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庆祝一下吧

0庆祝一下吧

珏来到那晚和柯恩一起聊欧阳踏雪的地方,然后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

“想不到太子殿下竟然仅仅是让田央城放弃贵族,将权利交付到下一代手中啊,真是个明事理的人。”柯恩拿着一瓶红酒过来了,他的身边跟着林风眠。

“田央城掌握着商人的信任,要是随便动他的话我想不会对我们有好处吧,而且你们尽然将决定权给了我,也就说明你们是打算在个时候为我提升权威性吧。”林风眠说。

柯恩愣住了,他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珏。

珏噘着嘴点了点头,然后说:“这孩子绝对能称王。”

三人坐在桌子边,然后一同干杯,举酒共饮。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柯恩晃着手中的酒杯,然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地说。

田央城现在失去了对田家的掌控权,而且由于姬家正在被调查,所以田央城所准备的姬家的情报就没能拿出来,因此他失去了对姬家的攻击机会,调查事件也可以说是在田央城失权的瞬间就没有了。

“就算是他大儿子想要再对姬家进行攻击的话,也没有用了吧。”柯恩说。

“那要等到他大儿子当爷爷的时候了。”珏轻蔑地一笑。

田央城被打败,田家的实力虽然没有消失,但是他们的势力却削弱了不少,因此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发动攻击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柯恩将红酒浇在地上,然后说:“太开心了!这个心头大患终于能够解决了!”

珏听后摇了摇头,然后说:“听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有两件事情。”

“我知道,首先是让太子殿下登基,其次是保护国家。真是,你这人可真是扫兴啊。让我沉迷于短暂的胜利不好吗?”柯恩很不爽地说。

“事实就是如此啊。”珏晃着酒杯,像是挑逗一般地说。“田央城的事情就叫给我就行了,我会想办法让他二儿子继位的。”

“你这家伙啊。”柯恩苦笑着说。

“毕竟珏先生就是这么现实的人啊。”林风眠说。

珏瞄了林风眠一眼,没说什么。

这时候,有人过来了。

“年轻人就是好啊。”

三人看去,然后珏和柯恩就站了起来。

“姬拓大人,您好。”珏和柯恩对姬拓行了个礼。

“嘿,别这样,要行礼的话应该是我,毕竟是你们救了我们家啊。”姬拓说着也对两人行了个礼,然后他又看着面前的林风眠,“我本来以为这个国家的太子是个废物,但是现在来看的话是我错了,没想到您能把田大人的事情处理得那么漂亮,真是惊人惊喜。”

接着,姬拓就跪了下来,然后说:“倘若您要登上王位的话,那么请允许我辅佐于您!”

“请起来。”林风眠说:“您能这么说就已经很不错了。好的,请你辅佐我来统治这个国家吧。”

“谢殿下!”说完,姬拓起来了。

然后四人坐在一起,彼此饮着酒。话说男人与酒等于朋友,这四个人也不例外,喝着喝着就聊起来了。

“啊?柯恩一千多岁的事情啊?知道啊,全版南国都知道。”姬拓晃着酒杯微醉地说。

“柯恩可是在我小时候就担任丞相了,我还问过父王关于柯恩年龄的问题,在我知道柯恩年纪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啊。”林风眠趴在桌子上说。

珏有些差异地看着面前的这帮人,然后就问:“一个活了一千多岁的老怪物,你们不怕吗?”

“诶?为什么要怕啊?明明柯恩是开国元勋,而且也帮助了历代王族不少事情,为什么要怕他?”姬拓说。

珏听后稍微低下了头,然后小声笑着说道:“这里的人,还真是开放啊……”

这时候,林风眠突然将手搭在珏的肩上,然后问:“对了,珏,你说我们国家的女性待遇是不是太糟了呢?我觉得女性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权嘛……”

姬拓和柯恩听后也都看着林风眠。

“你想要改革?”珏问。

“没错!我要改革!重男轻女实在是不好!我打算消除人们的偏见!”林风眠高举着酒杯,活像个耍酒疯的人。

“一时半会儿就想要改变人们的想法可是很难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姬拓说。

“……我要生个女儿,独生女,然后立她当女王……”林风眠说。

珏看着醉了的林风眠,然后对柯恩说:“你可以打他了。”

柯恩苦笑着说:“是啊,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人。”

这时候,林风眠又像是诈尸一样地说:“珏!听说你在养着欧阳踏雪当奴隶?你是不是每天都在欺负她啊?!现在好了吧!她都昏迷了!”

珏听后微声咂了下嘴。

这家伙有要搞什么!?还有,是谁说我在欺负她?再者,一介奴隶而已,没有太子担心的必要吧?!

“您真是说笑了,我对欧阳踏雪可是很重视的,所以是不会对她做什么有害的事情的,这一点您可以放心……而且我……”

而且什么?

