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诶?下成绩了?!

0诶?下成绩了?!

考试这种事情向来都是让人感觉很不现实。这不,魔导学园的考试已经结束了。

凛雪梅拿着成绩单一脸的忧愁。

这是班级的总体成绩单,里面有所有同学的排名以及班级的排名。这张单子是刚刚课间时教导处的人送过来的。

“班长,什么情况?我考得怎么样?”一名学生问。

“啊,你考的……挺不错的,比上次要好一些呢。但是就进步而言不算太明显,所以你还需要努力哦。”

“啊!谢谢班长!”

见到这名学生来问成绩,其他的学生也都来找凛雪梅问成绩了。

“班长,这一次我们班考得怎么样?”

“嗯……还行吧……算得上是勉强赢了一班。”凛雪梅皱着眉说,“有些险呢……就差一分。”

“诶?!这怎么可能?!每一次我们和一班要么他们比我们高五分以上,要么就是我们比他们高五分以上。这次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嘛……”凛雪梅没精打采地说。

这时候,最不招待见的人出现了。

“加油学……”珏死气沉沉地推开门,然后相当自然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上。

经过了几晚上近乎不眠不休的补习,再加上考试时的高度紧张,就算是珏也有些吃不消。

可是,在同学们的怪异目光下,珏还是有些坐不住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他半躺地坐在椅子上,然后懒散地说:“考试结束了,成绩下来了吧?”

“是啊,考试结束了,而且成绩下来了呢。”凛雪梅挥动了一下成绩单。

“班长考得怎么样?”珏问。

“还行吧,没有上也没有下。”凛雪梅非常冷淡地说。

“你是第一吧?”珏用一张相当滑稽的脸说。

凛雪梅先是吃惊了一下,然后在做了一次深呼吸后有一次平淡地说:“说对了。不过,某人就有些惨了。”

珏倒是也给面子,他直接说:“我猜猜……我是班级最后一名,而且笔试上全部零分。并且我拉低了全班的平均分。对吧?”

凛雪梅冷笑一下,说:“真是有自知自明啊。不错,这下你可是成了我们班的耻辱了!”

“啊~!真是麻烦啊!”珏直接以一个很颓的躺法躺在了椅子上,然后说:“不过,你这么说有问题。”

“诶?你还要狡辩吗?”

“我是笔试上为零分,但是我的实践科应该是全部满分的。而且相较于笔试,我在实践科上可是处于给你们拉分的位置呢。”

“你这人!”正当有同学要指责珏的时候,凛雪梅制止了他们。

她看着成绩单,发现上面的情况与珏所说的大致相同。

“你是怎么知道的?”凛雪梅问。

“这一次考试的实践科很难,你们那天的表现我都看见了,所以我猜你们实践科的分数应该会惨不忍赌吧?一班的人本身就比你们要多训练了不少课程,所以他们的实践科应该比你们好吧?所以,这一次是我给你们往上提了分!要不然你们是赢不了一班的。”

凛雪梅瞪着眼睛看着成绩单。的确,要是去除珏的成绩的话二班是赶不上一班的。

珏没有拉分,而是提分!

这时候,老师进来了。

“嗯……那个,在上课前我们先说一下这次的成绩。”老师看着同学们,“成绩大家想必都知道了吧?这一次我们是险胜一班,马马虎虎吧。但是!这一次有一位同学令我难以评价……珏,你说我是该夸你好还是该骂你好?!骂你是因为你考得惨不忍睹;夸你是因为你带动了班级的平均分。”

“啊啊,不用客气。”珏没有看老师,而是盯着竹简。

“不过你也不用这么从容,你这次补习是逃不了了。”

“哦,好好好,补习来了。太棒了。”珏满不在乎地说。

老师见珏是这个样子,就说起了另一件事:“另外,在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所以学校会暂时放假……因为要纪念已逝之人而出校的人要先在我这边登一下记。”

“哦!那给我记上一次!”珏举了一下手。

“你要出校吗?……对啊,道龙大人好像说过你是走读的……行吧,但是要在清明前完成补习,要不然的很难准下来假呢。”

“好~”珏点了一下头。

放学后,有些好奇的同学看着珏,但是都没有赶上去问的。

对王种来说,亲人一般是很少有死亡的。通常都是因为他们到了一定的年龄而选择隐退。像是那些重视家庭关系的会说自己大概会在那里住,而对那些不太重视家庭观的人多会就此消失不知去向,只有在快死的时候才会通知家人。

所以,对王种来说清明节更像是一个团聚的节日。

“班长,你觉得他是不是想要翘了补习啊?”一名学生有些担忧地说。

“不知道……谁知道他还有已故的亲人。”凛雪梅看着珏。

晚上的教室人少得很,空荡的教室有些清冷。珏一个人呆呆地望着窗外。

啊,有些寂寞呢……珏看着外面快要消失的月亮。

(喂,在吗?)

