一副“我想弄死你”的样子。

“呵呵,那你就加油让珏知道你的魅力,从此迷上你。”娜尔干笑了两声,看来她被冰千鸟的压制给吓到了。

“对了,你现在还有另一件比较重要。我听说夏尼姐好像也喜欢珏呢……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怎么能看不出来?我也是女的。”冰千鸟垂下了头,“可我总觉得要是和夏尼姐竞争的话会输的很惨啊。明明我什么都不比她差,但就是觉得会输啊……好像在骨子里就觉得赢不过她……”

娜尔如无其事地说:“真是悲惨呢……”

冰千鸟听后直起身来,用她那如同玉琢的手指点在了娜尔的脸上,说:“你倒是好啊,没有个心仪的对象让我给你添加些令人绝望的气息吗?”

“没有啦,没有啦!你这是报复!报复!”娜尔像个孩子一样气愤地说。

这时候侍女走了过来,她在冰千鸟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什么?!珏去当文官了?!”冰千鸟听后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挂满了惊讶于难以置信。

“怎么回事啊?”娜尔问。

于是冰千鸟就将刚才侍女说的话复述给了娜尔。

这一天敖业又一次召见了珏。可是这一次珏是单膝跪地,而敖业也并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或许,这就是两人利于彼此最大的妥协。而敖业召见珏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珏一个中央里的职务,试图以此将珏拴在龙族的内部,同时给予监控。但是当珏被问及想要什么职务的时候,珏却回答说想要当文官,不想再打打杀杀了。这一句话可着实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没人想象过珏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是靠百兵阵成名的,武艺可以说是他的文凭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当文官?而且他在文书上的能力值得信任吗?

正当大家都在疑惑的时候,空直接提出了他的意见——他支持珏去当文官,毕竟他知道珏在假扮成少芸的时候展现出来的极强的文书处理能力。再者,他害怕珏要是以武官的身份进入金龙幕府的话,可能会导致冰千鸟不能好好地工作。还有,空并不知道珏喜欢女性的口味,而电龙将军娜尔和火龙将军煞羽都是女性,而且性格打扮上差别甚大;至于雨龙将军婉莹嘛……只能祈祷珏不要有什么犯罪的心态就好。总而言之,还是不要让珏进入武官的好,虽说文官中也有不少的女性,但是只要有丞相烬锽这个家伙在的话,应该不用担心珏会成功有恋人的事情的出现,毕竟烬锽曾经扬言道“让世界上所有比我帅的人都死绝,我要坐享后宫”的脑残言论。不过空并不担心烬锽会嫉妒珏,因为烬锽这人虽然挺无厘头的,但是还是有着极强理智的。

不过,空没有回避珏并不认识太多字的情况。对此,道龙说可以让珏来魔导学园进行修行,同时让珏参与政事的处理。

最后,同席的烬锽也表示同意让珏来他手下试一试。

最后,龙王答应了。这也使冰千鸟派出来打探情况的人将消息传到了冰千鸟那里。

“吼吼,看来某人的恋爱之旅还长着啊。”娜尔幸灾乐祸地摇了摇头。

“哎!”冰千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夏尼姐一定会申请到文官那里学习吧?到时候……”

“是啊,到时候人家可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喽。”娜尔喝完了奶茶。她弹了弹空的杯子,说:“当然了,要是你想要我当你盟友的话,我倒是可以看你的表现考虑一下,到时候帮你出出主意。毕竟珏要是上了魔导学园的话,你还是有很多胜出的机会嘛。”

“你恋爱过吗?”

