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的开章

0新的开章

周围的空气夹杂着浓重的血红色的烟雾。

慢慢的,周围全都是这样的红烟,宛若置身一团血雾中。

周围的风停了下来,一个人影慢慢地出现在远处的血雾中。

珏用力看去,发现了那里真的是一个人站在那。

“你是谁!”珏厉声问道。

这这里出现这么不正常的景象,再加上有个这么诡异的家伙在这里,不免让人充满了疑惑。

“啊,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毕竟现在的你还不认识我。”对方用满是懒散欠揍的声音说出了这句废话。

雾慢慢散去,那个人影逐渐清晰。

那人有张娃娃脸,闭着眼睛。他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秀金西服,胸前别着像是马蹄一样的金质别针,手上戴着由纤维化的红宝石编织而成的剑盾标志的手套。

“不要敷衍我,你到底是谁?!”珏在质问的同时也准备着法术。

那名青年对珏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然后说:“我叫雾,大雾的雾,当然,这只是一个登录代号罢了,至于我的真名你以后会知道的,隆。要是论职位的话……御天直属战略特战部队——“暗夜”的最高负责人兼指挥官。对了这个不对的名字还是用了你先前的部队名字哦~”

“隆?你是在叫我?”珏对雾对他的称呼感到十分的诧异。

“没错,隆,就是你。”雾微微一笑。

“如果你认识我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不叫隆。”

“这我也知道,你现在叫做珏,对吧。”雾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样地回答。

“你知道?”

雾耸了下肩。

然后雾又看向了珏身边的女生们,他从衣袋中拿出了手机,对着她们就是一顿拍照。

“呀~真是!这个时候的你们也真是美丽啊!一个个都有着CG一样的脸!太完美了!啊!这个奇幻的世界!高阶种赛高!高阶种妹子卡哇伊~”

珏这时候发现煞羽正紧握着他的手,而且身体也有些颤抖。

那是……珏看着雾。

黄昏血爪?!

“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黄昏血爪的力量?!”珏问。

珏在刚才就能感受到雾的身上有一股怪异的能量波动,但是他愣是想不起来。真是多亏了煞羽的表现才让他想起了黄昏血爪的那个“生灵破灭”的能让与持有者不同的种族感到恐惧的效果。

珏又看了看身边的夏尼她们。不同于煞羽,夏尼她们只是以一个像是在看怪人的眼光看着雾。

嗯?她们没有受到黄昏血爪的效果的影响吗?……不对!她们是龙!也就是说……

“我可不是龙哦。”雾像是看出了珏的想法一样,赶在了他发问之前说。

珏没有说话,他希望能再透露出自己更多的情报前让面前的雾自己透露出关于他自己的情报。

“不说话吗?对不起啊,关于你的事情我可是明白的彻彻底底啊。”雾有一次像是看透了珏的想法一样地说。

珏被彻底惊到了,迄今为止,面前的雾还是第一个能够将他的心读成这样的人!

“敖丽!”雾突然对敖丽大喊。

被突然叫到的敖丽显然是被吓倒了,她一缩身子。

“你以为……隆跟你讲的故事是真的吗?”

“诶?”

敖丽先是一愣,但是珏显然也一时间不明白雾的话。

“隆,有时候不要用有些没意思的谎话来骗别人,她们不值得你这么做,你完全可以相信她们。”

珏这是可算是完全听出了雾的话的意思,他问:“你知道我的过去?!是未来的我告诉你的?”

雾撇着嘴摇摇头,说:“很遗憾,未来的你并没有和我说太多关于你的事情。但是头儿跟我说了关于你的事情。”

“头儿?”

“啊,你以后会见到的。对了,记得见到他的时候不要反抗。因为你我同为被命运玩弄之人哦~”

雾举起了自己的手,然后一个手爪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黄昏血爪。

“为什么黄昏血爪会在你手上?!”娜尔见到后很是吃惊。

“夏尼,黄昏血爪是被打碎了,是吧?”珏在这时候问夏尼。

“嗯,当初百兵破与吾王争夺王位,结果吾王在斩杀百兵破的时候也打碎了手爪。”

珏点了下头,“果然是‘寄换理论’吗?”

