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开始

0开始

打那件事情起已经过去两年了。

在这两年间,珏教了小煞羽很多东西,也留下了许多美好或是有些尴尬的回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开心的。除了接二连三的大雨冰雹山林大火洪水地震侵袭着珏和小煞羽栖身的地方外,其他的还算是挺和平的。

大清早,珏就醒了,但是当他叫小煞羽的时候小煞羽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早早地起来。

“丫头!你怎么了?!”珏察觉到不对后就转过头来看向小煞羽。

“嗯……有点难受。”小煞羽死死抓着珏的羽毛说。

“难受?”珏把玩着小煞羽的话,然后问:“哪里不舒服?要不今天就先别去学校了吧。”

“……嗯……全身都不太舒服……”小煞羽小声说。

该不会是被昨天的事情给吓到了吧?珏想。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小煞羽当时被妖邪追的时候都没有被吓到,那种小打小闹的情况怎么会被吓到呢?

珏伸出了他那根如同蛇一样的舌头,等到晾干后就用舌头拨开了小煞羽抓着的羽翼。

“诶?!小白!你要干什么?!”小煞羽有些慌张,于是将羽毛抓得更死了。

“乖!”珏咬着舌头说。

“那你不准笑!”

“不笑。”

听了珏的保证后,小煞羽松开了手。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用舌头调开了羽毛,见到小煞羽的身体后珏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再小煞羽腰部的下方,也就是靠近尾根的地方出现了九根像是羽毛一样的东西,而且小煞羽的肩胛骨处出现了些许的初羽。

“这还真是……”

“不许笑啊!”小煞羽大喊。

“我没笑。”珏说,“只不过你开始发育了。”

“嗯?发育?”

“对,你认为大街上的阿姨和你有什么区别?”

“嗯……比我高,比我头发更长,而且胸部也比我大!”

“就是吧。”珏说,“现在你就要变成向那样子了。”

“诶?可是我想长高留长发,不想变胖!”

“对你说那是变胖吗?”珏听了小煞羽的话后哭笑不得,“要是变成了那样的话可是会吸引许多男孩子的哦。”

“可是!”

珏看着这般天真的小煞羽笑了。

你会变成个美女的,毕竟你妈就是个美得不得了的人。

“对啦小白!”小煞羽一边吃着饭一边说。

“嗯?”

“听同学说快要过年了,我们要怎么办呢?”

“嗯……”珏看着小煞羽想,“只能在这里过了吧……算了,要是你乐意的话我可以带着你去趟城镇。”

“嗯……算了吧,大家都在忙,所以还是不要到镇上去了吧……”小煞羽说。

“那这样,你这几天加大一下打猎的力度,到时候我们在这里来个年会如何?”

“诶?不错哎!”小煞羽说。

“成,那你今天就先上学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珏说。

“好!小白再见!”说着,小煞羽跑了出去。

珏看着小煞羽心中感觉暖暖的。

(你又要犯那个毛病了。)

(是吗?那真是多谢提醒了。)珏回应着暗影。

(切记,不可以对别的东西动情太深……)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就要过年了。

大清早,珏很少见的被小煞羽给吵了起来。

“小白快看!小白快看!”小煞羽大叫着。

“丫头,闲的没事叫什么……”珏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

“嗯?!”珏被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红色小东西给惊吓到了。

“小白!”小煞羽兴奋地看着珏的眼睛说。

珏看着和自己平视的小煞羽,然后上下扫了好几眼。

嗯……先忽略这妮子没有穿衣服这件事情,毕竟是小孩子。但是她为什么和我平视?!该不会是这妮子……

珏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小煞羽正在扇动着翅膀飞行!她的背后长出了覆盖着火红色羽毛的羽翼!而且珏还发现小煞羽的头顶上长出了几根直立的头发。

“哇哦!好有趣的东西……”珏伸出了利爪轻轻拨弄着小煞羽的呆毛。

“小白别动啊!”小煞羽摇着头。

珏收回了手,然后说:“今天我能证明一件事情了,你应该是个上位的凤凰。”

“凤凰我是知道的,但是上位是什么意思?”小煞羽问。

“总之,你先把衣服穿上。”珏说。

小煞羽慢慢飞落到地面上,然后穿好衣服后来到了珏的面前。

珏伸出了他的利爪,说:“把你的手放上去割一下。”

小煞羽盯着珏的手指。她知道珏手指的危险程度。珏的手指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变化锋利程度,要是珏乐意的话,他可以将自己的手指变为一个削铁如泥的利刃!

