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出发……不对!是潜逃!

0出发……不对!是潜逃!

有时候,我们总是会因为某些人的脑残举动而感到头痛。

“珏怎么还没来?”嬴宁问。

“天知道,那家伙本就是难以预测的。”崩在嬴宁的旁边说。

这次送行空并没有来,因为他在珏出发前就被调走了。

珏的这次版南之旅共有十二名来自震庭的直属军队护卫,同时在运送珏的车中还藏有一件四级法器以及一件六级法器。

以上的配置都是在冰千鸟、夏尼以及敖丽的强烈要求下准备的。

“呃……金毛儿呢?夏尼姐和敖丽都没来,明明是个好机会的……”娜尔看着周围,愣是没有见到冰千鸟的身影。

但是好巧不巧,娜尔刚说完话就看到冰千鸟从远处来了,不过她的手上还拖着敖丽的衣领。

“啊!放开我!千鸟姐!放开我!”敖丽一个劲儿地闹着,但是冰千鸟根本就没打算理会敖丽的乞求。

“还好意思说!你为什么要爬进珏的行李箱里?!还嫌上一次大家因为你而忙得焦头烂额吗?!”

“啊!我知道错啦!但是我一个人在凌云会无聊啊!”

冰千鸟突然停下了,她微笑着看着敖丽,然后散发出可怕的压迫力问,“有我们在,你还会无聊吗?”

“呃……不了……”敖丽被冰千鸟的压迫力给瞬间降服。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时候,夏尼抱着一堆的文书走了过来。

“夏尼姐,你干什么去了?”娜尔问。

“这不珏要暂时离职嘛,所以他那边的只为就有空出来的了,所以我就过来补他的位子。不过他的工作还真是多啊,我不记得掌司有管过这么多的职务啊。”

“那家伙本就工作能力强,一开始还以为一介武夫不会有什么太强的办事能力,但是我们都想错了,他办事真是干脆利落,所以有些棘手的工作就交给他了。”

“这样吗?”

“是啊……对了,夏尼姐,珏呢?你有没有看到他啊。”

“诶?他没来吗?”夏尼也是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了。

“报告。我这里有情况。”一阵像是水墨一样的烟尘出现后,一名女子站在崩的身边。

“嗯?啊,墨华韵啊,有什么事情呢?”崩看着面前的墨华韵。

“阐述。珏留下了一封信,上面说他要一个人去。”墨华韵拿着手中的点心边啃食边说。

崩和嬴宁苦笑着相互看了看。

还能怎么办?打道回府呗,反正主角已经潜逃了。

但是有些事情嬴宁还是想要问一下。

“崩大人,我要不要追踪珏啊?毕竟监视工作……”

“目前来说我们的任务是保证龙族的安全,银白之灾无论跑到哪里都不关我们的事。明白吗?”崩说。

嬴宁没有回答,他有些迷惘——龙族的决策真的是对的吗?

而这时候,珏正在一个人赶路。

“呐,老板,现在到哪里了?”珏躺在草垛上边叼着巧克力棒边问。

“应该是快出启驾洲了吧……”驾车的老农民说。

“是吗?按照这样的速度来说的话也挺快的啊……”珏说。

“小哥,你真的要去版南国首都吗?”老农民问。

“啊,听说是叫南漓是吧。”珏从运送柴草的车斗中探出头来。

“啊,是这个名儿……但是小哥你是不知道,现在南漓不是个好地方了,大家都有钱但是大家都过得不好。”

“哦?这就很有意思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人们有钱但是没有好生活呢?”

“嘿嘿,国家发钱还不收税,当然大家都有钱了,但是有钱之后就都懒了,买的东西也越来越贵,当然就没有好日子了。”

“这样吗?”珏似笑非笑地说。

(……我啊,有些事情要声明一下。)暗影的声音突然在珏的脑内响起。

(喂喂喂,别突然出来啊,而且声音为什么这么伤感?)

(那个你与你的连接越来越多了,看来我们已经处于一个界点了。)

(界点?什么界点?)

(我希望你不要回忆起太多的关于以前的事情,我们掌握了太多的记忆了,这样多我们没有好处。)

珏听了暗影的话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他问:(呐,混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是的……但是你要是知道了真相的话我想你也不会想要知道的,所以还是算了吧,毕竟这不是你我可以承担的……)

(你真当我会信你个鬼吗?!)

