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教书匠

0教书匠

“那个……应该是这里了吧?”珏拿着一张纸说。

今天是珏过来教煞羽的日子,而珏手中的地图则是煞羽房间的地图。

说来一个没出嫁的姑娘随便把自己房间的位置暴露给其他人也真是心大啊。珏看着面前的房门。

珏敲了敲门。

“谁?”

“那个……我是珏,过来教你的老师。”珏在外面庸懒散的声音说。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珏从煞羽的房间中听到了很大声的噪音,像是太慌张了而摔倒了一样。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煞羽上下来回打量了珏好几回,最后总算是确保了珏没有威胁才让珏进去了。

一开始,珏和煞羽是约在图书馆见面的,但是图书馆人多嘴杂,要是传出了什么不好的听闻的话就有些危险,所以道龙就建议找个人少的地方,实在不行就在校长室教。可谁知由于海祭的事情,导致魔导学园也要参与到其中,所以校长室里全是文件要处理。最后,在两人在一个不大说话一个连猜带蒙的艰难谈判下,决定了教书地点在煞羽的房间内举行。

珏进入了煞羽的房间,发现她的房间十分的干净整洁。

比我以前认识的几个泼辣型的女的强多了,珏看着想。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请坐。”煞羽说。然后就去找像是茶具一样的东西去了。但或许是没有找到茶之类的东西,煞羽就出去了。

其实这种事情要是实在不行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了……珏看出了煞羽出去的原因。

珏开始详细地观察煞羽的房间。

想不到这孩子还是挺少女的嘛。珏看着煞羽床头上的布娃娃。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根巧克力棒叼在嘴里。

嗯……这孩子为什么说的话这么少呢?受到过什么刺激吗?诶?

正当珏看着煞羽的房间的时候,他的耳朵接收到了风的声音。那声音不像是普通的风声,而是那种尖锐的声音。

珏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声音的出处来自一面墙。这里……有个暗门?珏用精灵眼看到了墙上的法术回路。

为了掩人耳目还在墙上施加了障眼法吗?珏看着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珏催动了墙上的法术节点,墙开始变得透明化,一个崭新的房间出现在了珏的面前。

这个房间的面积十分狭小,就是用原来的房间造出来的一个一样。然而,在房间的内部却有着极为庞大的信息库。

墙上贴满了来自各个地方各个时间的报道。那些报道的剪切看似随便但是有着极强的关联地贴在墙上。虽然报道的方式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内容上却是一致的——一只似龙、似神似魔的怪兽!

银白之灾?珏看着墙上的东西说。上面记载了关于银白之灾的传说,消失的时间,特征以及曾经目击过它的人。更加令人在意的是在墙最显眼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报道,可是被红色的染料给圈了好几圈。

那是一个大概是千年前的报道,上面的字被反复涂抹过。

上面的文字对珏来说虽然苦涩但是还是能勉强读懂。

上面大致是说关于仲日洲的一个荒地区域被严令禁封的消息。报道中对这一禁令的态度是抱有怀疑的,因为龙族不至于对一处荒地施加禁入令并且在周围派重兵把守,而且那禁入地中曾发生过一场战斗,人们普遍认为里面封印着什么或是有什么连王种都无法处理的高危物体。

那不就是我吗?珏看着这报道想。

这时,他有看到了被藏在纸张之下的一张画稿。画稿上被来回地涂改,最后会出来的却很是精细,看得出煞羽对那张画的重视。

上面画着的东西应该是银白之灾。在这张由素描画出来的银白之灾的下面,还有许多张看起来很有年头的画稿从像是小孩画的水彩到相当有水准的素描,可以看出煞羽对银白之灾的执着。

珏又看看屋子的角落,发现这里堆放着一堆杂物,像是资料一样的东西。

从近千年前就开始收集了吗?真是个执着的家伙。珏拿起了那对资料上最顶上的纸张。上面的内容应该写于不久以前。上面有着类似是采访一样的东西,结合之前冰千鸟的供述,这应该是煞羽对冰千鸟的采访。

