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上学喽

0上学喽

三界中有三所顶级高校。它们分别是神族的法器工程学院,魔族的咒法探究与创造学院以及龙族的魔导学院。

而现在,珏就站在这三界中最好的学院之一的魔导学院前。

学院的建设构造类似于未来建筑群的构造,并不是传统的东方建筑群。高耸的摩天大楼,类似金属质的外墙。

被尘封了一千年后的珏显然没有见到过这番景象。珏在车中看着外面的学院,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的有魅力。

到了门口,守门的人过来了。

“您好,您没有出示您的通行证,所以应该不是学员吧?那么您有预约吗?可以登记一下吗?”

珏从车上下来了,然后他让身边的赢宁帮自己写好了名字。

“别再写错了啊。”

“我又不是大小姐。”赢宁苦笑着,“再说了,事情都过去了,能不能不要再鞭尸了啊?”

珏呵呵一笑。

“珏……是吗?您是有预约的……请跟随我,我会带您到指定的地方。”守门人说。然后他又看向赢宁,“抱歉,这里没有您的预约,所以您不能进入。”

赢宁听后转过身拍着珏说:“那我就先回去好了。好好表现哦,别搞一些麻烦出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点了一下头,说:“今晚上我先到你那儿住一晚,顺便把你的设备给拿出来,今晚上我想研究一下烬锽给的东西。”

说完,珏就跟着守门人进去了。

学院里氛围很好。小学部的孩子在路上奔跑嬉闹,初中或是高中部的孩子则大多在教学楼里学习,至于年级更大一些的人则是比较随意,甚至还有在学校公园里随意发糖的情侣。

“那是什么?”珏望着远处的一个像是蛋一样的建筑问。

“啊,那是法术或是法器训练时用的,大多情况下孩纸不要靠近的好,要不然会被波及到的。”守门人看了看那个传来沉闷的声响的建筑说。

完全隔离的训练场吗?跟我们那时候万千不一样呢。珏继续跟着守门人。

从这方面来看的话,时代应该有了更大的改变了吧?说不定连法术上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了吧?那样的话岂不是就有了新的消灭我的方案了吗?!要是将强效的精神法术与死灵术融合在一起的话……太完美了!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

“我们到了。”守门人站在了一栋大楼的门口,“这里是办公楼,大部分的老师都在这里。您的指定位置是在楼层的最上面,那是校长的办公室。我的任务到此结束,告辞。”

说完,守门人就离开了。

珏看着守门人的背影。他想要叫住守门人的,但是还是没有机会。

好吧,行吧……让我看看……珏站在大楼的门口,看着那个充当门的玻璃。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青龙寺应该用的也是这个。珏回想起了当时扮成少芸到青龙寺时的所见。

珏走近了门口,然后就穿过了自动打开的玻璃门。

唔!我还真是厉害啊……珏在心中自嘲着。

“这位先生就是珏大人了吧?”正对门口的礼仪小姐见到珏后说。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珏吓了一跳,但是他还是快速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情况。

“嗯?啊,是的。”

“请往那里走。”礼仪小姐一伸手,示意珏到一处地方里。

珏走了过去。

什么?像是一处平台……珏看着自己的脚下。那是一个像是祭台一样的东西。

“额……那个……我可以走楼梯吗?”珏无奈地说。

感觉上珏认为这是某种传送用的东西,但是他真心被有心情去理解这玩意儿的工作流程。因为打来到这栋建筑里,珏就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变得好无知:用电子水晶处理事务的人,对着手机讲话的人……虽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珏对这些法器一点头绪都没有。

礼仪小姐听后就保持着笑容僵了一会儿,然后依旧笑着说:“我不建议您这么做呢,因为这楼顶可是在三十层的位置上,要是走楼梯的话即意味着您要爬六百多个台阶,所以……”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珏立刻打断了礼仪小姐的话。

其实他不是不能问礼仪小姐关于这东西如何使用的事情,但是他不好意思问。

于是,珏趁周围没人注意,就用手触碰了一下脚下的祭台。

原来如此,里面的法术回路是这么一回事吗?按照这样的回路来梳理的话……哦~是这么用啊!

透过“构析”,珏明白了这东西的使用方式。

按这个按钮吗?珏看着身旁的一排按钮。

额……不知道哪一个是顶楼的按钮啊……珏看着按钮犯了难,因为他不识字,看不懂那一个数字代表三十。

不过珏知道该按哪一个,因为刚才的“构析”使他知道了触发哪一个按钮可以使这个装置将他带到顶楼。

珏按下了按钮。

一瞬间,珏脚下的祭台开始运作,多个法阵出现在珏的脚下。

在一阵强光过后,珏来到了另一片区域。

这里的面积要比下面大厅的小,而且只有一个干净的走廊。在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看上去像是用紫檀做成的门。

门上写着几个字,内容是“校长室”,不过被珏给无视了。

珏敲了敲门。

“是珏吧?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中性的像是在瓶中吹水一样的声音。

珏打开了门,发现道龙在里面。

“你就是校长吗?”珏走进了校长室。

“不是,我女儿才是校长,不过她现在在上课。”

“是吗?”珏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说说吧,这次又有什么打算?”

