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尾声

0尾声

“什么?你要出差?”珏问。

空一点头,“对啊,我要去找古通大人。”

“啊,说起来打我进了龙城以来还没见到过古通呢。”

珏一开始不是没有问过古通上哪里去了,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因公出差。

这时候,空又和崩在远处聊着天。

“海莲华知道吗?”崩问。

“她知道,但是内容的详情我倒是没跟她说。毕竟我不想让她担心。”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崩问。

“不清楚……”空偷偷对崩使了个看珏的眼色:“珏就拜托你保底了。”

“我?可是你知道吧,我和姬芸已经是这个关系了,所以不想再掺手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等等!你和姬芸怎么了?!……你这一次去南方该不会是见她父母了吧?!”

崩默默地点了下头,“现在寿命已经不是问题了,所以……”

“嘚,婚礼什么时候举行?看看我能不能参加。”

“还有段时间,你应该可以来的。”崩一笑。

“这样吗?那么道龙教义那边知道这件事情吗?”

对王种来说,要是与外族人联姻的话是要经过他们所信奉的信仰的认可的。这也是因为上都的事情使得王种对这种事情很是谨慎。

“向他们提出过申请了。”

“怎么样?”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总之是把姬芸的家世查了个五十代,证明了没有信奉逆教的族人,然后又将她的旁系给好好查了一下,差不多涉及了几千号人吧。总之,信仰审核倒是通过了。”

“至于吗?为了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人而大张旗鼓?”空有些诧异。

空和崩都是没有姓氏得王种,所以在龙族内的地位可以说是很低的,理说没有给崩浪费这么多人力物力的理由才对。

“道龙大人说是为了以后的实践进行的。应该是把我当做试验品了吧。”

“这样吗?那你可真是走运啊。”

“这话到先不说。你是不知道,原来姬芸的老家是南方的大贵族啊!”

“啥?可她不像是千金小姐啊……但是能花钱买到那样的武器,家世显赫也不是不可能……”

“是呢。不过她家人挺有趣的,更重要的是她的家人是信奉道龙教义的。”

“诶~真是好呢……算了,反正监视珏也只是你的一个副手任务罢了,主要的还是交给赢宁和墨华韵吧,毕竟你的不动对付珏实在是有些乏力——你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比不过他的。”

“呐,空。你是怎么看的?珏有可能成为威胁到龙族乃至三界的存在?”

“走一步是一步吧,毕竟我是很喜欢珏的,那家伙与我挺聊的来的。”

这时候,冰千鸟和烬锽从王座的两边出现了,早朝开始了。

虽然还是例行的“每天早起第一句,烬锽烬锽你去死”的冰千鸟殴打烬锽环节,但是今天早朝的内容倒是有些严肃。

“南方传来的消息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南方最大的国家版南国的国君遇刺身亡,现在版南国还处于无王管政的情况,国家的运行全靠那边朝廷的政班苦苦维持着。但是目前版南国的局势不容乐观,国家的内部社会有崩塌的可能。虽然现在版南国的国民对国家的信心很足,但是国家整体表现为羸弱状态,所以我认为应该对版南国进行干政。”负责报告的人说。

“诶~终于要干政了吗?”烬锽若无其事地说,“九卿那群人是怎么想的?认可这个方案吗?”

“七大票赞同,两大票弃权的认可率。”

“哦!还真是富有压倒性呢……”烬锽笑了笑。

九卿可以说是烬锽的议政大臣,帮助烬锽出谋划策,同时,九卿也和一部分龙族皇、帝以及烬锽组成了所谓的龙族高层。

烬锽这时候坐正了身子,他问:“有谁要去版南国进行政治干涉?”

这句话结束后,烬锽手下的文官们没有回答。

干政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其一,干政官必须要完成干政的任务,也就是完成龙族的任务;其二,干政官在进行干政的时候不能完全影响所在国家的政治运行,也就是说不能以干政官的身份介入太多事情;其三,干政官必须保证龙族的绝对利益,也就是说就算是帮助所在国家发达腾飞,也不能影响龙族的利益。

内殿中鸦雀无声。

崩见到这个场景后想要伸手接这个活儿,但是他被身边的一个人给抢先了。

“哦?珏,你要去吗?”烬锽见到珏突然举手后就蛮有兴趣地看着珏。

“是的。”珏平静地说。

当烬锽说出版南国的时候,珏就有种预感——雾说的机会!获得“禁断”的机会!

