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珏与珏

0珏与珏

这是哪?

珏的意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一次连接上了,但是他发现自己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不对,他好像隐约知道这里是哪里。

珏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宫殿内。

但是这个宫殿比珏所见到过的任何一座宫殿都要宏大雄伟!里面的装潢更是尽显奢华!由一整块玉雕出的神秘花纹镶嵌在与之相补的整块玛瑙中,构成了占地几百平米的地板;支撑宫殿的柱子更是由整块的钻石制成,加上上面由黄金以及多个宝石点缀而成的浮雕,令人无法形容的奢华感展现出来;宫殿的周围更是用薄如蝉翼的丝绸以及甚至是用蜘蛛丝编出的占有极大面积的幕布覆盖着。

在宫殿的最里面,有一个王座在宫殿的最高点。那王座后有着一个由整块红宝石外加镶金构成的屏风。而王座的本身更是由极为贵重的木材作为骨架,经过仿佛处理后再加上许多贵重的金属宝石装饰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凡是见到这个王座的人,都有种想要下跪的冲动。

珏走向王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认为这个王座属于他,他应该坐上去。

不过……

为什么这么大的宫殿里没有人?服侍君王的人又何在?

珏总感觉自己的脚下滑滑的,于是他就低头看了看。

什么?!珏被脚下的东西给惊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是血!是踩血后的脚印!而珏正将这脚印一步不落,一点不错地踩着!

是谁的血?为什么这里会有血?!

珏看着四周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线索,但是他不能。

难道这里发生过政变?!

根据没人的宫殿以及地上的血迹,珏推测着。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要是政变的话血迹不会只出现在自己的脚下!而且宫殿也不能保存得这么完好!所以这绝对不是政变!

但是那又是什么?又是什么导致了现在的凄凉?

为了探寻真相,珏继续走着。

那是!

珏走近了王座,发现有一个人正坐在王座之上。

他全身是血,身上本该是洁白的衣服已被鲜血沾满而且还有很多的切口。他像是废了一样地躺在王座上,他仰着头用无神的眼睛看着宫殿的上方。

这时候珏才注意到宫殿的上方悬挂着若干的夜明珠,从夜明珠的排不位置上看珏能推断出这是在模仿天空中的星辰。

东方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

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

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

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

最中间的……是违命星吗?

珏瞪大了眼睛看着最上面的中心。

“咣——!”一声沉闷的声响在王座处响起,引得珏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王座上。

那名坐在王座上的人将一把战戟重重地砍在王座的下面,自己则伸出脚踩着战戟。

那是……云海方天戟?!珏心中一惊,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像是云海方天戟。

珏顺着王座向上看,他看清了那人的脸。

不……不可能!那是……我?!

然而珏没有看错,坐在王座上的正是珏!

但是那名珏与现在的珏不同的就是他的头后还留着一段发段,像是辫子一样的发段。

那名珏突然将眼睛向下拉,他看向了珏。

一时间,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很慌张。

“什么嘛……这不还是什么都没有嘛……”那个珏用沙哑得像是狂哭过的声音说。

没有发现我?珏有种自己好像是空气一样的感觉。

这时候,那个珏突然对着天空伸出了手。他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地对着天空伸出了手。

有种……英雄末路的感觉……珏看着那个珏想。

“啊啊~我的爱人们……我……抱歉……”那个珏的声音悲惨凄厉,心碎啼血。

“哈哈哈哈……”

就在那个珏还在痛苦的时候,在宫殿里出现了诡异的笑声。那笑声像是混杂了许多人的笑声,极具嘲讽的气息,极具令人背后发毛的恐怖!

“——!什么……你们啊……”那个珏先是一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就相当疲惫地说。

“哦?不打算反抗了吗?”一名男性的声音说。

一时间,一股恨意涌向珏的心头。

“不想再证明些什么了吗?”另一名女性的声音发出了询问。

“放弃?”这次又是男性的声音,但是与刚才的男性有着不同的音线。

“诶?要抛弃你的梦想了吗?”又有!又有一名女性的声音响起了。

“真是可悲呢~怎么?你的獠牙是不是真的被我们个打掉了呢?”男性问。

“或是在生长着。”女性说。

珏听着这些令人发狂的挑衅的语言!那声音是将自己完全置于旁观者的身份发表的言论!那些声音什么都不怜悯!什么都不在乎!

“要不要再尝试一次呢?”一名女性说。

珏听到这个声音后又惊又怕。

那是……萍的声音?!

接着,又是一顿哄笑。

没错,这些不同的声音就是理智的支配者、规则的缔造者、万物的创造者、无情的毁灭者、历史的编撰者、一切的起源者以及……命运的玩弄者——造世者!

