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物是人非

0美好时光,仅在昨天

晚上,珏收拾好后打算睡觉,但是依旧沉睡的欧阳踏雪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珏坐到了欧阳踏雪的身边,然后捋着她的头发。

(怎么?身为一个动物的最根本的**觉醒了?打算对这孩子动手了吗?)暗影说。

(请不要发出着种纯属放屁的话语可以吗?)珏有将手放到了欧阳踏雪的脸蛋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是怎样的存在。)

(正因为世界上只有我们,所以才更应该让我们的血脉流淌下来啊。)

(你是故意的吗?)珏有点不耐烦地问。

(你这人还真是开不起玩笑啊。)暗影呵呵一笑。

珏看着欧阳踏雪,审视着她那女性特有的身材,然后问:(你说这世间,有另一只银白之灾吗?一只女性的银白之灾?)

(不可能。)暗影说。

(也是啊。)珏自嘲般地一笑。

(不对这家伙做些什么吗?现在的她可是很疏忽的哦,要是对她做些什么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暗影在低语道。

珏点了一下头,(也是呢,趁现在在她心中种下一个意识比较好吧?)

珏爬上床,然后抱着欧阳踏雪的头,轻声说:“别怕,不会痛的。”

然后珏一下子按住了欧阳踏雪的太阳穴。

两人的意识被瞬间连接。

这里是……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当珏的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像是个……森林?

在珏的前面有两个小孩正在玩耍。

“姐姐!给!这是我做的花环!”一个小男孩正在一个小女孩的面前展示着他手中的花环。

“好漂亮!这是给我的?谢谢你。”小女孩高兴地接过了小男孩手中的花环,然后戴在了头上,“好看吗?”

“好看!太好看了!姐姐真漂亮!”小男孩高兴地说,然后他抱着女孩说:“好喜欢姐姐!”

“嘻嘻,谢谢你。”小女孩无邪地笑着。

珏能看出来,这时儿时的欧阳踏雪和欧阳寻。

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有这么好啊。

珏看到了这两人的关系后不免感叹。

珏看着儿时的欧阳寻,天真无邪,童真可爱;儿时的欧阳踏雪可爱端庄,文静甜美。

他们在树林中嘻嘻玩闹,最纯真的亲情在他们两人间流露出来。

“吃饭了哦。”这时候,有一名女性的声音从树林的深处传来。

“好~”两个孩子说着就跑进了树林。

珏跟着这帮孩子走了过去。

这里是欧阳踏雪的记忆,珏所用的法术并不是和上一次对林风眠用的一样的法术,所以欧阳踏雪回忆中的人是看不见珏的。

珏跟着这俩孩子走着。

姐姐和弟弟的关系很好,他们牵着手向着目的地走着,弟弟提醒姐姐地上的数根,姐姐提醒弟弟身旁的树枝。

最终,两人到了一个看上去很简陋的茅屋边。

在茅屋的前面,有一名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性站在门前。这名女性虽然憔悴,但是她和小女孩很像,同时这名女性也有很高的颜值。

“你们回来了?有没有受伤?”女性问。

“没有!”小男孩先回答了。

“嗯,我也没有。”女孩说。

“胡说!姐姐你明明被草给划伤了!”小男孩二话不说就把女孩的裙子给掀了起来,将她的那个微微受伤的腿展示给女性看。

“哎呀,受伤了呢。”女性表现出一个很头痛的表情。

“没事的,妈妈!起码弟弟没有受伤。”女孩马上说。

“是吗?没有受伤吗?”女性有看向了男孩。

“嗯,没有受伤哦,这一点阿姨不用担心。”男孩说,“妈妈是不会欺负你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女性看似疲惫地摸着男孩的头。

“妈妈!我也要!”女孩在一旁看不住了。

“好好好。”女性也摸了摸女孩的头。

三人进入了房间。

在珏看来,这只不过是个美好的温馨场面。

(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暗影这时候说。

(对啊,暴风雨前的宁静。)珏点了一下头后挥了一下手。

场景快速翻转,珏发现自己现在在那个小木屋的窗前。

“啪啦——!”

一声碗碟被摔碎的声音响起。

珏看着屋子里面发生的事情,然后又看了看趴在窗前哭着看着屋内的小女孩。

“你个浪货!我不是说了吗?!不要让你的小杂种来找我的儿子!”一名看上去穿的很奢华地位很高的女子给了女性一耳光。

“孩子间的事情大人就不要插手了吧,毕竟他也是那孩子的弟弟啊。”女性没有发火,而是谦卑地说。

“我说了!你的那个是个小杂种!不要和我的儿子相提并论!”女子听后火冒三丈。

女性没有说话,而是静静承受着来自女子的恶言攻击。

“真是的!以后不要再让你的小杂种来找我儿子了!我会管好我儿子的!我绝对不会让他过来的!所以不要来烦我们了!”说完,女子就转身而去。

“真是的!娘是个骚货,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女子打开了门。

这位就是欧阳寻的母亲吗?看上去上去挺像一个大家闺秀的,但是很暴力啊。

珏看着面前的女子想。

“咿——!”

