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欧阳踏雪

0欧阳踏雪

珏将欧阳踏雪抱回了房间,然后就去先前约定好的会议室里找柯恩了,当珏找到柯恩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呦,来了。”柯恩坐在椅子上说。

柯恩品着红酒,面前的桌子上还有两份刚刚做好的牛排,而身为侍女的诺晓依在饭桌的旁边。

“我可不记得要跟你吃饭啊。”珏慢慢走向了桌子。

“我可么记得跟你吃过饭啊。”柯恩抿了口红酒说。

珏来到桌前坐了下来。

“先吃饭吧,这种话题对我来说是饭后茶余的闲话。”柯恩伸了伸手示意珏和他用餐。

珏听后就做好了餐前的准备,然后拿起了刀叉和柯恩一起吃起了饭。

“所以说,”珏在吃完一口后问,“欧阳踏雪的背景到底是什么?她和妓女又有什么关系?”

柯恩晃着手中的酒杯,然后笑了笑说:“她当然不是妓女,但是她妈是。”

“欧阳家的上一任家主竟然还收妓女吗?真是个奇特的癖好。”

柯恩放下了酒杯,然后说:“也不算是,毕竟欧阳家的上一任家主是出于机缘巧合下才结识了欧阳踏雪她妈的。”

“机缘巧合?逛妓院的时候一见钟情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想什么呢,人家可是正经人。”柯恩挑着眉说,“从前欧阳家代表版南国和邻国组成了联合专案组,打击了一窝大型跨境人口倒卖组织,在后来的被拐人口释放过程中,欧阳家家主结识了已经沦为了妓女的欧阳踏雪母亲。”

“来解救公主的王子殿下?呵,来解救妓女的贵族大人?真是可笑。”珏发出了笑声。

“说起来欧阳踏雪她妈也是挺可怜的,原本是邻国里的一个开酒馆的女儿,但是你也知道,酒馆里什么人都有,像她妈那么漂亮的人,自然会被一些歹人给盯上,于是在某一天,欧阳踏雪她妈被害了。”

“是这样吗。”珏一边吃着饭一边说。

“嗯,听说当时她的处境比同一时期被拐的其他女孩还要惨……那方面的。”柯恩看了眼诺晓依后就压低了声音。

的确,像是这种话题并不适合让身为女性的诺晓依在这里旁听,于是珏就将盘子里的半块牛肉一口吞下,叫诺晓依将餐桌收拾一后马上离开。

“继续。”在诺晓依退下后,珏催促着柯恩。

“欧阳家家主当时发现欧阳踏雪她妈的时候,她已经坏掉了,精神状态很不稳定,而且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身为动物最原始的攻击性:抓、咬。所以当时的人们对付这样的人都很是头痛,甚至还有些极端的人说‘干脆就地解决她,反正我们救出了几个人也没人知道。’……毕竟大家都不喜欢妓女,即便是出于逼良为娼,但那种工作本质上的肮脏真的使人很难平等地看待她们。”

“可是欧阳家家主不这么想。”珏握着手中的酒杯说。

“对,欧阳家家主当时并没有听那些人的话。‘我们的任务是拯救所有人。’——他是这么说的。”

“听上去可真像一个正直的人说出的话啊。”珏发出了微声的嘲笑。

对珏来说,所有的怜悯都是没有用的,所有的正直都是虚伪的。

“所以,照顾那个疯女人的工作就被欧阳家家主给担上了。”柯恩给自己的酒杯中倒上酒后继续说道:“当时说闲话的人很多,主要还是关于欧阳家家主收养欧阳踏雪她妈的动机问题,毕竟能生出欧阳踏雪这样的美人胚子的人也差不到哪去。

当时欧阳家家主也是背着争议和内心的压力照顾和庇护着欧阳踏雪她妈。听说当时欧阳家家主的父母那边还雇了一批刺客打算刺杀那个疯女人。但是可笑的是,当那帮子杀手来到那疯女人面前后,他们都被那疯女人的美丽所折服。不知道是不幸还是有幸,那帮杀手在处理个人欲望的时候喂欧阳家家主的营救争得了时间。于是欧阳家家主就带着那个疯女人逃走了,他决定与本家断绝关系。”

“至于吗?红颜祸水啊,何况还是个质量低下的红颜?”珏说。

“你这句话形容的很是贴切,没错,欧阳家家主这么做的事情在被传出去后国家的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站在了本家这边,毕竟为了一介疯了的妓女就做到这般地步真是没有必要。”

“那么后来呢?欧阳家家主是怎么办的?”

