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业火

0业火

“那个……这货还没醒吗?”娜尔走进青龙寺给珏安排的房间问。

“是啊,还没醒……都四五天了吧。”在珏身边的夏尼有些担忧地说。

“该不会是又来这一套来吓我们的吧?这家伙!真是可恶!”娜尔走到珏的身边,上去就是一耳光。

“娜尔!”夏尼刚想制止,就听见了一声响亮的耳光声。

挨了娜尔一耳光的珏睁开了眼。

“啊!醒了!”娜尔见到珏睁开眼后就很是惊讶。本来她是没想过着一耳光能扇到珏的,毕竟珏这家伙睡着的时候是由反射机制的。但是这一掌不仅扇到了珏,还扇醒了他,真是令娜尔超乎所料。

珏睁开眼,用他那空洞的,如同死人一般的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又闭上了。

“靠!又睡了!”娜尔见珏根本没醒,脸“唰”地变了。

夏尼看到后微微一笑,她说:“这不挺好的嘛起码比上一次要强,这一次还是有反应的啊。”

“啊,随您怎么说。”娜尔摆了摆手。

然后她看着躺在床上的珏,问:“这是道龙给这家伙安排的房间,是吗?”

“对啊,赢宁哥说珏睡地板睡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找个软和点的地方睡了。所以道龙大人就给珏安排了房间,他还说以后要是珏出什么问题的话就讲给他送到这里。”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嗯……看来这大个儿人还挺好的……”娜尔说着就回想了一下当时在赢宁房间中看到的如同狗窝一样的珏的地铺。

“是啊,赢宁哥人很好的。”夏尼看了眼娜尔,说:“怎么样?你要是还单着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赢宁哥?”

“额!夏尼姐,没想到你还有大妈的属性啊。”娜尔听后摆出了一个夸张的动作。

“什么叫大妈属性啊!”夏尼倒也变得气呼呼的。

“哼,真要是赢宁那么好的话,你还用喜欢这家伙?这货有什么好的?”娜尔看了眼沉睡的珏。

“嗯……是啊,有时候我也会想,珏有什么好的地方……可是要是快想的话我除了他强大和长的可以以外就没有任何的答案了。你说,这家伙没什么人情味儿,坏得很,还经常一意孤行,你说气不气?”

“哼,看夏尼姐这样应该是中毒很深啊。”

夏尼看向娜尔,然后呵呵一笑,说:“是啊,我中毒很深呢……谁叫我先输了呢……”

青龙寺的外围有一处荒地,那里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的,因为这里是煞羽的专属训练场地。可以说,但凡是不想被烧成灰烬的人都会离这里远远的。

但是今天这里变得要更加得荒凉。遍地都是被烧焦的痕迹,地上的泥土已经完全失去了水分和任何的有机物质,而变得干脆。

这里的植物已经被烧没了,而且周围的植物也都因高温的烘烤以及烈焰而失水干枯。

在这里有一团诡异的暗紫色火焰再燃烧。那火焰只能用不详来形容!暗紫色的火焰仿佛是毒蛇分泌出的腐败的毒液一般,无情地蚕食着周围的一切!更令人胆寒的是,即便是在没有丝毫养分的泥土上,这火焰也依旧可以正常燃烧——因为它们会将一切可以接触到的东西给烧掉,对它们来说,即使是属于无机物的泥土岩石,也是最好的燃料!

煞羽释放完一团火焰后就有些虚脱地伏在地上。

不行,还……差得很远……

煞羽的眼前闪过了一个烈火焚天的场面。强烈的火焰宛若喷泉一般冲向天空,然后幻化为一只凤凰,直冲云霄,并将天空引燃。

最终,是一片如同染血了一般的天空……

“好漂亮……”煞羽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火焰。

摇曳的火光映射在煞羽的眼中,反射出了怪异的光色。

或许,煞羽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秘密训练了好几天了。

打珏突然昏倒后,煞羽的内心中就有了一股急迫感。珏当时说的“快两千岁了”这句话对煞羽来说就如同是一道死亡宣判。

必须要在两千岁之前完成!煞羽在内心中下达了如同敢死队一般的命令要求。一股比火烧眉毛还要急切的心情强迫着她努力练习。

一定!一定要达到小白当时的要求!煞羽打算爬起来继续训练,但是她却完全散失了力气。

今年海祭的最后一天就是她的两千岁生日了,她的曾经的那个约定过就要到最后的期限了,所以,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浪费了。