(不管你爱信不信,我都不希望你在与那一个你接触了,他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驾驭的!)

(这些屁话……嗯?那个是……)珏突然看向了远方,他能从远处感受到妖邪的气息,以及另一个更加熟悉的气息。

(禁断。)暗影说。

“老板,我先下车了。”说着,珏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诶,你还没到站呢。”

“没事的!谢谢老板!”珏一边挥着手一边向气息传来的方向冲去。

当他到目的地的时候,他发现一个车队已经被袭来的飞禽形妖邪给冲碎了。

不秒啊,为什么禁断的力量会从这里传出来?珏看着这那里。

根据地上的人的衣着以及尸体的衣着,珏能判断出这是一行奴隶商队。

关押奴隶的车子已经被冲碎了,地上满是奴隶的尸体,即便是有一些奴隶勉强活了下来,但是他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大多是重度伤残,还有些看上去像是失智了一样。

真是的,人族已经够讨厌的了,难道贬为奴隶的家伙也要将没有用的名号贯彻下去吗?!珏看着那边的奴隶想。

这时候,突然有来回的鬼影从车队的一段出现,并且冲击着妖邪的身体。

哦?是法术?……珏看到了些鬼影,于是冲向了那里。

珏看到鬼影从一名身穿黑袍的身高足有两米半的人的身上冲出。

那个是……

这时候,妖邪打算反击。它挥动双翼,羽翼上的羽毛开始飞散到地面上,一落到地上就发生了爆炸。

面对来回的轰击,长袍人显然不能承受。

这时候,从长袍人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其名曰:‘画形剑’。”

瞬间出现的两道光刃将妖邪的双翼同时斩下,迸溅的血液很快就形成了个水洼,妖邪也应声倒地。

长袍人回头望去,发现了帮助他的人。

“哟,真是失态啊,骸。”珏站在车辆的残骸上说。

“珏?珏!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骸见到珏之后大吃一惊。

“啊,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可能……”

珏还没说完,他就被骸给一下子扑倒了。

“你还活着!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

骸的脸突出了那些水蛭,水蛭在珏的脸上扫来扫去,要是有精神洁癖的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感到不适吧。

“你倒是没变呢,骸。”珏用手抓住了骸脸上的水蛭群。

“当然了。”骸抱着珏说。

珏看了看周围走来并且一脸诧异的奴隶们,他说:“看来你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的故事啊,要不趁现在好好说说?”

“当然!”骸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说。

夜深了,珏和骸两人就地办起了烧烤会。

“哇!果然!你的手艺是最棒的!”骸一边用水蛭抱住烤肉,一边发出了奇怪音色的感叹声。

“啊,对啊,我是最棒的。”珏喝着由炼金术酿出的酒。

“所以……你还不打算结婚吗?龙族现在不是有两名备选?”骸问。

先前和还、骸聊天的时候,珏将自己的现状告诉了骸。

“算了吧,我不想与任何人掺上关系。我只不是在利用所有人罢了。”

“包括我?”

“……包括你。”珏看了眼骸,“要不是我的话,你是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的。”

骸脸上蠕动的水蛭停住了,过了一会儿,它说:“没事的,我并不介意。看!我多少拜这所赐活了很长的时间不是吗?所以还是不要伤心的好。”

珏看着骸好一会儿然后说:“你倒是,竟然只是为了旅游而选择了当奴隶商人。”

“诶~毕竟要是有人作伴的话会很有意思的嘛。”

珏回过头看了看正在掩埋被妖邪杀死的人尸体的奴隶们。

“哦,说不定这样的旅行还真的不错呢。”

“谁跟你一样啊,满脑子都是杀戮飙血的。”骸用烤肉的签子打了一下珏的头,“没人喜欢我现在的长相,所以只能当奴隶商人来找人作伴了……虽然最后他们离开是挺可惜的……”

“那你赚了多少钱呢?”珏微微一笑。

骸脸上的水蛭交错蠕动,摆出了一副很夸张的笑容,它说:“很多呢,当然,对于一直要旅行的人来说,这些钱是必要的呢。”

“私自贩卖奴隶?”珏挑眉问道。

“讨厌,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要是经常干这一行的话也会轻视这些人的。”