珏试图呼叫心中的暗影,但是回应他的只是一片空寂的声音。

别扔下我啊……混蛋!珏敲着桌子。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夜慢慢深了。

珏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走廊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娜尔蹑手蹑脚地走着。

哎呀!好怀念!娜尔看着走廊的周围,她停在了公告栏处。

说起来以前还在这里看过夏尼姐和金毛儿呢……虽然当时她们可能不认识我吧。不过当时她们的关系就好好啊!两个人总是在一起……不过我记得煞羽好像那时候是另一个班的……哎呀~那时候金毛不喜欢煞羽的消息可是传遍了整个学校呢!但是我在这里上了几年的学,还没能跟煞羽谈过呢……不对!好像是有谈过的……啊!想起来了!但是当时她说的话好少啊,。

突然,娜尔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向深处的教室看了看。

不好啊!忘了要找珏了!娜尔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

本来,听到夏尼给珏做了便当的娜尔是在给冰千鸟出主意的,让她去给珏送一顿饭或是直接送钱,但是当冰千鸟要出发的时候就被敖丽给拦下了,说什么珏找不到了。不得已,,但是认识珏的人都动员了起来去找珏了。

不是没想过动用天音的力量,但是用天音的力量去找男人实在是大材小用。

娜尔向班级里看了看。

啊!找到了!娜尔发现了在桌子上趴着的珏。

打电话?算了,发短信吧,看上去那家伙是睡着了。娜尔给冰千鸟发送了信息。

真是的,这家伙为什么要在这里?娜尔走向珏。睡着了吗?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男人!

娜尔尝试着贴近珏。她仔细观察着睡眠中的珏。

这家伙也不算是危险嘛!娜尔在尝试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珏的脸颊后就松了口气。没有像在精钢派的时候袭击别人,真是搞不懂这家伙的睡眠防卫机制呢……

不过……这家伙除了长得可以还有什么有点啊?为什么夏尼姐和金毛儿都喜欢他?莫非那两人是外貌协会的?!金毛儿倒有可能,但是夏尼姐的话不太可能吧?她不像是那样的人……

娜尔绕到了珏的背后。嗯……看上去有点虎背熊腰的……不过他的头发倒是会反光呢,难怪敖丽说这家伙一直在否认自己是白发呢。

“嗯?”娜尔发现了珏背后的一点东西。

哇啊啊!娜尔紧盯着珏的后颈。这!这块骨头好漂亮!

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娜尔也算是特殊的一类人了,对她来说,能够看到后颈突出的脖子骨的男人很有魅力。

稍,稍微摸一下没事吧?毕竟刚才都戳过他的脸了!没事的吧?!一定没事的吧?!来!来啦!

“你在干什么呢?”娜尔身前突然传来的珏的声音将娜尔吓了个半死。

“什,什么嘛!你醒了啊!”娜尔赶忙压住自己心中的惊慌。

“呐,你来干什么?”珏揉了一下眼睛。

“当然是来找你啦!夜不归宿,你是在干什么啊?”

“我又不是小孩儿了。”珏不耐烦地说。

“你这么想但是有人不这么想啊……”娜尔坐在桌子上,“嘿嘿,你要是以后娶了金毛儿和夏尼姐的话,应该会被来回控吧?”

“以她们两人的立场,我也不能同时娶两个吧?”

“你倒是很明白嘛。”娜尔惊讶地看着珏。

在娜尔的印象里,珏就是个野小子,除了打什么都不会,当然,这一评价还要排除珏很会做饭这一点。

“我多少也是经历过不得了场面的人,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说得挺好。那么,你决定嫁给谁了吗?”

“你说嫁……没有,也不想。”珏托着腮说。

“你该不会是要表达‘做选择是小孩做的事情,我全都要’吧?”娜尔用开玩笑的表型看着珏。

“不是……我倒是不想结婚罢了……倒不如说是不想喜欢上某人,仅此而已。”

娜尔听后愣了几秒,然后放声大笑,一边用力拍着珏的背一边说:“你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装高冷干什么?!该不会是真的不喜欢女的吧?怎么有心上人了?说,是那个叫赢宁的大个儿还是烬锽?”

“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啊?”珏用心情不算太坏的表情看了娜尔一眼。

“不是啦!我只觉得你这人爱装了吧……诶?!”娜尔笑到一半就卡住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娜尔的手摸到了珏的肩背。

哇啊啊!肩!肩胛骨好突出!好突出啊!好!好棒!