练就和小白一样的火焰法术,高高地抛到天空,然后就可以让小白看到了,然后就可以让小白承诺当时我和它的约定了!我!我一定……

煞羽从地上爬了起来。散乱的头发和汗水一同粘在脸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满是灰尘,可是煞羽并不在意,虽然平日自己是有着极高的自律性的,是一个有生活规律的人,对待这样的自己会有反感,但是没事的,自己可以忍受!一定可以的!

煞羽张开了手,运用自己的力量来召出火焰。

好美丽……煞羽陶醉在自己的火焰之中,那纯粹的暗紫色的火焰让她失神忘我。或许,连她自己,不!真是因为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才不能发现她那双本应美丽纯洁的翠绿色双眸已经变得浑浊暗淡,没有任何生机。

煞羽像是在抚摸孩子一样摸了摸手中的火焰。

啊……好温暖……煞羽陶醉在着火焰中。

凤凰业火,依靠凤凰的力量所操控的火焰。而煞羽则是有着高贵血统的凤凰!她,龙族中最奇怪的家伙,不仅平日里一张扑克脸,话不多,而且还是龙族历史上唯一一个身为非龙族个体而获得龙族将军的人!

小时候的她就发现了自己的不一样。从小就被一个带着斗笠的人逮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发现这里的人都散发着不同于她的气息,都有着不同于她的身体构造。

那么,自己是什么?自己又有着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呐!你!可以进海里玩吗?”一名金头发的小女孩问。

小煞羽摇了摇头。

“什么嘛,走吧!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小女孩儿拉着煞羽的的手,打算把她带到海里。

小煞羽一把推开那名女孩儿的手,“水……”

“嗯?对呀!是水啊!你在害怕吗?”小女孩儿看了看大海,又看了看煞羽。

“不……”

“那走吧!”说着,金发女孩儿又把小煞羽拉走了。

这一次小煞羽没有反抗,但是这一次小煞羽差点溺水而亡。】

是啊……好像就是那天起……我才发现自己不是龙的……煞羽回忆起了自己刚被救回来的时候的事情——

【“你看看。”自己房间的另一边有人在对话。

“羽毛?而且里面蕴含的了力量可以说是高阶种的了。”

“羽毛,高阶种……是神族?”

“不像,这股力量算不上是王种,顶多就是高阶种……凤凰?!”

“能驾驭火焰的凤凰吗?道龙大人还真是带来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啊,对,我只是被收养的……我!就是一个人罢了!

煞羽一时间怒火攻心,她直接就把手中的火焰给扔到了一边,然后是近乎毁天灭地的爆炸。

不对!小白!小白还在等着我!一定是这样的!它一定还在某处……不!不会错的!那个!那个珏!就是小白!他!他一定是小白!

珏的相貌,他身上的气场,他教人识字时的态度以及他听到自己唱歌时昏倒的场景……不会错的!他一定是小白!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是我不够优秀吗?!还是……

煞羽想到了道龙。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老东西阻止你吧?!你经常和那老东西见面,一定是那老东西拿什么东西来威胁你吧?!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的!我就知道他收养我没安什么好心!他,一定和之前的那个人一样!凡是想要收养我的人都是坏蛋!都得……死!

要么……煞羽站起身来,周围的火焰烧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要么就是被冰千鸟那个小妖精给魅惑住了!该死!就知道那娘们儿没安什么好心!混蛋东西!我!我一定要杀了那死娘们儿!还有就是……敖丽和夏尼吗?

想到这里,敖丽活泼的笑脸和以前上学时她和夏尼间的接触都浮现在了煞羽的脑海中。

一时间,煞羽的心软了下来,杀意变得淡了许多。

周围的火焰变得弱了些许,于是火焰开始想煞羽靠拢。火焰仿佛是有了生命一样在煞羽的身上爬行,然后又像是在安抚她一样地抚摸着她的头,揽着她的腰肢,亲吻着她的脸颊。

小白,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人与我抢!