“真是虚伪啊,但是我不讨厌。”珏说。

“呀!被你夸了呢。”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这时候,有名女性拿着盘子走过来了。

“啊,来了吗?你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吃了。对了,这里的一些香辛料还有剩的,你们可以拿去调一下味道,别把嗓子给吃哑了。”骸将省下的食物给了那名奴隶。

“……有人受伤了,需要……”

“需要药剂吗?”骸有些头痛。

这时候它发现珏正在一诧异的眼光看着女性。

“啊,我觉得不能吧他们饿着对不对?虽然不是很可怜他们,但是多少要让他们像个人一样活着对不对?”骸对珏解释道。

珏没有理骸,而是一直看这那名女子。

珏站起身来走向她,然后一下子把住她的脸。

“诶?!”女子被吓到了,她想要向后退,但是没有办法。

珏撑开她的眼皮,掐着她的锁骨,甚至将手指伸入她的口腔中。

“没想到你还对这种货色感兴趣。”骸在一旁看着说。

“还行吧……”珏看着女子的眼。

两个死人一般的眼睛相互看着,两者都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一个人的内心已经疲惫不堪不想再有什么大的起伏了;一个人的内心已经死了。

禁断……禁断在这家伙体内……珏盯着面前的人。

“呐,骸,将这娘们给我吧。”珏说。

“哦?”骸蛮有兴致地一笑,说:“正好,这家伙也是被送到我这里说是要给出去的,钱我就不要了,就当做是报答你救了我吧……但是你等帮我把那些坏掉的奴隶给救回来,可以吗?”

“哼,到这时候了还讨价还价?行吧,我帮你。”珏说完就放开了女子。

走到一半,珏突然回过头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踏雪……”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整理你的东西,整理完之后就跟我走。”

说完,珏走进了关着奴隶的地方里去了。

走进关奴隶的房间后,珏厌恶地捂住了鼻子。

“你这边的卫生条件还真是差呢。”珏说。

“老人、男人以及小孩我会让他们定期拿水洗一下身子,稍微长大一点的女的我会将她们带到我的房间里清理的。”骸说。

“喂,别说这么令人产生误会的话啊,你难道不是用你脸上的口器帮人家把身上的死皮被去除?”

“呵呵呵,瞒不过你吗?”

“……多少是对她们有好处的……但是你别趁机对她们进行骚扰啊。”珏从骸的手中拿了一把匕首。

“放心,洗澡我还是会让她们洗的,只不过现在失智和受伤的人全都被关在这里了,气味上有些令人难以忍受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拿这把刀干什么?”

珏用手指抵着刀尖,说:“当然是有用的了……你说,这东西要是用来做手术的话可以救人,要是用来肃清的话可以杀人……你觉得我该怎么用这东西呢?”

“别上=伤了我的利益就行。”骸倚着门的一边说。

珏看着匕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呐,骸……要是可以的话,你希望能像是正常人那样生活吗?”

“……不可能的吧……我寻找了几万年了,但是没有人可以解开我身上的诅咒,我想我已经习惯了……”

“或许……不,算了。这样吧,其实这些年我也找了不少的关于诅咒方面的资料,说不定能帮上你些什么忙,要是可以的话……”

“那我就不抱任何期待地等着你的消息了。”

“……”

珏拿起了匕首,进行着对那些奴隶的治疗。

推荐阅读:

华娱调教师 钟离先生攻略指南 渣了白月光师尊三世以后 都市之无敌王者 这深情男配我不干了 疯了吧!你管这叫新兵连? 太元局 宋人的骨头 游戏制作,从雀魂开始 人在斗罗,和千仞雪共用一个身体 一通电话后的文娱巨星 沙雕直播:你管这叫民生节目? 港片:老大基哥,听人吹牛就变强 打工强国,从龙凤猪开始 明明是恐怖节目,我却刀哭全世界 女主她好可爱,每次快穿火速躺平 除了我,全宗门都能听到师尊心声 兼职魔法师的道士 妻心似海之悔恨伏波侯 你有男闺蜜,就不要缠着我了 转世轮回之大漠鸣沙 真木烁莲生太白 原神:这个见习执行官太屑了 修真界最强精神病医生诞生记 无限偏执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蔡瑁赵云 守寡暂停!亡故夫君满血归来了 掀桌!豪门金丝雀她不干了 聊天群:咕哒别惦记你那破人理了 僵尸:民国时代养龙,九叔人傻了 全民转职:我能奴役一切 请与死对头保持安全距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