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回应

0回应

在通往凌云的路上,又一名信使在快马加鞭地行动着。

他所运送的是受到了珏的委托进行押送的包裹。

单单是送往凌云就可以知道这次运送的物件的重要性。

突然,路边出现一支箭矢,中正信使所运送的马匹上。

“是谁?!”信使虽然被死去的马给甩了下来,但是他一个翻滚就再次找到了平衡并且将腰间的弯刀抽出摆好架势准备战斗。

既然是机密级押运,那么运送的人的本是自然不是随便说“你去送信”就行了的。

“哦,果然是国家高级的押运官啊,无论是在身手还是反应上都高人一等。”从路边的树丛中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要价挂着数把长度不一的利剑。

“你是……‘噬刃’!”押运官见到男子腰间所挂的利剑后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噬刃——凡域暗杀者中的佼佼者,据说是继承了原本失传了的影袭的技术。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难道是为了我所押运的包裹?!等等,如果噬刃在这里的话,那么……

押韵官环视着四周,打算将另一个人给揪出来。

“‘盾’的话是不在这里的哦。”噬刃说。

在国家的报告中,噬刃并不是一个人行动的,而是有另一个人跟随着他——一名代号是“盾”的女性。

“没在?”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们还有一个最高机密的运送吧,她去拦截那一个了。”

什么?!

押运官一时感到不安。虽然那一名押运官的实力要在他之上,但是盾在传言中的实力非凡,所以那一名押运官也未必能够获胜……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押运官问。

“你应该很明白吧——拦截你手中的那一批货物。但是我们这边向来抱着减少麻烦的原则,所以你应该是活不成了,所以放心吧,你是不会有后续的责罚的。”

不打算留活口吗?算了,反正在国内我也没有什么依托,所以死也就死了……

“事谁派你来的?”

“不清楚,但是对方可是给了很多的钱啊。”

“这对于你们这些赏金猎人来说真是个不错的行动理由。”押运官笑着说。虽然是笑着的,但是他看上去并没有那么从容。

“那么,就请你留下你的狗命吧!”

说完,噬刃一下次冲了出去。

不好!

押运官暗叫不妙,然后马上起身逃走,同时又向身后发动了攻击。

“锵——!”

干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押运官的弯刀与噬刃的一把利剑相互碰撞。

“哦?能接住这一击,果然你不是一般人啊。”

押运官将噬刃弹开,然后向后退了几步以拉开身位。

押运官曾经在军队中待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还与超越者并肩作战过,所以还是有些本事的。

可是,对方的力量要更强一些……

噬刃看着押运官,然后慢慢挪动着步伐在他的身边绕起了圈。

“放心,我这边得到人很锋利,不会让你痛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这种好意无论是身领还是心灵我都不想要啊。”押运官正视着噬刃,他知道噬刃绕圈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他的破绽,所以押运官此时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

好,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的破绽!

押运官这么想着,但是噬刃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没有破绽……吗?”

噬刃的话让押运官为之一振,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肩膀流出了血液。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受伤的自己,押运官瞬间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坏的预感总是这么的灵验。

只见噬刃挥动双手,像是在拉动着什么一样。

押运官自然不会漏过这样的动作,他二话不说地就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一把飞快的利剑从他的身后飞过来,然后将他的一只手臂给砍了下来。

“嗯……挺灵活的,是不是已经看见了呢……”噬刃将飞向他的利剑给接了过来。

押运官马上从自己的包中拿出绷带进行了止血。虽然伤口很是疼痛,但是他还是尽力保持住冷静。

是刚才的攻击吗?

押运官回想起了先前和噬刃的第一次正面对战。

在那个时候就将手中的利剑扔到了我的身后,但是利剑上还有拉伸用的细丝……要不是细丝划伤我的话,还真的看不见这后面的利剑啊……到时候就不是断只手的问题了,而是整个人就被腰斩了啊……

就在这时候,一团火焰从押运官的身边贴了过去。

那是!

“火之魔剑。”噬刃拿着手中的一把燃着火焰的长剑说。

这家伙!连魔剑都掌握了吗?!

