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出去玩

0出去玩

“哇!这里就是版南国吗?!”敖丽激动地说。

今天珏带着敖丽来到了南方的大国版南国。

“该不会是今天你准备好了伏兵来逮我吧?”

“怎么可能?再说了,那样的话还用让你乔装一下吗?”珏说。

今天的敖丽用法术染了一头黑头发,而且在面部上也有些微调,并且在敖丽的强烈要求下还在胸前垫了好几层布。

“比跑太远啊。”珏在一旁说。

“好!”敖丽虽然这么答应着,但是她并没有专注于珏的话。

两人在这个城镇里走着。

“这里好棒啊!有好多没有见过地东西!而且这就是人族的城镇吗?和龙族的差不多啊!”敖丽看看这儿,看看那。

珏看着周围。

怎么说呢……有点死气沉沉的样子……

“呐,敖丽。这里以前是什么样的?”

“哈?你问我?!”敖丽当即反问道。

“啊,确实……你没出去过啊……”

珏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找了个小吃摊位问:“这东西多少钱?”

“一银币。”

“是吗?拿来两个。”珏将钱币递到了摊主的手中,然后又问:“这一带的物价都这么贵吗?”

以食物的价格,尤其是像这样路边小吃的价格来说实在是太贵了。

“嗯,都是这个价。”

“……那面钱米钱是多少?”珏又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是外地人?别的地方咱并不十分清楚,但是这一带是一铜币两斤。而且听说像是国都那种人多的地方已经涨到两铜币两斤的价格了!”

“那你们买得起吗?”珏皱着眉问。

一般来说,像是这么贵的物价应该会引发民怨才对,要是现在爆发了起义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里很是和平,顶多就是人们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的罢了。

“目前来说还是买得起的,毕竟先前有过大规模的国家工程。”

“是吗?”

“嗯,好多人都去干活了,薪水高不说,还是国家直接发钱,并且在施工时期都会有食物或是生活用品上的补偿,更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为民的建设工程,没人不想不加入。”

珏听了以后表情凝重地点点头。

这么看的话这个国家应该是为了人民而建设了许多大的工程,不仅能让国家更加富强,还能安定民心巩固国家,理说这里是有着极好的民生才对的,但是为什么这里的物价会这么贵,而且人民还没有什么生气呢?

诶?等一下……物价上涨代表着通货膨胀,按照三界是统一的货币流通的话……

“你们建设的设施……使用的话不交税吗?”珏这么问。

“不用啊,而且当时凡是参加建设的人在三年内可以免税。”

这么胡闹吗?!珏听了以后相当震惊。

“要是按照这么样的话,国库内的钱币大量流向民间,而税收上又跟不上去,最后导致的不就是民间大规模的通货膨胀,而且**也没有办法对民间插手……要是三年的免税的话……”说这话的不是珏,而是敖丽。

她用手抵着下巴,完全没有擦净嘴边的食物残渣思索着:“要是全国有三成的国民参加这样的工程的话。为了保证不会给其他的人民添加负担所以不能加收未参加工程的人的赋税,但是这样的话又会使国家的收入减少,最终导致国家破产……很危险啊……”

“这位小姐说的这些咱听不懂,但是咱现在还是对咱的国家蛮有信心的。”摊主说。

“我记得这里的国王……”

“是的……驾崩了。好像是被臣子暗算了。”

“被臣子暗算?为什么?我记得这里的国王明明是个贤君的,理说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啊。”敖丽满是疑惑。

“官爷们的事情咱也不清楚,只知道有名护卫杀了先王罢了。”

珏和敖丽相互看了看,然后珏问:“这里的太子登基了吗?”

“没有,”摊主噘着嘴说,“听说啊,太子腼腆了,不想登基。现在的工作都是由辅政官大人以及丞相大人两人合办的……不过他们两人的关系好像不太好……”

辅政官?这样的官职怎么没听过?珏听了这摊主的话之后满是疑惑。

珏看着这名摊主。

看来已经大听不出什么情报了……

接下来珏就陪着敖丽好好在城镇中逛了逛。

期间有些看上去很八卦的女店主在珏和敖丽购物的时候说他们俩有夫妻相,然后还发生过珏将找敖丽问路的路人青年给收拾了一顿的暴力事件等等。

玩够了之后,珏和敖丽回到了竹屋。

“怎么样?外面的世界?”珏问。

“很好啊!大家都很热情!人都很好!很开心啊!”敖丽笑着说。

“是吗?”珏倒是表情凝重。

“倒是你,不要总是抱着‘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好不好?再说了,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每次总是认为有人想害你,老师伤害到别人。”敖丽哈哈大笑。

“人族不可信啊……”珏长叹一口气。

“对了,珏。”敖丽将头上的法术解除,将她那一头白色污垢的头发给放了下来,然后转身看向珏,说:“我决定了,以后我就要这样活着!这就是我的人生定向了!”