小煞羽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手指轻轻放在珏的手指上,在刚一碰上的瞬间,小煞羽就收回了手指。

珏盯着小煞羽的手指,看着慢慢流淌出来的血液。

珏俯下身来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

“……果然!好纯粹的血液!”珏说,“果然!你是个九翎高阶凤!而且你的血液里集藏着火焰的力量!焚天凤!不会错的!不过你和你母亲的血液的纯度都有很高的匹配度,不像是由有性生殖生出来的人……无性繁殖吗?虽然听说过,但是还真的没有见识过呢……”

“小白?你在说什么?”小煞羽呆呆地看着珏。

这小家伙,果然没有白养!珏看着小煞羽想。

“小白……”小煞羽被珏的那个像是在看猎物一样的眼光给吓到了。

“啊,没什么。对了,丫头,你要不要去学习法术?”珏问。

“法术?”小煞羽歪着头。

“嗯。”珏点了下头,然后就张开了双翼。

巨大的羽翼遮天蔽日,飞翼上的纹理开始变得明显。如同夜晚在水中发光的海藻一般形成了一条条光纹路。

小煞羽睁大了眼看着面前的巨兽。

火焰开始缠绕他的身躯,这吓得小煞羽一下子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周围的温度开始被压缩,原本火焰所释放出来的热量像是被海绵吸走的水一样快速退散。

小煞羽注意到了珏身上的纹路越变越深,一种庞大的压迫感开始笼罩在天空之上,如同巨人将要踩下的脚一般令人恐惧。

接着,伴随着珏的一声如同鹿一般的鸣叫,他身上的火焰像是神龙一般冲向天空。

然后珏又猛地拍了一下地面。火焰开始幻化,变成了一只凤凰在空中起舞,最后飞进了天空并爆炸,将整个天空引燃。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珏说。

而一旁的小煞羽倒是吓蒙了。

“要学吗?”珏问。

小煞羽惊恐地看着珏摇了摇头。

是不是吓到她了?珏想。“那我们还是准备年会吧,今天可是新年哦。而且我还能大致推测出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哦……锵锵!应该是清明以后呢……”珏特意做出了一副很滑稽的样子。

或许是珏的话缓解了气氛,小煞羽笑着点了下头。

远处的城池中,人们都在专注于新年的庆祝活动,很少有人注意到天空的变化。但是也不是没有人不去注意。

“听到了吗?”这座城池的城主看着远处变红的天空。

“是鹿一样的叫声吗?”那名城主身边的人说。

城主林默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然后说:“看来我们离着龙族想要的东西很近啊。”

“确实。”林默身边的侍者说。

林默因为三年前出现的抢匪事件并且为了保护城中的人免受侵害,他与龙族签订了条约。人族这边承诺向龙族效忠,而龙族则要给予人族足够的保护。

对于林默的气量,龙族那边很是敬赏。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更广阔的领地让你发展并且允许你称王。

龙族这样许诺过,但是林默还是拒绝了。

对他来说,城中的人民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从他的祖祖辈辈传承下来,虽然这种一心为民的精神并没有受到上都的赏识,但是林家一直秉持着这样的真理。

林默看了眼身后的侍从,说:“帮我拿来纸和笔,我需要写一封信。”

侍从点了下头。

龙族曾经向他们告诫过:根据种种情报来看,你们的附近很可能有着某个异常强大的生命个体,所以一旦返现了这种个体的话,就请联系我们。另外,这种生命个体会施放法术,同时在释放高阶法术的时候会发出如同鹿一般的鸣叫,还请注意。

那家伙一定就是了吧?林默虽然这么想,但是还是有些心慌。

连龙族都觉得棘手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该怎么办?!