押运官看着对方,他明白,本就没有胜算的他在对手拥有了法器后更是不能获胜了。

剩下的就只能看另一个家伙能不能赢了……

想完,押运官就提着武器走向了对手。

……

这件事情过去几天后,在版南国的王宫中——

“主上,实在是抱歉!”欧阳踏雪跪在地上说。

珏在给在给了她一拳后就将她背回了王宫,但珏由于先前在妖邪战斗时为了保护欧阳踏雪而受了伤,所以她并没有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王宫,而是慢慢走回来的。

一路上,珏看到了比他来时候还要萧条的国家社会,而且珏可以看出来——动乱就要开始了,只是缺少最后的底线罢了。

不过,令珏更加在意的是他的身体。

没有恢复?!为什么?!

珏的身体虽然非常接近于人族的躯体,但是他的身体有着远胜过王种的恐怖恢复能力。

可是珏在被伤害到后并没能将自己受伤的躯体恢复回来。

珏就这样拖着受伤的躯体背着欧阳踏雪赶路。一路上珏的伤口经历了感染和化脓,甚至都生了蛆,要不是在路上赶巧采到草药的话,珏的身体早就暴尸荒野了。

或许是珏下手太重了,也或许是欧阳踏雪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在路途中欧阳踏雪一直都是沉睡的状态,直到这几天才醒过来。

而现在,欧阳踏雪正在给珏谢罪。

珏藐视着地上的欧阳踏雪,然后用脚踩着她的头,将她踩在地上。

“你还好意思说?!一点作为奴隶的自觉都没有吗?你以为以你的立场能够随便死吗?!啊?!问你话呢!”

“是!实在抱歉!”欧阳踏雪在地上打着哆嗦,颤巍巍地说。

珏用脚碾了碾欧阳踏雪的头,弄乱了她的头发,也让她的脸在地上揉来揉去。

“我,很生气啊。”珏说。

“实在……抱歉……”欧阳踏雪在珏的脚下传来了抽泣声。

珏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脚来,他说:“这一次就算了,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将会亲手撕了你!无论你如何求饶!”

“是……”欧阳踏雪小声说。

然后珏蹲下来将欧阳踏雪扶了起来。

“走吧,先去吃饭吧,为了教训你我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饿的要死,要不是还要用你的话早就把你给吃了。”

欧阳踏雪看着珏,她感到先前那个满是怒火的人瞬间变得祥和了不少。

这人……是精神分裂吗?

欧阳踏雪不禁在心中这么问。

“从明天开始,你继续训练,顺便我要教你怎么使用镰刀作为武器。”珏在路上边走边说。

“是……”

珏听到身后的欧阳踏雪声音很小,就说:“我生气归生气,但是一点要是原谅你的话就不会再去追究了,所以你现在就不要在自责了。”

是这样吗?

欧阳踏雪想。

这时候,柯恩正好从走廊的一侧过来了。

“珏。”柯恩一脸的凝重。

“欧阳踏雪,你先回避一下。”珏说。

欧阳踏雪听后就默默地离开了。

“怎么了?”珏问。

“关于你所押运的那批货物……”

“被拦截了,是吧。”珏说。

“嗯,无论是一般的机密运输还是最高级机密的运输,全部都被人给拦下了……押运官全都惨死……”

“知道是谁干的吗?”珏问。

对于自己所运送的东西会被抢,珏本身就知道,而且他也深知就算是最高级机密的货物也会被人给抢走,所以对于柯恩给的消息,珏一点都不惊讶。

“抱歉,你送的东西全没了……”柯恩说。

“没事,”珏摆了摆手,“这是不过是诱饵罢了。”

“诱饵?”

“嗯,总之,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抓捕嫌犯吧,有什么线索吗?”

“根据现在的情报,最有可能的嫌疑人就是赏金猎人‘噬刃’以及‘盾’,而雇佣他们的人很有可能是田家。”

“这样吗……”珏微微一笑。

这简直是扳倒田央城最好的办法!

“对了,”柯恩又说,“关于先前布家事件的情况,我们这边有查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先前在珏和柯恩达成联手后,柯恩就表示过要还布家一个清白,所以就着手调查布家的反叛罪,看来现在是有证据了。

如果能证明布家是清白的话,那么就可以对莫青的事情提出不信任案,这样一来,离他们获得一个优秀的武将的路途就不远了!