“你怎么了?”珏问。

“诶?不!没什么!”娜尔见珏察觉后马上收起了手。

“啊,有一件事情我倒是想问你——你是怎么看金毛儿和夏尼姐的?”娜尔为了让珏不乱想,就转移了话题。

“嗯……怎么说呢?都挺漂亮的。千鸟一开始倒是有些难以捉摸,但是现在好了,变笨了;夏尼就那样吧,爱照顾人,又很笨……总的来说千鸟是那种花瓶型的,而夏尼是那种贤惠型的吧。”

“哈~真是好呢。”娜尔一下子躺在了桌子上,“她们都好有魅力呢……不像我。”

“嗯,你要是把衣服脱了在我的面前摆个女体宴的话,说不定会提高不少的魅力呢。当然啦,你的身体倒是有些单薄了。”珏说。

娜尔转过头看着珏,然后用满是鄙视的声音说:“喂,你这样,算是性骚扰啊。而且,你不想在龙城混了吗?不!你不想在三界混了吗?”

听了娜尔的话后,珏就想起来了娜尔的背景。娜尔,身为龙族大公扎瓦哈伊的女儿,同样也是三界最大的商会“文枪”的千金。总之,就算是比权比地位比不过冰千鸟和夏尼的话,也可以通过比钱获胜!

“那个……抱歉……”珏点了下头。

“这还差不多。”娜尔又侧了个身换个姿势躺在桌子上。

“娜尔?”

“抱歉,这里太舒服了,我就先呆在这儿了。”

“你生气了?”

“没有……”

沉寂充斥着教室,这里的气氛就像是没有人的夜间教室一样。

“我呢……有个哥哥……”

“我猜猜……是个死妹控,对吧?反正我见到的当哥哥的人大多都是个妹控。”

“呵呵!你真逗!”娜尔哪里发出了笑声,“我哥哥对我好我并不否认。但是我很嫉妒他。他算是嫡长子,能够得到爵位,也能够继承商会……虽然家人对我很好,非常的好,但是……我不甘心!同为一个父亲生的,为什么我就只能当个花瓶呢?妈妈们和爸爸过得就像是没有孩子一样。他们总是会对我们的事情一笑了之,所以这个家也算得上是我哥哥在一人打理吧。他很辛苦,但是没有怨言。哥哥对付着各色各样的人。他在儿时的我的眼中是如此的耀眼。于是我开始效仿……慢慢地,我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在这里说这种话题吗?”

“毕竟你看起来嘴挺严的,所以我想找个能够发泄的人。”

“那你找心理医……确实不行,毕竟你身份显赫,要是被不必要的人听到的话……好吧,相信我,我会保密的。”

“诶?这时候不应该来个渣男套路安慰我一顿,然后再给我找出路,最后攻略我吗?”娜尔说。

“啊,抱歉,这边的妹子已经够多的了。”珏在面前扇这手给予否定。

“是不是我太没魅力了?”

“哎呀,我不是说了吗?你来个女体宴……”

“好的!你的未来必定是灰暗的!好吗?”娜尔用一张看上去很有压迫力的笑容说。

珏却一手摸到了娜尔的头上,然后说:“有时候,要学会忘记,知道吗?不要个自己太多的压力,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那一步——成为了电龙将军,不是吗?”

娜尔愣了一会儿,然后破颜一笑,说:“什么嘛,这不还是要来个渣男套路吗?”

“不是,我只是欣赏那种敢于违背的人。千鸟当初为了违背她父亲也好,夏尼当初为了违背她父亲也罢……她们都是好样的。”

“这不还是喜欢两个人嘛。赢宁那大个儿就不喜欢吗?”

“算是吧。那家伙太死板了,说什么做什么。”

娜尔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筋斗脱离桌子站了起来,然后对珏说:“如果要选的话,一定要选金毛儿哦,当然,我不是说夏尼姐不好,我也会支持她的,但是……”

“没有但是,”珏站起身来,“我一开始就说的很明白,我哪个都不选。”

就在这时,有人急急忙忙的进来了。

“珏!你在这儿啊!”冰千鸟喘着气责备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了找你花了多大的功夫?!真是的!你能不能让人省心一些?!”

“抱歉抱歉,放学的时候睡着了。”珏笑着向外面走去,冰千鸟则是在珏的身边,以一个几乎要贴上的距离和他一起走。

看着这两人,娜尔叹了口气。

两人快要走出教室的时候,冰千鸟突然回了下头,然后用唇语对娜尔说:“谢谢你。”

推荐阅读:

大齐第一诸侯 史前第一祭司[基建] 杨欢 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付凯翔李沐阳齐林峰王文杰 桃学威龙 将门娇,皇后要出嫁 超时空史记 半岛演员 腹黑总裁诱妻上身 娘子,到我怀中来 吉时医到 大夏镇夜司 猎灵师 王妃驾到万万岁 宠妃宫略 恋爱吧,恐龙妹! 怪物召唤师 霸爱皇室拽千金 强宠旧爱:七少的专属情人 圣贤之心 快穿之男主都是我的 修仙一万年 永恒之罪 网游之异生星皇 市长后院 江南岸 极品魔鬼啃小羊 是瘦不是受 网游之召唤之王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鬼吹灯前传1:魁星踢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