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狩猎之人

0狩猎之人

距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田家现在还在忙着拉近各个贵族间的关系,没有时间管珏他们,为了打发时间,三人就闲谈了起来,但是主要还是柯恩对欧阳寻的突然出现的惊讶和询问。

“什么?用国外的商人来压制外国的军队吗?方法好是好,但是代价呢?”柯恩问。

“或许就需要我们商会通融一下了。”珏猜测到。

欧阳寻对着珏微微一笑,说:“没错,也真是多亏了珏大人的商会制度,要不然也不会有商人介入的利害关系。”

“不必抬举我,现在你才是最大的功臣,毕竟是你当初与国外的商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珏摆摆手。

这时候,柯恩寄到了两人的中间。珏和欧阳寻一下自己看出了柯恩是有什么话想说,于是就侧耳待听。

“欧阳寻,珏。这次宴会你们最好是什么也别碰,我死了没事,你和珏绝对不能死!只要龙族还认珏,你还掌握着国家运作体系的话,就绝对不能死!”

欧阳寻看着柯恩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珏却轻轻拍了一下两人的肩,说:“没事的,今天要担心的是你们该怎么逃走。到了宴会上的话就不用担心食物问题了,我会跟各位说的,所以就享受好这次宴会吧。”

两人看着珏,然后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此次宴会是以自助餐的模式进行的,其目的应该是为了让各个贵族未来的家主提前认识彼此,留下好的印象,方便以后的家族统治。

“诸位,感谢诸位的到来。”田央城站在最高处进行问候。

珏他们也看着台上的田央城。

珏环视了一下周围。虽然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侍卫,但是珏可以感觉出在这里面有几名超越者。

竟然请来了超越者吗,真是严谨啊。有这么多超越者的话,将一名上位王种给逼退也不是问题啊……虽然人族这边的损失会很大罢了。

对于珏来说,就算是在场的超越者们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今天没心情和这些人族比划比划。超越者虽然又能够和王种战斗的能力,但是终归是赶不上王种的,或许他们出现的原因是为了与妖邪战斗。

“感谢诸位的到来。今天是我长子的继位仪式,也就不说什么官话了。我是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折腾了,是时候该把我的位子让给后人了。希望诸位以后能够担待着点我家的长子,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指出来,让他做得更好。最后,今天只是图个开心,没什么多余的东西,大家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吧。”

说完,下面的贵族们就发出了像是欢呼一样的声音,而田央城的长子也从他的身后走出,和下面的贵族们一一打招呼。

这时候,田央城见到了下面的珏一行人,然后走了过来。

哦~发现我们了吗?怎么?要过来直接弄死我们?

珏一边观察着周围超越者的行为,一边注意着田央城的举动。

“真是感谢呢,珏大人、柯恩大人以及欧阳寻大人,真是感谢您们的赏脸。”田央城说着就鞠了一躬。

“田大人真是多礼,明明是您邀请的我们,真是感谢您对我们还放在心上啊。”柯恩听后也鞠了一躬。

珏看着相互回礼的两人没有说什么。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次宴会,珏着三人中至少要死一个人。

政治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违背了我,我就要将你置于死地。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珏这时候抬眼看了一下远处田央城的长子。

好像是叫……田武英来着……

珏想着田央城长子的名字。

田央城的长子这时候走了过来,站到了珏的面前。

“您就是珏大人吧,初次见面,我是田央城的长子,田武陵。”说罢,田武陵就向珏伸出了手。

啊,记错了啊。

“幸会。”珏也伸出了手和田武陵握手。

“武陵,你现在先和别人说一下话吧,以后你会有能够和这几位大人接触的机会的。”田央城用干瘪的语气说。

田武陵见到他的父亲是这个态度,不敢多待,马上离开了。

见田武陵走远后,田央城看着欧阳寻说:“真是羡慕欧阳家能够培养出这样的继承人啊,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担起此等大任。”

的确,在同龄人中,欧阳寻绝对是年少有为。不仅年纪轻轻就能将家族打理的这么好,而且在办事上也是行动迅速,心藏城府。

“田大人真会说笑,我还只是个孩子,怎么能够被前辈夸奖成这样呢?我还要多多学习呢,倒是我还需要前辈们的指导呢。”欧阳寻这么说着。

珏这时候虽然是一张扑克脸,但是他的心中已经快要笑出声了。

这,这也太虚伪了吧?!欧阳寻,你可以啊!我见了这么多人,你的虚伪度可以排到前几了!