早在很久以前人们就发现有些强大的法器在被破坏后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世上——寄托在一个人的体内。根据目前的理论,最有说服力的是名为“寄换理论”的一种假说。这种假说推测发起在达到一定的强度后,其自身的法术回路已经能够使法器自己在不需要使用者的条件下完成法术构建,在破碎的瞬间,它们可以依靠自己施放的法术将自己的能力以灵魂的给予的方式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与其灵魂挂钩。

向被誉为僭越者法器之一的黄昏血爪完全有可能出现“寄换”的情况。

“不算是寄换理论哦。”雾说。

“嗯?!”珏的鬓角出现了冷汗,因为这个雾真的将珏的内心该看透了。

“我的法器可是由老板娘给我放上的,并不符合寄换理论中的随机性的定义。”雾说。

珏死盯着雾,他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花招。

雾见到这样的珏之后微微一笑,说:“黄昏血爪的力量内容我可是全知道哦,全部知道。”

全部……珏一听就吓傻了。

“你,真的……”

正当珏打算询问的时候,雾又像是看透了珏的想法一样地说:“对,真的,包括黄昏血爪的禁忌我也知道……不过最清楚的应该是你吧……”

说到这里,雾突然不在发出声音了,而是用唇语对珏说了他要说的后半部分话。

“哦!对了,这手爪的先前的使用者的力量我也继承了一部分哦。”雾又转移了话题。

这!珏看看雾,又看看娜尔。

娜尔也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雾。

的确,人们能从雾的身上感受到和娜尔身上一样的波动——血龙的力量!

“对!我的身上正是寄托着血妖龙百兵破的力量!”说着,雾睁开了眼睛。

他的那双金色的兽瞳放射着诡异的光芒。

珏瞥了眼娜尔。难怪,金色的眼瞳,是血龙……

“出于某种事故,我放弃了我原有的身体,所以现在的我是有了一部分龙的力量的怪胎……和你一样,隆。”

“什么叫一部分的龙的力量啊……你的体内还有神和魔的力量吧?”珏反问道。

雾斜眼看了一下珏然后“哼”地笑了一下,“果然瞒不住你啊。”

“原来如此,你就是先前在偷窥我的人吗?”珏继续问道。

“不要说偷窥这么不雅的词好不好?我这叫观察。”

观察吗?珏那悬挂在鬓角的汗水滴落了下来。在珏看来,能够“观察”他这么长时间的人还算是少数,或是说根本就没有——因为大多数人是会被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打断“观察”的。

“那么你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单纯的打个招乎罢了。”雾看向了珏身边的女生们。

“顺便再向各位祭品们道个歉,尤其是你。”雾指了指夏尼,“抱歉啊,以后会发生很多事情的,很多事情的……”

“以后?”珏听出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啊,我还忘了说了。”珏用他那锐利的眼神看着珏,“我来自未来,未来的魂界。”

什么?!珏听后心中不免‘咯噔’一下。

未来?!魂界!?未来的魂界?!珏把玩着这些字眼。魂界是为了封住造世者而创造的世界,要想从那里到三界的话难于登天。穿越时空只有虚无法术才能达到!将两者结合起来……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存在才能完成?!

可是转念又一想珏就明白了。那个雾身上有着和珏一样的力量波动,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也是一只银白之灾,但是雾身上的力量像是海市蜃楼一样虚幻,就像是在身体周围喷的香水一样,随时的一阵风都能将其吹散。

真是怪异的家伙。珏在心中给雾一个评价。

“我来自未来的魂界。比如说现在的魂界是空间时代刚刚开始,是空间历1年,那么我的时代就是空间历143年,明白了吗?”

“魂界吗?”珏说,然后珏的身上开始迸发出极强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杀气从珏身上扩散开来。

珏的力量影响着周围。风微微吹动了他的衣袖,要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珏的手臂已经长出了一层银白色的鳞片。

“那么……你是造世者送过来的吗?”珏冷冰冰地问。

魂界没有法术理论,所以要是能够完成这些工作的话只有靠造世者的力量。但是为什么?明明能够出来,为什么造世者不将自己放出来反而花很大的力气将一个跟班送过来呢?珏搞不懂。

但是珏知道,凡是造世者的手下都不是好东西!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

“哦哦哦!隆!不要这样好不好?要知道,在未来我们可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啊!而且我还是你最忠诚的小跟班!”雾见到珏有一股要弄死他架势后忙说。“而且你放心,以我的实力是不能够与你为敌的,就算是你身边的妹子们都能将我按在地上来回摩擦!所以放心!好吧?”