“是吗?也就是说你打算抛弃你的身份,为了你的意志而活,对吗?”珏问。

“是的!”敖丽说着走向了珏,“但是我还意识到一个问题,我需要一个帮手,一个能够帮助我完成这个计划的帮手!”说着,敖丽用手指托起了珏的下巴。

“所以说,你将我选上了,对吗?”珏问。

“没错,我以后要随意地生活,到时候只有你知道我的位置,而你负责在龙族那边周旋,知道他们完全忘记我。而你就给我提供资金支持,如何?”

“听上去全是你的好处,而我却要背负着工资下降,时刻都要被斩首的威胁啊。”珏说。

虽然珏用很平静的声音说,但是他的内心却很是慌张。

我靠!我差不多能猜出这妮子是打算回答什么了……嗯……本来想要找个借口拒绝的,但是还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全部!我的全部!”敖丽说,“我什么都会做的,我自己为了能够有一天从凌云中出来已经做足了准备,像是洗衣做饭这些家务我都会做,并且我也会打猎以及使用法术,而且……”敖丽说着脸就红了,“我认为我长得还可以,虽然身体不想千鸟姐那样,但是……”

“成,你先别说了。”珏打断了敖丽的话,“问你个简单的问题吧,要是你真的将自己赔给了我的话,那你就会要负担成为一名女人所要承担的一切可能的后果。比如说,你要是有了孩子怎么办?不去你们龙族的圣地的话你有可能生出来吗?就算你生出来了,作为一名单亲妈妈你又是要怎么活下来?等你孩子长大了,你又要让他融入到哪里的社会?不在龙城的话身份一点暴露就完全没地方去了,那对他来说是一个心理上的伤害;回龙城的话就可能被查出来不但你会被找到,孩子的父亲也会被牵连……你想要自已一个人生活?太困难了。而且要是拉我下水的话也会有很大的风险。有时候,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敖丽听后像个木头人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久她才突然缓过来,并摆出一副厌恶的嘴脸说:“呃……你好恶心啊!这你都信!”

珏耸了一下肩。

“哎呀!行行好!就让我好好快活一下好不好!要不我认你当哥,你去当叔叔的义子,这样的话我就和王位没有关系啦!你还能当龙王,怎么样?等你当上了龙王,我再回来,如何?反正咱俩长得这么像,说是兄妹也没什么嘛!”

“敖丽!”珏突然厉声吼道,“身为一名王女,你应该有自觉!要是王位都能乱来的话,那龙族就没有未来了!你知道你体内的血有多么的重要吗?龙族的兵器!龙族的机密!龙族的未来都需要这东西!你这样太任性了!你这样……”

珏停止了训斥,因为敖丽已经开始流泪了。

“这我都知道……”敖丽流着豆大的眼泪说,“但是我就是想要过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我从小没见过外面的天地!甚至连母亲都没有见过。我是被送到凌云!你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度过的吗?!其实我就是先王的私生子!没人知道我母亲和先王是什么关系!只是有人讲我送到了龙城,说我是龙族的公主!而先王在见到我之后最先问的竟然是我母亲怎么样了!一开始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是龙族王室的人!只有叔叔!甚至连先王都对我的存在支支吾吾!要不是做了‘血之连接’的话,我早就被人拿出凌云自生自灭了!

你知道我有多苦吗?我打懂事起就被人在背地里称作是‘外人’!从小就要学习不明所以的礼仪!还要学相当难的法术!甚至连文字都使我头大!我是得罪谁了!?为什么我就要被送到凌云这个地方受罪?!”

听着敖丽的大声倾诉,珏没有说话。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敖丽总是对外面很向往,为什么在拔起地皇锐刺的时候会有些害怕,为什么有时候会一边给他详细地讲解着一些东西的使用方式一边和珏一样两眼放光地看着那些东西——因为敖丽只在书中见过。

“我,在凌云就没有亲人!叔叔只不过是为了让龙族内部有一个凝聚力罢了!我的存在是给龙族打了一剂强心针而已!因为龙族的王室只有我和叔叔两人罢了,完全不像是以前的神龙族和巨龙族的王室那样有很多人!”

珏站起身来,说:“你不是在龙宫里说了嘛,要我为你负责,当让可以啦,所以你不是孤单一人的,可以吗?”

“珏!”敖丽哭着一下子抱住了珏。

“好好好,别哭了。我不知道你的不容易是我的不对,别哭了……哎呀!你还是流鼻涕了!算啦,反正过年那一次你弄脏了衣服我还是洗了,这次有经验了。”

深夜,珏抚摸着敖丽的头。

这妮子哭了一天,这下可算是消停了。珏想。不过说了不得了的话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总觉得要照顾这孩子呢?

