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包裹

0包裹

珏离开凌云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珏在版南国是死是活也没有人知道。

“什么?!版南国出现了暴动?!”夏尼在听到烬锽的话之后不免震了一下。

“夏尼姐你别着急啊,放心,以珏的能力就算是平定不了暴动的话也能够逃脱吧。”冰千鸟倒是不慌不忙地说。

夏尼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手中茶杯中的泡沫漩涡。

珏离开之后他的工作就由夏尼承担了,但是夏尼总觉得龙族目前对她的态度就像是珏已经死了一样。她觉得很不舒服。

冰千鸟像是看出了夏尼的不安一样,然后说:“好啦,夏尼姐,好不容易休息了,就不要再想这么多了,放松一下自己吧。”

夏尼听后含糊地笑着点了点头。

烬锽在此期间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一个劲儿地喝着自己的茶。

珏早晚有一天会死的,而且是会被我们给杀死,只不过是时候未到罢了……到时候,你们会下手吗?——烬锽多么想说出这句话,但是没有办法,他不能将珏的身份在现在挑开。为了让自己的嘴不泄露出什么秘密,烬锽只得一个劲儿地喝茶。

“对了,夏尼姐,你是打算让辛广的儿子加入军队吗?怎么这几天一直让他和赢宁对战?”冰千鸟问。

“嗯……在走的时候珏在信中说过要我们带一下辛战,而且嬴宁也说珏所传授的影袭中有不少可以拿来用的战斗方式,所以他也算是乐在其中吧。”

“这样啊……”

“而且这几天后辛战就要回去了吧,毕竟也不能一直不回我们那边啊。倒是赢宁哥,现在变得更喜欢使用太刀了,父亲白教了他那么多年的精钢派招式了!”夏尼气呼呼地说。

“没办法啊,毕竟过年的时候出现过那种事情,赢宁也应该是为了保护你吧……夏尼姐为什么没都对赢宁产生兴趣呢?明明是个对你挺好的人的,一直都惦记着你。”冰千鸟问。

自然,这种问法绝不是冰千鸟自己的想法,而是在敖丽和娜尔一同的见一下提出的询问,毕竟她们也很好奇为什么夏尼对相处了那么多年的赢宁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个……怎么说呢?总是就是没感觉了,珏的他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哥哥罢了。”夏尼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说出了这种话。

“额……和之前问你时的回答没什么区别啊……”冰千鸟感到很无奈。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一下子闪过,然后又有个东西一下子抱住了冰千鸟。

“千鸟姐!”敖丽骑着素风过来了。

“敖丽?你怎么来了?上次的禁闭关完了吗?”夏尼见到敖丽跑过来后问。

就在前几天,敖丽就因为翘课被关了禁闭。要知道,在这帮女生里只有敖丽还处于学生阶段。

“不就翘了个课吗,那帮老师也是没意思,这么死板!无聊!”敖丽噘着嘴说。

夏尼和冰千鸟相互看了看,然后两人的表情都有些难以言表。

“也就是说……”夏尼小声说:“你又翘课了?”

“哼,本公主是谁啊?小小年纪就获得了妖龙的称号,那还用什么学习?只是那帮老师嫉妒我的天赋异禀罢了。”敖丽趴在桌子上挥着手说。

真是个顽皮的家伙。

烬锽喝着茶看着敖丽。

我当初为了毕业可是下了血本的……真是的,那个毕业论文太难写了!

“所以呢?这次是为什么跑出来的?”冰千鸟问。

敖丽听后站起来,很是骄傲地挺着胸说:“哼哼,珏从版南国寄东西过来了!”

“珏寄东西了!?”夏尼和冰千鸟听后兴奋地探出了身子。

“嗯……算是吧。”可是当敖丽见到冰千鸟和夏尼的反应这般激烈的时候,她的语气就变得弱了不少,还有种躲避的情感在里面。

“怎么了?”冰千鸟问。

“嗯……寄件人的名字不是珏……而是一个叫做欧阳踏雪的人……”敖丽像是在回避视线一样地说。

“欧阳踏雪?”冰千鸟和夏尼将探出的身子又收了回来。

珏当初的确是通过柯恩的关系运送过一批包裹,但是或许连科恩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包裹中并不是只有一个作为诱饵——而是两个都被当成了诱饵。珏明白,如果只有一个包裹被寄出去的话,那么敌人就会寻找另一个包裹,但是当他们找到了另一个包裹的话,他们就会放弃寻找。因此,珏特意准备了两个诱饵,而真正的包裹,被珏以欧阳踏雪的名义通过一般的运送包裹的部门给送了出去。

当然,珏不是没有考虑过敌人会考虑欧阳踏雪为什么要寄包裹到凌云,但是珏认为只要能够引发一个更大的事件来压着这件事情就行了,因此,珏才快马加鞭地寻找抢包裹的人。

“听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名字啊。”这时候,在一旁静静喝茶的烬锽开口了。

真的,烬锽真的是受不了了。喝了这么多茶的他依旧没能打消心中说出珏身份的冲动,于是他选择抓住这个机会来转移注意力。

夏尼她们都阴着脸没说话。

哦?几位小姑娘遇到情敌了?不过话说你们这几个本就是情敌吧?能够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说话的话也真是和谐啊。