这妮子是在干什么啊?珏看着手中的纸张说。

在这些杂物的里面,珏还看到了一个话本,上面有像是小孩儿画出的那种线条随意上色简单的画,好像是在讲述着什么故事。

这时,珏感知到了煞羽的到来,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出了这个房间,然后关闭暗门,坐在原来的地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请用。”煞羽将茶杯递到了珏的手中。

“啊,谢谢。”珏接过茶杯。

“请看。”还没等珏喝茶呢,煞羽就拿出了手中的资料并放到了珏的面前。

啊?原来这献茶只是出于礼仪啊……珏在心中苦笑一下,然后放下了茶杯。

“嗯……这个字的意思是‘军’,军队的意思,当然,有时候会在野史中将其赋予‘政权’的意思,所以要是感到怪异的话是正常的现象……这一个则是有着‘断罪’或是‘断罪者’的意思,对了,要是有的书中在翻译的时候用带有断罪的意思不同的话,就可能是书的文献中所记载的内容是有些假的成分在里面的,因为记录官是不会出现在用词上的不对的,但是要是出现的话,就证明当时的记录了能是出于被迫。”珏看着那些字说。

煞羽全程都没有说什么,只有单纯的点头和摇头,亦或是指一指一些不明白的地方。

“你的太古文底子很好,或许这就是道龙让你跟我学的原因吧?”珏在中间休息的时候说。

煞羽没有理会珏的话,而是一个人继续钻研着珏教给她的内容。

“你这人还真是爱瞎造弄呢……”珏走到了煞羽的身边,看着她写的东西,然后就一个手刃打到了煞羽的头上,说:“笨蛋!写错了!你是什么脑子啊?”

煞羽被珏这一下打得措手不及,她双手捂着头,少见的鼓着脸含着泪地看着珏。

“诶?这不挺可爱的嘛。别一直都是张扑克脸好不好?大家都喜欢看起来开朗的人……除了某七名妹子不这么样罢了……”珏说完就将手放在煞羽的头上粗暴地摸了摸,还弄乱了她的头发。

煞羽一开始晃动着头进行排斥,但是过了几秒她就放弃了。

【“笨蛋!写错了!你是什么脑子啊?!”面前的巨兽用它那锋利的指爪轻轻点了一下小女孩儿的头。

“哎呀!好痛!轻点儿!小白!”小女孩或许是没能承受住巨兽给予的冲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哪里写错了?”

“这不废话吗?应该这么写啊!”巨兽用指爪在地上划了一下。

“这样吗?那真是谢谢你啦!”小女孩儿又站起来,拿起树枝在地上画开了。】

“小白……诶?”正当煞羽从回忆中恢复回来的时候,她看到珏正在用手指拨弄着她头上的呆毛。

煞羽一巴掌拍开了珏的手。

“醒了?”珏见到煞羽有了反应。

“你应该休息一下啊,要不然精力会不够的。”珏给煞羽倒了杯茶然后递了过去。

煞羽愣了一会儿,然后接过茶说:“谢谢。”

这时候,一个小家伙破门而入,一下子冲到了煞羽的身边并抱住了她的腿。

“哈哈!发现煞羽姐姐啦!小婉莹来啦!”

煞羽见到这孩子后急忙将茶杯放到一边,然后抱起她并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

“什么?你的女儿?”珏挑着眉问。

“哈!不认识的大哥哥!”小婉莹这才发现了在一旁的珏,然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珏说。“不是哦!煞羽是婉莹的姐姐哦!”

“婉莹,珏。”煞羽先看着珏指了指婉莹,又看着婉莹指了指珏。

“对对!我是婉莹哦!”婉莹相当活泼地说,“我可是斯托木家的哦!我是润荒·婉莹·斯托木哦!还请记住我哦!”