(对对对,他是你的不是吗?多好的人啊,明明我们认识他要更早,但是为什么要让别人在最后抢先了呢?明明我们才是紧随楼台先得月,但是为什么还要拱手让给别人呢?这,本就不公平。)煞羽的心中传来了另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好像是另一个自己。

(对!我还要完成与小白的约定!我必须去完成!)煞羽回答着心中的声音。

(当然,那是一定的,所以就尽情的使用我吧,让我来帮助你完成这一心愿,我相信,我们合起来的力量一定会达成小白给我们的要求的,让我们释放出那直冲云霄的法术的,对吧?)

(说得对呢,总有一天,我要带着小白离开这里!过原本的生活!只有我和他的世界,不需要任何的外来者!)

(对啊,到时候……只有我们两个……那么……你又是怎么打算的呢?现在的你已经不小了吧?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你和小白的关系了?是好友?还是父女?亦或是……)

(朋友?我何时叫过他是朋友?父女?我与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又何来的父女?)

(哦?那你是有答案了?)

(对呢……在磨练一下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到时候,即便是他不愿意,我也要用强力的手段!)

(真是个……不乖的孩子呢……)

火焰变得更加得猖狂了,它开始吞没一切,仿佛有了目中无人的情感一般。

火焰极速肆虐着,但是火焰中的煞羽并没有管这团火的意思,而是任由其疯狂下去。最终,折团火焰由原来的暗紫色变为了看上去就很凶残的黑色。

“完成了……”煞羽捧着手中的火焰,“我的杰作!太棒了!完成了!小白!看到了吗?!成功啦!我终于成功啦!”

煞羽看着手中的火焰兴奋地说,对她来说这就是做好的结果。她一扫平日寡言娘和三无娘的样子。

但是,她虽然表达出了感情也说出了完整的句子,可她的气氛很是吓人。她的表情偏向于病态的笑容,她的语调简直就是坏掉的样子。千年以来压制在她心中的情感得到了爆发,但是显然她的内心在这长达千年的压抑中被浸染变质了,或许连珏也不敢承认这就是他曾经收养并带大的煞羽,因为以前的煞羽要远比现在的阳光欢快,而非现在的阴暗病态。

“呵呵,回去吧……”煞羽用富有魅惑的语调说,然后又用极为妖娆的步伐走着,“嗯……还要把那个贪睡的珏给叫醒呢……要不然,人家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呢……呵呵,要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叫醒他呢?真是令人期待呢……”说着,煞羽伸出了她的舌头舔了下嘴唇。

当煞羽走进青龙寺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这里还真是安静呢……真是的,多么好的晚上呢……煞羽看着天空,十六的月亮正当空高照。皎洁的月光洒向地面,也映射着煞羽那浑浊不堪的眼眸。

夜黑风高,天上的云被吹动了。慢慢移动的云层遮掩了天空中的月亮。

“煞羽姐姐!”活力的声音从煞羽的身后传来,有个小女孩儿一下子扑到了煞羽的身上。

“煞羽姐姐!”婉莹在煞羽的身上蹭来蹭去。

“啊呀~是小婉莹啊。”煞羽见到婉莹后邪魅地一笑。

“煞羽……姐姐?”

风,轻轻地吹动;云,慢慢地移开。月光又一次洒到了地面上,也照射到了煞羽的脸。

在婉莹面前的,是一个有着能够勾引任何人笑容的红发美女!而那名美女的笑容虽然美丽,但是总是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总感觉面前的人已经坏掉了,是那种由内向外的坏掉了。

“煞羽……姐姐,你……还好吗?”婉莹有些不安。

“怎么会呢?”煞羽笑着说,“姐姐今天可是很开心哦,相当开心哦!”

“是吗?但是……煞羽姐姐……你好像有些不舒服……”婉莹伸出了小手想要触碰煞羽的脸。

但是煞羽毫不给情面地一巴掌将婉莹的手给打了回去。

“好痛!……姐姐?”婉莹捂着小手含着泪说。

煞羽刚才的那一下绝非开玩笑的力度,而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拍的。

“谁让你……动姐姐的?”煞羽笑着说,她的笑容是如此的阴暗与恐怖。

“姐姐?”婉莹很害怕,她的预感告诉她这绝非正常的煞羽,这个人很危险!