柯恩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声说:“关于那些抢劫的人,我们这边有些情报。”

“说。”

“他们所接到的单子好像是用钱来买这些包裹,所以如果我们这边能给出更高的价格的话,说不定可以……”

“明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珏一点头。

珏和柯恩说完就去找欧阳踏雪了。

“主上。”欧阳踏雪见到珏过来后就一路小跑了过去。

但是就在她快要接近珏的时候——

“诶?这不是欧阳踏雪吗?”一名男性的声音从另一旁向响起。

一瞬间,欧阳踏雪就像是僵住了一样地慢慢看向声音的来源。

“欧阳寻吗?”珏看着对面的男子。

“珏大人,好久不见。”欧阳寻在和珏打过招呼后就看向了欧阳踏雪,“虽然早有情报说您收养了欧阳踏雪,但是真不敢相信您是真的带着她来到王宫啊。”

珏怎么听都觉得欧阳询的话语中有股酸酸的味道。

“欧阳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啊,欧阳踏雪是我的姐姐,只不过是我的姐姐罢了。”欧阳寻像是在看垃圾一样地看着欧阳踏雪,“你还真有脸活着啊,姐姐。”

欧阳踏雪看着欧阳寻,然后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一样地说:“弟弟,够,够了吧,你已经剥夺了我的一切了,所以,所以就不要再这样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发誓我会远离你,所以你就……”

欧阳寻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欧阳踏雪的身边,然后照着她的脸就是一耳光,一下子就将她打倒在地。

欧阳踏雪捂着脸惊恐地看着欧阳寻。

“欧阳家不允许你这样的人侮辱家名!你的存在就是再给欧阳家抹黑!你和你的母亲都是!滚出我的视线!”欧阳寻厉声说。

“欧阳寻,你是不是情绪有些过激啊?难道是因为这几天的事情太多而导致的?”珏这时候开口了。

欧阳寻看了看珏,然后正了一下衣冠,他说:“实在抱歉,珏大人,看来我是有些激动了,万分抱歉。对了,关于当前一些情报的事情我本来是打算向您汇报的,但是……”说着,欧阳寻瞥了眼欧阳踏雪,“看来我们要过一会儿再谈呢……”说完,欧阳寻就离开了。

珏看着远去的欧阳寻,然后伸手将欧阳踏雪给扶了起来。

“没事吧?”珏问。

“……”欧阳踏雪没有回话,而是惊恐地看着周围。

“欧阳踏雪?”珏感到事情不太对劲,欧阳踏雪就像是快要疯了一样。

珏感到要是再这么样的话会出事,于是照着欧阳踏雪的后颈就是一击掌击打晕了她。

珏怀抱着欧阳踏雪,发现即便是打晕了她之后,她还是不停地发抖。

“看起来你的宠物看到了她原来的饲主了啊。”柯恩这时候过来了。

“什么意思?”珏问。

柯恩看着欧阳踏雪,然后说:“说是饲主,定义为一个会打狗的主人倒是很贴切……珏,你讨厌妓女吗?”

“欧阳踏雪身上的气味还很纯洁,不像是能与那方面有关的人。”

柯恩听后微微一笑,说:“看来我不得不跟你说一说关于欧阳踏雪的事情了。”

推荐阅读:

动漫热 斗罗之死枪 超凡:从拥有系统开始 综攻陷之神 护花心理师 日暮倚修竹 暴君,本宫来打劫 极品无敌仙医 桃运保镖 这个明星太强了 穿越成古代小铁匠金峰 斗罗:绝世之霍雨浩的重启人生 我直播炖猪食,馋哭顶流大明星 重生逍遥狐仙 回到晚清当道士 此情惟你独钟 首席的替身盲妻 602噬人公寓 帝妃 限制级巨星 三国之终极进化 爱情微小说 恶魔武士 魔女杀手召唤师 末世重生女配翻身 抗日之谍海大英雄 机战:全金属风暴罗阎 农庄 重生之嫡女狂后 重生之黄金宝鉴 水浒传 神级高手在都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