林默看着城中的人,他们在这里庆祝着新年,一片歌舞升平的和平景象。

由法师们施放法术而产生的烟花飞上天空,为这一天增添了些许欢快的气氛。

“小白要吃点吗?”小煞羽坐在珏的头上看着远处的烟花。她的身边放着珏给她的零食。

“不用了。”珏伸长了脖子好让小煞羽能够看到远处的烟花。

“真是漂亮啊。”小煞羽看着那边的烟火说。

“是啊……”珏说,同时他也吐出了一团火焰云。

“小白以前和别人过过年吗?”

“没有……有……”

“什么嘛!到底有没有啊!”

“……”珏陷入了沉默。

“小白?”

“啊,没事。”珏说。

然后珏又将一些食物送到小煞羽的身边说:“拿着吃点吧,毕竟今天是过年啊。”

“嗯!”小煞羽接过了食物,很是开心地说。

珏静静地看着远处的那篇歌舞升平欢天喜地。

他看向了自己的身躯。

这种日子,能持续多久?珏不禁问道。

年后的生活依旧是风平浪静的,顶多就是小煞羽有时候会回来抱怨说为什么别的孩子现在都比她要高。而珏也会耐下心来向小煞羽耐心讲解高阶种一般生灵间的区别。

直到有一天——

小煞羽正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城镇离着山洞的距离少说又二十里地,虽然小煞羽要每天走个四十里地,但是经过三年磨练的她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且高阶种在体力上的优秀让她并不会觉得太累。

“诶?”小煞羽一如既往地看向山洞所在的地方。

按照以往的流程,小煞羽应该是先看到在山洞里面藏的一坨银白色的东西,然后回到山洞后再准备一下出去打猎,最后和珏度过平常的一天就行了。

但是今天在山洞处并没有出现珏的身影,倒不如说是山洞的本体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着浓厚东方建筑风格的建筑群。

小煞羽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珏使用了幻术将山洞和他自己的实体个隐藏起来了。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小煞羽一边疑问着一边走向了原来自己住的地方。

就在小煞羽走到宅门口的时候,一名看上去像是侍女一样的人直接推开了门,一见到小煞羽就很高兴地说:“小姐回来了!”

这句话直接引出了宅院里的其他侍从,那些是从就像是真的见到了自家的女少主一样很激动地出来迎接。

“诶?这是……”小煞羽惊讶地看着四周,然后就被那些侍从给拉近饿了宅院里。

小煞羽在接触了那些侍从后就感知出了他们的本质——他们是珏先前召出的暗影从者。有时候珏会为了防止有妖邪威胁打猎的小煞羽而让一个两个的从这跟着小煞羽。这些从者好像不会说话,但是对他们说些事情他们能懂,而且他们也能在不同的暗影交谈。

不过会说话的从者以及能看出他们相貌的从者小煞羽还是没有见过的。仔细一看,发现这里面的人都像是书中的那些美女俊男一样。

小煞羽被带到了一间会客厅的前面。

“主上,小姐回来了!”侍从在外面敲了敲门。

“啊,丫头回来了吗?让她进来吧。”里面传来了珏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呈现在小煞羽面前的是一桌子的饭菜。不过有些违和的是这里明明是富有东方风格的建筑,饭桌却是西方一般的长桌。在饭桌的两边坐着一名白衣银发的青年,另一边则坐着一名看上去像是如临大敌但是又不失庄重的近中年男子。

“小……”小煞羽刚要说话的时候就被一旁的侍女微微捂住了嘴。

“抱歉,小姐,您又不听话了,这时候应该是在见完客人后回去更换衣服的。”说着,侍女就将小煞羽带走了。小煞羽虽然想要反抗,但是还是被侍女给用看上去像是在护航实则在押送的手法给带走了。

“你们!”小煞羽刚要说话,那名侍女就一下子贴近并且冷眼看着小煞羽。

“不要做出妨碍陛下的愚昧之事……”

小煞羽一时间被吓傻了。那种听起来冰冷无比,内部暗藏无限杀机的语调令人背后发凉,甚至和这名侍女甜美的相貌不符。

正在这时,有另一名侍者过来伏到侍女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侍女的表情一下子缓和了许多,并且松开了捂着小煞羽嘴的手。