田央城也只是呵呵一笑,然后瞥了眼珏。

“珏大人还真是才华横溢呢,如果您是我国的干事的话,相比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吧。”

还没等珏回话,田央城就走开了。

柯恩看着珏,然后说:“真是罕见呢,这一次我竟然认可了田央城的话,真是不敢相信。”

欧阳寻也看着珏,然后说:“这算是田央城第一次为这个国家考虑吧。”

两人看着珏。

“想什么呢,伙计们。我可是龙族的官员。怎么?想挖龙族的墙角吗?警告你们,想多了啊。”

柯恩和欧阳寻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无奈地耸了一下肩。

宴会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和平的。大家都各自吃各自的,各自聊着各自的天。

“喂,可以吃吗?”欧阳寻看着珏拿起了一个食物后问。

“这是自助的形式,没事的。”柯恩说,然后他指着一旁正在大吃特吃的珏说:“看,那家伙可是销魂。”

“……确实……有点……”欧阳寻用难以言表的语气说道。

“确实想不到,明明看上去不像是那么能吃的人,没想到胃口竟然真么大!”柯恩苦笑着说。

“呵呵,如果以后真的打算将他纳入我们国家的话,给他的待遇也是不能不考虑的。”柯恩苦笑着。

“您有办法吗?”

“珏在龙族终归是一介掌司,没什么大的权利,而且龙族也不会给人族龙族贵族的封号,所以我们只要能证明我们能给珏的更多就行了。再者,珏终归是人,对异性的好感或是欲望是难以控制的,但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他是难以对龙族人产生想法的,欧阳踏雪不就是证明吗?所以……”

“用女人来控制珏吗?”欧阳寻问。

“不是不行,但是那样的话就太明显了,再者就是版南国是一夫一妻制的,如果允许了珏纳妾的话,我担心有违先例。”

听到这儿,欧阳寻呵呵一笑,然后问:“柯恩大人不也是每天花天酒地的?还用担心这件事情?”

“小子,认清现实好不好?现在就这个问题我们是统一战线的。而且那些都是奴隶罢了,连妾都算不上。”

欧阳寻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

柯恩这家伙好色是朝中皆知的,或许对这个活了近千年的家伙来说,只有从事那种活动才能让他想起来自己还是个人吧。

而珏在这个时候已经放慢了自己进食的速度。

说什么呢孩子们?就凭女人就打算控制我?!开玩笑吧?!

就在这时,田武陵过来了。

“各位大人,真是感谢您等的到来,先前打扰了您们和家父的谈话真是抱歉,但是现在还请赏脸与我交流一番。”

说着,田武陵就让侍从递上了酒杯。

柯恩和欧阳寻深知,这次的酒里应该有剧毒。

“怎么?怕我在酒里下毒不成?”田武陵像是看出了几人的顾虑一样。

珏这时候接过了酒杯,然后说:“我虽是龙族的官员,但是我并不是出生于凌云。所以如果这是田武陵大人对我们进行的示好意识的话,那么就请遵循我们那边的仪式。”

田武陵盯着珏看,眼神在珏和他手中的酒杯中相互飘忽。

这里的人都明白,现在的珏是在给贵族派的人台阶下。当前贵族派力量大减,拥王派占有绝对的上风,如果在战斗下去的话,对贵族派来说无非是自损一千杀敌八百;现在珏代表拥王派想贵族派扔出橄榄枝,无疑是给了贵族派一个再缓和的机会。而且,珏都把“示好”两字摆在字面上了,田武陵没有拒绝的理由。

“珏大人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还能有拒绝的理由呢?请问珏大人那边的仪式是什么?”田央城问。

珏听后微微晃荡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然后说:“我们呢,是很担心在这酒里有毒的,所以我们共饮这杯酒如何?”珏问。

“共饮吗?”田武陵说。

“那么,出于我对您的信任,我来先饮一口。您看如何?”

田武陵看着珏的举动,然后点了点头。

珏微微一笑,在欧阳寻和柯恩的担心的目光下,珏饮下了这杯酒。

可是在珏饮下酒的瞬间,他就怔住了——酒里……

珏的余光看到了柯恩和欧阳寻。他一下子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久到在千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于是珏做出了决定。

“真是好酒呢,请。”珏将喝剩下的酒递到了田武陵那边。

田武陵倒是很满意,然后结果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周围的人见到后都高兴地鼓着掌,他们为了贵族派和拥王派间的友谊成立而高兴。