“听好了婉莹,姐姐的身体是属于一个人哦,只有那一个人才能动煞羽姐姐哦。”煞羽说,然后她眯了眯眼睛笑着说,“无论怎么玩弄我都可以……”

婉莹被这样的煞羽给吓到了,她呆呆地愣在原地。

这!绝对不是煞羽姐姐!一定不是!煞羽姐姐很温柔的!煞羽姐姐是无论我怎么闹都是会原谅我的!她是喜欢陪我的人,她是像其他人的妈妈一样对待我的人!绝对不是现在的姐姐!

煞羽走到珏的房间外。

这时,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略带困意的敖丽。

“啊~煞羽姐?”敖丽揉着眼睛问。

“嗯?怎么了?大晚上的还从男人的房间中出来吗?真是有情趣啊……”煞羽微微笑道。

“啊,不是的……偷偷溜出来的……叔叔还不知道……今晚上是我照顾珏啊……诶?煞羽姐?你是怎么了?今天你好像说的话很多啊,而且表情也很丰富啊……啊!你换睡衣了吗?!怎么换了一身这样的衣服?!”敖丽突然清醒过来,指着煞羽大喊。

现在的煞羽全身覆盖着紫红色的羽毛质的衣服,但是这一身羽毛就像是长在身上一样,完全没有衣服的蓬松感,倒不如说是将煞羽平日隐藏在汉服下的身材轮廓全给展现出来了。

“呵呵,是吗?也是呢……今天的我有些高兴呢……”煞羽拎了一下自己胸前的羽毛说。

其实,现在完全可以认为是一丝不挂的。她的衣服在于婉莹分离后不久就脱掉了,现在煞羽身上的羽毛就是她身为凤凰而生长出的羽毛,当然了,因为鸟类生长出的羽毛有保温的作用,所以也可以认为是衣服,而且煞羽身上的羽毛也能遮羞,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识为是衣服,嗯,可以认为是衣服。

“是吗?”敖丽皱了下眉,“但是看你的气色不是很好啊,真的没事吗?”

“哎呀,不都说了没事的了吗?”煞羽说着就贴近了敖丽,然后伏在她的耳边说:“我呢,是来看看今天的小客人的,所以不用担心哦。”

敖丽像一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

呀!好!好柔软!敖丽感受着来自煞羽的柔软重压,同时又在心中诅咒着那些比自己丰满的人。

不对!今天的煞羽姐怎么看都不对吧?!不行!要找道龙商量一下!

“啊,那我就先上一下卫生间吧,这段时间珏就拜托你了……”敖丽慢慢推开了煞羽,然后快步走开了。

看着快步走开的敖丽,煞羽用手指点着自己的嘴唇。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呢,看来我不能先享用一下了,要快一些了呢……要不然先把小白给带走,然后再慢慢享用?哎呀!我真是心急呢!

煞羽走进了珏的房间。

珏依旧在沉睡着,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敖丽出于恶作剧还是珏本身的睡相就难以入目,珏正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在睡觉。

煞羽走到珏的身边然。

我来晚了,我的小白……

推荐阅读:

年夫人,你的马甲被少爷扒了 年代:开局娶女知青还带小姨子 下山第一天就撞鬼 光阴里的我 涅盘重生:凤飞九天倾天下 综漫群聊:我在mc邀请万界 大阿神王 从宇智波开始献祭成神 无职转生:魅魔剑神?我不认! 变成猫娘没什么不好啦 影视大庆:开局召唤黑龙天! 漂亮后妈要翻身,我在七零养崽崽 村野孽乱 崩铁:我在匹诺康尼贩卖梦境 穿越之系统工具人 打开衣柜,然后捡到异世界美少女 快穿:年代文里的炮灰觉醒了 作为非人类宣传无神论有什么问题 被赶出家门,我靠豪门婆婆逆袭了 重生兽世,力挽狂澜 重生火热年代,在空间里开垦荒田 另一种她 [综]原神排球部 出道吧贵妃娘娘[古穿今] 白月光他又假死了 神医下山,美女总裁倒追我 贫道报仇,从不隔夜! 地狱之门,无限逃生 人族统天之战 全网黑的我退圈当娱记后爆红了 轩辕剑帝 野村韵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