“虽然舆论站在自己这边,但是本家那边可是坐不住了,毕竟欧阳家家主可是欧阳家的独子,而且为了培养他能够继承欧阳家,本家那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精力,所以已经不能再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了。于是本家妥协了,他们允许欧阳家家主带着那个疯女人回来,但是他必须接受本家为他安排的婚姻。”

“他答应了?”

“欧阳家家主知道这是对他最大的妥协,所以他就答应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就在订婚的那一天,那个疯女人竟然清醒了。”

“哦,真是有意思啊,没想到还能出现这种情况,太戏剧了。”珏微微一笑。

“谁说不是呢。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坏消息,但是对欧阳家家主来说确实好消息,因为在这么多天的相处中,那家伙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疯女人。”

“如我所料。”珏说。

“但是谁知道那个疯女人竟然还保留着先前欧阳家家主照顾她时的记忆,于是,那个疯女人也爱上了那家伙。”

“出乎意料。”珏瞪大了眼看着柯恩。

“所以,那家伙干脆就不订婚了,他要和那个疯女人,那个妓女结婚。”

“真是太疯狂了。”珏苦笑着摇了摇头。

“大家都这么想,本家那边也气得够呛,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什么都要由着那家伙的性子来。”

“所以他就和那个妓女结婚了?”

“不算是。毕竟要是婚约被废除的话,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所以女方那边就被迫妥协了,但是他们要求那家伙不能与那个妓女有任何的婚姻仪式,而且在财产问题上他们也把控得很严格,最后女方提取的要求还有不能让那个妓女住在欧阳家里。”

“如果欧阳家家主是个聪明人的话,他是会答应这些条件吧。”

“没错,那家伙答应了这些条件,于是他就成了版南国里总所周知的出轨者了。欧阳家的风评在一段时间里也是坏到了极点。”

“那么欧阳寻讨厌欧阳踏雪也是因为这个了?”珏问。

“当然,”柯恩放下了酒杯,“欧阳踏雪最先出生,所以在欧阳寻的母亲还怀着孕的时候那家伙就一直去看欧阳踏雪,这也导致了女方的不满。”

“可不,这不造孽嘛。”

“然后随着欧阳寻的降生以及长大,这对姐弟意识到了彼此的存在,前期他们还相处的挺和睦的,但是他们俩一起玩的事情被女方知道了,于是矛盾就出来了——欧阳寻的妈妈开始给欧阳寻灌输绝对的男权观念,同时也痛斥和贬低妓女,这让欧阳寻在心理上出现了对黑色行业的深恶痛绝以及对欧阳踏雪的厌恶,毕竟欧阳踏雪是妓女的孩子。

不得不说,欧阳寻的母亲在教育孩子上是那么的成功,她做的事情让本就负责维持运转国家的欧阳家下任家主欧阳寻对犯罪恨之入骨,这能让他更好的继承欧阳家;但是这也让欧阳寻和欧阳踏雪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怪异,原本相亲相爱的姐弟最终反目成仇。而欧阳踏雪的一度忍让也让欧阳家最终把这个污点给出卖了。”

“那欧阳踏雪母亲的家人呢?当初为什么不躲到娘家?”珏问。

要是逃到娘家的话,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吧。

“她母亲的娘家没能找到,据说是一家人得麻风全死了,挺惨的。”

“这样吗……”珏回想起了欧阳踏雪来到王宫后的种种表现,从一开始说要来王宫到让她一同上朝,最后再到她见到欧阳寻时的表现。

原来如此,那妮子这么害怕到版南国的官方场合原来是害怕见到欧阳家的人啊……

“欧阳踏雪在这里生活的话,说不定会走她母亲的老路吧……”珏拿着酒杯望向窗外的风景缓缓地说。

“这里的男权主义太重了……”柯恩叹了一口气,“有时我会想,女性在这里混成这个样子,那么她们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生育吗?”