突然,哄笑停止了。

“来吧!万恶的罪啊!我们的孩子啊!说出来吧!你最后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你渴望的是什么?!你所做的一切的是什么?!”

庄严!残酷!无情!令人生畏的声音响起。

珏静静地聆听着这声音。

那是……那是那位大人的!造世者中的掌握者!拥有在审判之后再次进行最终宣告的权力!他!他是——裁决!其名为……

“啊,”那个珏慢慢动着自己那满是血液的嘴,说,“能不能告诉我……”

“你是不是想知道……”裁决的声音突然说出了那个珏想知道的事情。

“哼,什么都瞒不了你们吗?”那个珏自嘲般地笑了一下。

“不然呢?我们可是创造了一切的存在啊!”

“哼!混蛋们!”

声音静止了一会儿后,他开口了:“……”

裁决说完后,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一样没有任何的异样——除了站在原地惊呆了的珏。

不,不会吧?!那……珏看着王位上的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是这样吗?真是可喜可贺啊……真是……”那个珏说着,他的声音逐渐偏向于呜咽。

“滴答——”

水击打到地面的声音响起,除了这里的人以外没人知道那到底是快要死亡时留出的冷汗,还是由于情感上的波动而流出的液体。

“好了,”裁决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该上路了。”

那个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而在另一边的珏则倾听者他在死前他最后的呐喊以及最终的遗言。

远处,传来了钟声。

沉闷的钟声响起,悲怆的情感涌入珏的心头,他的眼前一片漆黑,头晕目眩并且有着极强的呕吐感。

他的视野开始模糊,远处的风景正在崩坏,重力、压力、甚至是知觉都在快速消失!

灭世丧钟……珏在残存的意识中回想起了这钟声的来源。

灭世丧钟,造世者——毁灭的法器,能够在一瞬间毁灭任何东西。据说一旦丧钟敲响十二下,那么就会引发世界的崩坏!这也是一个世界的灭亡……

原来是这样,我原来被灭世丧钟消灭过啊,难过我这么恐惧这钟声……

珏和珏都浮在了空中,这时候,那个王座上的珏突然看到了珏。

“……就拜托你了,一定要给她幸福……”

那个珏对着珏说着唇语。

别!别说这样的话啊!珏试图让他不要随便推卸责任,但是没有办法,珏的声音无法传达到那个珏的耳边。

珏的意识有一次被切断了。

此时,青龙寺的某个房间里又是人满为患。

“呐,这家伙怎么又倒了?”敖丽戳着珏的脸说。

“没什么,说不定珏这家伙是个中二少年吧?特喜欢那种自己昏倒后每个人都为他转来转去的感觉吧。”娜尔坐在屋子的一角翻着书说。

夏尼和冰千鸟倒是彼此尴尬地笑着,然后还都稍微隔着彼此一段距离地看着昏倒的珏。

“啊~不会有要睡个几个月吧?上一次在上完课后可是睡了几天啊……几天也够受得了。”敖丽走到珏的身边,照着他的脸就是几耳光。

夏尼先是拉开了敖丽;但是冰千鸟却看着敖丽好久。

“哎呀,没用的!”娜尔合上了书。

她走到珏的床前,然后一下子跨坐到珏的身上。

“紫毛!你要干什么?!”冰千鸟见到娜尔的举动后大喊。

“哎呀!这不是刚刚看到了书上的故事了嘛,所以来实习一下。”

“哈?”

“喏,这本。”娜尔将她手上的书扔到了冰千鸟的手中。

冰千鸟打开浏览了一下后发现这是一本童话故事书,里面有王子是通过亲吻的方式唤醒公主的事情。

“诶?你该不会是要……”

“正是!这本书是煞羽的,呀~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好的书!谢啦!吾之友啊!”娜尔说着对着坐在最角落的煞羽伸了个大拇指。

而煞羽也很给面子地回敬了个大拇指——虽然她的表情依旧是那副扑克脸罢了。

“你什么时候和火鸡关系这么好了?”冰千鸟傻眼地看着娜尔和煞羽。

“本来就很好啊。”娜尔说着对着煞羽眨了下眼。

“……那么……你在珏的身上玩‘观音坐莲’是为了什么?”

“嘻嘻,当然是为了能醒珏啦。”娜尔摆出了一副很有挑衅意味的表情。

“哦?”敖丽冷眼看着娜尔,“娜尔姐,莫非你对珏有意思?”

“怎么可能?”娜尔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淡定地说,“只不过是帮大家担了这个烂摊子罢了,亲亲试试,要是真的唤醒了呢?”