珏在心中发问——自己,是不是太重视别人了?明明对其他的奴隶都是一视同仁、看做垃圾,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欧阳踏雪?

“哦?”林风眠用手指点着珏的脸颊,然后说:“你是不是对欧阳踏雪动心了?呀~毕竟珏你也是个人族嘛,在龙城那个满是龙的地方应该挺难受的吧?没事,现在你可以说是找到归宿了哦~”

珏听着林风眠的话,然后在心中做出了否定。

我经历过爱情,知道爱情的感觉是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对欧阳踏雪的感情绝非爱情。

“所以嘛,我决定废除奴隶制哦~!”

“啥?!”珏、柯恩和姬拓都大吃一惊。

版南国的法律和一部分工作都是由奴隶制作为支撑的,所以废除奴隶制的话就意味着国家的整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定会牵扯到近半数人的利益。

林风眠这么做是打算将珏他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制度全部打碎吗?

“别慌啊,”林风眠说:,“现在经济没能活跃起来,公民的消费能力已经是显然落后了,所以需要扩充新的公民,但是奴隶的存在就将一大批公民给排除了,所以我打算废除奴隶制来提高经济。”

珏放下了酒杯,然后说:“很危险,说不定你会死。”

这种家伙我已经见过不少了,都是些政治的笨蛋……也都是民主的英雄……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做……实在不行,我就和一名女奴隶结婚。”林风眠坚定地说。

珏长叹一口气,然后说:“要我把欧阳踏雪送给你吗?像她这种货色要是当王妃的话应给没什么人会有关于硬件的质疑吧?”

“虽然是个很诱人的建议,但是她不是你的吗?我就算了……”林风眠说。

珏没说什么,只是喝了口酒。

要是欧阳踏雪到你手里的话,或许会幸福吧……

“对了,珏。”柯恩这时候一把搂住珏,然后说:“跟我们讲一讲关于龙族姑娘们的事情吧。”

“喂喂喂,这有什么好听的?”珏感到有些无语。

“喂,伙计,这可是一介人族泡到龙族女人的故事啊!你倒是说一点啊!”柯恩说。

“你也想和高阶种结婚?”珏问。

“那倒不是,只不过感觉听上去会挺有意思的。”

珏叹了口气,然后就将他和龙族间的故事说给了这三人听。

“所以,我就来这里了。”去掉了珏的一部分小秘密后,珏说完了故事。

珏说完后打给过了几秒,然后柯恩就给了珏后脑勺一巴掌。

“天那!你这小子艳福不浅啊!龙族公主、大贵族以及将军都被你泡到了?!这!这堪称人生巅峰啊!”柯恩大喊。

“错了!柯恩!明明是连泡都没泡就捞到手了!这明明是白送啊!白送!”姬拓快速纠正着柯恩的语病。

“太羡慕了!当年老夫可是冲破了种种阻碍才和贱内结婚的!没想到你竟然被女性倒着追!真是可怕!太羡慕了!”姬拓做出了完全不符合他年纪的举动——近乎是抱着头痛哭。

“如果你们这是在发酒疯的话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能不要对我发起不必要的攻击吗?我这边也是很难受的,所以你们就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你有什么好难受的!”柯恩问。

“你说,这几个女的我敢得罪谁?而且她们都是独生女,要是和她们成亲的话入赘是不可避免的,那你说,我该嫁给谁?就算是找了一个成亲了,那么大家平日里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别扭啊。”珏说。

“你考虑多了,实在不行你就当个‘种子库’不就行了。”柯恩上来就给了一句雷人的话。

“额……那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又在哪里?”珏说。

珏话虽这么说,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血脉不能流传下来,他不能容忍用银白之灾那肮脏的血脉去糟蹋夏尼这些无辜的女子,这对她们来说太可怜了;他不能允许世间再次出现一个疯起来连自己爱人都能杀的怪物的存在。

“哎呀,你考虑的可深是多啊……龙族不也是认可一夫多妻制的吗?到时候你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有一个贵族的身份不就行了?”林风眠看起来是喝多了,他慢慢地过来了。

“你们啊。”珏叹了口气,然后说:“看起来你们是喝醉了,算了,今晚上就算了吧。先回去了。”珏说完就离开了。

路上,珏停在了走廊上。

刚才喝酒时候的种种回忆在珏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一种久违的感觉在珏的心中涌现。

友情吗?不对……那不属于我……

珏虽然感到伤感,但是他必须告诫自己不能与太多的人有过深的交往——那是在救他们。

珏走在走廊上打算去看一下欧阳踏雪。

可是一瞬间,珏就感到一股寒气从他的后颈爬到到背后,然后再从后面环抱珏的身体。

珏打了个冷战。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影子,仿佛要预防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影子中出来一样。

几秒过去了,珏依旧盯着自己的影子看,然后就在一刹那,珏的影子自己动了一下——但是珏根本就没有动身子,即便是衣服的末端。

珏抬起头看着天上那个残月。

魔域?的力量波动吗?或是说……有人将那本书给拿走了?……我记得应该没有人知道那本书在哪里才对。

珏回头看了看身后。

刚才的力量波动应该是控影书的力量暴走了。紫金开山斧,、黄昏血爪、控影书……已经连续探知到两件僭越者法器了吗?为什么这种禁忌的法器会在这个时候这么频繁地出现?巧合?或是……

珏感到有什么家伙正在暗中操控着现在三界的走向。

就在此刻,王宫的某处还有一个人感受到了控影书的暴走——

“哦~终于来了吗?”