珏听后也放下了杯子。

“从生物的角度来说,女性在自然中是占有绝对的优势的,但是以人族的观点来看的话,那么女性是没有优势的。”

“此话怎讲?”

“原始的人族社会是母系氏族,那是因为当时女性掌握着采摘的生存技术,能够提供食物来源,但是当男性掌握了狩猎的技术后,男性就掌握了更高质量的食物来源,所以这时候人族社会的中心就已经开始偏向于男性了。后来技术发展,为了扩大生存空间,部落间的战争也就出现了,而此时拥有更强战斗力的男性能在部族中拥有更强的话语权,所以父系氏族就此产生。但是人终归是生物,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血脉流传下去,而此时,拥有生产能力的女性可以确保她们的血脉可以流传下去,但是男性对自己的血脉可不可以流传下去就没有任何的确保方式,所以父系氏族的强权也就出现了。

为了能够更好地控制女性,男性对权力的掌握就走上巅峰,所以重男轻女的现象就产生了。不过拥有更强权利的人掌握着更多的女性资源,没能获得权利的男性就面临着自己血脉不能残存下来的危险,于是,欲望促使他们铤而走险,女性的地位也就再一次下降。”

柯恩听这句的话,然后说:“真是个不错的总结啊,但是既然在生物中女性占有优势,那么为什么在有关‘性’的问题上总是女性受害呢?”

“责任问题。在交配完后,生育和抚养后代的所有任务就全部交付到了女性的身上,如果两者的责任互换一下的话,那么估计到时候受害的就是男性了,毕竟这种欲望是藏在生物本身的。”

“说的我们跟动物一样。”柯恩说。

“对我来说,动物和高等生物间的差别是能否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当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的时候,那么他们就和动物没什么区别了。”珏说罢就把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先别这么说,我看你对女性的态度挺不好的,所以你是不是也是个强权主义者呢?”柯恩问。

“不,我对男女间是抱有绝对的平等主义的,所以不会因为男性或是女性就产生别样的眼光,同样我也不会因此对女性抱有任何的绅士风度,对我来说,男女都是人。”珏说完就站了起来,“欧阳踏雪的事情我知道了,顺带问一下,版南国里面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吗?”

“嗯,当时这事情闹得挺大的,所以没人不知道。但是我想大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对待这件事情的。”柯恩说。

“这算什么?歧视吗?欧阳踏雪的母亲也是受害者,明明没有做错什么还要受到这般待遇吗?”珏哼地一笑。

“社会的包容性吧,人们爱屋及乌。”柯恩微醉地看着远方。

确实,珏能感觉出来那些贵族的态度很是随意和轻浮。

就这样,漫长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决议个人走在回房间的路上。

如果我最后将欧阳踏雪抛弃在版南国的话,那么她……诶?!我为什么要担心这种有的没的?!她只不过是一个道具罢了……道具罢了……

珏认为自己有些不正常,因为他竟然开始担心身边的人。

如果不想害死他们的话还是不要管他们了……

就在这时,有人在后面说:“珏大人,根据欧阳寻大人得到的情报现在有了关于劫匪的新消息。”诺晓依在后面说。

珏看着眼前的诺晓依。

欧阳寻?难不成他当初找我就是因为这事?

刚才我竟然没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怎么可能?!这个女的……经受过训练?!