“斯托木?!”珏听后的表情有些凝重,但是过了几秒而已,珏就恢复了他的表情,“我是珏。”

“诶?好奇怪的姓。”

“不,那不是姓。”珏摇了摇头。

“诶?不是姓?”婉莹含着她的指头一脸的疑惑。一旁的煞羽将她的手从口中拿出来。

就在此时,又有人冲了进来,“抱歉啊!煞羽!婉莹她太不听话了,她……嗯?有客人?”冲进来的拿命戴眼罩的青年在屋内扫了一眼。

“我是珏,过来和煞羽大人谈论关于古代文献的事情的。”珏站起身来说。

“啊,我是掠荒·温德斯·斯托木,是现任风龙将军,斯托木家家主也是那边的小姑娘的哥哥。”

“原来是斯托木大人,真是失敬。”珏稍微低了下头,但是他的话语中带有些许的不服气。

温德斯倒是忽略了珏那微微的气场,于是直接对煞羽说:“煞羽,海祭的时候一块去逛逛吧,如何?”

“煞羽姐姐一起去吧!”婉莹说。

煞羽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有些头痛的感觉,但是看着怀中的婉莹,她还是点了头。

看到这,珏倒是欣慰地一笑,然后走出了房间。

“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还请保重。”

“啊,再见。路上小心些。”温德斯说。

路上,珏的心情很好。太好啦,那孩子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交际圈了……多少我不用再关心那么多了。唉!明明都快忘了的说……

晚上,珏又在赢宁家里玩通宵,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烬锽也在。

“所以说,为什么你也在?”珏冷眼看着身边的烬锽。

“呀~这不是赢宁说这边有一个只会走坏路线的人在这边的嘛,所以我过来看一下是什么生物能将坏路线一条道走到黑的。”烬锽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说。

“拜托了!烬锽大人!这个女主人公的结局我特别想看!请让我看到!请一定让我看到!”一旁的赢宁倒是很上套。

“行啊!就凭我的本事对吧?但是先让珏玩一下试一试,我到要看看他的水平。”烬锽说。

一晚上下来,烬锽和赢宁都很疲惫。不是因为太困了,而是因为珏的操作手法是哪里有雷往哪里踩,搞得烬锽和赢宁都心力憔悴。

“那个,烬锽……”赢宁说。

“啊,我知道了。”烬锽将珏挤到一边,说:“就让我来解救这一切吧!请叫我神!”

“不不不,你是龙吧?”珏在一边说。

烬锽接手之后,一边解说一边玩着游戏,还向珏说着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那一句话是重点那一个表情是细节。

漫漫长夜已经过半。

“好,好啦!这就是!结局!”烬锽点下了最后的一个选项,结局的CG出现在了屏幕上。

看着相互亲吻着咽喉CG中的两人时,烬锽和赢宁都感动得快哭了。

“杰作!这就是叛逆监视者的杰作啊!”赢宁感叹道。

“啊,这个作品虽是正常纯爱向的,但是还是很震撼人啊!”烬锽也满是感慨地说。

一旁的珏冷眼看着那边的两人,他感觉这俩货很没骨气。

“你说什么啊!珏!你是这么冷血的人吗?”赢宁说。

“就是!银白之灾是不是没有感情啊?”烬锽也在一旁应和。

珏听后先是一惊,然后说:“你知道了啊。”

“啊,知道啊。”烬锽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当时知道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呢,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怪异的生物,还长成这样。”

“你的心够大的啊,我不怕他是因为跟他呆的时间长了,没想到你还能这么淡定。”赢宁看着烬锽说。

“当然了,反正珏现在也和我们相处得很好,没什么吧?”烬锽随意地说,“只要他现在无害的话就没事,当然,要是以后再有害的话就要另提了……”

“对了,要个事情我想问你们。”珏一脸认真地说。

“问吧。”

“这个,”珏指着屏幕,“为什么要亲咽喉?那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

听了珏的疑问后,烬锽和赢宁都先一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烬锽才说:“啊呀,你是银白之灾来着,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这亲吻咽喉对龙族来说是挺重要的……”

“是吗?千鸟说这是一种契约,那么是什么类型的契约呢?”