“嗯?行了吗?”珏低头看着枕着自己的敖丽说。

“嗯……以我现在的位置……啊!我在枕你的膝枕?!”敖丽一下子直起身来,完全没有管自己嘴上流下来的口水。

“这又怎么了?”珏笑着说,“本来还打算在你的脸上涂个鸦的,但是没拿笔啊,所以就算了。”

“你!……哼!明明给予膝枕是女生的权力的!”敖丽气呼呼地说。

“这是哪门子理论?”珏苦笑着,她对敖丽的无厘头感到无语。

“男生的毛腿或是女生的细嫩白腿,你选哪个?”

“够了啊,禁止性别歧视。”

“嘿嘿。”

敖丽有一次枕在了珏的腿上,然后说:“呐,珏,你觉得我们真的是没有关系的人吗?”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和我的发色差不多,而且我听别人,尤其是千鸟姐说你身上有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说不定你才应该是龙族的王子,或是太子!”

“那是不可能的,我大体上知道自己的身世,和龙族没有什么关系。”珏将这个话话题一笑带过。

“是吗,不过……”敖丽用手一下子控制住了珏的头,然后朝着他的咽喉亲了一下,“我想叫你一句哥,可以吗?就今天一天!”

珏先是一愣,然后说:“如果我说可以的话,要亲回来吗?”

“也不是不行。”敖丽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脸贴在珏的怀中说,“谢谢你,哥,我知道该干什么了。”

“那就好。”珏看了看四周,“这里永远欢迎你。”

“谢谢你!哥!”

敖丽这么叫着,但是珏一下子捂住了心口。

这是什么?!好开心!好温暖!为什么被叫这么一句会这么有触动感?!好像以前也有人这么叫过我……

两人走出了竹屋,这时候,夏尼她们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珏!你可害惨我了!你的那一句话让我险些背上包庇罪!”夏尼一上来就抱怨,但是她好像专注于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怀中的素风身上并没有太多地注意敖丽和珏。

在珏走后大家就开始不断质问夏尼是否知道敖丽的下落,但是夏尼还真是一头雾水,后来想了想为什么珏会只跟自己说敖丽在哪里的时候就恍然大悟了——珏曾经将他的屋子送给了敖丽来着!

“起码这孩子可算是肯回来了。”珏直至抱着自己一只胳膊的敖丽说,“啊,煞羽也来了?”

在夏尼的身边,煞羽点了点头,“嗯,感谢。”

“听说是珏你将不幸遇到风暴的煞羽给救了回来的,所以她是要向你报恩呢!”

“啊,没什么。”珏甩了甩手。

不过这时候冰千鸟和娜尔倒是皱着眉看着敖丽。

“嗯……我要是回去的话还能赶上海祭吗?”敖丽问。

“应该是可以赶上最后一天吧。啊!对啦!煞羽还会担任巫女的职位哦!”夏尼说。

“是吗?!真的啊!那太好了,煞羽姐!”敖丽笑着说。

“好吧,那走吧。”夏尼说道。

“嗯!海祭的最后一天就去一下吧!不过看来夏尼姐因为珏好像得了不小的麻烦啊,珏,你可要早海祭的最后一天好好配一下夏尼姐哦!”敖丽跑到夏尼的身边后回头对珏说。

这时候,珏,冰千鸟以及娜尔都看着敖丽没说什么。

但是敖丽却无视这一点带着夏尼走了,还顺带抱走了素风。

冰千鸟和娜尔见到敖丽和夏尼没有在意后就也跟着走了。

但是珏没有跟上来,煞羽更是脸色惨白地快步跑到了珏的身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珏?”夏尼她们见到事情有些不对后就也停下了脚步。

珏看着四周,然后用冰冷并带有明显显杀气的声音说:“出来吧!不用再躲了!”

过了几秒,一股寒气袭来,风中的空气更是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冲进人们的鼻孔,让人闻着就有呕吐感。

“诶~?被发现了?不愧是……隆啊……”空气中传来了空灵的声音。

推荐阅读:

年代:开局娶女知青还带小姨子 怎么办,仙帝都以为我和他是同境李舟君苏楠 剥皮匠,蛇娶妻 当女配的心声暴露后(快穿) 隐婚罪妻:陆先生,轻轻吻 霍格沃茨的不焚者 完蛋!陛下这是要白嫖我! 让你一科又何妨[校园] 英雌 书肆先生追妻记 虐文女主,求生圣体 玄幻:开局拥有无敌背景 云飞扬林雨初 抗战:真不是军阀,就发了点小财 龙珠:魅魔赛亚人,布玛尔求饶 道长别装了,我们知道你是神仙 骑士:开局成神,打造至高世界 离婚后,总裁夜夜跪地求复婚 末世:女人消耗的物资,万倍返还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封神从女娲宫加点开始 消失20年,我归来即最强天师冷言leng语 经营民宿那点事 刷沙瑞金短视频,赵蒙生怒切大号 水德道君:从灵图学徒开始 假千金腰软心野,反派每天狂宠我 我是怪物制造者 奚山以北 我的美食直播通古代 诱她折腰 众神游戏,从窃取神明权柄开始 侯亮平欺我不够红?我国士无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