就在女子刚走出门口的时候,她瞟了眼女孩,这把女孩吓坏了。

女子狠狠地瞪了眼女孩,然后一跺脚就离开了。

见女子走远后,女孩跑进了屋里。

“妈妈!妈妈!”女孩留着泪哭着抱着女性。

“抱歉啊,吓坏了吧?没事的,有妈妈在这里,没事的。”

“妈妈?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阿姨好吓人!她不喜欢我。”

“没事的,阿姨只不过不太开心而已,她只是跟妈妈关系不好罢了。但是你也不要去找阿姨哦,这么做的话她也会不喜欢你哦。”

“明,明白了,我会努力的……”女孩哽咽地说。

女性安慰着女孩,但是女孩没能看到女性留下的眼泪。

(女人啊。)暗影做出了评价。

(女人呢。)珏用不同的语气复述了这句话表示认同。(家庭的矛盾吗?看上去不错,刚才欧阳踏雪那个害怕的表情也很不错。)

(你说,要是你以后和龙族的那帮姑娘有孩子的话,会不会也这样啊?)

(这个话题在很早前就有答案了——我是不会要孩子的。)

(……看下一个吧。)暗影沉默了一会儿后说。

场景再次发生变化,这一次的场景是在森林的边缘。

小女孩躲在树边惊恐地看着林外的小男孩。

“你走开!你好脏!”小男孩从地上捡起石头扔向小女孩。

“姐姐不脏,姐姐不脏!”女孩大喊,但是这没有用,男孩依旧扔着石头。

“你不是我姐姐!”男孩说。

男孩扔出的石头随意地飞着,然后打中了女孩的头,磕出了血。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颤抖着手去摸了一下头上的伤。

见到血的女孩被吓哭了,男孩见势不妙就跑了。

现在,这里只有蹲在地上哭的女孩和在旁观的珏。

(这就是矛盾的开始吧?)暗影说。

(是啊,姐弟反目成仇的瞬间就是在这里吗?无论是哪一次、什么人都是一样啊。)

(和以前很像,是吧。)暗影回忆道。

(以前……以前的事情太多了……)珏挥了一下手,跳到了下一个场景。

天空下着冷雨,这一次的场景出现在那间茅屋内。

但是此时的茅屋中并没有先前的那种温馨和平淡。

女孩已经成长为少女时的欧阳踏雪。

她披麻戴孝地跪在床前,床上躺着已经死去的女性。

珏在四周走了走,然后轻轻摸了一下欧阳踏雪的头。

(真冷啊……)暗影直接说出了它的感受。

珏刚刚连接了那个欧阳踏雪的感觉——周围很冷,她的手脚已经十分冰凉了,她应该有两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昏暗的灯光在屋中闪烁,仿佛时刻都能熄灭一样。

而欧阳踏雪看上去就像是死去了一样,直至在那里跪着,一动也不动。

珏向外面望了望。看见有些人在屋外,像是在等着欧阳踏雪一样。

“听说是夫人下命毒死的。”屋外有人小声说。

“真假?!至于吗?这么狠?”

“谁知道呢,最毒妇人心啊。”

“那么这次我们来接欧阳踏雪回本家的话……”

“凶多吉少吧……不过既然家主活着的话,应该不会太惨吧。”

“谁知道呢……”

珏聆听着屋外人的对话,然后又看了看欧阳踏雪。

过了片刻,欧阳踏雪站了起来。

“妈妈,请保佑我。”

她推开了门,走进了人群中。

(感觉欧阳家的夫人挺能跟我们聊得来的。)暗影说。

(我也这么想。)珏点了一下头。

那妮子的母亲是被欧阳寻的母亲给杀死的吗?还是毒杀?