“哎呀,你忘了吗?你还是少芸的时候我可是邀请过你来学院的啊。”

“确实是有这么一回儿事儿,但是你的目的不仅如此吧?”

“算你明白。”道龙看上去心情不错地转了一下自己的禅杖,“我有一个问题。”

“说。”

“你当初为什么要在吾王面前说这样的事情?以你的智商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太蠢了。”

珏听了以后无声地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味什么一样。过了好久以后他才说:“我不信命,向来不信。但是古通跟我说的事情我倒是很在意——他说我必须要参加百兵阵,在获得全胜后必须要加入龙族的政体,为龙族效力。”

“想必是司命的指点吧?”

“我爸?有可能……虽然我很感激他的养育恩,但是我并不认可他那唯命是从的态度。所以,我不会听从这样的安排的,就算是将我送到地牢中关一辈子。我的路,由我自己走!”珏说完就闭上了眼,像是在默哀一样。

“你爸?!司命吗?!”道龙很是惊讶。

“嗯,多少是他养了我。”

“真是令人惊讶呢……”道龙的声音微颤。

珏见到话题发展到这般地步,就有些不耐烦地说“说说吧,你的目的,还没回答我呢。”

道龙从身旁的办公桌中拿出一叠纸,递给了珏。

珏看着纸上写的几个字并不自觉地念了出来,“龙族、魔族、神族、法术、理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年、原因、真假……这是什么?”

道龙像是在直勾勾地看着珏,说:“这是太古文写的,前面算是基本的词汇,但是后面的‘年、原因’等词汇则是比较难的,所以你明白吧?我的目的?”

“让我当你的翻译官?可是我觉得龙族中应该有些人认识这太古文吧?”珏挥动了下纸。

“那真是可惜了。”道龙说,“你知道一亿年前的‘终焉日’吗?”

“什么?你有说什么吗?”珏皱了下眉,“是不是有什么我听不到的?”

两人相互看着,看上去彼此应该都察觉出来了一件事——有些事情珏无法理解或是感知。

“尼格霍德。”

“这个听到了!”珏说。

“这样吗?一亿年前,尼格霍德在神域大闹,妖邪开始出现在了三界中。三界的生灵为了与其抗争而发动了及大规模的战争。这使得大批的文献毁于一旦,太古时代的知识几乎失传,一些都化为了虚无。我们龙族中基本没有认识太古文的了。而且神域、魔域能翻译太古文的人也基本没有。”

“你认为我知道的比你多吗?”珏反问道。

“是的,”道龙站起身来走进了珏,“你,到底有多大?!雷比翁曾私下问过你你的年龄,但是你给了他一个假的,对吗?”

珏回想了一下他到底有没有跟雷比翁说自己的年龄的事情。可是刚刚开始有些线索的时候珏的头就开始疼痛了起来。

好像……在哪里……说过……珏轻轻擦拭了一下因疼痛而留下的汗水。

对了!在和赢宁争夺精钢派掌门之前,雷比翁曾经在一场家宴上试探性地问过我关于年龄的话题,但是我当时给了一个错误的年纪……不对!我根本就没有和雷比翁进行过那样的宴会!一切都是假的!好啊!造世者!你们这群混蛋可以啊!竟然能把我的记忆给改成这样!

珏在努力与自己错误的记忆相抗衡,但是随着他抗争的加剧,他的痛苦就越来越深。

道龙看着表情不太对的珏。虽然道龙发觉出了珏的不对,但是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而是在一旁观察。

对道龙来说,现在是找到珏弱点的最好的时候,也是能够为将来寻找对付银白之灾方法找出路。

“我……不告诉你!”珏咬着牙说。

在与错误记忆抗争的过程中,珏失败了。他放弃了修改错误记忆的尝试,但是他也保留着对这错误记忆的否定。

“算了。”道龙叹了口气,“但是你知道的太古文要比我们多吧?”

“可以说,凡是太古文都难不倒我。”从疼痛中解放的珏说。

“那么,你的学科就先结定了,去高等法术系,可以吗?那里既可以研究法术也可以阅读古代文献,当然,这里面还有法器制造一科。我想着很适合你。”

“确实,太适合了。”珏点了点头,“但是我不想被人教啊。”

“对学习不感兴趣吗?”

“不是,”珏摇了摇头,“我想要学习新的东西,而不是像太古文那样已经了解的东西。”

“我倒是希望你能在哪里培养一些有用的人才。”道龙说。

珏抬着眼睛看了看道龙,没有说什么。

“我真是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你呢。”道龙见珏没有说什么,就伏在桌子上转移着话题。

“说吧,你想问事情,这一点我在青龙寺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嗯……问什么好呢?……对了!你知道青龙是怎么死的吗?”