身穿西服手带手套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合上了书,然后看向窗外。

雾闭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月亮,然后他从自己的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在写着“让控影书暴走”的前面打了个对勾。

而在这句话的前面,还有像是“发现控影书”“让隆知道是田央城进行的抢劫”这类的备忘录。

雾翻阅着备忘录,然后微微勾起了嘴角。

事情的发展如同他的预料一般。

为了让珏来到版南国,他特意冒着被杀的风险找到珏然后引导他;为了让欧阳踏雪到珏手里,他特意将欧阳踏雪变为了奴隶;为了让欧阳踏雪在后期有用处,他特意下达了不许动欧阳踏雪的命令;为了让珏与欧阳踏雪相见,他特意放出了妖邪;为了让珏找到能够作为证据的东西,他特意在先前安排了枪击案然后又让子弹通过骸流落到珏手里……

雾做了太多的事情来了,又为了现在而准备的,也有为了后来而做铺垫的。

“看欧阳寻的样子应该是见到欧阳踏雪了,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姐弟俩的矛盾已经被挑开了,身下的就是关于林风眠的登基事件以及后面的……喂?”

雾说到一半,就捂了下耳朵,像是在听什么一样。

“是吗?原来如此,好,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就全部按照计划的来就行了。嗯,这几天我太忙了,再过两三天我们就可以……好的,再见,爱你。”

雾微微睁开了他的眼睛,那双金色的兽瞳反射出了琥珀色的月光。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可以干扰你,隆,我最好的兄弟、导师以及恩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命运会是什么……你与我的业障到底在什么时候有了胶着?是未来还是现在?……原谅我吧,是我的一己执念害了你,亦或是说你我本身就被玩弄在股掌之间了,只不过你和我并不知道罢了……”

(你的这句话又是说给谁听得呢?)一个声音在雾的心中响起,如果雷比翁他们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到惊讶的——这是百兵破的声音。

(感慨罢了……毕竟今天的天气让我中二病爆发,让我好好享受一下正在逝去的青春吧。)雾在心中回应道。

(那种东西少看一些,免得教坏了孩子。)

(住嘴啊,你当时不也是看的津津有味?)雾捏着眉心说。

(银白之灾吗?没想到还能以这种状态见到他,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状态。)

(有什么意见吗?事先警告你,就算是在你的全盛时期你也是打不过他的,多余的想法别想。)雾提醒着百兵破。

(明白了,但是……雷公的女儿竟然喜欢上了银白之灾?!冰九重的女儿也是?!下一个谁?还有吗?还好我没有女儿……)

听着松了口气的百兵破后,雾不怀好心地说:(你可敬可爱的姐姐的女儿也是在隆的身边的哦,不担心一下她吗?)

(你不是说了吗,娜尔对银白之灾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啊……)雾又闭上了眼看着天花板,(我是这么说过。)

历史这种东西,本就是戏剧化的,所谓事事难料,没人能逃过命运的安排……

雾伸了个懒腰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明天还有好多事情呢,必须要早点睡啊……看来路还长着呢,隆。”

推荐阅读:

网王:头顶达摩克利斯走进立海大 我在大明当剑仙 快穿之宿主居然真是大佬 我的360修仙卫士 魔說 八零真千金:三天后离婚?难啊! 惊!农门小锦鲤,早死的夫君他活了! 洪荒:从后土是我道侣开始 我被人炼成了药炉 死遁后嫁人生子,侯爷找上门 假白富美有暴富系统[穿书] 你都要请旨嫁人了,孤还克制什么 最强单兵:从被特招入伍开始 综武:南庆范闲,开局联姻徐渭熊 四合院:傻柱充军,权势巅峰 君逍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隆庆中兴 侯亮平查我?义父赵蒙生够红吗? 沙之界 恶魔别过来 顾总别追了,夫人已经和您离婚了 大唐公主传 重生九零小人物 规则世界入侵,我们是第一批学生 穿越过来,嫁给瘸子当皇后 娇妻为匪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最强挚友组被选中魔王幼崽的监护人 我都要成神印了,你让我去猎魔团 我在异界建立日不落帝国 穿成兽世万人迷,绝色兽夫超凶猛 皇姐为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