就在珏这么想着的时候,这件茅屋突然着起火了。

火势没有被外面的冷雨给浇灭,而是越发的猛烈。

珏看着床上正在化为尘土的女性。

原来如此,使用这种方式埋葬的吗?真是干净利落啊。

无意间,珏看到了外面的欧阳踏雪。她停在原地,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这一切,然后流下了泪水。

(看来这种埋葬方式本人并不知道啊。)暗影说。

(这就是最悲惨的啊。)珏叹了口气。

接着,画面转向了欧阳家的内部。

珏看着眼前的欧阳踏雪。

(本家直系的孩子竟然在这里当侍女吗?)暗影看着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欧阳踏雪说。

(这就是命啊,虽然已经猜到会是这样了。)珏想着欧阳踏雪那边走去。

欧阳踏雪跪在正堂中,然后等待着身为家主的欧阳寻的命令。

从时间点上看,欧阳寻的母亲应该是去世了……珏想。

“你将会被嫁到布家。”欧阳寻说。

“嫁出去?……”欧阳踏雪抬起头看着欧阳寻。

“没错,上一次布家的公子过来正好看到了你,然后就爱上了你。所以你现在还算是有些用处吧,多少是政治联姻,放心,布家的公子年轻有才,相貌英俊……就是为什么会看上你个妓女的孩子就不清楚了,真是瞎了眼了。”欧阳寻说。

“是,谢家主大人……”欧阳踏雪俯下身子叩拜。

呵呵,这样吗?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吗?真是……太好了……终于要结束了?随便嫁一个人就行了……但是……能帮上你,就行了……

珏将手慢慢地从欧阳踏雪的头上拿开了。

原来当初这妮子是这么想的吗?

珏透过法术读取了欧阳踏雪的想法。

(已经完全厌倦在这里了吗?)暗影说。

(嗯,但是她还没有忘却亲情。)珏说。

(可悲的家伙,明明没有人关心她。)暗影用厌恶的声音低语道。

(这孩子,会有一天明白什么叫做有仇必报的。)珏拍了一下手。

“放手!为什么!?为什么?!抓的是我?!我还没过门呢!我甚至连男方的脸都没见到过!”欧阳踏雪大声喊道。

这时候,欧阳寻从宅邸的角落中出来了,然后说:“你只要是与布家有关联的话,我们就有理由拿出一个人受罚了,所以,为了欧阳家,就委屈你了,姐姐。”

欧阳踏雪停住了嘶吼,然后如同失神一样地看着欧阳寻,然后就被人带走了。

(哼,这就是亲情的作用啊。)暗影发出了嘲笑声。

珏含笑点点头,然后说:(这就是,亲情的作用啊……)

(好了,那么现在,我们就离开吧。)珏说着就打算将法术解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场景突然自己跳转了。

(什么?!是外部的法术干扰吗?!)珏紧张地问。

(不像,应该是这孩子内心的精神反馈……)暗影推断到。

场景在不断地跳动——这些都是欧阳踏雪在认识珏之后的记忆。

这个男人很危险!

诶?好像不是那么凶啊……

他有着好强的办事能力。

是主上特意送来的红糖水吗?好感动,真的要谢谢他。

主上这几天好忙啊……

恐,恐怖的故事……主上在吗?好害怕,好想让人来陪……

惹主上生气了……下次要小心些。

弟,弟弟!主,主上!主上你在哪?!

……

这是那妮子的记忆?!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这么想?

正当珏疑惑的时候,暗影突然透过央首说:(我!快切断连接!现在我们的记忆正在大量回流到这丫头的脑子里!)

(你个倒霉东西是在开玩笑吗?!)珏大喊这。

以前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探知到!

(核心的记忆算是被保护住了,但是有些有的没的倒是……)暗影在采取措施后进行了报告。

珏紧急查阅着自己的记忆,然后说:(罢了,这妮子以后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当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

珏起身看着身旁的欧阳踏雪。

(那种情感爆发出来的情况,只有在她对你的感情达到特殊的程度的时候才会有。)暗影说,(她希望我们能保护她。)

(那她该学着保护自己。)珏说着就将手放到了欧阳踏雪的额头上。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欠你的,你必须追回来!”

推荐阅读:

再见叶之安 邪门诡道 我的青春裏有一颗篮球和你 在末日求生游戏c位登顶 舌尖上的迷宫 我在时空开客栈 梦境和重来 不良逃妻,哪里跑 游戏降临现实,我反手氪金二十亿 重生之血色浪漫 团宠学霸小姑姑躺赢日常 被觊觎的恶毒美人[快穿] 穿成种田文炮灰我和女儿们开大了 凤凰落地不如鸡 我在魂穿文物后破了自己的凶案 她说结婚是另外的价钱 邪肆反派爆改纯爱少年 半岛:未设想的人生 勇闯娱乐圈 嫡姐非要换亲?我嫁王爷她悔哭了 重生被换亲,改嫁侯府当主母 让你拍反贪宣传,你拍祁同伟 大将军,皇后娘娘又跑了 姐姐,帮帮我 拨动命运长河,我在诸天享尽天福 神秘复苏之宅诡 玄幻,前世的修为封不住了 外来:白手起家 离婚诈死,陆总拿带血孕检单哭疯 六岁赶尸:不好意思,我穿紫袍 带着拖把穿越修真界 开局发布星露谷物语,火爆全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