“诶?”听了珏的话后,烬锽和赢宁算是彻底无语了。

“千鸟……说这是一种契约吗?”烬锽皱着眉并用难以说出口的语气说,“啊……算是吧……嗯,是一种挺重要的契约的……”

“珏和冰将军签订过这样的契约吗?”赢宁问。

“啊,以前在还是少芸的时候。她那时直接贴了过来,然后抬了抬我的头,亲到了我的咽喉处。”

“啥?千鸟先亲的?!”烬锽大喊,“那你亲回来了?”

“啊,是啊。然后她还强迫我亲回来……算是吧……”

听到这儿,烬锽和赢宁都都瞪大了眼看着珏。赢宁的表情倒是带有愤怒和无奈。

“已成事实了吗?”烬锽脱力地说。

“不过,夏尼在我昏迷的时候也亲过我的咽喉……”珏说。

“哈?嬴家的那位也来?而且还比千鸟早?!”烬锽大喊。

“你嗓子不累吗?要不歇歇?”珏说。这时,他又发现赢宁的表情有些亮,就像是玩游戏的时候丝血反杀一样。

“啊啊,别在意我……”赢宁察觉到了珏的视线。

“总之!”烬锽说,“这亲吻咽喉是一件相当重要的契约!亲吻方要想行动的话是要很大的勇气的!而且一旦接受就不能够违背!……在这这东西也是有先来后到的……你在被强迫的情况下接受的话……也不知道算不算吧?但是!你一定要好好想一下你们几个的关系!毕竟这种契约不是这么简单的!有时候甚至会牵扯到家族!”

“怎么听着像是结婚的意思呢?而且这恋爱游戏中的结局也是这个,这是不是就是求婚的意思啊?”珏说。

“怎么理解看你自己的,要是你自恋认为这是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最高的约定方式,拿来当做是求婚也可以吧?再说了,有些人族不也有将生吞活蜥蜴这种定契约的方式作为求婚的方式吗?”

“是这样吗?”珏说。

“废话!”烬锽说完,就又打开了另一个游戏,“啥?这个我记得我没给你啊?”

“啊,这是我的。”嬴宁说。

“啊……这么血腥吗?你是哪种表面上看挺憨的,内在很狂野的吗?”烬锽玩了一下那游戏。

“还行吧,我挺喜欢这类的,而且珏也很喜欢。”

“是啊,飙血什么的最棒了。”

说完,珏和赢宁碰了下拳。

“好吧!好吧!”烬锽拿着鼠标,“来吧!今晚咱们占个痛快!”

虽然不能说这三人是网瘾少年,但是他们确实是玩了整整一晚上。大清早,三人才慢慢醒来,当看着彼此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睡觉时,他们也不得感慨一句这才是笨蛋兄弟啊。

不过由于玩的太晚,珏和烬锽都在上朝时没有表现出最好的状态。

“珏!”下朝后,有人叫住了珏。

“嗯?千鸟?”珏看向身后,发现了叫他的冰千鸟。

“那个……海祭……一起去吧。”

冰千鸟就这么突然地提出了邀请。

推荐阅读:

全修仙界,就我没有金手指 [综]身为审神者的我和身为六眼的你 给予弱女钢铁之心 网游之小心骗子! 法师与小吃货 暗夜尊王 极品无敌仙医 术医鬼咒 武魂弑天 火影里的心悦会员 异界之最强老爸 寂夜玫瑰 画说 天生绝配 神秘总裁,别玩了 年代文女配被读心后,成了团宠 至尊杀手倾狂绝妃 超级强者 三国:蜀汉败家子,开局火烧卧龙岗 逍遥小神医 我阎罗领主率鬼军横扫万族 冷少夺情:万能娇妻别想跑 足球之中国飞翼 异世之珠宝加工师 市长夫人 我的美女养成计划 秋风缠 机武风暴 特种强兵 假凤虚凰 白鹿原 我的老千生涯1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