“是吗,我知道了,帮我联系一下他们,这次就由我直接解决这个问题。”

诺晓依微微地一行礼后就离开了。

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珏见到欧阳踏雪还在昏睡,就用法术检查了一下欧阳踏雪当前的大脑状况。

嗯……神经间的联系很正常,但是有些地方的神经异常活跃,已经影响到了内分泌……是做噩梦了吗?反正当前疯掉的可能是没有了……真是虚惊一场啊。

珏那好了自己的资金后就打算离开,但是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

“诺晓依。”珏说到。

“在。”诺晓依一个华丽的转身,从门外的墙壁死角那边探出了身子。

果然,这个人接受过暗杀者的训练……

珏从刚才的情况中得到了判断。毕竟刚才的珏可是用心去感受是否有人的存在才判定出诺晓依就在一边的定论。

“这几天欧阳踏雪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要是她醒了的话就以稳定她的情绪为先,还有,不要让她见到任何和欧阳家有关的东西,明白了吗?”

“谨遵旨意。”诺晓依听后微微地鞠了一躬。

“好,那我走了。”说完,珏就离开了。

诺晓依看着面前昏睡的欧阳踏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经过了半天的突进,珏来到了位于版南国边境酒馆里的黑市。

“呦,你就是这次的卖家吗?”在珏面前戴着帽子的噬刃问。

珏无声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欧阳寻的办事效率果然高得吓人!没想到这么快就网罗出情报了。

“说说吧,你打算给多少钱?”噬刃一边掂着手中的包裹,一边问。

“我要你们全部的货物,这或许是最新的魂界资料。”珏低声说道。

在不知道对方是否掌握了自己的相貌情报的情况下,出于防范考虑,珏在见噬刃之前已经经过了易容,所以一般人是认不出珏的,为了双重保密,珏还穿了一件带着兜帽的斗篷。

“我手里的就是哦。”

“还有,不仅仅这么一点,我已经收集到了情报了,你·们已经得到两个包裹了吧。”珏说。

因为在噬刃的手中只有一个包裹。

“哼,所以我才这么讨厌你们这些收藏家啊。”噬刃像是无聊了一样地笑了一下,“盾,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名女性从珏视野的角落里显出了身影。

“你手中有另一个货物吗?”珏问。

“没错,但是我的要加价,因为我所对付的对手太强了,得加辛苦费。”女性说。

珏点点头,然后从自己地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硬币。

“这个如何?”珏问。

“喂!别拿你银币……”

正当女性打算说珏的时候,噬刃一下子拦住了她。

“这不是银币!”噬刃瞪大了眼,“是白金!”

“白金?!”盾听上去也大吃一惊。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更是都看向了这几人的方向。

要知道,平民所用的货币大多在铜币和银币间徘徊,商人则多会用金币,大商人会少有地用白金货币,而国家间的交易才是以白金或是紫金为主。

盾和噬刃看着面前的这名带着兜帽的男子。

能这么轻易地拿出白金货币!这家伙是什么来头?!

“你们卖吗?”珏低声问,“这枚白金币可是货真价实的。”

“卖!当然卖!”噬刃说。

“是吗,”珏慢慢地站起身,“但是我还打算从这里买一样东西。”

“什么?”噬刃急切地问,“只要我们能搞到手,一定帮你办!”

兜帽下,珏的脸上露出了邪恶且病态的笑容。

“你们。”

推荐阅读:

这个技能有点假 精灵新大陆2 美食从麻婆豆腐开始 我:中医看病,开局签到顶级医术 太子殿下总想嫁给我 前妻的绯闻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重生福妻甜蜜蜜 重生:从包沙场开始崛起 狐假虎威 [HP]贵族 使命黎明 变身王者女英雄 符文之境 问道大玩家 校园王者 萧良南桥故人 重活之回到2007 山村野花开 从斗罗开始编造游戏 开局变终结者 海贼之大海的旋律 天上掉下个大世界 苏文陆晚风苍月夜 肖时墨天 三面环绕 四合院:家妻秦淮茹 木叶:我宇智波,悟性逆天 超神:国运降临?开局推衍吞噬法 平凡的世界之我是孙家女婿 总裁哥哥,我要得到你 霸爱绝宠:邪魅总裁俏皮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