可是下一刻,珏和田武陵同时丧失身体的控制权,倒在了地上。

“快!快传医生!”周围的人大喊。

或许是没有想到这种情况,柯恩和欧阳寻都感到慌张。柯恩甚至都抓着赶来调查的超越者的领子大喊一定要将凶手捉拿归案。

“珏大人!珏大人!”欧阳寻拍着珏的脸试图唤醒他,但是珏一点反应都没有。

田家这边也来人检查着田武陵,田央城也急忙赶过来检查。

珏和田武陵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快!快把两人倒起来!”田央城喊。

就在旁边的超越者李克江珏和田央城给吊了起来。

刚一被吊起来,珏和田武陵就将刚刚喝的酒给吐了出来。

“额……”珏先有了反应。

珏蜷曲着身体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甚至还咳出了血。

“珏!”柯恩见后马上上去扶珏。

珏脸色苍白,要比原先还要像是个死人。

珏无力地翻了个身,然后就没了动静。

“快!快把珏大人带回去治疗!”柯恩大喊。

这时候,医生过来了,他不断检查着田武陵,然后尝试用各种方法拯救田武陵。

“有什么用?!还有什么可以救田武陵的?!”田央城大喊。

见到此景,几名超越者出来对田武陵使用法术,试图拯救田武陵,但是没有一点办法能够就他。

“这!这种毒我从来没有见过!这!这近乎是无解的!”医生惊恐地说。

同时,他用一根细针挑开了田武陵的皮肤,是他皮下的血液流出来。

一瞬间,人们就惊呆了——田武陵皮下的血液已经变成了那种像是掺了墨水一样的血。同时,被那些黑色液体侵染的机体组织已经完全溃烂了。

“来人!”田央城叫了一下身边的人,“派人看一下珏的身上的血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接受命令的人马上就明白了田央城的意思,于是马上就跑去找珏。

就在那名侍从离开后几秒,田武陵就死了。

田央城傻愣愣地看着就这么损命的长子。

这时,被派过去的人回来了。

“大人,珏大人的身上也出现了那种情况。”

“珏现在怎么样了?”田央城问。

“情况依旧很早糟,现在珏大人依旧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而且他体内的毒素开始扩散了,如果情况再坏一些的话……”

“为什么珏没有死亡?!”田央城问。

“根据情报……珏大人曾经在龙族是以武官出身的,所以以他的体质,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

“想尽一切办法救回珏!他是龙族的官员!现在绝对不能让他死!”田央城大声命令道。

“是!”接到命令的人说完就离开了。

珏是龙族的官员,以龙族的战斗力来说他们毁灭版南国轻而易举。如果珏死了的话,那么来罪的可就是版南国了。

田央城看了下四周,然后径直走向了负责酒水的人那边,抓着他问:“是不是你搞的鬼?!”

管酒水的人看起来也没想到这般情况,在田央城质问的时候都吓傻了。过了好久他才说:“不!不是我!而且田武陵大人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就说今天的食物不能动任何手脚!他很希望今天能够成为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田央城看着周围的人,那些负责餐饮的人都点了点头证明田武陵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大人,刚才查过了,酒杯、酒的来源以及厨房都没有毒药,所以我们猜测这一次的事件可能是一个离奇的意外。”一名超越者说。

“离奇的意外!你让我怎么相信这是个意外?!”田央城喊。

“可是连法术我们都确定过了,没有任用法术干扰酒的成分啊。”

田央城长叹一口气,然后低声说道:“让我静一静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在珏静养的房间中,珏睁开了眼睛。和先前那个快被毒死的珏完全不同,起码现在的珏只是看上去像个死人。

珏长叹一口气,然后低声说:“田武陵吗……抱歉啊,不是你该死,而是你得死……”

珏在饮下酒的瞬间就知道酒里没毒了。但是这对珏来说就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田家到底是什么态度?如果田家是打算就此收手的话,那么珏就没有杀害田武陵的理由了,可是如果这只是单纯的的问好呢?田家如果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想法呢?那么珏岂不是吃亏了?

机会不再,所以珏必须抓住它!

凭借着在过年时靠“自食自养”而获得毒牙,珏向酒杯中注射了他自身所分泌出的毒液。珏很清楚,这样的毒液就算是上位王种也抗不下来——这是世间最毒的毒!而且无解。

政治就是这样啊,无非是你死我活罢了……那么下面……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了……

田家的教育很好,这是柯恩打过包票的,所以珏不担心田家的二儿子会是个废物。

珏看向了窗外,看向了庭院中散去的人以及独自留在原地的田央城。

突然,一道闪光从珏的视野角落中闪过。

什么东西?!

珏紧盯着远处的光点,那光点来回闪烁,时而长,时而短,虽然看上去没有任何规律,但是光线闪烁的很有计划,像是暗号一般。

短、长、短;短;长、短;短、长、长;短、短、长;短、长、长;短、长……

推荐阅读:

炸年糕 重生之民国元帅 柯南:在柯学世界发展商业 强势攻防 回家过年,我在亲戚窝里杀疯了!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国产造车弱,关我陆地坦克啥事? 大明有匪 鸿蒙霸体决鱼初见 柯南之柯学模拟器 大叔轻点聊 随身携带一座水族馆 夜风孙沐清 劫持全人类 天降神妻 宇宙之败家神豪 (修真)长生道 捉鬼师成长记 万界回收系统 七绝轮回刃 锦鲤小奶团,六个舅舅争着宠 万人嫌神探凭亿近人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 超凡魔探 老子谁都敢去惹 源数矩阵 交换生的恋爱日常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白学 冒名充军,女主她力能扛鼎 王者之超级钟馗系统 诸天游戏世界 为妃之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