“在未来我去过魂界?”珏听后收了不少的杀气。

雾盯着珏腰间那个原本差一点就完全变成血红色的玉佩,然后又看了眼夏尼说:“未来,发生过许多事情,你也是出于某种目的才去了魂界的……”

“是这样吗?”

“啊,而我此次来的目的也是因为有些事情需要我来处理,但是有些事情可能会对你造成影响,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是千里迢迢地跑来害我的?”

“你要相信我是你的朋友啊!你可知道我此次来是背负了多么大的心理负担的啊!”雾大喊道。

珏看着雾一会儿,然后又思索了一下说:“你说夏尼她们是祭品?什么意思?”

雾听了以后呵呵一笑,他说:“这也是此次我来的目的。隆,你以后会明白的,这个世界的真相,造世者的真正面目,还有你的意义。当然了,现在先对这里的妹子们打个预防针,你们的姐妹可是很多的,真的很多。”

夏尼她们听了雾的话之后相互看了看,每个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还有就是我要给你一条线索吧,古通给你的线索你用的差不多了吧。”

“你怎么知道?但是抱歉,我不想听别人让我怎么做,所以你就歇一会吧。”

“如果说我有‘禁断’的线索呢?”雾说。

珏一下子起了兴趣。

禁断,僭越者法器之一,虽然敖丽说僭越者法器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法器,但是珏确信有这样的法器的存在!既然雾有线索的话听一听也无妨。

“南方,‘禁断’在南方。海祭之后会有一个契机让你得到禁断的,但是你要抓住那个契机。”雾指着南边说。

这时,雾看了下手中的手机,然后说:“呀~都这个点了吗?真是的!抱歉隆,我要先走啦!以后我们会见面的!希望到时候你能对我好一些。啊!对了!隆,变得更加像人一些!别老是一副被害妄想症的样子。愿你在得知真相之后还能坚强下去……最后就是对各位的抱歉啦,希望你们以后不要恨我。再见!爱你们哦!”

说着,雾化为了一团烟云消失了。

“珏,那家伙……”冰千鸟小声问。

“别管,总之是个暂时不会威胁到我的人……”珏说着握了下拳头。

但是别看现在的珏十分淡定,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完全打湿了。

雾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些事情珏都不从而知。

“对啦,珏,刚才那家伙说的关于你的过去的事情……”敖丽小声问,周围的女生们也都看向了珏。

“别问太多。”珏第一次用命令般的语气对敖丽以及周围的人说。

时间慢慢过去,敖丽在挨了好一顿训斥后这事情也算是过去了,而敖丽和敖业都做出了反省——敖业不再管得那么严了,敖丽也要在合适的场合听话。

当然,敖丽获得了足够多的自由权,但是安保工作全都堆在了珏的头上。

虽然珏对此苦不堪言,但是每一次都会被敖丽用“当初可是你说对我负责的”这句话给怼回去。

今天,是海祭的最后一天,珏他们都在化妆间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化妆师怎么还没来啊?!”冰千鸟不安地说。

“据说是昨晚上食物中毒了。”夏尼接完电话后说。

“我们不能帮煞羽化妆吗?”娜尔耐不住性子打算冲进化妆间。

“不行啊!巫女在化完妆前是不能见到未婚女性的!”冰千鸟拉住了娜尔。

“那怎么办啊!快到煞羽姐啦!”