“总之,先看看寄来的是什么吧。”夏尼先说话了。

或许是觉得夏尼说的话有道理吧,那帮女生们就表示了认可。

很有领导性嘛,看来以后的正妻候选就是你了。

敖丽跑到素风的身边,将系在它项圈上的包裹给拿了下来。

打开包裹一看,发现里面放着一对金属壳以及一张便条。

和烬锽猜的一样,夏尼她们果然是先看的便条。

“让我们查一下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吗?还要收集一下魂界的报告?”夏尼总结了一下便条中的内容。

冰千鸟拿起了一个金属壳,然后看了看说:“这东西看上去像是魂界的武器组件……好像是叫子弹来着……”

“哦!就是那个将碳硫硝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后的东西吧?听说在密闭的条件下燃烧会爆炸。”敖丽将自己对这件事情了解的部分全说了。

“魂界的东西啊……”夏尼看着这些子弹,“再过几个月叛逆监视者会过来吧?到时候问问他们?”

“你难道要珏再在版南国带上几个月吗?”烬锽冷不丁地说。

几名姑娘相互看了看,然后马上将桌子上的东西给收拾了一下就跑了。

烬锽瞥了眼跑走的几人,然后说了句:“加油。”

夏尼一行人直奔学校的图书馆,因为在那里有一些关于魂界的知识书籍。

“嗯?”

夏尼她们一闯进图书馆,就召来了一名女性的注意。

“煞羽姐!你也在这里!”敖丽见到煞羽后眼睛闪来闪去的。怎么说呢?有种想要回避意思。

煞羽看了看这几人,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她对敖丽说:“上课。”

虽然煞羽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来自煞羽的压迫力。

“煞羽姐!你就让我今天先休息一下吧!我还想要查东西呢!”

“什么?”煞羽一歪头。

夏尼把珏寄来的包裹给递了过去,说:“珏让我们查一下这东西的出处以及魂界对于当前这些武器的信息。”

煞羽捡了几个弹壳看了看,然后她又思索了一下,说:“我来。”

“诶?煞羽你要和我们一起来查吗?”夏尼问。

“嗯。”

对现在的煞羽来说,珏是从法术暴走中救了她的人。报恩是应该的。

于是,几名女生就开始了对这些弹壳的调查。

“嗯……这些弹壳好像不是魂界的吧?”敖丽皱着眉说。

已经一上午了,她们并没能查出来与书中所有的相似的型号。

“不应该啊,理说三界是不允许使用魂界的武器技术的。”冰千鸟也犯了难。

魂界的技术三界有过了解,那是连婴儿都可以使用的力量——科技。核武器、空间激光卫星群、重粒子加速理论、空间撕裂技术、空间集能卫星大气干扰……每个技术都可以被认作是地裂级的强大法术。如果让三界的人族知道了这种东西的存在的话,那么三界的秩序就会被破坏,从而影响到三界所有生物的制衡关系。

“……”煞羽这时候像是想说什么但是没说。

夏尼见到煞羽这样子,就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煞羽,你是不是想说如果这不是现在魂界的东西?”

煞羽点了点头。

“是像那一次那个叫做‘雾’的人吗?”敖丽问。

一瞬间,这么女生们就不说话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她们都意识到了一点——珏现在能送这种东西来的话,就说明珏现在已经和雾接触了。话句话说,珏现在正受到雾的威胁。

虽然她们都知道珏的实力非凡,但她们忘不了那一天珏与雾交涉时候的表情——震惊和疑惑。

“珏现在……很危险吗……”夏尼担心地说。

没人回答,因为没有人可以下定论。

只不过在这些人里面,冰千鸟正一个弹壳一个弹壳地检查着。

“千鸟,你在做什么?”

“……我在找一些信息。”冰千鸟说着就将自己已经找好了的弹壳展示给周围的人看。

在弹壳的底座上有被人刻上的文字。

“字迹歪歪扭扭看上去很丑,但是单单从雕刻的技术上来看应该是个大师级的人刻上去的……绝对是珏没错!”敖丽盯着底座看了一会儿后说。

虽然对于敖丽那种怪异的判断方法感到疑惑,但是周围的姑娘们还是认可敖丽的判断。

冰千鸟手中刻的字是“来”。

于是其他女孩们就开始从这些弹壳中寻找字迹,但是令她们感到疑惑的是除了冰千鸟手中的弹壳上刻着字以外就没有别的弹壳上刻有字迹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珏闹着玩呢?”敖丽看上去像是没有耐心了。

夏尼一边检查着刚才看过的子弹壳一边说:“珏这个人是不会做无意义之事的,他能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听了夏尼的话,这些姑娘们又开始进行了排查。但是就算是排查了许多遍之后也没能查出还有什么弹壳里面有字。