禁断在版南国?有可能。但是为什么禁断会在版南国?就算是真的在版南国,那为什么在僭越者法器中没有禁断的名号?

“珏,这一次去版南国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可是要由你一个人担全部责任。你可要想清楚了。”

“是的。”

虽然上面的冰千鸟和冰千鸟身边的娜尔一直给珏使眼色告诫他不要接这个任务,但是珏还是无视了两人的示意。

“好吧,珏。”烬锽拍拍手,从内殿的外面出现了一名侍从,他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龙族御召、一个龙族令牌以及一把秘银短剑。

“龙族御召赋予你执行命令的理由,龙族令牌赋予你执行任务的身份,秘银短剑要求你要有保卫龙族的觉悟……各种意义上的,包括……”

“在失败后自裁谢罪吗?”珏说。

“没错,包括这一点。”烬锽说,然后他一转严肃的气氛,说:“反正只有在犯下了不可挽回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将你命死刑。”

“这样吗?”珏拿起短剑在手中玩弄了一会儿后,说:“明白了,我会处理好的。”

珏接过了侍从手中的托盘——在冰千鸟和娜尔满是担忧的目光下。

这一天的深夜,有人敲响了敖丽的门。

“敖丽,我进来了。”冰千鸟说着就推开了门。

“嗯?千鸟姐。来了啊,说今天有什么想要问的事情,是什么呢?”敖丽坐在桌子前转过头问。

冰千鸟发现她刚刚将一本书给合上,应该是日记本。

“啊,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冰千鸟走近了敖丽,她和敖丽相离得很近,她说:“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吧,你是怎么看待珏的。”

敖丽先是一愣,然后就微微退后了一下,说:“珏呢,是个好人呢……感觉他和你以及夏尼姐很般配呢,说不定他还真的能一下子迎娶你们两个呢,但是他好像对女性没什么兴趣呢,难道是个基……”

“敖丽!”冰千鸟一拍桌子,她一下子将敖丽困在自己的怀中。

敖丽见到冰千鸟这幅态度,就摆正了脸,说:“冰千鸟,你到底要干什么?!注意你的身份!”

“今天我不管你是不是王女,我是不是将军。我只是以女性的身份与你对话,告诉我,你内心对珏的真正看法。”

“为什么要问这样无聊的问题?”敖丽冷冰冰地说。

“你的态度,”冰千鸟同样用冰冷的态度反问道,“你为什么要一直帮助夏尼姐但是又在不断找着契机来接近珏?你是安的什么心?你要是也喜欢珏的话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参加这场争斗?你是怎么想的?”

虽然冰千鸟隐约能感觉到敖丽的心意,但要不是娜尔及时提醒了冰千鸟的话,她还真的不敢相信敖丽真的对珏有意思。

“怎么想的……”

敖丽的声音瞬间瘫软,她的语调开始崩溃。

“诶……”冰千鸟愣住了。

敖丽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两滴泪珠在她的脸上分画出了两道泪痕。

“为什么……我……我也想要和珏在一起啊……”敖丽捂着嘴说,“明明……明明是我先认识珏的,但是为什么是夏尼姐先和珏表白的……”

“是你自己一直在给夏尼姐和珏做交流的条件吧……”冰千鸟被敖丽的突然转折给吓愣了。

“我知道,但是……但是总感觉约好了……说好了让夏尼姐先的……可是,为什么?为什呢老是有声音阻止我和珏接触?为什么!”敖丽大喊着抹着眼泪,“千鸟姐!”敖丽一下子抱住了冰千鸟。

冰千鸟先是一愣,然后摸着敖丽的头,温柔地说:“好好好,不哭不哭,你真是爱哭呢……还是爱流这么多的鼻涕吗?”