珏看着道龙,他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道龙。

“你应该比我清楚吧?”珏说。

“我是比你还清楚。但是我还有些疑问。”

“亚特兰蒂斯陷落后,也就是神域崩坏成七大浮空岛后五年左右吧。一名亚特兰蒂斯的遗民消灭了青龙。”

“狮子王的龙骑!”道龙用带有浓厚杀气的声音说出了那个斩杀了青龙的人的称号,但是道龙的情感明显向着珏宣泄。

“什么嘛,你知道啊。”珏倒是无视了道龙的情感无关己事地说。

“我记得那人的身边明明有一头黑龙的——一头长有如同乌鸦一般羽翼的黑色巨龙!”

“是吗?我记得……”珏说到一半停住了。

在珏的印象里,那名骑士是没有任何的陪同的。他只身一人完成了斩杀青龙的英勇壮举。但是为什么道龙会说那人的身边又一头龙?同为龙族的话又为什么要帮助人族斩杀青龙?!而且,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为什么人们又会给那名骑士“龙骑”的称号?

珏不理解。他认为,要是这个事情道龙是对的话,那么就证明自己的记忆又被人给改动过,而三界中能有能力对珏改动记忆的人除了某个成天哭泣的人就只有造世者了。前者的话是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的,但是后者就不一定了。

造世者!!!珏又在心中发泄着。

这时,门开了。

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淡淡的香水味从脚步声传来的地方飘来。

珏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门口处。一瞬间,珏的目光就被面前的美丽女子。这名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式西服,穿着一双像是水晶制成的高跟鞋。她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垂到腰间,翠绿色的双眸与她的红发格外得搭。

那名女子一进门就看着道龙,然后面无表情地说:“为什么?……在这儿?”

“啊,有些事情要找人谈罢了,所以借用一下你的办公室。”道龙说。

“客人?”煞羽看向了坐在一边的珏,然后她就一下子呆在那里。

珏也是用十分好奇的目光看着煞羽。

道龙这时候看不下去了。

什么玩意儿?!莫非煞羽是你喜欢的类型?!天哪,饶了我吧!你好好跟你的夏尼和冰千鸟搞好关系就行了!别来纠缠煞羽好不好?!

“那个……煞羽,你来跟什么?”道龙问。

煞羽先是没理道龙的话,但是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突然转过头对道龙说:“新生。”

珏皱了下眉,他显然并不知道煞羽这俩字的意思。

“新生?啊,在你面前啊,那个。”道龙指了一下珏。

“这个?”煞羽有一次注视着珏。她的眼神中蕴含着许多难以言表的情感:疑惑?惊喜?不敢相信?甚至是爱。

“煞羽?”道龙看煞羽又不动了。

“抱歉。”煞羽点了下头,然后说:“交给您了。”

说完,煞羽就走了。

珏回头看了看走开的煞羽。

“这么样?我的女儿?”道龙问。

“很好……”珏皱了皱眉,“但是我想说你应该让她注意一些。她自己或许也没有发现她很脏。”

“脏?!喂!这可不是该形容女孩子的词!而且我女儿很讲卫生!”道龙生气地说。

“不,我不是说她的外表脏。”珏说着,然后他又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道龙陷入了沉默。煞羽平日在干什么他并不知道,但是要是依照珏的意思的话,那么就证明煞羽的内在很是肮脏……这是真的吗?

校长室的门外,煞羽停住了脚步。

她捂着胸口,散发着一种很难受的气氛。

被封存的记忆在她的脑海内爆发出来:简陋但是温馨的小木屋,自给自足的平淡的生活,偶尔到外面的市场去买卖东西,背着那小小的书包去学校,以及一名一直努力养育她的人,教她算数法术,识字写书。

来自以前的回忆如同潮水般涌向煞羽,幸福与离别的伤感轰击着煞羽的内心。

【“小白!等我长大了……”】

煞羽的嘴唇颤抖着,过了好久才说出了几个字:“……小白……”

推荐阅读:

拯救咒术界后陷入修罗场 盗墓:开局叼着奶瓶去考古 斗罗:绝世之龙震寰宇 九天归元诀 大明第一工业巨匠 疯了吧,你怎么又在跟邪神谈恋爱 女团偶像出道我被迫全能 不随心所欲能叫重生吗? 被迫离家出走的我开启救世模式 狱锁强龙 吃货娇妻,大佬心头宠 斗罗,瑞兽,但是星斗狂徒 林芙夏蝉不语 霡霂 抗战:我屡献毒计,委座劝我冷静 娇弱美人替嫁豪门冲喜后 在异世靠刷新系统搞基建 在全息滑板游戏里假装酷哥 恶魔别过来 今天搞到太子了吗 八婚嫁给小郎君 十八岁终于可以下山了 重生:被霸凌后我觉醒国术系统 兽世种田:我靠金手指称霸大陆 穿越者被本宫手拿把掐(女尊) 我,诸天拾荒者,捡到聊天群 快穿任务完成后,反派不让我走! 星际第一动物园 武神少女的无限游戏 前方高能!修仙者已抵达战场 穿越三国,我的二叔是赵云 皇姐为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