“怎么可能啊?!不应该啊?!”夏尼的耐心也快被消磨殆尽了。

现在就剩下夏尼和煞羽还在排查了,冰千鸟和敖丽由于在前半部分的表现太过优异而浪费了太多的体力,现在正在休息。

“难道说,珏是故意的?!他这个人坏得很!”敖丽说。

“故意的吗?”夏尼像是脱力一样地坐在原地。

“不是。”就在这时,煞羽拿着一个弹壳说,“里面。”

听到煞羽有了发现后夏尼她们凑了过来看。果然,在弹壳的内侧被人刻上了字。

见到此情此景,夏尼她们又开始了排查,而这一次她们在多个弹壳的内壁上发现了字迹。

“竟然能发现……”敖丽不敢相信地说。

“了解。”煞羽点了点头。

“哦~可以啊,火鸡妹,没想到你还能找到啊。看来你很了解珏嘛!”冰千鸟用酸酸的语气说。

“年龄。”煞羽到冰千鸟着这么叫她后就马上回了句。

“就算你比我大又怎样?我还是要叫你火鸡妹,有问题吗?”冰千鸟见到煞羽那么说之后非但不妥协,反倒是来劲儿了。

“凤凰!”煞羽的语调虽然没有变,但是她的声音大了不少。

“着火的鸟嘛,我知道啊。”冰千鸟呵呵一笑。

夏尼和敖丽见到冰千鸟和煞羽吵起来后并没有加入劝架的行列,而是继续看着那些子弹。

“……想不到千鸟和煞羽还是这么不和谐啊。”夏尼说。

“嗯?夏尼姐你知道千鸟姐和煞羽姐关系不好吗?”

“嗯……她们上学的时候就这样了。一开始两人就在学校里吵架……听说还有些男生将她们俩吵架当成一种风景呢,说什么‘两位美女间的战斗’?搞不懂,甚至还有人要我也加入吵架的行列。”

“啊?上学的时候就开始了吗?”

“差不多是快上初中的时候吧……父亲的金银台驻军到期后我就直接辍学了。”夏尼说。

“是啊,那个时候夏尼姐的妈妈……”

没等敖丽说玩,夏尼就将子弹给整理好了。敖丽也停住了要说的东西。冰千鸟和煞羽也不吵了,凑过来看看珏到底写的什么内容。

“请率领军队到版南国的边境来,从收到包裹的时候算起,时长半个月。”

敖丽转过头看着冰千鸟,皮笑肉不笑地说:“看来是给你的信息呢,千鸟姐。”

“啊……剩下的就是找个理由派军了……”冰千鸟呆愣愣地说。

“放肆”煞羽这么说着,但是她的语气中有些生气。

“确实,仅仅是因为珏的信息就派军队的话太随意了吧。”夏尼看着冰千鸟。

的确,仅仅是珏的一句话就能调集军队的话实在是太随意了,太放肆珏了。

“但是我还是会听他的话的。”冰千鸟说:“也许现在他已经遇到了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我现在只不过是以一名将军的身份看待一个外交官的请求。”

“哼,这还差不多嘛……”敖丽微微一笑。

当天晚上,煞羽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了。

【“你还挺了解珏的嘛。”】

冰千鸟的话一直在她的耳边环绕。

其实煞羽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够找到那记号所在的位置,不过她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细心的缘故。她总觉得如果是珏的话一定会这么做的。

是我想多了还是……

煞羽路过书桌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以前珏教她太古文字的书稿。

好像当时有好多的回忆就这么没了……

煞羽转身离开书桌,但是她的衣角被桌子上的书脚给勾住了,然后不知情的她将书桌上的书个拉了下来。

书本散落了一地,煞羽赶忙过去捡。

可是就在她打算拾起书本的时候,她愣住了——屋子里,有回音?

身为高阶种,她的听力自然要比一般人好一些,她的耳朵自然会抓住这些声音。

煞羽看着自己房间的角落,然后她摸了摸墙壁。

有暗室?!

煞羽检查这房间,她总感觉自己冥迷之中知道如何打开暗室的门。

果不其然,门被煞羽打开了……

推荐阅读:

亘古魔帝 书籍1392483 我!从仙武归来的长生者! 我镇守女帝陵墓百年,她竟然活了 狗腿守则[快穿] 穿书后那个恋爱脑男配看上我了 网王:降临冰帝! 塌房的我才不想谈恋爱 倚天屠龙新传:绝顶张无忌 机器人也可以打网球 渣A又在护老婆 他与她的念念难忘 荒野求生策划哭着求我别种田! 书肆先生追妻记 美漫:幕后黑手,从诸天召唤开始 娱乐:走错片场,被拉上歌手舞台 人在三国,超能力百天刷新 明明是恐怖节目,我却刀哭全世界 我在平行世界说爱你[校园] 抗战:我毒士,被鬼子控诉反人类 每次都在走错剧情 荒野大镖客:西部大善人 永州风云 穿进原始森林搞基建 世界崩坏全靠我物理缝补 打赏主播,10倍提现当首富 综穿:唯心予你 军工:鹰酱拍科幻片,兔子你真造 开局一块板,苟成华夏之光 超时空玩家 超神:获得签到系统后加入聊天群 作恶多年,归来仍是恶女[快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