这种感觉冰千鸟知道,她也明白想要压制这种揪心悸动的艰难

“千鸟姐!我该怎么办啊?我,我也喜欢珏啊!他也救了我啊!但是,但是我要是说我也喜欢珏的话……夏尼姐一定会放弃吧,她那么拥立王族,她……”

冰千鸟摸着敖丽的头,她好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没事的,有时候大胆去爱就是了,在这方面,我们都是平等的……”

夜深了,两名女生相互抱在一起哭泣着,埋怨着这错乱的关系以及无可救药的感情。

版南国吗是少有的还保留着奴隶制的国家,但是这个奴隶制并不属于那种买卖交易性的制度,而是为了减少犯罪率而实行的一种政策。被发配为努奴隶的人会被指派进行无常的苦役,或者被另一些贵族拿来当做佣人,不过有些人的结局会更惨一些。但是好在在版南国先王的统治下,每年被充发为奴隶的人近乎没有。

但是随着版南国先主的驾崩,国家内部的犯罪率开始上升,政治界也分成了两部分——拥王派和贵族派。以版南国丞相与以辅政官为首拥王派和以一些权势较大的贵族组成的贵族派在版南国朝政内进行着看似平和实则暗流涌动的政治较量。

牺牲是必然的,终归是有些人要为政治斗争付出代价,成为替罪的羔羊。

“喂,在吗?”有人走进了一处阴暗的屋室中。

这里的气味刺鼻难闻,闷热的空气让人感到不适。

“哦?~不像是被贬的犯人啊。”一名身高足有两米半的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带着兜帽的人说。

那带兜帽的人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名来到这里的男性。

其实,一旦看到那个非人的脸的话一定会被活活吓死的。因为那个人完全算不上是人!他的脸是由许多像是水蛭一样的生物附着在一个骨架上而排列出来的!他的体内也没有任何人类的器官,全部是由像是水蛭一样的不明生物构成的。这个怪物的任何行动都是有这些水蛭协同蠕动完成的,就算是说话的声音,也是在喉咙和腹部的水蛭通过压缩空气完成的。它的眼睛处又两个像是鬼火的鲜红的亮点在摇曳着,应该是它的眼睛。

“哦,这不是李江李大人吗?”那个怪物即便是没有眼睛,也看出了来者的身份。

李江咽了一下口水,说:“真是难得一见啊……版南国唯一的一个奴隶商——骸。”

“哼哼哼哼……”骸发出了笑声,“我的名字竟然能被执行官李江所知,也是个缘分啊。”

“当然,对你这种见钱眼开的东西我也不想评价太多,你在处置犯人的手段上太没人性了。”

“那又如何?”骸歪了,不对,是将他的头完全调了个个儿,“一点被贬为奴隶,是没有人权的,你是知道的吧?”

李江没有说什么,而是冷眼看着骸。

“李大人这次来是为什么呢?要奴隶吗?或是……”

“当然,我是过来送一名犯人的。”李江说着晃动了手。

他的手上攥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段

铁链的声音在另一侧响起,像是有人赤脚行走的脚步声慢慢传来,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人没有吃饭,那脚步声微弱且紊乱。

“快点!”李江一看到铁链那边的人后就狠狠地踢了一脚。

被踢到的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废了好大的力气也没能爬起来。

“哦?”骸瞥了眼倒在地上的人。

是名女性,年纪也就二十几岁。她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深褐色的眼睛。她的相貌看上去很有知性美,即便是有被殴打过的伤痕也不会影响到人们对她的美貌的印象。她身形高挑,就是有些消瘦,应该是饿的。她的肌肤虽然很白但是满是被鞭打后的伤痕而且有些粗糙,头发也很是乱。用来穿的衣服也就是一块布缠在身上而已,勉强遮羞。

“你认识吗?”李江问。

骸伸出了它的手——满是水蛭一样的骷髅手。

它的手抵着女子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

女子先是有些反抗,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这令人恶心的手。不过这名女子也是令人敬佩的,因为她即便在这种环境下也根本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情感。

“应该是欧阳家的长女吧?……嗯?为什么欧阳家的人会充发为奴隶?难道欧阳家没落了?”骸问。

“不是,”李江摇摇头,“欧阳家好好的,而且变得以前还要强大……多亏了这家伙呢。”说着,李江像是看垃圾一样地瞥了眼地上的女子。

“说来听听。”

“这东西本来是被充当政治婚姻嫁给布家的公子的,结果在出嫁前布家就被击垮了,于是为了脱罪,欧阳家的少主就把他的姐姐给供出来了——成了替罪羊。”