“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吧?!”夏尼大声说。

“诶啊,试试嘛,要不,你们来?”娜尔直接说。

面对娜尔的橄榄枝,夏尼和冰千鸟一副想接但是不敢接的架势。

“要不我来?”敖丽说着走向了珏。

娜尔见势不妙就用手推开了敖丽,说:“哎呀,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公主殿下呢?吻对于女生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哦,尤其是还没将初吻给出去的纯洁的公主殿下啊。您的吻还是留给您·未·来·的·爱·人吧!”

敖丽被推开后有些生气地看着娜尔,但是没有说什么。

娜尔并没有理会敖丽,而是摆出了一副架势对夏尼和冰千鸟说:“那么,你们要是定不下来的话那我就亲啦……”

“别!”夏尼和冰千鸟想要拦截,但是并没能成功。

金毛!你倒是冲过来啊!慢慢靠向珏的娜尔有些撑不住了。

本来是想要用激将法让金毛出击的!但是要是把自己赔进去的话就不值啦!

娜尔看着沉睡的珏。

诶,这家伙近看的话还挺帅的嘛。真是的,一副蛮招人喜欢的脸。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他呢?搞不懂……呀!快亲上啦!金毛!快来啊!我快撑不住啦!

“娜尔!”

冰千鸟大叫着冲向她,娜尔也许出望外地抬起了头。

得救啦!

正当娜尔这么想的时候,珏一下子直起了身子。

接着就是珏和娜尔两人的头激烈的相撞。

这一撞到不得了,直接将冰千鸟吓傻了,夏尼吓愣了,敖丽吓呆了,就连在一旁看的煞羽也吓得张开了嘴。

珏和娜尔亲上了……

当娜尔缓过神的时候,她看到珏正在以一个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她。

而且好巧不巧,这一幕正好被刚刚进来的斯托木兄妹以及空和赢宁给撞上了。

“哈!珏和娜贝特姐姐在亲亲啊!”婉莹一上来就指着两人大喊。

娜尔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一下子推开珏。

“你是在干什么?”珏上下打量着娜尔。

“没什么!”娜尔说完就从珏的身上下来了。

“呵呵,金,金毛……对不起啊……”娜尔苦笑着。

冰千鸟缓过来后做了好几次换气运动,然后才说:“没,没事的……怪我没有早早地叫住你……”

“嘻嘻,娜尔姐,感觉怎么样?身为大公的千金和连姓·氏都没有的人亲·吻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敖丽着时候不怀好意地走过来问。

娜尔脸一红,然后马上说:“没什么啦!都是意外!”说完就转过头去。

呜呜!爸妈哥!对不起啊!这是为了朋友才做出的牺牲啊……未来的丈夫对不起啊,本来应该是给你的,我的初吻……

但是……

娜尔下意识地用手指划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不对!我在想什么?!

娜尔悄悄看着正在和周围人聊天的珏。

醒来后的珏正在与赢宁他们聊天。

“什么?你在门外站了几小时?!”珏问赢宁。

“大小姐她们都在这里,而且全是女生,我要是进来的话不太好吧……”

“你也是死板啊。”珏叹了口气。

“哟,珏,有事情要跟你说哦。”空这时候说。

“我猜猜,有是有工作了,对吧?”珏问。

“呀~果然瞒不住你啊。”空嘿嘿一笑,“其实啊,我有些事情推不了,所以有个工作我是赶不上了,你要是可以的话……”

推荐阅读:

都真仙了还要赔罪?全宗给我赔罪 觅长生 暗黑西游:悟空 灵散山河 终极:开局毁灭日,打爆火焰使者 综漫:人在柯南,养猫养鼠 偏执沉沦 状元的锦鲤妻 年少不知阿姨香,错拿青春插稻秧 长生从捡属性开始 一人之下,无上剑气 七零:嫁大佬救灾荒,我风生水起 生化:曝光就变强 东北:出马纪事 猫薄荷她被猫猫缠上后 半岛蝉鸣日记 霍格沃茨:从零开始当学神 山有嘉卉 高武:我真的只是一个辅助 被读心后,反派全家总想掀桌逆袭 辣媳甜又娇,七零糙汉不经撩 海洋求生,开局一根超级鱼竿 无限流:从死亡列车开始的跑团游戏 日出后记得我 拥有魔形女异能的我行走诸天 渣男神豪,我能看见欲望词条 罗纳尔多解约后我成了传奇经纪人 你这调查员红切黑吗 晚舟知我意 女神的贴身高手 流产夜,陆总在陪前女友住院 重生六零,彪悍军嫂勇闯雪域高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