“我可是单身一千七百多年的优雅女性。”

“你还真有脸说刚才的话……”冰千鸟一脸嫌弃地看着娜尔,然后又向侍女挥了一下手,示意她给娜尔倒上奶茶。

“不过兵法上建议我们在必要的时候寻求盟友,即便那个人并不会对你有什么贴切的帮助。”冰千鸟笑了笑。

“小心被我坑哦。”娜尔挤了下眼。

“那也比我孤身奋战强。”冰千鸟也向侍女要了一杯奶茶。

娜尔和冰千鸟两人干了下杯。

这天晚上,温德斯来到了青龙寺,他敲了敲煞羽房间的门。

“嘿!煞羽!婉莹听话吗?”听到回应后,温德斯打开了门。

“嗯,乖巧。”煞羽摸着正枕在她腿上昏昏欲睡的婉莹的头,一脸的慈爱,给人满满的母性感。

“真是,应该是皮了不少吧?都累成这样了。来,婉莹,跟哥哥回家。”温德斯走近婉莹,慢慢地将她抱了起来。

“嗯?……哥哥……”婉莹半睡半醒地说。

今天温德斯要去带兵巡逻,环绕整个启驾洲,所以就没人能照顾婉莹了。虽然没有请求过让工兵部的人照顾婉莹,但是工兵都比较忙,尤其是雨龙将军是婉莹这个小毛孩子,导致管理层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至于下层的人则是要搞工程。

可这正好随了婉莹的心愿——这样的话就送她去煞羽那里。

煞羽这个人好像本身就很喜欢和小孩子在一起,所以并没有拒绝。

“现在先别睡啊,待会走的时候会着凉的。”温德斯脱下了外套,罩在了婉莹的身上。

“谢……谢谢哥……”婉莹一会儿睡,一会儿醒地说。

“都说了别睡啊。”温德斯苦笑着,他那双被蒙住的眼睛好像透出了浓厚的手足之情。“那我先走了,谢谢你,煞羽。”

“不谢。”煞羽面无表情地说,但是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一种开心的氛围。

“煞羽姐……姐……再见……”婉莹一只小手挥着告别,一只小手揉着眼睛。

“瞧你困得那样!”

“听我说哦……煞羽姐姐……今天……放了好……大……一团火……哦……”

“啊!完全睡着了!”温德斯苦笑着,“还有最后那个‘哦’是什么?你的卖萌也太敬业了吧?”

“可爱。”煞羽这时候摸了下温德斯怀中睡着的煞羽。

温德斯红了脸。

这像是夫妻一样的气氛是什么啊?!温德斯想。不行,给改变话题!

“对了,煞羽,婉莹说你放了一团火?那是什么?”

听了温德斯的话后,煞羽收回了手,她沉默着。

坏了,该不会惹到煞羽了吧?!温德斯心中一紧。

“……模仿……罢了……”煞羽面不改色地转过头去。

“模仿?……你是想要模仿那天珏放出的火焰吗?”温德斯回忆起了最近的事件。

“正确。”煞羽点了下头。

“是吗?那我走了,还是谢谢你。”

“嗯。”煞羽打开了门,“注意。”

送走了温德斯后,煞羽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并且给门还上了锁。

她在手中凝聚出一团火焰——一团纯粹的,没有内外焰之分的火焰。

“小白……我想你……”

推荐阅读:

独宠娇憨小兔 无限之黑暗法则 重生之都市狂修 说好拍烂片,你票房破百亿? 山野村色 先婚厚爱,我的迷煳小娇妻 霸道首席俏萌妻 山村桃运邪医 超级学生俏校花 开局在出租屋里捡到一个亿叶枫江浩 邪王盛宠下堂妃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诸天从大奉打更人开始 冷总裁霸爱俏女友 厨娘商夫 神级万宝鼎 豪门风云:孽缘 宠妃在现代:情缘再续 薄情少爷,一千亿玩死你 超级情感大师 重生伪萝莉 x处首席特工皇妃 都市:开局300套学区房 庶女医妃:王爷号个脉 农家药膳师 开艘航母去抗日 文体巨星 低调少奶奶 最终逆战 南方有嘉木 红拂夜奔 穿梭两界做无敌神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