“呵呵,真是个丧门星啊。”骸用手上的水蛭触摸着女子的身体,从喉咙一直到锁骨甚至是腋窝。

“而且还是个高级货色呢,要是买钱的话会赚不少呢……”骸凑近了女子深深地嗅了嗅,“啊!这个味道……是处女吗?那样的话会赚更多的钱呢。”

正当骸打算进一步进行更恶劣的猥亵的时候,李江在它的身上撒了些东西。

“啊——!”骸一下子离开了女子的身体并且扭动着身体。

“果然,对付你不该用盐的,醋的结晶对你更有效果,那位大人果然是无所不能。”李江用同样的看待垃圾一般的眼神看着骸。

“你……竟然知道我的弱点……”骸捂着自己的已经化为黄色浓稠液体的伤口说。

“不是我知道到,而是那位大人知道。”李江冷冰冰地说,“对了,有一件事情你要牢记。”

“什么?”

“这个女的,不要卖掉。而且要保证她纯洁的身份。每天的饭要管饱,让她最好快点恢复原来的体型。剩下的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记住,这个女的只能送人,不能买卖。”

“只能送人吗?什么鬼要求?”骸慢慢站起身,“而且我怎么知道她原来的体型是什么。”

“不清楚,那位大人是这么要求的,对了,送人也要选择合适的人进行赠送,按照那位大人的话,你应该会遇到对的人的。至于体型嘛……就按照能勾引男人的标准来就行了。差不多就这些了,我先走了。”

“等等。”

“嗯?”

“你说……出了玷污她以外,让她干任何事情都可以?”

“没错,让她干什么都行,所以别让那些肮脏的公畜生动她,你就算是要混养的话也要教育好你手里的那些公畜生。啊,要是送出去的话她被怎么样就不用你管了。”说完,李江就走了。

骸转过身看向了女子。它的目光里带有令人恐惧的怪异光芒。

版南国内的一处奢华宫殿内,雾正在饮着从魂界哪来的葡萄酒。

“嗯……欧罗巴联盟的葡萄酒实在是太棒了!醇厚,甘甜……虽然没有汽水好喝罢了……”

“嗯……你还真是有情趣呢……”银发血眸的女子坐在雾的对面。

“哼,哪里来的情趣啊?真是的,虽然我很喜欢隆,但是想到以后要做的事情就有些愧疚啊……但是没想到我竟然能见到那间屋子原本的样子,真是惊讶,没想到那样的豪宅的前身竟然是一间小竹屋!”

“事情都是在发展的啊。”

“没错啊……物是人非,一切都会变的……”

“这是历史的必然呢。”萍微微一笑。

雾看呆了,然后他马上一把搂住在一边服侍的穿着哥特式女仆装的侍女,然后对她上下其手,一顿少儿不宜的操作。

“啊~大姐头,你要知道我是又妻子和孩子的人啊。”

萍蛮有兴致地看着搂着女仆的雾。

“你还真是有意思呢……那孩子是第一名,你就是第二名。”萍说。

雾听后放开了女仆,然后说:“我是放弃了与你们对抗的勇气了,但是隆那家伙并没有放弃,愿他能够替我抗争到底吧……”

萍又一次微微一笑,她的笑容美丽但是危险,就像是美丽的剧毒蔷薇一般——引人去靠近但是又是如此致命。

隆,我已经成了造世者的走狗了,你呢?你最后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推荐阅读:

从弗雷尔卓德开始刷好感度就变强 再死一次就无敌了 动漫快穿:好感度能挽救遗憾吗? [咒回]读档后杰很困惑 NBA:单身使我更强 趋吉避凶,从星海时代开始 真千金眼眸一红,大佬们杀疯了 道诡:异仙竟是我自己 奥特:从迪迦开始拯救地球 丧尸追击 MOBA:老头杯退赛,润G2了 毒宠 掌心欢 玄妙大唐 越界 降帝 兰陵王世子 军区首席预备学员 轻烟绕玉珩 趁他听得见 假少爷写文后 加点:特殊系治疗 重回反派黑化前 笼中鸟 渣男订婚当天:我死了,他疯了 废土第一言灵者 乌野 东京僚机王米酱失败中 嫡女重生归来,假白莲彻底慌了 终极一班2之莫比乌斯环 夏油杰每天都担心青梅误入歧途 丧尸闻了闻你的恋爱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