过了一会儿,小煞羽进来了。

“小白!”刚一见到珏的小煞羽跑过来扑向了珏。

珏一下子抱住了跑来的小煞羽。

珏看了眼外面的从者,他用精灵眼察觉到了从者手上的法力余波。

用了篡改记忆的法术了吗?要是他们的话应该不会做得太过火吧……

“来,小煞羽,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是城主林默哦,是管理城池的叔叔哦。”珏抱着小煞羽说。

“哇!城主好!”小煞羽说。

“真是,没想到阁下竟然有着这么好的女儿。”林默笑着说。

“我不是小白的女儿!”小煞羽像是在闹别扭似得鼓着脸看着林默。

“诶?阁下不是煞羽的父亲吗?”林默一愣。

“嗯……抱歉,我不想是一般的家长那样强调父为子纲,所以这孩子在家里也不是很受传统家庭的限制。”

“这样吗?阁下的教育理念还真是特立独行啊。”林默说。

“呐,小白!”小煞羽突然问。

“嗯?”

“‘父亲’‘爸爸’这类的词是什么概念呢?”

煞羽应该是没有父亲的,珏从小煞羽的话语中猜到了小煞羽的家庭组成。果然是无性生殖吗?

“这些词呢,是多指那些抚养你长大的男性的,当然了,你要认可那人才能这么叫他,要是和你妈妈是伴侣的话也对你来说也可是是这样的称呼。”

“妈妈的伴侣?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妈妈的丈夫,能与她走完一生的人。”

“也就是你的父亲。正抱着你的那个人。”林默说。

小煞羽瞪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珏,然后说:“也就是说,那样的人是属于妈妈的?”

珏点点头。

“啊!不要!小白不要当我爸爸!”小煞羽大闹着。

珏和林默相互看了看,然后苦笑着。

这时候有人推开了门。

林默的注意力下意识地向门那边看去,然后他就瞪大了眼睛看着门口。

一名红发的女子站在门口,翠绿的眼瞳与其搭配,就像是玫瑰从中的花瓣与绿叶一般!她穿着一件白衣作为内衬,外面披着一身红色的丝绸霓裳手臂上还挂着根金黄羽衣。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面孔以及连衣服都无法掩盖的身材让人误以为是天仙下凡!

简直就是天仙啊……林默看呆了,要不是在一边的珏轻轻咳了一下的话估计他能看到天黑!

“怎么来的这么晚?”珏问。

“啊,抱歉,见客人嘛,当然要打扮一下啦。”那名女子微微一笑,走到了珏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坐到珏的身边后就从珏的身边接过了小煞羽。

“这位是城主林默大人,他今天过来是为了与我们洽谈将煞羽送到龙城进修的事情的。”

“哦?这么说,咱家的煞羽表现的很好咯?”女子抱着小煞羽说。

虽然小煞羽有些反抗,但是还是拜服在了来自女子喂的食物的力量之下。

“是的。”林默一点头,“贵千金很聪明,表现也很好,所以我们想要将她送到龙城的魔导学园去进修。想必以后她定能成为名冠三界的人吧,当然,要是将她送到龙城的话,我们会解决她的学费的……虽然觉得贵府上并不缺资金。”

的确,单单从这里的侍从人数、建筑风格以及人的衣着上都能看出来这一家子的富强。

说不定他们还养着私人军队……林默想。

“啊呀!要是这样的话不是很好吗?”女子一边托着脸一边微笑着说。

“的确。”珏点点头喝了口酒。

女子将手轻轻放在珏的手臂上,然后含情脉脉地说,“林大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不是吗?要是煞羽能够有所建树的话,那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吗?”

“是啊。”珏微笑着说。

这时候,小煞羽终于耐不住了。

“松手啊!”小煞羽一下子挣脱开了抱着她的女子。

“诶?啊,不要这么粗暴地对待妈妈啊。”女子笑着说。

“你不是我妈妈!小白也不是我爸爸!”小煞羽说完就跑了出去。

珏看着跑走的小煞羽,然后想现在的妮子都这么爱吃醋吗?