这时候,珏走了进去。

“珏!你要干啊?!”娜尔问。

“实在不行我就帮那家伙化妆呗。”珏说着就要进去。

“你行吗?!”敖丽问。

“我对我的审美还是蛮有信心的,所以放心吧。”说着,珏就走了进去。

“呀,进去了。”

“进去了呢。”

“真的……拉都拉不回来了……”

看着走进化妆间的珏,夏尼她们都傻了眼。

珏走进化妆间,发现煞羽已经在等待了。

“你?”煞羽先是很惊讶,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感变化。

“我来帮你化妆,别说话。”珏说着就拿起了化妆台上的东西。

煞羽本身长得就很漂亮,有一种文静美,所以珏就并没有给煞羽画上很浓的妆颜,而是细笔勾勒,竭力突出煞羽本身的“静”的气质,然后在通过淡淡的妆颜的衬托将她赋予绝对的圣洁的气质。

“啊,对了。”珏在化完妆后就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三样东西——耳坠、羽衣以及脚环。

“这是……”煞羽盯着这些东西,她能感受到里面的气息,很熟悉。

“这是你母亲留下的东西,当初我见到过你母亲,是她在临终前给我的。要不是见到了你的话我还真的忘了这东西的存在。现在我把它物归原主,愿你的母亲能够因此感到欣慰,毕竟这些可以说是这是她留给你的嫁妆。”

煞羽盯着这些东西,过了好久她才说:“戴上?”

“如果你愿意的话。”珏这次听懂了煞羽的话,他帮煞羽戴上了这些东西。

帮煞羽打扮完后,珏就找到了夏尼她们。

“是在这里跳巫女舞吗?”珏问。

“嗯,是的。不过你帮煞羽化的妆怎么样啊?”夏尼问。

“还行,你们自己看就行了。”

灯光照在了龙宫广场的舞台上,煞羽站在那里。

她身穿一身水蓝色的汉服,头上带着黄金珍珠冠,手中拿着两把折扇。她平静祥和的看着周围,冷淡的表情在此时成为了让她升华为“圣女”的辅助。她耳垂上挂有一个用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红色宝石。她的手臂上缠着一件红色的羽衣,由于不是有龙綃制成的,这个羽衣在海水的暗流下来回起舞,就如同煞羽真的在飞舞一样,美不堪言。而且煞羽的脚上还带有一个脚环,这就让煞羽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悦耳的铃铛声。

煞羽在翩翩起舞,或许是因为她的舞姿太过美丽,就连周围的鱼群也在舞台上环绕着煞羽游动。

煞羽慢慢扇动着手中的扇子,将她身边的海水扇到舞台外围。这被扇动的海水就像是夏日中的凉风一般让人惬意。

舞蹈结束了,过了很久人们才反应过来,然后激动地鼓起了掌。

“那么最后!”司仪开始讲话了。

“为海祭画上圆满的句号吧!鸣钟!”

用钟声来模仿海面冰破碎的声音,正是为了还原当时巫女舞蹈后的冰融场面!

第一声钟声音悠扬富有魄力,真的就像是冰破碎了一样。

第二声钟和第一声钟一样,但是珏去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第三声钟的响起让珏产生了剧烈的头痛。

“珏?站在珏身边的夏尼首先发现了珏的不对劲。

珏现在正在急促的呼吸着,脸色苍白,就像是要休克了一样。

第四声钟声响起的时候珏就开始头吐白沫翻起了白眼。

夏尼她们将珏包围起来,然后珏就在身边的女生的尖叫声中被马上送走了。

好害怕!好恐怖!珏残存的意识发出了痛不欲生的求救。

正在破碎的世界,无法回避的一直在脑内永无休止的嘲笑声,痛不欲生心碎了一般的后悔与哀痛,以及发誓要永远的报复下去的复仇之心……

推荐阅读:

许诺小小小悟空 六洲行记 未识胭脂红 [原神]转生成海獭,然后碰瓷大书记官 脚踏两条船ii破碎的爱 漫威世界的术士 易天秦繁霜 绛珠传 鬼案法医 一贱倾心,相爱相杀 妖孽下山,师娘师姐太宠我 我家九爷要疯魔 争隋 重生嫡女巧当家 温家女儿 花夙妗妖半生 在替身文里当玄学大师 超级虫洞 天帝诀 不朽武神 末世天灾饿肚皮,我有空间满物资 网游之异生星皇 重生之天纵武者 仙人板板 万古剑尊 我在末世夹缝求生 公主有毒 细雨 繁星 跑跑卡丁车之最强主播 孤儿列车 重生之大地主传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