“实在抱歉,”女子站起身来,“这几天家里面有些矛盾,还是见丑了……”

“啊,没事,没事……”林默说。

女子一行礼就出去追小煞羽了。

“那位是阁下的夫人吧?”

“……啊,算是吧。”珏微微一笑,说:“倒不如说我是她的妻子。”

“您是……入赘吗?”

“算是吧,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为什么丫头姓‘煞’呢?”

“原来如此。”

“不过对外管事还是我罢了……她们家里的人挺尊重我的,不会对上门女婿指手画脚。只可惜这生出来的孩子完全是她母亲的样子,感觉我的一点都没有遗传到啊……”

“听上去……阁下的夫人家像是上位的种族啊,对入赘的人不会说太多事情。”林默这么说。

珏一听就觉得不太对。要是同人与人之间对话的话,这样的话在陌生人间是不会随便说的……说不定,那人已经猜出来了……

一瞬间,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啊,看来阁下还有家事要处理呢,那我就不久留了,告辞。”说罢,林默就起身准备要走。

“请留步。”珏说。

“阁下还有什么要说的?”林默这么说着,但是他的鬓角已经开始流出了冷汗,这如果是一般的憨睡的话在年初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我们一家人比较讨厌招是非啊……”

“……明白了,在下不会告诉别人阁下的住址的……”

“那就好。”珏一笑,“送客!”

林默走后,小煞羽被女子给抱了回来。

“放开我啊!”小煞羽扭着身子。

珏对女子使了个眼色,女子就放下了小煞羽,然后消失了。

“小白!那不是我妈妈!”

“我知道,这时我推测出的你未来的相貌。”珏说。

“我长大后的样子?……”小煞羽说。

“对,你长大后的样子。”

“那!小白觉得那时的我漂亮吗?”小煞羽几乎是要跳起来似地说。

“还行吧。”

“呐呐!小白!等我长大了,让我当你的妻子吧!”小煞羽瞪着她那双天真的眼睛看着珏。

珏被难住了。这个要求的难度系数也很高啊……但不是不可以利用。

“那这样吧,”珏蹲下说,“你现在修炼法术,要是你在两千岁以前将过年那天我释放的法术给连会的话,我就和你成亲,如何?”

“那……小白要是变成人的话也是这个样子吧?”

小煞羽揉着珏的脸。

“啊,当然。”

“那好!我要学!拉钩钩!”

“行行行……”珏尽力迁就着小煞羽。

远处林默来到了一处林子里。

“大人。”侍从们出现在了林默的身边。

“那就是龙族所通缉的人吗?”林默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像是枯草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在林默进入到珏的势力范围之前就准备好了,原本是鲜活的。但是没想到会受到如此强烈的生命剥夺。

“那家伙果然很危险……但是那里还有个小女孩儿……是他的女儿吗?”

“大人?”见到林默在碎碎念后侍从们就有些疑惑。

“啊,抱歉。”林默跨上马,“根据龙族的计划,接下来会有一场讨伐行动在这里发生,所以回去通知居民准备撤离!我们要移居到百越洲!”

“是!”

推荐阅读:

无敌纨绔,归来祸乱天下! 一世豪婿 真千金重生归来杀疯了 王全 穿书炮灰庶女,搬空皇子府去流放 假千金腰软心野,反派每天狂宠我 从约战开始的愉悦人生 从泰坦尼克号开始永生 我在星铁开发手游,星神都麻了! 僵尸:任家赘婿,签到风后奇门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増幅挂 浩界尊 诸天从扶持郭靖当皇帝开始 穿成寡妇带俩娃,在种田文里稳定发疯 撒星 中女选秀直播指南 太子妃今天也想篡位 从沙漠枯木开始疯狂进化 都生娃了,才来恋爱攻略系统 洪荒:我柳神,悟性逆天! 僵尸:拜师毛小方,我获得了系统 综武:女侠,请助我修行! [柯南]今天从酒厂辞职了吗 王爷又被气笑了吗 皇帝来现代,历史崩了! 我在古代开劳务中介所 李氏道族 反派:我师妹全是黑化女帝很纯很白 从仙武大隋开始 诡报社之无限吞噬 开局被秦红棉破了金钟罩 绝世:重生唐舞麟,姐姐请自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